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小黑手
諸天小黑手 連載中

諸天小黑手

來源:google 作者:潔塵白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峰 潔塵白墨

我從諸天走過,留下一地雞毛重生於虛空的生靈,掠奪世界成就自身從笑傲開始走過一個個世界成就自身的同時留下滿目瘡痍展開

《諸天小黑手》章節試讀:

回到僧舍那名師侄還在等他,張峰也沒有食言開始指點他金剛掌。

這種指點也簡單,就是把他不懂的點告訴他,容易出岔子的運氣路線給他指出來,然後再在他身上演示下實戰效果。

效果有點疼?

不疼哪能記得住。

看着齜牙咧嘴道謝的師侄,張峰表示孺子可教。

「我明天就要下山了,你回去後跟你師兄弟們說一下最近這段時間別來我這了」

「師叔要不您跟外務院的人說一下,讓我跟您一起下山,也有個人伺候您不是」

師侄也不齜牙咧嘴了,一臉諂笑的邊說邊往張峰身邊蹭,還想給張峰捏捏肩。

「滾滾滾,我用的着你伺候?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嫌寺里憋悶,趕緊滾回去念經,別動手動腳的,再不走我就去告訴戒律院你前天偷吃了一隻兔子。」

「走就走咋還威脅人呢」

嘀咕完鄭重的向張峰行了個禮,這才轉身離開。

第二天早上,張峰早早就已經起床,在屋裡轉了一圈還是什麼都沒有拿,僧袍什麼的下山就用不着了,銀錢他沒有山上用不着山下不會少。

走到門口又回頭看了一眼,住了十年的地方,現在要離開了而且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回來,多少還是有些不舍。

推開門首先映入眼帘就是二百多個在晨曦下燁燁生輝的腦袋。

哦,這些是平時受張峰指點較多和張峰感情不錯的師侄們。

「師叔,您真要下山?」

「師叔,能不能帶上我一起」

「師叔,帶我吧,我下山次數多,您第一次下山迷路了怎麼辦」

「師叔,幾時回來」

「師叔,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見了千萬要躲開」

……

這群師侄們看到張峰出來瞬間變成鴨子,寺院的安靜徹底被打破。

「停!都給我閉嘴!吵吵什麼!那個說女人是老虎的,一會我就去戒律院揭發你想女人。

趕緊都回去吧,一會早課要開始了。

我就是下山看看江湖什麼樣,又不是不回來了,趕緊都回去,師叔回來的時候給你們買糖吃。」

一群最年輕也二十多的師侄們嘴角整齊劃一的抽了抽,這師叔哪都好就是太沒正形。

不過剛開始的離情別緒也消散許多。

接下來就開始了一群師侄往一個師叔懷裡塞各種東西。

有塞銀錢的,有塞僧袍的,這是正常的。

還有塞內衣的,這就多少有點不正常了。

那個塞燒雞的,這是你一個和尚該有的東西嗎!

持續半刻鐘的投喂行動結束後,師侄們站好位置整理衣袍,對着張峰恭敬一禮,齊道一路順風,然後轉身一起去領罰,他們早課耽誤了。

張峰看着師侄們送的東西,笑了笑心裏確實挺暖的。

又回房間找了個包袱,把二百多兩銀子和燒雞放進去背在身上,僧袍內衣什麼的就留在寺里吧,看來下山後短時間內不用去找地主們借錢了。

來到方正的禪房外拜了拜,就這樣徑直離開了少林寺。

出了少林寺,下了少室山。

在前往登封縣城的路上張峰看着路邊與山上迥異的風景心情也好了起來,冬天還沒過完路邊的麥田裡還覆蓋著積雪,看着厚厚的積雪也能知道今年應該是個豐收年,農人們應該會高興。

呃,也不一定,登封縣附近的土地大部分都是少林寺的寺產,種地的都是佃戶,壞年景他們一定挨餓好年景也不一定能吃飽。

要不說少林不願意打打殺殺,人家早就過了刀頭舔血的時代,平平穩穩最有好處。

一路的胡思亂想沒遇到任何狗血事件就到了登封城門口,守城的兵丁看到穿着少林僧衣的和尚,問都沒問更沒收進城費,帶着討好的笑容把張峰讓了進去。

來到登封縣城你就能感受到少林寺對附近的巨大影響力,這裡幾乎家家信佛,不論商戶還是衙役都對僧人有着極大的尊敬。

就連張峰去住店,店掌柜都不願收張峰的銀子,還是在張峰的堅持下才收了個半價。

這讓張峰更加不好意思去這裡的富戶家裡找錢。

找到了落腳的地方又到了買買買的環節。

首先就要去買兩套假髮,這麼大個光頭在登封還好,出了少林的地界實在是太顯眼了,頭髮長長之前只能靠假髮頂着了。

頭髮有了,接下來就是衣服,選來選去還是覺得書生裝扮跟他更配,怎麼說在水球也是從幼兒園到研究生苦讀了二十年的不是書生是什麼,羽扇綸巾青衫來三套,羽扇還是算了這大冷天的搖扇子有過度裝逼的嫌疑,不理成衣店主那怪異的眼神付錢走人。

衣食住行,衣有了,食明天走的時候再說,住不用考慮,那就只剩下行了,張峰在一間酒樓吃完他的午飯——一隻燒雞一個豬肘子一條黃河大鯉魚外加三個大個肉包子,不理掌柜那想要打死他這個佛門敗類又怕打不過的猙獰表情,丟下一小塊銀子就往外面走去。

這個世界的飯食味道還是差點,但勝在健康,肯定沒有科技與狠活。

吃完飯出來,張峰找人打聽了一下牛馬市場在哪,得到位置後直接往馬市趕去,挑馬可是個費時間的活,而他又沒經驗,去的早了還能看看別人怎麼挑。

別看登封是個縣城,但因為就在少林寺附近來往的武林人士挺多,所以這裡的馬市也不小。

好馬多不多張峰也看不出來,不過這裡的馬是真貴,他之前買頭髮衣服外加吃飯一共也就花了二兩銀子,這裡最便宜的馬都要五十兩。

不過好在這個馬市是一個少林俗家弟子掌管的,這個弟子每年都要去幾次山上,他見過張峰知道張峰在少林的地位,按輩分來說張峰還是他的師叔祖。

在馬市遇到張峰那還有什麼好說的,直接送了張峰一匹馬市中最好的馬,馬市是朝廷的人情是自己的,該怎麼做傻子都知道。

至於縣令知道了怎麼辦?縣令肯定知道,但事關少林高徒,他只要還想在登封繼續幹下去那麼那匹馬肯定是被空氣噎死了。

張峰本來做好準備的艱難挑選過程就這麼跳過了,一分錢沒花得到了一匹好馬還有一百兩的儀程,直到被送出馬市那弟子也沒提任何請求,甚至都沒主動提自己的名字。

回去的路上張峰不停感慨,這大概就是體制內的智慧,這個弟子前途光明啊,他在水球時要是有這份智慧哪能三十歲了還不提副科。

回到客棧房間,張峰計劃的一天採買時間只用了一半,那剩下的半天也不能浪費,繼續練功吧,什麼都是虛的,自身強大才是一切的根本。

他的兩個目標都需要強大的實力為基礎,現在的他還不行,要是實力足夠強,強到超過了東方不敗甚至突破了先天,那他現在就不在登封城而是在嵩山劍派看秘籍了。

雖然他現在已經是先天,但是連東方不敗都不敢獨闖的嵩山劍派,他可不想去送死。

蟻多咬死象,何況嵩山劍派那可不是一群螞蟻,就算左冷禪現在還沒進入先天成為絕頂高手,那現在的嵩山也是七八個頂尖一堆的一流二流,對少林來說不算什麼,不說體量單就張峰知道的少林至少還有兩個方字輩的絕頂不過一直在寺內不顯人前罷了。

但對少林不算什麼的嵩山劍派,對於張峰個人來說那就是龐然大物了,如果說張峰是虎那嵩山劍派就是一群膘肥體壯還會戰術的狼,一對一張峰能一巴掌拍死一個,但要一個對一群張峰絕對死的很有節奏。

修鍊時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連晚飯都沒吃的張峰睜開眼就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

刷牙洗漱,下樓退房,牽着馬往城門走去,順便買了一堆肉食乾糧準備在路上吃。

這個世界可不是水球時候那樣的三步一村五步一鎮,在這裡有時候走出百里都見不到幾個人更別說飯店客棧了。

就算在路上上看見了客棧他也不敢進去吃,萬一被人下毒怎麼辦,就算他武功再好他也沒修鍊毒功啊,少林寺的藏經閣壓根就沒毒功這玩意,無名功法再牛也不能無中生有給他這具肉身加毒抗不是。

他現在的目的地很明確,先去西湖梅庄拿了吸星大法,這功法融入無名功法後應該對他很有用,當然路上遇到的秘籍他也不打算放過。

拿完吸星大法後再去福州撿了辟邪劍譜,在少林的時候沒聽過林家出事,估計劍譜還在林家老宅,對於這個穿越必撿的裝備他也想去撿一下,然後拿着這玩意再鬧出點動靜說不定還能引點怪。

《諸天小黑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