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妻
陰妻 連載中

陰妻

來源:google 作者:山野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周圍 山野 懸疑驚悚

那一夜我從棺中醒來,愕然的發現棺中躺着一具極美的民國女屍,我不知道她是誰,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在棺材裏,但從那天起,我的人生……卻變的再也不一樣了……展開

《陰妻》章節試讀:

  見我嚇的嘴巴大張,黃三爺先是一愣,隨後蹲下身子摸摸我的腦袋說:「你能聽見它說話?」
  我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黃三爺想了想後,突然笑了:「難怪呀,看來你們倆天生就有緣分,等以後有機會,我把它介紹給你認識。」
  說完,黃三爺也不在石室里多做逗留,抱着我又跳出了古井,踩着奇怪的步子,走出了山神廟。
  我看着他腳下不停縮小的土地,就問他這是什麼戲法,我們現在出去又要去哪裡呢?
  「這個法術叫縮地成寸。」
黃三爺見我問題很多,笑着說道,「我們現在要去找那妖物,它被爺爺逼急了,今晚不滅了它,明日必成禍患。」
  想起先前從二叔公頭裡鑽出的黑影,我問他:「那是什麼妖物,我們又要上哪去找呢?」
  黃三爺皺着眉頭想了想,「那東西我也不知道是什麼,至於上哪找它嘛……聽村裡人說你們這周邊有個小廟,裏面沒有和尚是嗎?
我想它應該就在那裡。」
  那個小廟我知道,曾經和養母進山挖野菜的時候,我們還路過那裡一次,當時我想進去瞧瞧,養母卻把我拉住了,嚇唬我說裏面有吃人的妖怪,怎麼也沒讓我去看看。
  見我表情挺興奮,黃三爺眼睛一轉就問我知不知道小廟在什麼地方。
那小廟我還真知道在哪,眼見自己終於派上用場了,我連忙顯能的告訴了他。
  聽我說完,黃三爺將我放在了地上,只見他從背後的箱子里取出了一面羅盤,隨後又拿出幾枚小旗比划著羅盤算計了起來,不多時,他按照我的描述找准了方位,將小旗一根一根的插在了我們周圍。
  我見他這些舉動有趣,就問他這是做什麼用的,黃三爺看了我一眼並沒有解釋,而是抬頭看看天上的星星,拉着我的手說:「把眼睛閉上,我說睜開的時候,你才能睜開。」
  對於黃三爺的話,我不知為何是很信服的,聽他讓我閉上眼睛,我就老老實實的閉上了眼睛。
  就在我閉眼的一瞬間,我聽黃三爺的嘴裏亂七八糟的叨咕了一段話,隨後只感覺耳旁生風,腳下發飄,要不是黃三爺的大手緊緊的拉着我,我都感覺自己要摔倒一般。
  這種感覺我一連經歷了三次,直到嚇出了一頭的冷汗後,黃三爺才讓我把眼睛睜開,結果我再一看,發現我們已經不在山神廟的附近了,而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出現在了村外五里地的小廟前。
  見我目瞪口呆看着面前的破廟,黃三爺十分得意的把地上的小旗收了起來,他一邊收着,一邊笑嘻嘻的問我說:「爺爺厲害吧,想不想和我學這手啊?」
  小孩子的心性,天生就對稀奇古怪的事情好奇,見他肯教我,我點頭像小雞啄米似的說我願意。
但轉念想了想,我又搖頭說不行,因為我和他學本事,這事必須得我父母同意才行。
  見我小小年紀就能想到父母為先,黃三爺深感寬慰的在我臉上捏了一把:「好孩子,這麼小就知道以長輩為先,難得。」
  說著話,黃三爺在箱子里取出了兩張黃紙符分別貼在了我和他的胸口,隨後又將一件黑色的網衣套在了我的身上,左右瞧瞧覺得滿意後,這才拉着我走進了廟中。
  第一次進入這個小廟,撲面而來的就是一股陰寒的氣息,盛夏八月,夜裡的氣溫本應悶熱,但不知為何,這不大的小廟裡卻給人一種隆冬掛霜的感覺。
  黃三爺看着廟中陰森森的樣子,皺着眉頭自言自語:「沒聽說這地方死過人啊,怎麼會有如此大的屍氣呢?」
  一邊說著,黃三爺領着我在廟中轉了幾圈,不多時我們來到正殿的佛像前,黃三爺盯着它看了很久,瞧他那樣子,就好像面前的佛像是活的一般。
  我看着他眼裡凝重的神情,下意識的躲在了他的背後。
直到片刻後他搖搖頭,才拉着我往正殿後的院里走去,可就在我們剛邁進院里的時候,黃三爺卻突然站住了腳步,隨後猛地轉回頭,又目光炯炯的向著那尊佛像的背後看了過去。
  「爺爺,你看什麼呢?」
  廟裡的佛像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只是一尊坐佛而已,不過從背後看倒顯得身子大了一些。
  黃三爺皺着眉頭打量了這尊佛像很久,突然問我:「你看這佛像……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嗎?」
  佛像我沒見過幾回,所以談不上什麼感覺。
但見他一臉凝重的問我,我也只好認真的看了起來,隨着我目不轉睛的盯瞧,我突然沒來由的感到有些害怕,就好像這佛像下一秒會跳起來將我吃了一樣。
  黃三爺見我控制不住的渾身發抖,當下也明白了過來,只見他伸出右手食指在空中比划了一道符,隨後向那佛像一指,吐出了一個字:「顯!」
  隨着黃三爺話音落下,那背對着我們的佛像就好似被看不見的水流沖洗了一般,從頭到腳快速的崩裂破碎,不多時就顯露出了一副荒蕪的外表,而在它的後背上,更是出現了一個同樣坐姿的神像。
  原來這佛像,竟然是兩面的!
  只見佛像背後的那張臉,長的極其猙獰兇惡,就好像畫里的惡鬼,巡海的夜叉一般。
  「一念佛魔!」
  看着突然顯現的惡鬼神像,黃三爺也是嚇了一跳,臉色一陣變幻後,黃三爺詫異的說道:「怪哉!
這裡怎麼會有羅剎教呢?」
  說著話,黃三爺拉着我臉色急轉,就快速向廟外走去。
可就在此時,我們進來的廟門卻突然自己關上了,緊接着「轟隆隆」的聲音響起,再看那尊兩面邪佛的神像,竟然緩緩的轉了過來!
  看着佛陀轉到了後背,惡鬼轉到了面前,黃三爺拉着我靠在了廟門上,拱手抱拳說:「不知那位道友在此主持,黃某誤入此地,還請出來相見。」
  黃三爺一連說了幾遍,廟裡始終無人回答,就在我以為根本沒人的時候,那面前的惡鬼神像,卻突然發出了一聲冷哼,隨着這聲沉沉的悶響,大殿里震起了迴音,只見一股綠幽幽的氣體,順着神像的鼻口噴了出來。
  「這是屍氣,小心!」
黃三爺一邊說著,一邊翻手取出一粒藥丸塞進了我的嘴裏。
  「黃老三,你住小王莊,我住長松嶺,我沒去找你麻煩,你竟敢跑到我的地頭生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是你!」
看着面前說話的神像,黃三爺深深的皺起了眉頭,「想不到你一教邪神,竟然被人囚居於此,難道你做的這些手段,就是想借老貉子臨世嗎?」
  「住口!」
面前的神像聽了黃三爺的話頓時暴喝了一聲,隨後它沉默了良久才冷冷的說道,「你我本無仇怨,把這孩子留下,我放你一人離去。」
  「辦不到!」
  就在黃三爺話剛說完,他翻手取出了山神廟的小葫蘆,向著面前的惡鬼神像一甩,就射出了一道水線,而這道水線剛出空中沒多久,竟凝結成了半月型的冰刃,咔的一聲打在神像胸前。
  一時間黃三爺突然出手,打的那惡鬼神像措不及防,眼見它被打的一陣晃動,黃三爺轉身一腳將我們身後的廟門踹了開,隨後不等我回神,就一把將我丟了出去:「退後,不許過來!」
  就在黃三爺把我丟出去的一瞬間,那石台上的神像也「轟」的一聲向後飛去,重重的撞碎殿里的牆壁後,直接停在了小廟的院里,而它先前所在的石台,卻在它離開後猛然炸裂分開,只見兩口帶鎖鏈的青銅大棺材,從石台裏面豎著飛了出來
  「咚咚」兩聲銅棺落地,黃三爺驚得退到了牆邊,只見那棺材上的鎖鏈「嘩啦啦」自己脫落,隨後厚重的棺材板砸在地上,露出了裏面的兩具屍體。
  那是兩個高大的和尚,一身短衣勁裝,脖子上掛着青銅骷髏項鏈,讓人最恐懼的是,他們全身都是血紅色的,就好像被人剝了皮一樣,露出了裏麵條狀的肌肉。
  「血羅漢!」
  看着棺材裏的兩個大和尚,黃三爺如臨大敵:「難怪這廟裡沒了和尚,原來都被你練了護衛!」
  就在黃三爺話音落下,那院子里的神像發出了一陣駭人的怪笑,隨着它的笑聲,棺材裏的兩個大和尚走了出來,也沒見他們睜眼,竟是手抓着諾大的銅棺,向著黃三爺砸了過去。
  黃三爺眼見不好,一個飛身躲過了兩口重棺,人在空中一翻身,直接握着手裡的小葫蘆,向著兩具血羅漢甩出了幾道冰刃。
  被冰刃襲身,兩具血羅漢連連倒退,只見他們脖子上的骷髏項鏈被打斷,而那血紅色的皮肉上卻毫髮無傷,只留下了道道白印。
  「你以為與本地山神勾結就能奈何與我嗎?
哈哈哈……今天也讓你嘗嘗本座的手段!」
  隨着院里神像不停的狂笑,殿里兩具血羅漢抓起封棺的鎖鏈,就向黃三爺劈打了過去,看着鎖鏈在空中帶起的「呼呼」聲,嚇的我緊閉雙眼,是說什麼也不敢再看了!

《陰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