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重生不再辜負他
重生不再辜負他 連載中

重生不再辜負他

來源:外網 作者:雲箏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雲箏 都市言情

有很多書友在找一本叫《重生不再辜負他》的小說,是作者雲箏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原來,那個她誤打誤撞錯嫁的夫君並非她所想的那般冷血恐怖,而是真的將她寵入骨中。原來,自己疼愛了十數年的妹妹並非親生,而是仇人之女。原來......那渣男利用自己,只為了得到自己身上能夠讓人脫胎換骨,傳聞中的鳳凰血脈!浴火重生,踏血歸來,晏南柯擦亮雙眼,護家人,爭權勢,她要讓所有惡人付出代價。誰料在她眼中病嬌王爺忽然改了性子,天天黏在她身邊不撒手,將她寵上天,誰敢傷她一根汗毛,他必讓其屍骨無存,後悔活在世上!...展開

《重生不再辜負他》章節試讀:

如果她不說這句話,宮祀絕也不會駐足觀看,更不會將手帕從地上撿起來。
晏南柯回想起什麼,瞳孔驟然緊縮,她記得上輩子她渾身青紫的被宮祀絕從馬車上抱了下來後,正處於傷心欲絕之際,突然聽到了雪月在宮祀絕面前說了和如今一模一樣的話。
那時因為懷中抱着她的緣故,手帕落在宮祀絕腳邊,被他一腳踩在腳下。
晏南柯見自己辛辛苦苦綉出來的,要送給太子手帕被如此羞辱,立刻和宮祀絕在王府門口爭執起來,掙扎着下來將手帕小心翼翼奪過來呵護在手中。
她當著絕王府所有下人的面,還有來往路過之人的面,開口怒罵宮祀絕,說他是個令人噁心的瘋子,那時候她清楚記得面前男人的眼神。
先是錯愕,隨後灰暗下來,那是一種比她那時候還要心如死灰的絕望。
晏南柯這回憶,讓她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戰,她被禁錮在房間之內,一整晚的強勢攻佔,讓她丟盔卸甲,潰不成軍。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嗓子都是啞的。
雖然宮祀絕性情陰晴不定,喜怒難辨,一旦發起火來會做出很可怕的事,但對她絕對是捧在了心尖上。
任何風吹草動,宮祀絕都會立刻來到她身邊,哪怕被她厭惡嫌棄,這個男人絕大多數都是硬生生的忍受着她的無理取鬧,她的一切壞處,那種容忍已經超乎了她對這個人的認知。
可唯獨,他強大的佔有慾很難讓尋常女子承受的住,他那雙眼睛再看着你的時候,像是隨時將你當成美食吞吃入腹……
這個吃,絕對不只是個形容詞……
周圍空氣凝結,宮祀絕此時已經拿起手帕輕輕展開。
上面綉着一幅鴛鴦戲水圖,色彩斑斕熱烈,針腳雖然並不細膩,卻也極為認真,這是晏南柯並不擅長的女紅,她能夠做到如此地步,也不知道付出多少心血。
宮祀絕的眼睛瞬間有些火光跳躍。
他對着晏南柯的背影道:「阿柯。」
晏南柯轉身凝視着他,深色淡然自若,一點兒緊張的色彩都沒有,甚至帶着一抹疑惑,「王爺,怎麼了?」
宮祀絕死死的捏着那手帕,彷彿稍微一用力,就可以將它徹底粉碎。
「此物,想必費了阿柯不少心血。」
他低垂着眸子,渾身都是冷寂之氣,那讓人驟然頭皮發麻的冰冷煞氣,在他旁邊的下人都感覺得到。
所有人在頃刻間跪下,誰也不敢多說一句,可唯獨雪月極為大膽,「還請王爺將手帕還給奴婢,那是小姐用熬了一個月的時間,手指被刺破了無數次才綉出來的。」
她說的越艱難,晏南柯為此付出的越多,宮祀絕眼神之內的怒火就越明顯。
那眉心的紅蓮顏色彷彿已經燃燒起來,讓那張本就冠絕天下的絕世容顏更加無雙惑人。
晏南柯微微勾起唇角:「是,雪月說得對,這手帕是我一個月的心血之作,還是我第一次綉。」
她低垂着眸子,臉頰帶着幾分紅潤,雖然被遮擋住了大半,卻也無法遮掩她眉目流轉的誘人風情。
「第一次?」
宮祀絕的手指在微微顫抖。
拿着手帕的指尖也在逐漸不穩,那小小的手帕在他掌心變得脆弱不堪。
他在強烈的抑制着自己已經將要止不住的憤怒和戾氣,只因為腦海中回想着剛剛晏南柯對他所做的一幕幕,還有在他臉頰上的那個吻。
原來,那些都是騙他的嗎?就是為了穩定他的心神,令他放鬆警惕,可實際上她滿心滿眼還裝着別的男人?
雪月見事情按照自己所想的發展,心裏驟然一喜,立刻紅着鼻尖伸手抓住宮祀絕的衣袍:「奴婢求您了,不要毀了此物,還請王爺給娘娘留個念想吧!」
「念想,讓她看到這個,就時時刻刻的想着太子嗎?」
宮祀絕語氣冷沉,此時怒火已經瀕臨臨界點,只要再稍微催化一下,就會徹底爆發出來。
他輕輕動了動手指,手帕繃緊,下一刻就要碎裂,可是就在此時,一隻手搭在了他的手背上。
晏南柯抬起頭,對着他眨了眨眼睛,忍俊不禁的笑了起來。
「瞧給王爺醋的,這麼遠我都聞到酸味了,手帕先給我。」
宮祀絕看她這態度,顯然有些沒回過神來。
晏南柯眼波流轉,帶着無與倫比的嫵媚和美好。
宮祀絕想拒絕,可是晏南柯已經趁着他不注意的時候將手帕拿在手裡,然後再展開,仔細撫摸上面的一條條絲線,「這個呀,確實是我一針一線繡的,因為是頭一次綉,這綉線上的所有紅色,實際上都是我的血所化成。」
宮祀絕額頭上緊咬牙關,眯起鳳眸。
她這是在告訴自己,她的心永遠都是別人的嗎?
「不過……」
晏南柯拉長了音色,淺笑吟吟的轉頭看向宮祀絕,「這並非送給什麼太子的,而是送給王爺你的。」
「小姐!」
雪月聽到小姐突如其來說出的這番話,懵了。
這和想像中的有些不太一樣,而且那明明就是小姐送給太子的,上面還綉着太子殿下的字!
雪月瞪大眼睛,忍不住抬起頭道:「小姐,這怎麼可能是您送給王爺的,一個月前您準備出嫁的前一天就跟奴婢說過,這要給太子做定情之物,讓他永遠記得您,甚至還在那手帕上綉了太子的字……」

《重生不再辜負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