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崽崽驚呆重生媽咪壓着爹地要親親
崽崽驚呆重生媽咪壓着爹地要親親 連載中

崽崽驚呆重生媽咪壓着爹地要親親

來源:外網 作者:舒顏傅亦深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舒顏傅亦深 都市言情

你幹什麼?你又想打我嗎?陽寶強撐着自己的小胸脯,大眼睛裏面的閃爍的緊張,卻泄露了他此時恐懼的心情。 陽寶,讓媽咪看看你,.........展開

《崽崽驚呆重生媽咪壓着爹地要親親》章節試讀:

《崽崽驚呆重生媽咪壓着爹地要親親》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崽崽驚呆重生媽咪壓着爹地要親親》作者為雲想容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舒顏傅亦深,講述了:... 廢棄的精神病院里,舒顏被困在漫天大火中,呼吸越來越困難。 眼前的屏幕中,她的三個孩子被關在籠子里。 臉色慘白的小姑娘,已經暈了過去。旁邊,長得神似的兩個小男孩,拖着虛弱的身體,拚命的拍打籠子,只能發出含糊的聲音:媽媽,救命...... 瘦削的小臉被籠子擠壓出血,嫩生生的小手上全是擦傷,一直到抽搐着死去,原本清澈的眸子里全是絕望。 孩子!我的孩子!舒顏發了瘋的想要觸碰那個屏幕,整個人卻將綁着自己的椅子帶倒,重重的摔在地上,綁在身上的鐵絲在她身上勒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深可見骨。 氣急攻心,舒顏猛地吐出一大口鮮血。 畫面一轉,視頻上出現了舒悅畫著精緻妝容的臉。 我親愛的姐姐,你喜歡我送你的這份禮物嗎? 舒顏猛地抬頭,望向畫面里自己溫柔善良的妹妹,一身精緻的華服將女明星的氣場展現的淋漓盡致,身邊還站着自己最愛的男人。 為了他,自己一次又一次將傅亦深的真心踩在腳下。而如今,他卻懷抱着自己的妹妹,滿臉溫柔,甚至,都懶得看自己一眼。 姐姐不是只想跟擇栩哥哥遠走高飛嗎?舒悅冷笑,聲音卻依舊是嬌嬌軟軟的,當初姐姐巴不得這三個孩子死,我替姐姐動手,姐姐應該感謝我才對。 眼看着舒顏無力抵抗,舒悅只覺得心裏無比痛快。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舒顏撕心裂肺的喊叫着,最後嗓子被嗆啞,只能發出痛苦的嗬嗬聲。 為什麼?因為你蠢!你不配得到舒家的財富,配不上粉絲的狂熱,更配不上擇栩哥哥這麼好的男人! 真應該給你的粉絲們看看,她們眼中的全能女神,是怎麼趴在我的面前像只狗一樣求饒。舒悅的表情逐漸扭曲。 你爸該死,你的孩子更該死!所有對你好的人,都該死! 如今舒家落在我的手上,傅亦深為了保護你眾叛親離!舒顏!是你害了他們! 舒悅尖銳的聲音如同魔鬼聲聲回蕩在破敗的精神病醫院裏,一直到網線被燒斷,大火將整個房間吞噬,早已經沒有逃脫的可能。 舒舒,小心!身後突然傳來男人撕心裂肺的聲音。 緊接着,他飛身而來,替她擋住被燒塌的房梁。 濃重的血腥味,混雜着男人身上如同神祇般拒人千里之外的冷香。 他強忍着悶哼,流血的傷口卻染紅了他潔白的襯衫,如同神明落入泥沼,舒顏從沒見過他這樣狼狽。 舒顏心疼到顫抖,她緊緊的抓住男人的衣袖,感覺着他的呼吸越來越淺,心跳越來越弱。 舒顏,你這輩子都別想離開我。 你就那麼想我死? 舒顏,我與你,生同衾死同穴! 男人說過的話還在耳畔迴響,還有他臨死前,如同瀕死的魚般無力的呢喃:舒舒,下輩子,能不能別不要我! 痛徹心扉的不舍,還有無能為力悔恨,夾雜着烈火焚身的痛苦,近乎讓舒顏崩潰。 她用盡全身的力氣伸出手,卻抓不住失去的一切。 不要 一聲慘叫,舒顏猛地睜開雙眼,心如擂鼓。 她大口的喘息,一雙秋水般清凌凌的眸子里,此時盛滿了恐慌和絕望。 迷濛的雙眼漸漸清晰,映入眼帘的便是被水打濕貼在身上的襯衫,襯衫底下令人血脈噴張的腹肌若隱若現。 抬起頭,她對上一雙如同深淵的眼眸,狹長的瑞鳳眼中此時全是冷冽,黑曜石似的瞳孔閃爍着些偏執與病態。 男人此時正鉗着她的下巴,滿身戾氣,彷彿下一秒就要將人生吞活剝。 傅亦深?! 舒顏想揉揉自己的眼睛,一隻手卻被傅亦深鉗制的不能動彈。 他明明當時身受重傷,又陪着自己葬身火海。 那令人絕望的大火如今仍歷歷在目,舒顏死死的盯着傅亦深,一時之間不能確定,這到底是現實還是虛幻。 直到一聲悶響。 舒顏被扔在大床上,脊椎重重的撞在床頭柜上,尖銳的痛感讓她整個人意識回籠。 一道陰沉而繾綣的嗓音在耳邊響起,舒舒,你就那麼想要離開我? 真實的痛楚讓她的眼淚在一瞬間奪眶而出。 她還活着,真的還活着她重生了,回到了三年前,一切還沒有發生的時候。 環視這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房間,這本該是她與傅亦深的婚房,卻被她裝飾的像是靈堂。一水兒的白色,只為了噁心傅亦深。 上輩子,她被傅亦深圈禁在身邊,心裏卻只想着衣冠楚楚的方擇栩,為了那個男人,她頻頻與傅亦深作對。 在這一天,舒顏對方擇栩思念成疾,趁着傅亦深不在家偷偷跑出去,想要跟心上人相見,誰知道,卻在逃跑途中不小心溺水。 傅亦深在外收到她逃跑的消息暴怒,冒雨將她帶回家中,生生折磨了她三天三夜。 想到上輩子那死去活來的三天,舒顏後背一陣發涼。 對上舒顏的眼淚,那明晃晃的抗拒刺的他心口發痛,傅亦深只覺得暴戾的情緒已經快要將自己吞噬殆盡了。 修長白皙的手指沿着舒顏纖細的脖頸下滑,只需要稍稍用力,他就能捏斷這個女人的脖子,這樣她就永遠都不會離開了。 這樣想着,他蒼白的臉上掛起一抹古怪的笑意,襯着他肩頭妖冶的鮮血,如同鬼魅。 舒舒,說呀。他的手掌在用力,說話的聲音卻輕的像是幽靈:說,你到底想要什麼? 剛勁有力的大手猛然收緊,他近乎咆哮,舒顏,是不是非逼我殺了那個男人,你才會愛我? 看着男人猩紅的雙眸,傷口處血混着雨水已經打濕了他大半個身子,他的眼眸中,不僅有癲狂,還有磅礴的如同大海一般深沉的愛意。 上輩子,是她太蠢,看不清真情假意,連累了三個孩子,更害的傅亦深家破人亡。 空氣中的血腥味,一如上輩子他帶着一身槍傷踉蹌着趕到火場,將自己護在身下,舒顏沒忍住哭出聲來。 我要你!傅亦深我只要你!舒顏因為缺氧眼角潮紅,用盡所有力氣,急急地吐出這句話。

《崽崽驚呆重生媽咪壓着爹地要親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