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噓!身後有人
噓!身後有人 連載中

噓!身後有人

來源:google 作者:苦海老仙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玄 陳牧

前女友離奇死亡,我被捲入了一場處處透漏着詭異的漩渦之中,為了能夠擺脫這種情況,我開始走上了了一條不一樣的道路展開

《噓!身後有人》章節試讀:

這股陰風實在來的突然,毫無徵兆。

吹的我的後背和脖頸一涼,汗毛炸立。

「嗚嗚嗚~」

我再次聽到了這種低沉的哭泣聲,這分明是一個女子的哭聲。

聽到這個聲音,瞬間感覺頭皮發麻。

因為,這個聲音竟然就是從我身後發出來的,可是我的身後並沒有人,那老大和老三此刻也在屋內,並沒有出來。

太詭異了!

作為社會新青年,我從來都不相信鬼神之說,可是現在的情況讓我不由自主地朝着這個方向去想。

也不知道是因為飢餓還是因為這詭異的氛圍,我只感覺雙腿酸軟,不停地打着顫,根本邁不開步子繼續逃跑。

「繼續跑啊!怎麼不跑了?」

身後的聲音帶着絲絲得意,我轉過頭,看着慢悠悠從屋子裡走出來的兩人,我放棄了,看着他們那從容地態度,我知道我根本跑不了。

「你們到底是誰?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裡來?」

盯着他們兩人,我憤怒地咆哮。

「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那就告訴你吧!」

老大笑了笑,繼續開口道:

「放心,別這麼緊張,這是好事!」

「好事?好你奶奶個腿腿!」

聽到他的話,我沒好氣地罵道。

「小夥子,脾氣有點暴躁啊!那就直入話題,楊艷你認識吧!」

聽到我罵他,老大也不生氣,繼續說道。

「誰?楊艷?這與她有啥關係?」

聽到這個名字,我有點意外。

「你是楊艷的男朋友吧!」

「停!打住,聲明一下,你可以說我是她的前男友,我兩都已經分手一個多月了!」

「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對你可是一往情深,你知不知道,楊艷死了?」

「楊艷?死了?」

我看着兩人,不敢置信地問道。

「怎麼死的?」

「不該知道的別問!」

老大沒好氣地回給我幾個字。

「好,我不問,但是你們又是什麼人,和這件事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要抓我來這裡?」

「我是楊艷的哥哥,她是楊艷的弟弟,我們家楊艷排老二。」

老大開口道。

「楊傑?楊超?」

聽到他的介紹,我脫口而出問道。

「看來你還知道我倆的名字。」

以前和楊艷談戀愛的時候,知道她有個哥哥叫楊傑,弟弟叫楊超。

「那你們把我帶到這裡來是幾個意思?」

「我妹妹走了,也沒有個人陪伴,她會孤獨,你了解她,她最怕孤獨了,而且她還那麼喜歡你,所以我們請你過來是給你安排一門好事,讓你跟我妹妹成親,給她個名分,好好陪伴她,不要讓她那麼孤單。」

楊傑滿臉笑意,說出來的話卻讓我不寒而慄。

楊艷已經死了,這不就是冥婚?

以前也聽說過有一些偏遠的山村舉行冥婚,可是我當時都沒太在意,卻沒想到這種事情竟然發生在了我的身上。

「我拒絕!」

「由不得你,如果你配合,我們就高高興興地把這件事辦了,但是如果你不配合,就別怪我們讓你吃點苦頭了!」

楊傑上一秒還滿臉笑意,下一秒卻突然變得滿臉兇狠,惡狠狠地盯着我開口。

「老三,把他關進去,送點吃的,還有兩個小時儀式就要開始了,等會過來給他換下衣服。」

然後我就被兩人再次給關進了之前的小黑屋。

要我配合,那是不可能的,但是餓了一天了,是真的餓啊,看到送來的兩個窩頭和半碗鹹菜,我抓起來瘋狂地往嘴裏塞,畢竟,吃飽了才有力氣逃跑不是?

差不多半小時左右,楊超帶來了一套深紅色的喜服,我看都沒看一眼,直接原地躺下休息起來。

……

「咯吱~」

正當我快要睡着的時候,老舊的木門再次被推開。

「衣服怎麼還沒換?」

是楊傑的聲音,我睜開眼看了看,閉上眼繼續睡。

「看來你是不想好好配合了!老三,過來!」

隨着楊傑的大喊,楊超也走了進來。

我沒想到這兩人進來竟然就直接動手,關鍵是這兩人力氣還都這麼大,愣是給我按住不給我反抗的餘地,硬生生地給我換上了那套喜服。

深紅色的喜服,左胸前還有一朵白色的花朵,下面的墜帶上寫着新郎陳牧。

給我強行換完衣服,這倆人竟然直接找來根麻繩將我給捆了起來,這下好了,雙手給綁的結結實實,動不了了。

然後,這兩傢伙又拿出來一頂黑色的高帽子給我戴在了頭上,看上去就像是古代的官帽一樣。

再給我一把方天畫戟,我感覺我這就是妥妥的呂布的聖誕狂歡了。

……

半小時後,我被兩人帶到了另外一個屋內,楊超不知從哪拿過來一根紅帶子,兩人將我身上的麻神解開,將我的雙手用紅帶子綁在了身前,然後將我推進了一個大堂內。

大堂內停放着一張棺材,棺材上用紅綢緞裝飾了一圈,還有一朵用紅綢緞挽出來的大紅花。

大堂內坐着站着的大概有是五六個人,一個個都穿着黑色的衣服,胸前掛着一朵白花,高堂上放着一把椅子,背後的牆上貼着一個大大的囍字,在昏暗的燭火照耀下,顯得很是瘮人。

高堂的椅子上坐着一位看上去大概五十多歲的婦人,臉上帶着絲絲的笑意,但是在其笑容下面能夠看到悲傷的神色。

我被楊傑和楊超兩人推着走到了棺材旁邊,有人遞上來一條紅綢,紅綢中間也是一朵挽出來的大紅花,紅綢的一端被塞進了棺材裏躺着的人手中,另一端直接給楊超綁在了我的雙手上。

我眼睛的餘光瞥向了棺材,想看看棺材裏面躺着的人是不是楊艷。

棺材裏面的人一身紅衣,面部蓋着一塊紅蓋頭,根本看不到面容。

很快儀式開始,我雙眼一閉,直挺挺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一點也沒有配合的意思。

結果就是,我被楊傑和楊超兩個人給強行摁着走完了所有的儀式,無論我怎麼反抗,奈何就是力氣不夠,雙手還被綁着,實在是無力抗爭。

儀式結束之後,我被楊傑兩兄弟帶到了一間布置的挺喜慶的房內。

兩人把門一關,轉過身來看着我的時候,臉色瞬間變了。

「看來還真是給你臉了,剛才拜堂的時候,你什麼意思?」

「啪!」

楊傑說著就是一耳光呼在了我的臉上。

這傢伙本來就力氣大,這一耳光下來,我只感覺眼冒金星,臉上火辣辣的疼。

「今晚你給我老實點,不然有你好受的!」

說完這句話,楊傑兩兄弟就轉身推門離開了。

沒過一會,房門再次被打開,我朝着門口的方向看去,瞬間頭皮發麻。

《噓!身後有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