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玄幻:原來我是絕世高人
玄幻:原來我是絕世高人 連載中

玄幻:原來我是絕世高人

來源:google 作者:李嬸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小陳 李嬸 武俠修真

一代女帝夏竹鳶身負重傷,無意間進入到了一個小山村,她驚奇的發現,這裡竟然住着一位高人隨手給的「創可貼」能讓她血肉再生;隨便兩粒「六味地黃丸」助她接連突破;沒見過的「九度空間」竟是儲水法寶;「防狼噴霧劑」噴一下,干瞎了魔皇;某天,女帝在他那吃了頓火鍋,一不小心成仙了!...展開

《玄幻:原來我是絕世高人》章節試讀:

  「喝點茶吧。」

  把幾人引進院中後,陳玄沏了壺茶。

  「這可不是一般的茶。你們看,這茶葉是我親手炒制的毛尖,每一片茶葉,都只用嫩芽和尖尖。這水用的是這歸祖山的山泉。好茶配好水,八成熱溫,泡出來的茶,茶湯清亮,清甜可口,你們嘗嘗。」

  「小陳的茶,最是好喝了。」

  李嬸毫不客氣端起一碗茶,大口大口喝了起來。

  茶香四溢。

  就連那冒起的白煙,升騰間,彷彿幻化成漫天靈獸在舞動。

  這哪裡是茶啊。

  分明是仙丹靈藥。

  聞着滿院的清香,夏竹鳶和張牧都是不自覺地吞咽口水。

  這茶,可是陳前輩親手炒制的。

  連陳前輩都說了,這不是一般的茶。

  二人當然是視若珍寶。

  「前輩還真是好客,我等前來叨擾,不但不覺得煩,反而拿他親手炒制的茶來招待我們。」

  夏竹鳶和張牧感動。

  然後。

  輕輕地泯了一口。

  轟。

  如飲仙瓊玉露,夏竹鳶和張牧再一次體會到了炸裂的感覺。

  轟隆隆。

  體內靈力奔涌,不受控制。

  「這是前輩再賜我們機緣啊。」

  夏竹鳶感嘆道,「我初次來此,便服用了前輩的靈丹,突破至九品武神,如今再受機緣,此恩情難以言喻。」

  張牧也道:「一口茶湯,比我吃過的最猛的靈丹還要強,看來前輩也有意助我提升修為。夜鶯,你還等什麼,還不快快接受前輩的恩賜。」

  夜鶯卻是搖頭。

  她的使命是保護女帝。

  「我不能喝,萬一這人居心不良,茶水有毒怎麼辦?可是陛下對此人深信不疑,若說這人不良,怕是又遭陛下責怪。」

  當下,夜鶯只能是一笑:「我不渴,你們喝吧。」

  「真不喝?」

  「不喝。」

  「那我不客氣了呵。」

  張牧見夜鶯不動,把夜鶯那碗也喝了。

  陳玄見狀,搖了搖頭:「哎,這人果然是精神失常,心智不成熟,一碗茶水,都要跟別人搶……不過倒也不必跟一傻子計較。」

  見陳玄搖頭,夏竹鳶又瞪了張牧一眼:「還記得前輩說過什麼嗎?」

  張牧頓時後悔不已。

  前輩不是說過的嗎,不可多食。

  結果自己吃含靈草的時候,多食了不說,眼下喝這靈茶又貪杯了。

  而且看前輩搖頭嘆息的樣子。

  果然是對自己失望透頂了嗎?

  哎。

  張牧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太沒出息了。

  不過沒出息就沒出息了,誰讓這茶水效果太神奇,隨便一杯,都比得上他修鍊個三五個月了。

  茶水喝完,心系武朝安危的夏竹鳶開口了,「前輩知道我等來此用意?」

  「你們有求而來,我自然知道。」

  陳玄成竹在胸。

  但看夏竹鳶扭扭捏捏的樣子,想來女子對於來例假這種事,是羞於啟齒。

  人女孩子不說,他也不便明說。

  「果然,前輩知道我是有求而來。」

  夏竹鳶眨着大眼睛,她雖是高高在上女帝,可在陳玄面前,卻有一種被看光了的感覺。

  面對陳玄,她感覺壓力很大。

  說話都小心翼翼的,咬着紅唇試探性地問:「那前輩可願幫助我?」

  陳玄看着她。

  面色微白,說明血氣不足,說話時咬着唇,說明疼。

  宮寒所致的陣痛。

  陳玄下了定論。

  「嗯,這種事,流血和疼痛是避免不了的,但血流太多,畢竟不好。如果你信我,我倒是願意幫你。」

  陳玄緩緩地說著。

  也不好意思說的太直白。

  畢竟人家還是黃花大閨女。

  然而,夏竹鳶和張牧卻是對視一眼,露出興奮之色。

  「前輩果然知道天魔宗會攻打過來,還知道這場仗,是避免不了流血的,還知道天下子民流血,身為女帝的陛下必會心疼。」

  張牧佩服的五體投地,看向女帝道:「陛下,保不齊,這位前輩,人雖在深山,但已經替我們布局好了,有前輩相助,這次天魔宗妖人必不能得逞。」

  「嗯嗯。」

  夏竹鳶也難得的心情好了一些,轉向陳玄,感激道:「但請前輩賜教,我等洗耳恭聽。」

  「不必客氣。」

  陳玄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紅糖和九度空間夜用片,遞到了夏竹鳶手裡,「這紅糖水,你每日沖服,可固血養元,另外這……咳咳,你應該會用了。」

  「好了,時候不早了,你們且回去吧。」

  傻子的病。

  陳玄不打算治。

  因為,他把握不準,而且人家也沒開口。

  ???

  夏竹鳶接過紅糖,還有比上次給的天使之翼更大號的天使之翼plus。

  有些懵圈。

  這就下逐客令了?

  前輩不是說要幫我們的嗎?

  張牧卻是看着夏竹鳶手裡的東西,緊張地傳音道:「陛下,這兩件事物你可要收好,說不定會在我們與天魔宗之戰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小姐,我們走吧。」

  夜鶯白了陳玄一眼,感覺對方就是個神棍!!

  陳玄聽到夜鶯稱呼夏竹鳶「小姐」。

  重新定義了三人的身份。

  一個富家大小姐。

  一個傻子。

  一個傲嬌小婢女。

  話說,一個小婢女,如此傲嬌,真的好嗎?

  還敢白自己一眼?

  分明是對自己醫術的不信任。

  有些生氣,陳玄淡淡道:「幾位若是不信我,以後都不必來了。」

  「信,信,信,我們信。」張牧緊張的不得了,拉着夏竹鳶往外走。

  陳玄自知語氣重了些。

  看着夏竹鳶臉色更加蒼白的樣子,終究有些於心不忍。

  一個身子柔弱的大小姐,要照顧一個傻子,還跟着一個傲嬌的小婢女。

  關鍵是歸祖山山路兇險。

  她也挺不容易的。

  「哎,也罷。」

  陳玄終究是心軟。

  從系統倉庫里取出一瓶『防狼噴霧劑』,遞了過去。

  說道:「此行兇險,你一女子,終究柔弱,若是遇到危險,可用此物噴對方眼睛。」

  「前輩這是知道我此行兇險,又特意賜了我一件法寶!!」

  夏竹鳶紅唇微張,對陳玄的感激和敬仰已經無以言表。

  同時心中暗自責怪自己。

  自己剛才居然還質疑陳前輩。

  真是太不應該了。

  夏竹鳶問:「前輩,待我麻煩解除,可以再來看你嗎?」

  「當然。」陳玄微微一笑,「麻煩只是暫時的,七日後你必一身輕鬆。」

  「七日!」

  夏竹鳶和張牧都記下了這個數字。

《玄幻:原來我是絕世高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