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虞清歡淇王
虞清歡淇王 連載中

虞清歡淇王

來源:外網 作者:皇叔寵我入骨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皇叔寵我入骨

和他先婚後愛,我把他當朋友,他卻寵我入骨,我到底該不該從了他呢?展開

《虞清歡淇王》章節試讀:

被阿六這麼一攪和,兩人羞赧的情緒達到頂峰,可物極必反,很快便平復下來。 楚氏還是很喜歡阿六,於是勸道:「算了吧,要是殿下知道了,阿六或許就真的完了。」 百里無相長嘆一聲:「這傻小子真是命好,一個個都這麼偏袒他。」 楚氏露出包容的笑意:「能給別人帶來歡樂的人,自然也能夠比其他人多得一份喜愛與包容。」 百里無相睨了門外一眼:「依我看,那是縱容。」 楚氏掩唇含笑:「如果我能有這麼可愛的一個孩子,我也願意縱容他。」 說話間,楚氏如水般清透的目光落在百里無相略顯緊張的面龐上:「我……還能生么?」 話說開了,楚氏也沒有什麼顧忌:「在委身於虞蹇前,我也曾對未來有過幻想,但最終還是破滅了。」 「直到有了小茜和晏晏,我才覺得這一世不算白活。不過我不是沒有遺憾,我也想與自己喜歡的人留下孩子。」 百里無相被說得老臉一紅:「你不過只有三十三歲,好好保養,想要再有身孕,不、不難。」 說完,百里無相假意搓臉,實則是為了掩飾羞臊。 可緊接着,楚氏的話差點讓他把舌/頭給咬了。 「那……你還能生嗎?」 百里無相驚得目瞪口呆,半響說不出半個字。 「當然能生了!」門外的阿六似乎聽不進去了,推開門說了這麼幾句,「劉太傅都快七十了,還不是帶着陛下賞賜的八名宮女高高興興回家,先生也才四十,沒道理……」 「滾!」百里無相抓起脈枕砸了過去,阿六在最後一刻把門拉上,脈枕砸到門框,又滾到了兩人腳邊。 楚氏一張姣好的面容通紅,她再也無法直視百里無相,起身逃離了屋子。 門外的阿六見楚氏滿臉通紅快步離開,他擦了擦額上的汗水,自言自語:「沒道理啊,雖說進入七月了,可太叔府風水極佳,沒道理熱成那樣,怎麼像煮熟的蝦子似的?」 話音落下,耳朵便被一隻大手揪住。 阿六本能想反抗,耳邊傳來百里無相惱怒的聲音:「再動老夫廢了你!」 阿六連聲求饒:「先生,您為何啊?我明明都在幫你說好話,怎麼就惹了你啊!」 百里無相沒有理會他吱哇亂叫,揪着他的耳朵就去正屋找長孫燾:「殿下,破案了。」 長孫燾蹙着眉頭:「師父,什麼破案了?」 百里無相將阿六丟到長孫燾面前:「這小子給丫頭送錯了葯,所以丫頭才會有孕。」 「是么……」長孫燾面色未變,阿六卻不由自主翻了個滾跪在長孫燾面前,「主……主子……您您您怎麼……生生生氣了?」 百里無相一巴掌拍在阿六的腦袋上:「蠢貨!你把避子湯和給綠猗的湯藥弄混了,害得丫頭有孕,你還問殿下怎麼生氣了!」 阿六呆若木雞:「所所所以……屬下斷斷斷送了主子的幸福嗎?」 百里無相又是一巴掌拍下:「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情么?蠢貨!生孩子對女子身體損傷巨大,丫頭這痛苦,你替他承受么?」 長孫燾目光輕輕斜過來:「原來問題出在你這裡,怪不得晏晏說那碗藥味道奇怪,鑄成如此大錯,本王該怎麼罰你好呢?」 「娘娘……」阿六連滾帶爬地來到床邊,呼喊着正在昏睡的陸明瑜,「救命啊……屬下要死了啊!」 百里無相又狠狠扇了他一巴掌:「蠢貨,你吵丫頭休息,是想死得更快一些么?」 阿六緩緩抬起頭,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主子的神色,駭得心房緊收,差點就因此去世。 「嗯……」就在阿六幾乎要嚇尿了的時候,躺在床上的陸明瑜輕哼一聲,已是醒了過來,她迷迷濛蒙地問,「昭華,你又欺負阿六了啊?」 阿六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娘娘,快救救屬下,屬下不想英年早逝啊!」 陸明瑜揉了揉眼睛,人已被長孫燾摟進了懷裡,她半倚着長孫燾,問:「怎麼了?」 百里無相翻了個白眼:「丫頭,這小子闖下彌天大禍,他肯定沒臉說。」 陸明瑜卻笑了:「行了,下去吧,師父,也請您先離開,我與昭華有事要說。」 「算你走運,小子!」百里無相揪住阿六的耳朵,把他往外拖。 「師父,」長孫燾叫住了百里無相,「雖說他不能替晏晏受那份罪,但卻能與晏晏感同身受,對吧?」 百里無相會意一笑:「小事,也就是幾顆葯的事,交給我吧!」 阿六渾然不知他即將會面臨什麼事,臉上還掛着劫後餘生的笑意。 要是他知道自己將會在百里無相的摧殘下,感受懷胎十月的痛苦,他說什麼也要死死抓住門框,求娘娘救了他啊…… 目送二人離去,陸明瑜握住長孫燾的手:「又要當父親了,你不高興么?」 長孫燾抿唇不語,很顯然他無法假裝高興。 陸明瑜伸手攬住他的腰:「但我又要當母親了,我很高興。一想到幾十年後,當我們老了時,我們的子子孫孫加起來可以坐滿整個屋子,那該是多熱鬧的情景呀?」 「昭華,我親族凋零,所以我希望這個家族能興旺起來,我喜歡孩子,喜歡看着自己孕育的子嗣長大,看着他們開枝散葉,然後枝葉繁茂。」 「你雖有很多親人,但卻沒有幾個真心待你,要是有一日我先一步離開,至少還能有許多人對你真心實意,這樣你也不會孤獨了。」 長孫燾捂住她的唇:「別說這種不吉利的話,聽着人心裏怪難受的。」 陸明瑜緊緊依偎在他懷裡:「我知道,我們的孩子你不是不喜歡,你只是不想讓我遭罪而已,但於我而言,懷孕生子並非遭難,這是一個很奇妙又狠幸福的過程呢……」 長孫燾摩/挲着她的面頰:「所以,你明知道那碗葯有問題,對么?」 陸明瑜點頭:「別忘了,我是個大夫,就算不能確定,也看得出葯有問題。」 長孫燾嘆了口氣:「你這麼壞,我怎麼就是無法對你生氣呢?」

《虞清歡淇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