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晏時澤許初意
晏時澤許初意 連載中

晏時澤許初意

來源:外網 作者:晏時澤許初意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晏時澤許初意

晏時澤把許初意放到車上以後,她一直是一副拒絕交流的狀態。他看了她好一會兒,見她依舊平平靜靜的,今天也是被嚇到了,便打算讓她先休息一會兒。晏時澤是在半路,對面一輛車打着光過來,他下意識的偏頭躲避光亮,這一閉,視線正好對焦在許初意臉上。...展開

《晏時澤許初意》章節試讀:

《晏時澤許初意小說》是許初意的一本小說,小說講述的是晏時澤許初意故事。書中精彩內容:「今天……」晏時澤難得遲疑。「他沒做什麼,一直想要我自己屈服同意,我沒鬆口。」許初意說,「我還得感謝他給我選擇的權力呢。」這話里說不出的諷刺。至於怎麼讓她屈服,她身上的傷痕已經足以證明。晏時澤在看到她腰上的抓痕時,忍不住閉了閉眼睛,太過慘不忍睹了,姜澤的指甲完全是摳了進去,血淋淋的。... 晏時澤把許初意放到車上以後,她一直是一副拒絕交流的狀態。 他看了她好一會兒,見她依舊平平靜靜的,今天也是被嚇到了,便打算讓她先休息一會兒。 晏時澤是在半路,對面一輛車打着光過來,他下意識的偏頭躲避光亮,這一閉,視線正好對焦在許初意臉上。 他也是在這一刻,看見她淚流滿面。 晏時澤的聲音幾乎是立刻沉了下來:「他對你做什麼了?」 許初意閉着眼睛沒做聲。 晏時澤雖然也沒有再說話,但整個人的氣壓顯然都低了不少。如果許初意被姜澤碰過了,他會很失望。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就是會覺得這個問題很棘手。 許初意這邊是跟人合租的,不過今天室友沒在。晏時澤原本打算給她換身衣服,她卻沙啞着聲音說:「我自己來。」 「今天……」晏時澤難得遲疑。 「他沒做什麼,一直想要我自己屈服同意,我沒鬆口。」許初意說,「我還得感謝他給我選擇的權力呢。」 這話里說不出的諷刺。 至於怎麼讓她屈服,她身上的傷痕已經足以證明。 晏時澤在看到她腰上的抓痕時,忍不住閉了閉眼睛,太過慘不忍睹了,姜澤的指甲完全是摳了進去,血淋淋的。 晏時澤這會兒要是去看許初意的嘴,就知道她舌頭也都是咬痕,現場那會兒的場面只會更慘,可無論姜澤怎麼逼她,她都沒有松過口。 包括,姜澤用她包上的鉚釘,刺進她抵抗住他的手背。 晏時澤在她旁邊站了一會兒,到底是忍不住上去拉她的手,語氣嚴肅:「得去醫院處理一下,不然容易細菌感染。」 許初意疲倦的說:「我有醫藥箱,懶得去醫院了。」 現在的她整個人看上去都很自暴自棄,頹廢到了極點,什麼也不想清理就往床上躺。 弱勢的女人總是能激起人的保護欲,晏時澤忍不住把許初意拉進懷裡,放輕聲音說:「許初意,你得跟我交流。我知道你的個性,你遇到事不會告訴父母,從來都只知道說挺好的。身邊也沒有多少交流的朋友,難不成要一直憋着?」 他冷酷又殘忍的指出:「你真可憐,什麼事都只能往肚子里咽。」 許初意因為父親的事,現在幾乎是家裡的頂樑柱,能訴苦么?不能。她一訴苦家裡主心骨就晃了塌了。 她腿軟啊,軟得發抖,到底是忍不住攀住他的肩膀,顫抖着聲音說:「都怪你,都怪你。」 晏時澤沉默,只是用力的抱住她,然後親了親她的額頭。 他三番兩次說她胖了,其實真跟男人比起來,依舊是小小一個。 他以為,她說的怪他,只有一個姜澤。 殊不知,她指的,還有一個周意。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周意的自信,為什麼要從傷害她找回來? 晏時澤給她處理傷口的時候,許初意疼得冒汗,也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反而是疼得昏睡了過去。 夢裡也是妖魔作亂,許初意被嚇醒了,睜開眼睛,就看到晏時澤那張過分俊美的臉,他大概剛睡着,還睡得很沉。 許初意渾渾噩噩的想,她或許,也可以奪走,周意最在意的東西。 讓一步,憑什麼? 晏時澤在周意回來以後,還願意來找她,周意又有,幾分重要呢? 不知道晏時澤眼裡要是沒周意了,她會是什麼模樣。 許初意想着想着,又困了,再次驚醒,是想起包廂里的相機。 她的臉色幾乎是刷白。 晏時澤已經起了,這會兒正在打電話請假,聞聲回頭看了她一眼,放下手機問:「怎麼了?」 「我要去包廂拿相機。」 晏時澤頓一頓,道:「警.方已經拿走了,不會流出去的。」 許初意鬆了口氣,聽見他說:「我很好奇姜澤知道你的地址。」 「周意告訴他的。」她說。 晏時澤下意識的否認道:「不可能。」 許初意直直盯着他,意味不明。 晏時澤微微一頓,道:「她看病都沒力氣,怎麼可能調查到你的地址?」

《晏時澤許初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