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友誼是奇蹟
友誼是奇蹟 連載中

友誼是奇蹟

來源:google 作者:SCP一303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SCP一303 明戀 遊戲動漫

當「我」來到小馬國,能獲得什麼樣的友誼?亦或是讓這裡故事的發展變得不可控?OC:明戀種族:角狼身高:154cm展開

《友誼是奇蹟》章節試讀:

小馬谷,鎮子的最南端,在靠近河邊的位置,有棟破敗不堪的小屋,這裡的主人已經不知道離開了多久,裏面只有厚厚的灰塵和滿屋的蜘蛛網,腐朽傢具彷彿只要輕輕一碰就會散架。

這棟小屋在三十七天前終於迎來了新的主人,明戀。

在鎮長的幫助下,明戀在小馬谷的容身之處。而且在暮暮等小馬們的幫助下,房屋變得煥然一新,絲毫看不出這個房子已經閑置過很久。

房屋翻修完成的那晚,萍琪還為明戀組織了一個『道歉驚喜歡迎派對』,從名字上就能知道這是一場因誤解明戀道歉和歡迎來到小馬谷的特殊派對。

在充滿甜膩氣息的派對上萍琪準備了100個味道不同名為萍琪的『道歉杯糕』的食物。

為了表示原諒萍琪,明戀竟然將這些杯糕一個不剩的吃完了,吃完之後就覺得再也不會吃杯糕了,至少之後的一個多月是再也沒有吃過。

從來沒有這麼瘋過的明戀,玩的很是盡興。在萍琪組織的派對上,總是能給明戀帶來驚喜亦或是驚嚇,派對的整個晚上都是充滿這歡聲笑語,讓自己的煩惱都暫時的拋到了腦後。

不過派對的後勁也很大……明戀連續好幾個晚上做夢都是到處亂竄的萍琪然後突然給自己一個驚喜,甚至在白天都出現了一種她隨時會從某個地方鑽出來的錯覺。

現在明戀相較於一個多月前的馬見馬怕的情況,已經是完全不一樣了,在消除誤會之後小馬谷此時完全接納她這個不一樣的生物。

當時在知道了是毒玩笑造成混亂的情況,明戀就帶着小馬們找到了澤科拉,並且花時間解除了他們之間的誤會,在花費一天時間配製好夠整個小馬谷使用的解藥。

不過由於毒玩笑造成的影響範圍巨大,有不少小馬不能像正劇那樣到水療中心進行葯浴治療,尤其是變得和房子一樣大的小呆。

之後還是雲寶提出了一個可行的方案,把解藥混雜進雲里,通過降雨來治療。事實證明雲寶的方法是正確的,降雨之後所有小馬都恢復了原樣。

在事後問萍琪,她是在哪得到這個花的,她的回答卻是在鎮子里撿到的,看這個花很特殊沒有見過,還戴着這它在小馬鎮里逛了一圈,並且想試着用來做杯糕的新配方。

之後的深入調查也沒能找到,花是怎麼到的鎮子上,不過明戀猜測可能是自己那毛茸茸的大尾巴給帶過來的,大家也找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釋,只能同意明戀的猜測,至於這是不是真正的原因,那就沒有馬知道了。

接下來就是明戀把自己的故事告訴了暮暮她們,希望自己能有回去的方法。

暮暮知道明戀的遭遇之後,就興奮的不行,直接就把明戀帶回了自己家的地下室,在列好長長的清單之後,就用那些奇怪的儀器開始研究起明戀,並且查閱着相關的書籍,打算解決問題的同時做好記錄,寫一本人類和穿越的相關書籍。

經過不停的調查和測試,暮暮發現明戀的身體不會受到任何外來魔法的直接影響,所以根本檢查不出任何情況。就連對她使用一個簡單的漂浮術都辦不到,更別說傳送術了。

在這一個月里幾乎是毫無進展,暮暮甚至請教了自己的老師塞拉斯蒂亞,同意也沒有任何辦法,所以回家這件事情只能擱置了下來。

不過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她發現自己可以使用『明戀』的所有設定。不僅擁有她優秀的身體素質,最重要的就是『明戀』是會冰系魔法的。在她自己的設定中,明戀能夠凍結與她直接接觸的水,並且能夠消耗魔力製造粗糙的冰制工具,比如鏟子和鎬子那樣的東西。當然也能製作更加細緻的東西,但是那需要強大精神力和操作能力。

總之在這裡她已經不是他了,而是作為她,作為『明戀』而存在。

可知道不能回家的明戀依舊是非常的失落,不過在熱心的小馬們的幫助下,讓明戀稍微好受了一些。而且在這一個多月的生活中也逐漸融入了小馬谷,並且有了屬於自己的工作。

早晨,明戀伸了個懶腰這才從床上爬起來,熟練的穿上掛在衣架上的暗紅色齊腰短袖夾克,搭配淡藍色抹胸,再加上一條暗藍色熱褲,完美的勾勒出曼妙的身材曲線,看了看鏡中的自己,活潑而有精神。

明戀對瑞瑞設計的這套衣服很是滿意,同樣對瑞瑞的設計天賦很吃驚,在拿到這套衣服的時候當時她都在懷疑這是不是從人類世界那買來的。

「完美。」

洗漱完畢之後,明戀關上了房門,走向通往自己工作的地方,那是小馬谷最受歡迎的冰激凌店,當然也是唯一的冰激凌店。

「早上好,明戀。」一匹紫紅色的陸馬向明戀問早。

「啊,是雛菊呀,你也早啊。」明戀也向她揮了揮爪子。

每天明戀都會在這條路上碰到去自己花店的雛菊。

今天是明戀工作的第二十五天,來到店裡,拿起抹布熟練的擦拭着店內的桌椅,在檢查完桌椅擺放是否整齊之後,就來到冰窖,拿出已經凍好的冰激凌,準備完畢之後就可以開店了。

剛一開始營業一匹綠色小馬就來到了櫃檯前坐下,這個是離明戀工作最近的一個位置。

「和平常一樣來一杯檸檬汁,加冰。」她的獨角閃爍着光芒,拿出一本被寫的滿滿的筆記本。

「今天你怎麼來的這麼早,這個時間喝帶冰的飲料對胃可不好。」明戀拿出杯子,把榨出的檸檬汁倒入杯中。

「這是人類的說法嗎?!」綠色小馬的獨角上綻放着淡淡的光芒,用魔法操縱這隨身帶來的羽毛筆,在新的一頁上記錄著。

明戀嘆了口氣,往杯子里凝出幾個小冰塊,輕輕搖晃一下,插上吸管把檸檬汁放在綠色小馬面前。「天琴,至於嗎,每次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都會有一種自己是世界名人的感覺。」

「『世界名人?』那是什麼人?」聽到新的詞語,她更加興奮了。

「用你們的話說,就是世界名馬!我意思是,我的話又不是什麼名言,值得記錄。總覺得你最後會出一本,《明戀語錄》·這樣的書一樣。」

「原來你是這個意思,我當然不會出這樣的書,但是我可以出一本《人類研究學》。」天琴喝了一口檸檬汁,「對了,人類早上一般喝什麼?」

「這個可就多了,看個人喜好的。不過我的話當然是更偏向於熱牛奶,或者豆漿。」

「什麼是豆漿?」

「一種用豆子磨成的飲料。」

自從明戀是人類的事情,在萍琪『不小心』的情況下暴露之後,明戀身體變得異樣後穿越到小馬谷無法回家的遭遇讓不少小馬為此同情。

不過天琴知道明戀的身份後,她每天都會去問明戀人類相關的問題,不知不覺這已經成為了她倆的日常了。

一獸一馬就這樣聊着天,不知不覺間店裡的客人也多了起來。

「今天就差不多到這了,糖糖約了我一起去水療館做按摩呢,對了你要不要也來享受一下?」

「我就算了吧,她們應該不提供除了小馬以外的按摩服務吧,而且你看,工作忙着呢。」明戀把小份乾草冰激凌放在了三號桌上「你再不快去的話,糖糖肯定又會生氣。」明戀對於其他的小馬的邀請都是拒絕的,她只想在這裡獃著。

「那明天見!」

「嗯,明天見。」

天琴走了之後,明戀給自己也做了一杯檸檬汁,給自己解渴。在剛喝下去一口的時候,又來了三個吵鬧的小客人。

「我第一個!我要一杯加冰蘋果汁!」扎着紅色蝴蝶結的黃色小幼駒率先坐到了位置上。「那我要小份的香草冰激凌。」緊跟其後的是白色小幼駒,她輕輕用蹄子敲了敲桌子。

「嘿,你們耍賴,我還在停滑板呢!」橙色小幼駒最後跑進來坐到了位置上。

「飛板璐那你要什麼呢。」

「哦!我要中份的胡蘿蔔冰激凌!」

這三個可愛的小幼駒正是可愛標記童子軍,她們總是形影不離。

很快明戀就把她們點的吃的給端上了桌。

「我們沒有要冰棍呀!」甜貝兒發現端上來吃的,還額外放了三根冰棍。

「小傢伙們。那個算我請的。」

三隻小幼駒開心的互相看着,一起高興的回答到:「好耶!謝謝明戀!」

「明戀,你真的不來試試我姐給你做的新衣服嗎?」甜貝兒舔了舔嘴角的冰激凌看着明戀。

「你們也看到了我工作很忙,沒有空。」明戀在水池前洗着盤子回答道,「而且我也不想太麻煩瑞瑞了,我真的很感謝她。」

「我姐姐,上次送她蘋果也都拒絕了。」小萍花小聲的說著。「說自己一個吃不完。」

「嗯嗯,我也聽暮暮和小蝶說過,邀請她去野餐也都拒絕了。」

「我總覺得她在躲着姐姐她們。」

「嗯嗯,明戀現在除了在這裡上班,下班也就直接回去了。」飛板璐舔着冰棍,「嗚,每次玩完滑板吃一隻冰棍,感覺太棒了。」

「明戀是不是隱藏了秘密。」

「有可能,那麼要不要調查一下,沒準還能獲得可愛標記呢!」小萍花突然站了起來。

「好主意!」

「耶,那麼可愛標記童子軍秘密調查團出發!」三隻小幼駒異口同聲說了出來。

「下次議論我的時候可不要當著我的面呀。」不知道什麼時候明戀已經到了三個小傢伙的後面,「要知道我的聽力很好的,這樣跟當面密謀一樣,小心我讓你們把這三隻冰棍的錢給付了。」

三個小傢伙不好意思的笑着看着明戀,「啊,不要,明明都說了算你請的,我們沒有帶這麼多錢。」

「開玩笑的啦。」明戀摸了摸三個小傢伙的腦袋。

一陣嬉鬧之後,又來了幾位新客人,明戀便繼續開始工作。

工作時聽見她們聊了下滑板的事情,沒有再在聊自己了。接着吃完就離開,去尋找自己的可愛標記去了。

這家冰激凌店自從有了明戀,生意比以前好上了不少,明戀用自己的造冰魔法可以隨意製作冰棍以及加冰的飲料,這兩項新產品吸引了不少小馬來品嘗。

不知不覺又到了傍晚,就這樣忙碌的而又簡單一天又過去了,明戀打算就這樣工作着等待暮暮找到讓自己回家的方法。

明戀看着泛紅的天空,她的心思被三個小傢伙們確實是說對了,她確實是在有意的躲着暮暮她們。

自從那次毒笑花在之後的幾天里,明戀想了很多,她覺得因為自己的到來,還有自己的行為,導致了故事不再按照自己熟悉的那樣進行。

所以她才竭力的想挽回自己對歷史造成的修正,如果自己不幫他們解決這個毒玩笑的問題誤會自己是小事,影響以後才是大事,不帶着她們去接觸澤科拉接觸誤會的話,真的很難想像之後的故事會怎麼樣發展。

比如帶着天角獸護符回來複仇的崔克茜,沒有澤科拉的幫助的話,暮光閃閃真的會被逐出小馬谷吧,也許她會找自己的老師來解決這個事情,疑惑着鬱鬱寡歡的獨自生活,或者更加嚴重……

明戀從那時起開始意識到,自己只不過是穿越過來的一個路人,並不是應該出現在這個故事裏的角色,那些自以為是的想法,只會對這個故事造成不可預知的影響,然後毀了這個世界。

所以從派對結束的第三天後明戀幾乎不再和M6有接觸,唯一接觸的多也就只有暮暮了,畢竟需要讓她研究找到讓自己回去的辦法。

接着找了這份冰激凌店的工作,讓自己忙碌起來,生活規律起來,減少與M6的交集,希望能讓之後的故事走上正軌。

五天前塞拉斯蒂亞造訪了小馬谷,在看到衛兵在滿大街貼尋寵的啟事的時候,明戀就明白自己成功了,她知道肯定是小蝶偷走了塞拉斯蒂亞的寵物,這說明故事已經回到了正軌之上。

明戀打算這樣維持下去直到找到自己回去的方法,她希望只是一個路人,能靜靜的看着自己喜歡的小馬們開心的過日子就好,不參與她們的任何冒險,僅僅是在工作上與她們簡單接觸看幾眼就好。

回到家裡已經是夜晚,屋裡已是漆黑一片,雖然明戀有着不錯的夜視能力,但她不喜歡這樣漆黑的環境。

明戀順着右邊的牆摸去,按下開關,房間一下就亮堂了起來。

隨着燈關打開,一匹身全身覆蓋著棕色斗篷的小馬出現在明戀的眼前,說是小馬並不恰當,她有着修長的體型,比明戀都要高出不少。兜帽被她長長的獨角頂出很長一塊空間,但由於低着頭,明戀看不清她的面貌。

從體型上看,面前的多半是一隻天角獸。

「塞拉斯蒂亞?」

《友誼是奇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