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腹黑皇叔總想撩我!
重生之腹黑皇叔總想撩我! 連載中

重生之腹黑皇叔總想撩我!

來源:google 作者:希畔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訣之 洛傾言

【雙潔高甜打臉爽文】她從人人艷羨的丞相家嫡女變成受虐致死的孤魂一朝重生,她又回到了剛嫁給八皇子的時候,相公寵妾滅妻直到皇叔的出現……展開

《重生之腹黑皇叔總想撩我!》章節試讀:

「那妹妹可就失算了!我快活的很!」洛傾言滿臉不在乎的樣子徹底激怒了墨連城。

「你可真犯賤,看來王府是容不下你了,改日你我便上報皇上,請求和離便是!」墨連城向來注重自己的名聲,若是因為洛傾言,他成為天下人恥笑的對象,那他是萬萬不能忍耐的。

洛心柔眼裡儘是得意,看這下誰敢娶這個名聲敗壞的洛家大小姐。

只要父親還記得她這個溫柔懂事的女兒,必然會放棄聲名狼藉的洛傾言,轉而信賴她這個庶女。

洛傾言早就想和離了,這個男人在她眼裡已經爛透了。

不日兩人便請旨覲見皇上,洛心柔也非要摻一腳,硬是跟來了。

「父王,兒臣想與洛傾言和離!」墨連城跪在地上,眸子黑沉如水,情緒異常壓抑。

老皇上白髮佔了一大半,皺紋清晰可見,眉頭緊皺着,大概是料到什麼原因了。

丞相嫡女洛傾言被擄到土匪窩,雖然逃脫出來,但是終究不是乾淨之身。

老皇上看了一眼身旁的皇后,皇后是洛傾言的姑姑,情分還是在的,又是丞相之女,不可隨意決定了。

皇后面容慈祥,正是風韻猶存的年紀,看起來雍容華貴。

她回了老皇上一個不失禮貌的微笑,然後看向洛傾言關心的說「傾言,你是什麼想法?」

洛傾言這一世第一次看到皇后姑姑,心下不由得難受幾分。

前一世姑姑便一心對她好,為了她處處壓制洛心柔,這不免讓洛心柔懷恨在心。

於是墨連城剛剛繼位,洛心柔便逼死了她的姑姑。

洛傾言厭惡的看着墨連城,說道「回皇后娘娘,臣妾願意和離!」

皇后眉頭蹙起,記憶中洛傾言是很愛墨連城的,豈會說不愛就不愛了?

大概是怕影響到墨皇子的名聲罷了!

「你們二人剛成為夫妻,必然有諸多不適的事需要磨合,大可不必如此草率決定!」

洛心柔原本覺得他們二人和離水到渠成,沒想到皇后姑姑竟然不支持。

大膽走到中間來跪下,「回稟皇后娘娘,皇妃姐姐日前入了山賊窩,於是民間有了太多不好的傳聞,這對姐姐和皇子都是非常不好的影響。」

皇后瞥了她一眼,一個小小的庶女,也敢嚼舌根。

「是嗎?本宮倒沒聽說過,若是有,把她的舌頭割了罷!」皇后語氣擲地有聲,不容置喙。

洛心柔嚇得一顫,「是,娘娘!」

竟然這麼偏心洛傾言,說到底皇后娘娘也是她的親姑姑啊。

「那?」皇上陷入了兩難地位,他都不想得罪。

「啟稟皇上,陵南王請求覲見!」一個小太監上前說道。

「快請!」皇上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墨訣之一張面無表情的俊臉映入,標杆般筆挺的修長身材,薄唇輕啟:「皇上,臣有事啟奏!」

「何事?」皇上問道。

洛傾言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先來後到的道理嗎?

「來人!把胡青拖上來!」

有侍衛拖着被五花大綁的肥頭大耳的胡青。

洛傾言定睛一看,是狼牙洞的二當家。

洛心柔看到彷彿瞳孔地震,止不住的顫抖,他怎麼被抓了?

「就是此人把八皇妃抓到狼牙洞的,臣已經派兵剿了狼牙洞!所有的匪徒都已等待皇上問罪!」

皇上聽完大笑,「還是愛卿辦事給力啊!」老皇上年紀大了,只想着快活,有這麼一個能幹的臣子他輕鬆了不少。

墨訣之給了胡青一腳,「你實話實說,到底怎麼回事!」

「是是是!」胡青臃腫的大臉欲哭無淚,他根本就不該招惹洛傾言。

沒得到便宜不算,還把命搭在了這裡。

「是八皇子的側妃!側妃讓我殺了八皇妃,我看她生的好看,決定…決定回狼牙洞處置!被我大哥攔下了,大哥讓八皇妃治療臉上的傷疤,並沒有動她分毫!」

洛心柔狠狠的啐了胡青一句,比踩了狗屎還噁心。

「他胡說!皇上!我根本不認識此人!此人居心不良,想離間我們姐妹的關係!」

洛傾言白了她一眼,她還以為洛心柔忘了她們是姐妹關係了。

現在打着姐妹的幌子了。

洛心柔顫抖着,一個不小心就死無葬身之地!

「妾身真的沒有!」洛心柔淚水漣漣的看着墨連城。

墨連城安慰道,「柔兒,本王相信你!」一把抓住她顫抖的雙手。

「不對不對!」洛心柔眼上淌着熱淚,「這人在胡說,我與姐姐多年相識,我怎不知姐姐還會治療疤痕之術?」

「是啊!從未聽說過!」墨連城連連附和,他是絕對相信自己的心愛之人的。

皇后也露出疑惑的神情,她只知道傾言向來喜歡騎馬射箭。

前世洛心柔眼睛受了傷,墨連城告訴她要想成為皇后,只得用她的眼睛來換。

她那個時候以為成為皇后就可以永遠守在她心愛的人身邊,為了讓自己的眼睛被剜之後不會太難看。

她翻遍醫術,問遍名醫。

可誰知,短短十三天啊,她連眼上的傷都沒恢復。

墨連城便着急的另立新後,許過的諾言都化作了雲煙。

可今日又該怎麼說?洛傾言露出一個苦澀的笑。

「是臣女翻過醫術,略懂一二。」

「那狼牙洞的首領呢?真假問他便知!」皇上提問道。

「回皇上,那狼牙洞首領武功了得,這次圍剿行動匆忙,竟然讓他逃脫了。現在還在全力緝捕中!」墨訣之應聲道。

皇上看了一眼身旁的皇后,見皇后沒說話「那就全力緝捕狼牙洞首領,你們的事等查清楚真相再做處理!」

「是!」眾人應聲。

「柔兒,沒事了!」墨連城懷抱着洛心柔離開,生怕她受了一點傷害。

皇后看到侄女這樣也是說不出的心疼,再看那妖精做派的洛心柔和**熏心的八皇子,小侄女一個人無異於進了龍潭虎穴。

思及此,只得長嘆一聲。

皇上看皇后並沒有什麼異議,便對堂下的人說道:事實如何不能聽一人之言,你們姑且回去等待,朕自會給你們一個結果。

「皇上!」,洛傾言沒想到這個時候了,皇上還不願意他們和離。

墨連城和洛心柔也是開心的難以自已。

洛心柔正一臉驕傲的看着她,一副我贏了你的嘴臉。

洛傾言全然忽視這些,她早晚都是要離的。早早的回到了洛家,泡了澡,準備睡個好覺。

重生後她幾乎沒有睡過安穩覺。

剛粘上枕頭,就入了夢。

而那邊的墨訣之剛換了一身夜行衣,矇著臉正要出去,被推門進來墨連染看到。

墨連染俊美的臉龐變得嚴肅起來,「你要去哪?」

活生生的像個抓住丈夫出軌的正房妻子。

墨訣之聽到眉頭皺了一下,「我要調查一件事!」

墨連染拉住墨訣之的衣角,聲音悶悶的說「不用瞞我!我都知道!」

墨訣之閃過一絲無奈,他對於別人的事向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態度!

直到他再次看到那個玉佩!

上次他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看到洛傾言腰上的玉佩卻是他在小時候為了救一個小女孩遺落的。

他一直在尋找那個玉佩!在尋找那個小女孩!

難道說洛傾言就是他曾經救的那個小女孩?

他不能保證!他要找到那個玉佩親自問清楚!

「我心意已決,你不要攔我了!」墨訣之義正言辭的說。

尋找當年的那個小女孩已經成為他的一個執念了。

見墨連染不說話,墨訣之一個轉身,快速離開了木府。

洛傾言的別院無一人把守,墨訣之輕而易舉地翻牆進了過來。

今日見她在大殿之上一個人對抗八皇子和側妃,可想而知她過得不太好,墨連城真是一絲尊嚴沒有給她留。

墨訣之輕而易舉找到洛傾言的房間,翻窗進了內室,洛傾言正乖乖的睡覺,睫毛像一輪彎月,一會眉頭蹙起,似乎是做了不太好的夢。

墨訣之一時看的入了迷,越看越像小時候遇見的那個小姑娘。

小姑娘掉落陷阱沒有哭鼻子,沒有吵鬧,嚴肅而又認真的看着他。

被他救了之後,又對他露出甜甜的笑。

那倔強的樣子讓他記了很久,每當自己覺得累的時候便想想那個倔強的小姑娘的模樣。

便覺得輕鬆很多。

他躡手躡腳在洛傾言的首飾盒,衣櫃處翻找,甚至衣架上換下來的衣物都找了,竟然一無所獲。

難道?是她貼身保管?

墨訣之猶豫了半刻鐘,還是決定要在她的身上尋找尋找。

墨訣之橫跨過洛傾言的身子,在床的里側摸了一圈,沒有!

「傾言?傾言?」墨訣之試探地叫她,聲音沉沉的。

洛傾言恍恍惚惚的感覺回到了前世死的時候,有一個人就這樣喊着她「傾言,傾言…..」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她好像很快就可以扒開重重迷霧,看到眼前的人了。

「別走——」洛傾言突然驚醒了過來!

看到身旁突然多出來一個「龐然大物」,洛傾言瞪大了眼睛!

《重生之腹黑皇叔總想撩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