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一代狂君秦雲
一代狂君秦雲 連載中

一代狂君秦雲

來源:外網 作者:免費閱讀全文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免費閱讀全文 都市言情

穿越大夏成為皇帝,率先推倒蕭淑妃,從此香閨羅帳,醉心三千佳麗。 但權臣當道,國庫空虛,異族虎視眈眈的問題接踵而來。 秦雲,只好提起屠刀,成為一代暴君!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展開

《一代狂君秦雲》章節試讀:


第16章生死一線,淚如雨下
盾牌陣外面,也就是養心殿,喊殺依舊在持續,越來越多的黑衣刺客殺了進來。
他們就沒想活着出去,只要讓蕭淑妃身首異處,就算夠本。
但影衛盡數趕到,殺到刺客們膽寒,絲毫不能寸進。
豐老放棄出手,閃身來到秦雲身邊,他渾濁的眸子看到蕭淑妃渾身是血的那一刻,浮現一股濃濃的自責。
「陛下,我已經派人去找御醫了。」
「咱們先離開這裡!」
聞言,秦雲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抱起消瘦的蕭淑妃便沖向偏殿。
二十多位禁軍依舊高舉盾牌,生怕有流箭傷了秦雲。
「陛下…刺客們都抓起來了嗎?」蕭淑妃虛弱喊道,她整個身子在抽搐,血液從背部一滴一滴的滴落。
「嗯,抓起來了,現在朕帶你去找御醫!」
秦雲雙眼通紅,一邊快速奔跑,一邊咬牙道:「湘兒,朕不讓你死,你就不許死!」
「你還沒有給朕誕下龍子,你還沒有看到朕肅清權臣,橫掃八荒,你還沒有立後,怎麼可以死!」
蕭淑妃迷迷糊糊之間,看見了秦云為她流下的淚水,她嘴角掀起一抹凄美微笑,這輩子值了。
她處在昏迷的邊緣,有氣無力道:「陛下,我是江南人氏,我們那不叫夫君名字,臣妾可以叫你雲哥嗎?」
「可以!可以!」秦雲點頭如小雞啄米,臉上已經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了。
「雲哥…自打我進入皇宮,就想着怎麼做好您的妻子,可您都不願意多看我一眼,湘兒那時好傷心。有一日我在華清池邊,看見你一身龍袍,身邊百臣匍匐,心中是多麼仰慕啊。」
「咳咳…前些日子您為了我拒絕王貴妃,打了三位婕妤,您知道我多麼開心嗎?」
她灰暗的瞳孔冒出一抹光,像是很憧憬,很回味。
「短短這幾日,對於我而言,您是夫君,也像長兄,也如父親,也是天子…」
「湘兒捨不得你,真的捨不得你。」
「湘兒好冷阿,我都快看不清雲哥了…」她眼皮沉重,氣若遊絲。
秦雲鼻子一酸,淚如雨下!
這輩子他就沒這麼哭過。
他發誓,不要讓蕭淑妃死,要讓她做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雲哥抱着你,抱着你就不冷了,湘兒,你撐住阿,我在這裡就只有你一個親人阿!」秦雲哽咽,心中極度傷心。
蕭淑妃說不出話了,漸漸昏死。
豐老見她撐不住了,不再遲疑,抓起秦雲跟蕭淑妃,以高難度的動作衝進了偏殿!
三千禁軍也已趕到,封鎖了整個養心殿,一隻蚊子都沒辦法進出。
這個雨夜,顯得極為壓抑!
皇宮內外,里三層外三層被戒嚴,如臨兵變!
十幾位御醫冒着大雨趕來,被禁軍提着就走,生怕多耽擱了一秒!
打鬥聲漸漸停止。
在影衛和禁軍的絞殺下,所有黑衣刺客無處藏身,也沒有機會逃走,盡數被殺!
血流如注,半個皇宮都是能聞見血腥氣。
金吾衛的人也來了,由王明牽頭,趕來護駕。
不過,被拒之門外了,整個偏殿,不準任何人進出!
大雨嘩啦啦的,打在屋檐上,像是沒有停歇。
到了天蒙蒙亮的時候,才堪堪停止。
秦雲的衣服染血,面容疲憊,在床前握住蕭淑妃的手,眼神獃滯,一動不動的看着她。
蕭淑妃的臉毫無血色,緊閉雙眸,只有微弱的氣息在呼入,猶如活死人一般。
不久前,她的傷口處理好了。
十幾位御醫的搶救,為她挽回了一線生機,再加上豐老不惜損耗內氣,硬是讓蕭淑妃的傷勢控制了下來。
但也處於命懸一線的境地,至少要撐過今夜,才算沒生死危機。
此刻,平均年紀上了五十的老御醫們一個個的如臨大敵,專心的在角落熬制湯藥,探討病情。
他們很清楚,蕭淑妃太虛弱了,搞不好,一會就咽氣了也不是不可能。
一旦淑妃娘娘出點事,異常安靜的陛下,絕對要不顧一切的殺人。
「陛下,你先歇歇吧,老奴守着,淑妃娘娘出不了事。」
豐萬道看不出下去了,眉頭緊鎖,輕聲提醒道。
秦雲的臉是僵硬的,緩緩轉頭,然後將蕭淑妃的手放回了被子,站起來活動了幾下麻木的四肢,彎下腰在她的額頭親吻了一下。
喉結滾動,嘶啞着聲音道:「外面怎麼樣了?」
豐老沉聲:「三十七名刺客,全部死了。」
「沒留活口?」秦雲蹙眉。
豐老搖頭:「每個人牙齒里都有毒藥,是死士。」
「郎中令常鴻派人封鎖了皇宮,沒讓任何人進出,還有金吾衛的王明,也帶人來護駕了。」
秦雲冷笑,眼中透着一股股殺機:「好啊好,這個常鴻當的好職,三十多位刺客能混入朕的寢宮,他真是太能幹了!」
說著,他快步走出。
蕭淑妃暫時穩定下來,他也放心去處理刺殺一案了。
走到門口,他忽然回頭看向所有太醫,宮女:「淑妃娘娘如果出了半點問題,你們就自己投井吧。」
「另外,淑妃娘娘未死的消息如果傳了出去,朕屠你們十族!」
殿中所有人毛骨悚然,跪地稱是。
秦雲邁着腳,快速離開。
一夜驚慌,大雨淋身,讓他頭暈,差點有些站不住摔倒,好在是豐老跟喜公公扶住了他。
二人勸秦雲先休息,畢竟大局已穩,刺客盡數伏誅,但秦雲不聽。
他的心中有滔天的怒火,壓抑了一夜,還沒有爆發!
皇宮行刺,這他媽太諷刺了,自己差點就失去了唯一過心的愛人,這個仇,他必須報,不管背後是誰!
半炷香之後。
就在養心殿旁邊的一處閣內。
秦雲坐在高堂,下方站着許多趕來的大臣。
金吾衛大將軍王明,郎中令常鴻,宗正寺少卿,刑部尚書佐棠等。
所有人都是站着的,唯有郎中令常鴻跪着。
他臉色蒼白,冷汗直冒,明明是五大三粗的漢子,此刻卻欲哭無淚。
他負責皇宮安全,卻出了這麼大的事,皇帝與貴妃一起遇刺,就算是誅九族,都不為過了。
氣氛死寂,沒人敢說話,去觸霉頭。
常鴻受不了了,反正橫豎也是死,還不如自己承認錯誤,說不定自己死了,能保一家人的平安。
摘下腰牌和將盔,他以額頭貼地。
咬牙喊道:「陛下,微臣死罪,還請陛下賜臣一死!」
「砰!」
秦雲扔出硯台,狠狠砸在了常鴻的額頭上。
臉紅脖子粗的怒吼道:「混賬東西,三十多位刺客你他媽是怎麼放進來的?!」
「死?你的死能挽回什麼?」

《一代狂君秦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