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吾乃世間一俗人
原神:吾乃世間一俗人 連載中

原神:吾乃世間一俗人

來源:google 作者:江東周公瑾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江東周公瑾 遊戲動漫 軒轅麟

平行世界,藍星劍仙秦雲,踏出崑崙墟禁地,對戰天道,重生於提瓦特大陸,綁定震驚系統,只要作出讓他們震驚的事情就能變強?這種要求於是不是太難為我秦某人了?鍾離:「以普遍理性而言...秦雲,快把老子的法蛻還回來!」雷電將軍:你若能接此身一刀,此身嫁你又何妨?」雷電影:「別衝動啊喂!「巴巴托斯:「以秦雲的性格,如果把這貨騙到至冬,至冬不得嗨上天啊,好好計劃一下...」冰神:「摸魚怪再挑事揚了你!!」展開

《原神:吾乃世間一俗人》章節試讀:

提瓦特大陸·璃月港...

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走在繁華的石質街道上,金色的落葉隨着她的腳步紛飛灑下,陽光照耀在她身上彷彿籠罩着一層神聖的薄紗。

少女留着一頭紅褐色漸變色雙馬尾,頭戴乾坤泰卦帽,身穿帶有花紋和長後擺的中式衣。

黑色長袍及腰,穿着短褲短襪黑鞋,腿上綁有紅結。

最為引人矚目的就是那對梅花瞳孔,深邃而美麗,如夜空般閃亮,卻又透着看透生死滄桑的睿智和堅毅。

這種氣度與外貌的極致反差讓她整個人散發出別樣吸引眼球的魅力,彷彿只需輕輕瞥去一眼便會被她深深迷住似的。

這樣漂亮又奇怪的女孩,在路人之間顯得格外扎眼。

不過少女並未注意到周圍投來的驚艷視線。

胡桃徑直走進一座裝飾古樸的酒館內,還未點上一壺茶,坐在角落靠窗位置上的白衣男子就朝着她打招呼道。

「胡堂主,好久不見。」

慵懶磁性略帶沙啞的聲音從男子口中傳出。

他有着俊秀挺拔的臉龐,五官深邃立體,濃密纖長的睫毛遮掩着那雙漆黑的眸子,嘴唇微微抿緊,看起來頗具攻擊性,然而他笑容燦爛的樣子卻又使他看上去像是鄰家大哥哥。

「是您?」

胡桃愣愣的看着男子,腦海里瞬間浮現出那些關於那一天記憶。

四年前,往生堂的第七十五代堂主胡老過世,老爺子的遺囑便是由年僅十三歲胡桃主持,任誰也沒想到一向不着調的以最高的規格舉行了葬禮,隆重程度令眾人驚嘆連連,僅憑一人打點了所有事物,卻能做到事事考究,每一個步驟都非常穩重,沒出一點差錯,令儀倌們滿意,挑不出毛病。

葬禮過後,胡桃背上行囊,趁着夜色溜出門,她孤身一人,行囊中只有乾糧、水和照明工具。但她要去的是天下罕有的神秘之境,這是一個不被世人所知的地方,由往生堂世代管理的機密之地,邊界——生與死的分割線。

相傳,人們能在那裡見到去世的親屬和心愿未盡的亡魂,胡桃趕往此地,便是想趁爺爺徹底遠去前再見他一面。

如此馬不停蹄整整兩日,成功來到邊界的胡桃卻沒能尋到爺爺,往來幽魂無數,卻沒有一人與爺爺相似,她等了一日,困到昏睡過去。

醒來時夜深露重,卻見到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靜默佇立,站在她兩米遠的地方,背着一把銹跡斑斑的鐵劍,身形筆挺,墨發隨風揚起。

一雙漆黑色的眸子凝望着胡桃,思索良久終於問道:「為何而來?」

他的語調低沉溫和,讓人聽不出他話語中隱含的情緒。

「我想要見我爺爺一面。」胡桃回答得簡潔利落。

「你的名字。」

胡桃頓了頓,回答:「胡桃。」

他微眯起眸子,繼續問道:「你爺爺什麼時候來的?」

胡桃皺眉:「兩天前。」

聞言,白衣男子沉吟片刻,緩緩開口:「胡堂主並未停留,倒是給你留了一句話。」

胡桃不自覺摒住呼吸,急切追問:「爺爺留下的什麼話?」

「生來無憾,死亦無怨。」

白衣男子淡淡吐出八個字,飄然離去。

望着男子遠去的背影,胡桃怔忡許久,喃喃道:「我早該想到的...」

爺爺一生磊落,身後並無憾事,自己也不必將他的離開視為一種遺憾。

想通這一點,胡桃鬆了口氣,同時又有一絲難以言喻的失落縈繞在心間,讓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頭上戴着的乾坤泰卦帽,這是爺爺戴過的,是往生堂歷代堂主的象徵。

胡桃慎重的將帽子摘下,放在一塊石頭上,鄭重的跪下,磕了三個響頭,隨即用手撫平帽檐上的褶皺,再次佩戴起來,轉身離去。

唯有她輕聲吟唱着獨創的打油詩,在寂寥的山林里回蕩着,悠遠而縹緲。

「大丘丘病了,二丘丘瞧;三丘丘採藥,四丘丘熬;五丘丘死了,六丘丘抬....」

那一抹白衣身影在胡桃的心中悄然留下了一道痕迹。

...

思緒漸漸拉回,胡桃連忙走到白衣男子面前,鄭重行禮道:「胡桃謝過前輩解惑,還未請教前輩名諱。」

「複姓軒轅,單名一個麟。」

白衣男子勾起唇角,饒有興趣的看着胡桃問道:「不過是轉達一下胡老留給你的話,不知這解惑從何提起?」

「生來無憾,死亦無怨。」

胡桃說著停頓一下,抬眸看着軒轅麟,認真的說道:「爺爺離去,既然沒有遺憾,又何須給我留下一句話呢?」

「坐。」

胡桃乖巧坐下,抬頭盯着軒轅麟,等待着他的下文。

軒轅麟垂眸,修長白皙的食指輕扣桌沿,半晌之後忽然說道:「你很不錯,有個事,我想找你合作。」

「前輩請講。」

胡桃恭敬的頷首。

軒轅麟抬眸,漆黑的眼睛裏流淌着某種莫測的暗芒:「胡堂主可曾聽過天機閣?」

「有所耳聞。」

胡桃應了一聲,心中暗忖:這位前輩居然是天機閣的人,怎麼會突然找上自己?

天機閣這個名字,胡桃還是機緣巧合之下得知,其勢力遍布七國,從不參與各方勢力爭鬥,屬於一個中立的情報組織。

信奉平等交易的原則,通常以情報換情報的方式收取傭金,若無同等價值的情報也可採用摩拉的方式進行交易。

璃月港中便有天機閣的情報交易點,不管是外地來的客商還是本地的商人,居民,天機閣都一視同仁,在璃月擁有僅次於七星和南十字武裝船隊的首領北斗的聲望。

軒轅麟微微一笑,「我是天機閣在璃月分部的負責人,你可以稱呼我軒轅公子、或直接叫名字都行,我今年二十四,叫老了...」

得知軒轅麟的身份後,胡桃立馬就想到了自家生意,再想到天機閣那麼強大的情報網,如果能和天機閣達成合作...

這個念頭在腦中冒了出來,瞬間如野草般瘋狂滋長...

胡桃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軒轅麟認真說道:「那我以後就叫你軒轅哥哥了!」

軒轅麟怔了一下,旋即莞爾笑道:「你這丫頭倒是有趣得緊,得,有這麼一重身份也能讓你輕鬆些。」

「嘿嘿...」

彷彿被看透了心事一般,胡桃摸了摸頭上的乾坤泰卦帽,尷尬的笑了笑,反應過來連忙問道:「軒轅哥哥怎麼知道的?」

軒轅麟指了指街上的過往的行人,饒有深意的說道:「胡堂主的大名可是響徹整個璃月的,大丘丘病了,二丘丘瞧;三丘丘採藥...」

胡桃的臉騰地紅了,窘迫地說道:「不許說!」

《丘丘謠》是胡桃最為出名的作品,不只得港口居民喜愛,遠至輕策庄都有孩子傳唱。

胡桃也對此很是滿意,可是這種事從軒轅麟口中以略帶調侃的口氣說出來,實在有些不好意思。

「軒轅哥哥,你剛剛說的合作是什麼啊?」

胡桃連忙轉移話題道。

軒轅麟看向胡桃,正色道:「十個擁有特殊身份的喪葬委託,他們沒有名字,葬禮也不會有家人參加,但委託方需要一個專業性極強的人來主持,最重要的一點,不要去試圖了解他們的身份,能做到這一點,傭金千萬摩拉或者同等價值的一條情報。」

胡桃面色微變,對軒轅麟歉意一笑,陷入沉思。

軒轅麟也不着急,只是端起茶杯輕抿一口,耐心等着。

胡桃雖然平時有些貪玩,經常撇下往生堂的儀倌們四處亂逛,但一接觸到喪葬事宜,就變得極為重視,甚至連智商都比平時提高了不止一個檔次。

從軒轅麟寥寥數語中,胡桃已經得知了三個情報。

一,十個特殊身份,沒家人,沒名字,大概率是殺手,這種委託胡桃也曾接到過,只是中間沒有天機閣介入。

二,寧願花重金委託天機閣作為中間人尋找合適的人來負責他們的葬禮而不是隨意尋個行內人,隱隱指出他們的組織具有一定的隱蔽性且這十個人作出了突出貢獻,或是為了收買人心。

三,為客戶保密本就是應盡之職,這一點即便軒轅麟不提自己也能做到,但他偏偏又提醒了一遍,以天機閣的情報能力,能夠擔任璃月分部的負責人,應該不至於說一些沒有意義的話。

胡桃決定主動出擊,將這場生意的主動權牢牢握在自己的手裡。

抬起頭,看着軒轅麟問道:「軒轅哥哥這一單,不少賺吧?」

軒轅麟放下茶杯,淡笑道:「天機閣信奉的是等價交換,我今天既然替他們開了這張口,就意味着他們開出的價格我們很滿意,同樣,若你覺得這項交易不公平,拒絕便好,我再尋他人便是了。「

胡桃聞言神色一僵,連忙擺手道:「這價格自然是十分公道,同行要是知道還不得搶破頭啊,軒轅哥哥既然找上我,我又豈能辜負軒轅哥哥一番好意,這單生意我接了!「

暗自翻了個白眼,心道:上來就掀桌子的嘛!

不愧是天機閣,一下子就把接下來的一席話給懟回來了,這場談判,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原神:吾乃世間一俗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