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夜船吹笛雨瀟瀟花玉染秦夜笙
夜船吹笛雨瀟瀟花玉染秦夜笙 連載中

夜船吹笛雨瀟瀟花玉染秦夜笙

來源:外網 作者:風鬧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風鬧

花戎跟左清清兩人也都沒想到。皇上竟然尋到這來了。兩人皆是惶恐,卻也只能硬着頭皮上了。「末將參見皇上,皇上萬福金安。」花戎.........展開

《夜船吹笛雨瀟瀟花玉染秦夜笙》章節試讀:

小說叫做《夜船吹笛雨瀟瀟花玉染秦夜笙》是風鬧的小說。內容精選:... 看着懷中的人,秦瀚行皺了皺眉,「花將軍酒量如此差?這就醉了?」 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花夢筠甩了甩頭,努力的想要看清說話的是誰,她伸出手,朝着他唇摸了上去。 冰涼涼的小手落在他唇上,卻如同點火一般,灼傷着他,讓他體內的血液都翻滾起來。 秦瀚行沉眸看着懷中的人兒,唇若朱紅,膚色白皙,因為醉酒而產生的兩側緋紅,更是迷人勾魂。 而她的手一直在他唇上摩擦着,半響囔囔笑道:「你怎麼生的這麼好看。這張臉真是禍國殃民,難怪讓那麼多人心動。」 秦瀚行本因為她的胡言亂語有些薄怒,卻被她後一句話逗笑。 「這麼多人里,也包括花將軍嗎?」他詢問道。 「嗯……」 花夢筠才應了一聲,結果唇就被封住了。 動情又溫柔,纏綿又悱惻。 他吻的情深,深到讓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花夢筠一陣亂動,不小心咬到自己,疼痛讓她清醒了幾分。 可這清醒後面對的人,卻是嚇得她魂飛魄散了。 眼前這人,,眉眼如星,俊逸神威,渾身上下充滿冷傲之氣。這不是當今聖上,秦瀚行還能是誰! 「聖……聖上!」 花夢筠嚇得背心都出了一陣冷汗,聲音更是帶着顫音。 下意識就要推開秦瀚行逃走。 見她清醒,剛剛的溫存彷彿都是虛假。 秦瀚行帶着三分惱意,將她抵在牆上,居高臨下眼神冰涼問道,「為何獨獨對朕如此冷漠疏離?」 「聖上,你是君,我是臣,君臣有別……且……」花夢筠頭皮發麻,果然喝酒誤事啊。 「君臣有別?好一句,君臣有別。」秦瀚行冷笑一聲,然後俯身在她唇上狠狠啄了一口,「現在還有別嗎?」 花夢筠斷然沒想到,他竟然會在此刻再次親吻她。 秦瀚行的舉動讓花夢筠當頭一懵,若不是因為自己身上戎裝未卸,她都快懷疑自己是不是身份暴露了。 只是現在,她根本無法無視秦瀚行那布滿深意的眼神了。 「聖上若是需要人伺候,末將這就令人去尋幾個女子來。」花夢筠說道。 秦瀚行眼中的不滿愈發濃郁了。 誘惑他的是她,現在想將他推開的還是她。 她當他堂堂帝王是什麼! 秦瀚行大手摩拂過她垂在耳邊的秀髮,低頭在她耳邊說道:「朕,只要你。」 溫暖之氣吹着她的脖頸,花夢筠只覺得渾身一陣酥麻。 她硬着頭皮對視上那雙布滿慾望的目光一字一句說道:「聖上,末將是個男人。」 男人。 男人! 他怎麼會不知道,他這將君是個男人! 若她是女人,那便是欺君之罪。料她也沒這膽子! 他低頭在她脖頸處細細一吻,花夢筠猝不及防輕喚一聲,又嚇得趕緊制住。 那輕語聲卻撥亂了他整個心弦,霎時,連他都抑制不住了。 「這世上除了男人和女人可以,男人同男人,也可。」 秦瀚行在她耳邊輕語着。 然而這一句話,卻讓花夢筠炸裂了。 她一直以為房中事只能男女,現在竟然告訴她,男人同男人也行? 這如何使得! 因為,她並不是男人啊! 若是再繼續下去,她女兒身份必定會曝光。 欺君之罪,滿門抄斬,株連九族。 花夢筠嚇得渾身冷汗直冒。 「在想什麼?」正想着出神的時候,頭頂傳來沙啞的聲音,而他也在解着她的戎裝……

《夜船吹笛雨瀟瀟花玉染秦夜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