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醫門少主
醫門少主 連載中

醫門少主

來源:外網 作者:蕭軍張婉秋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蕭軍張婉秋

一代醫門天才,淪落慶城五年,兢兢業業照顧家庭,卻慘遭岳母白眼,妻子拋棄。好,我不幹了,我攤牌了!我是醫門少主,天下受我醫門恩惠者,如過江之鯽!以前你對我愛答不理,現在我讓你高攀不起!展開

《醫門少主》章節試讀:

半個小時後,局裡,蕭軍坐在昏暗的審訊室的椅子上,一言不發。
從他去廠區找張柯之後,雖然他沒有動張柯,但以他在張家幾年對此人欺軟怕硬睚眥必報的性格的了解,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只是沒想到他居然選擇的報警,而且還來得這麼快。
這個時候,一束光燈打了下來,空間被瞬間照亮了。
緊接着,門被推開,只見兩個警察走了進來。
一人做筆錄,而另外一個身材魁梧的警察則站在蕭軍面前。
簡單詢問了蕭軍的情況之後,看後者很配合,男子才道:「說吧,為什麼要動手。」
蕭軍道:「我是自衛。」
男子悶哼一聲,一拍桌子怒斥道:「自衛?下手這麼重,全部都骨折,還有個斷了三根肋骨現在住在醫院裏!他才二十歲,這叫自衛嗎?你要把人給毀了!」
不用想,也知道那住院的是怎麼回事,蕭軍平靜道:「警官,你可以調查一下。」
「調查什麼?舉報者視頻都已經送來了,證據確鑿!」男子冷冷道:「現在正是嚴打時期,你上門滋事,情節十分惡劣!」
「我說了,我是自衛。」蕭軍毫不動怒,依然平靜地回答道:「你可以去問問斷了肋骨那個傷者,他是怎麼傷的。」
「已經問過話了,不然怎麼會把你轉移到我們刑警隊。」男子冷冷道:「我也調查過你,剛和奢華的董事長離婚,因愛生恨,所以藉此報復。」
蕭軍搖了搖頭,不說話了。
十分鐘後,吳明軒離開了審訊室,眉頭緊皺。
蕭軍的口風很嚴實,幾乎沒有吐露出實質性的東西,咬死了不肯鬆口。
「吳隊。」
吳明軒顯然很有威望,路過的警員們都和他不斷打招呼。
走到警隊大門口,吳明軒點燃了一根煙,電話就響了起來。
「吳大隊長,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那頭響起了夏萍的聲音。
「人抓了,不過死咬着不鬆口。」吳明軒揚了揚眉,道:「你們那個視頻到底怎麼回事,能恢複音頻嗎?如果他非要說是自衛,這件事定不了性。」
那段夏萍報警送來的視頻,吳明軒也看過兩三遍了,在保安室里,蕭軍動手之前有很明顯的阻攔動作。
而且還是安保人員先動手的。
「讓你為難了,是我們設備的問題。」夏萍道:「不過我向你保證,蕭軍肯定不是自衛。你也知道,他以前是婉秋的老公,他和張柯,和安保室的人都認識,那個先動手的保安是被他言語侮辱了父母,才沒忍住的。」
「下手真狠。」吳明軒嘟囔了一句,隨即道:「你也不用一直給我打電話,只要真相真如你們所說,這種惡劣事件我肯定會秉公辦理。」
夏萍道:「那就多謝吳大隊長了,不過你要小心蕭軍這個人,他現在一無所有,精神很可能不正常,如果不控制住很容易形成社會的不穩定因素。」
「嗯,我這裡有事,先掛了。」吳明軒道。
「好的,您忙。」
夏萍點到為止,客氣地回了一句。
掛掉電話之後,吳明軒將煙抽完在腳底碾了碾,走了回去。
而另外一邊,夏萍掛掉電話之後,旁邊的張柯立馬追問道:「怎麼樣了?」
「吳大隊說會秉公處理。」夏萍看了張柯一眼,道:「我了解他這個人,一向秉公執法,,與其說是他幫我這個忙,不如說是他在維繫社會治安。」
「就算他再怎麼剛正不阿,人證物證俱在,他怎麼也會偏向你的。」張柯心中鬆了口氣,笑道:「這下我們可以安心了,蕭軍那慫包進了局子,估計現在都要尿褲子了吧。」
夏萍也笑了起來,以蕭軍在張家五年的行為來看,的確是個吃軟飯的慫包。
但想起視頻里他那股狠勁,夏萍還是不放心,提醒道:「對了,小五那邊不會出什麼問題吧?口供一定要一致。」
「放心吧,那小子現在缺錢,給了他五萬塊,他那邊不會出問題。」張柯打包票。
小五就是斷了肋骨,現在住在醫院裏的保安。
這也是張柯和夏萍的計劃,如果單單只是打架鬥毆,還頂多十天半月就出來了,根本不能如他們的願。
但尋釁滋事的罪,再加上故意致人傷殘,但只要小五咬死了不諒解,那起步就是三年!
真要是這樣,那蕭軍徹底完蛋!
「嗯,那我走了。」
夏萍看了看手錶,已經下午四點了,也該從廠區回市裡的公司處理別的事情。
她的心情不錯,回到了公司的時候還專門去了張婉秋的辦公室,發現人不在,只有她的助理在門口忙活着。
夏萍問道:「張總呢?」
助理道:「夏總,剛才張總接到一個電話,匆匆就走了。」
夏萍心中升起不詳的預感,「電話,什麼電話?」
「好像是局裡的電話,應該是張總家裡的人出什麼事了,要張總去了解一些情況。」
助理趕緊說了一句。
家裡的事……
夏萍口乾舌燥,暗叫一聲糟糕。
張婉秋和蕭軍雖然昨天簽訂了離婚協議,但卻還沒有正式辦理手續,也就是說,還沒有扯證,沒有真正離婚!
所以蕭軍出事,警察自然是要例行帶走他的家人問話的!
而中午聽張柯蠱惑,她居然把這事給忘了!
居然還想着瞞着張婉秋!
夏萍趕緊來到辦公室,拿出了電話準備給吳大隊長再打一個過去,但想了想又放下了手機。
她很清楚吳明軒的原則性,既然叫了張婉秋過去,肯定是要問清楚蕭軍的動機。
現在打這個電話,只會自討沒趣。
在腦中過濾了一遍和張柯的計劃,夏萍感覺沒有什麼紕漏的地方,既然這樣,那就算張婉秋知道了這件事也沒什麼,頂多為蕭軍求求情,但改變不了結果。
想到這裡,她又和張柯通了一下氣。
「放心吧夏總,既然我敢這樣做,那肯定是十拿九穩的。」
「不是只有你夏總才有熟人。」
「我背後的人,也有熟人。」
電話里,張柯呵呵一笑。
「你背後什麼人?」夏萍蹙起眉頭。
「很硬!」
張柯回了兩個字。
雖然內心裏看不起張婉秋這個大哥,但這次的事情兩人是一條繩上的,她不能大意。
只是聽到張柯背後有人支持,她在心中詫異的同時,見張柯篤定的口氣也沒有再多問。
「夏總,等婉秋出來,和局裡打個招呼先讓蕭軍出來把手續辦了,媽的,不然他進去三年,會影響到我們。」
「嗯,我知道。」
夏萍放下了心,開始一邊工作,一邊等着張婉秋回來。
而同一時間,一輛奔馳CLS抵達了局子門口,將車子停好了之後,一個身穿淺灰色呢子大衣的女人就從車上下來了。
正是張婉秋。

《醫門少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