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修仙至尊在花都
修仙至尊在花都 連載中

修仙至尊在花都

來源:google 作者:瞳月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流殤 瞳月白 都市小說

修真兩大仙火至尊重生現代都市,他淪為豪門棄子她出身尊貴,權傾當世,有風華絕代之姿,被比作天仙姐姐,卻因嚴重的清冷厭男癖,被父親的遺囑逼迫公開海選最強女婿,談婚論嫁我若盛開,能否換你一世傾心展開

《修仙至尊在花都》章節試讀:

天才局聽起來很吸引人,實際上,挑戰的內容異常苛刻。據說比勝任家主之位的難度還要高,古時候都很少有人發起,進入現代社會後,葉家已經幾十年沒有人敢這麼做了。

畢竟,像葉家這樣的豪門望族,只要是嫡系,哪怕沒本事,每月也能領取一兩萬塊的供養,衣食無憂,過的比大都市裡的白領還要滋潤。

倘若被掃出家門,就跟社會底層的那些平民沒區別了。如果沒有一技之長,將來淪落到市區步行街當「跪族」要飯都極有可能。

「這傢伙瘋了嗎」

院子里,葉哲心驚肉跳,換做是他,肯定沒勇氣開那什麼天才局。

都是豪門私生子,好不容易才回到葉家,那樣做太愚蠢

「不行」面對葉流殤提出的驚人要求,家主葉歸海下意識的便回絕。

眾多族老亦是搖頭,眼中流露出怒意和輕蔑。

天才局確實是祖先遺留下來的古**俗,但歷來不被重視。

在座的上位者,都屬於根正苗紅的嫡系,出生便是富貴,打心眼裡反感這種專為邊緣族人立下的特例。

更何況葉流殤現在想用天才局贏取的並非家族地位,而是家族至寶。單單這個出發點,就讓在場的家族大人物怒火中燒。

須知,命元魄絕非凡物,那東西可以讓人延年益壽,歷來是家族主要成員晚年的「保命符」,葉家的家主、族老之所以每一代都能普遍活到近百歲,秘密就在於此。

這等寶貝,顯然不是普通家族中人能夠享用的,哪怕葉明在世都未必能分到,更不要說葉明從外面帶回來的野女人和小崽子。當初葉流殤母親被診斷出絕症的時候,便有人申請用命元魄為其續命,但未經決議就被否定了,在多數人眼裡,那實屬浪費

「據我所知,葉家的先輩早已將這條祖訓託付給了nr公證組織監督,歷代都具有法律效力,如果你們阻撓,我會找nr公證聯盟強制執行。」葉流殤冷然一笑,態度強硬的令所有長輩吃驚。

「你」家主葉歸海等人面龐頓時有些僵硬。

確實,天才局是否開啟,並不在他們這些家族高層的權利範圍內。

很久以前,這件事就交給了第三方負責。時下這項權利由nr公證聯盟代管,後者也是目前執行唐老先生遺囑的核心,從那場盛大的最強女婿海選盛會就可以看出,nr聯盟在執行委託人意志的時候,非常強硬,絕對會一板一眼的來。

「你知道天才局如今的內容么」葉歸海深吸一口氣,威嚴怒道。

天才局的具體內容,每個時代都有所不同,以某個難度為基準,歷代都在修正,如今亦是已經與時俱進。

「我不關心那些。」葉流殤冷淡道。

「狂妄」一位族老眼裡滿是不屑,「這條祖訓已經在七年前做了最新的修改,目前的要求是在沒有家族任何幫助的前提下,一年內成立一家上市公司,並且市值達5億以上,否則就算失敗,將從族譜上除名。」

縱然是葉流殤,聞言也是微微一凜,好變態的對賭

這個世界的人與三千世界不同,追逐的不是修鍊求道,而是金錢和物慾,所謂的天才,自然是以爭奪名利的本事而論。

白手起家,在一年內成立一家市值5億以上的上市公司,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但葉流殤的態度依舊不改,甚至都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多說無益,簽協議吧,我最終想要的只是命元魄。」

前世自己在三千世界雖未開闢神國,卻也最終成為了十方天國的信仰祭靈,庇佑億萬子民,俯視芸芸眾生,再一世從陌生的世界重生,面對截然不同的追求和環境,昔日的流殤焰依舊不會服輸

一紙協議簽下,全程拍成錄影,雙方各執一份。

從即刻起,葉流殤為了拿到命元魄,等於是觸及了葉家上下的逆鱗。

「葉流殤一意孤行開啟天才局,即刻搬出楓葉山莊,爾等不得再與之來往,違者逐出家門」家主葉歸海召集庄內所有人宣布,要求葉流殤母子立刻捲鋪蓋走人。

另外,為葉流殤母親柳妍提供的醫療資助,也將就此停止。

大部分人看向葉流殤的眼色,都是瞬間轉冷,不再將其視為葉家子弟。

母親柳妍聞訊趕來,臉色發白,得知兒子的意圖後,悲喜交加。

這孩子鬧到這裡,原來都是為了她,先前自己受的委屈,卻一聲不吭。

葉流殤看了眼天色,暗自惱火,楓葉山莊離市區很遠,坐車都要兩三個小時。

以往母親生怕家裡人說閑話,都沒拿家族供養的錢,現在離發放月供還有三天,看樣子,自己這位大伯並沒打算提前發月供,也不想提供路費,更不可能派車送他們母子離開。

如果就這樣離開楓葉山莊,估計要抹黑走上百里山路,自己無妨,母親病情嚴重卻經不起這折騰。

「殤兒我們走吧,媽手裡還有一兩件你外婆留下的銀飾,可以先給客車司機抵押幾天,或者路上找個人便宜賣了。」柳妍心疼自己的兒子,知道他在擔心什麼。

「不用,我有辦法。」葉流殤搖了搖頭,瞥了眼三祖叔懷中的那隻喵星人,深邃的眸子像是透視了什麼,突然玩味笑了起來,「二祖叔最近在苦苦尋覓一樣珍貴的東西,我知道它在那裡。」

「什麼你你你知道我的琥珀扳指在哪」未等眾人反應過來,人群中一名花甲老者便激動的發抖。

家主葉歸海等人亦是動容,二祖叔不久前確實丟失了一件心愛的玩物,當時可把老爺子急壞了,動員家族上下四處搜索,鬧得整個山莊雞犬不寧,就差沒把院子給拆了,可最終也沒能尋到。

「你快說啊,我的寶貝在哪」眼看葉流殤不應聲,二祖叔急沖沖的跑了過來。就在片刻前,這老傢伙還當眾叫囂葉流殤強行開啟天才局是自取其辱,現在卻反過來有求於他。

「給我一輛車。」葉流殤淡淡的提條件。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嘴角抽了抽,這小子藉機抬杠。

「小子,你不會是故意將老夫的寶貝私竊了吧,如今卻想賊裝好人」二祖叔老眼眯起,冷怒喝斥道。

「二祖叔老年痴呆了嗎那琥珀扳指若在我手上,起碼得向你們拿個兩三百萬吧」葉流殤嘲弄冷笑。

「這」二祖叔老臉漲紅,一陣語塞。

那件寶貝可是皇家古玩,市場價值保守估計也在500萬朝上,東西若是落到了這小子手裡,以這對母子現在的處境,豈有交出來的道理

「好了,告訴二祖叔琥珀扳指的去向,給你們一輛c4世嘉開走。」葉歸海發話了,黑着臉替二祖叔答應了要求。

在場的年輕人臉色古怪,家主幾分鐘前才聲色俱厲的宣布要中斷這對母子的一切財源支持,這麼快便食言了。

c4世嘉十多萬一輛,對葉家只是九牛一毛,可對於身無分文的葉流殤母子兩,卻是不小的財富。

山莊門口。

葉流殤將母親柳妍送上了后座,鑽進駕駛座,踩下油門後伸出頭一笑:「那枚琥珀扳指,就在三祖叔的愛寵腹中,而且肯定是拉不出來了,那隻貓要殺要宰,你們自己慢慢折騰吧。」

懷抱波斯貓的三祖叔聞言,險些眼一黑暈過去。

目送着那輛車緩緩駛上公路,消失在視野中,葉歸海及眾人怒容滿面。不知為何,那小崽子方才即將離開的時候,眉宇間竟然有一抹困獸脫籠般的鋒芒,那種隱隱的銳氣,莫名的讓人感覺有一絲不舒服。

「此時讓他開天才局,似乎有些不明智啊,唐大小姐選婿第一階段的考驗,便是比拼生財之道,葉流殤若以贏得天才局為目標在外面闖出名堂來,恐怕會被nr聯盟特別關注,如若風頭蓋過了我們葉家的子弟,甚至可能會扼殺掉其他小輩的機會。」一名族老忽然想到什麼,上前來憂心忡忡的嘆息。

葉歸海等人皆是一凜,微微吸了口冷氣。

眼下這個棄卒不值一提,怕就怕到了外頭像野草瘋長,威脅到其他葉家小輩的千載良緣。

車在山路間疾馳。

柳妍坐在後面,眼淚婆娑,哽咽道:「殤兒,都怪我不中用,這些年讓你在這葉家受盡了白眼和委屈」

「母母親你且將手給我。」葉流殤踩下剎車,略顯生澀的喊了一聲,爬到後面捉起那隻清瘦的手腕,看上去是要替母親把脈。

柳妍微微愕然,旋即近距離逼視這張「過於平靜」的面龐,恍惚發現葉流殤的眉宇間竟有幾分微冷,頓時眸子幽幽一暗。

這孩子剛生下來的時候,口中伊伊呀呀的喊着「流殤」、「流殤」,所以後來才給他取了這個名字。

以前還算聽話乖巧,招人憐愛,進這葉家大宅後,受了不少欺凌,倒也未曾自暴自棄,總是堅韌的強忍着。

可最近幾天卻很奇怪,整天魂不守舍一個人靜坐着發獃,以往相依為命的孤兒寡母,近來一天天卻讓自己感覺都有點生疏了,有時候還會流露出奇怪嚇人的陰冷,像是着了魔一樣。

那種突如其來的陌生感,起初就讓她有些惶恐,如今更是不知所措了。

這孩子一定開始恨這個家族了,恨他那已過世未盡到責任的父親,想來也恨她這位懦弱無能的娘親。

自己身上的病是治不好了,在離世前夕,家族又讓孩子受了這麼大的委屈,除了等死,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咳咳」一想到這些,柳妍便氣息難受的咳了起來,眼睛紅腫,淚水默默流淌,黯然神傷着,滿心的苦楚無處訴說。

葉流殤恍然也是意識到自己身上的「冷」,讓再世為人的慈母很絕望、很無助,微微抬起頭,暗淡湛藍的眸子中流露出幾許愧疚,但更多的卻是茫然。

就像那聲「母親」叫的很生疏一樣,前塵記憶醒來後,這段「短暫」的母子親情,不由自主的在褪去溫度,想要抓住什麼,冥冥中卻又抵擋不了本性的回歸。

畢竟,再世為人只是匆匆十九年,而上一世的烈焰生命,從混沌中誕生靈智伊始,到被永恆仙火暗害隕落,卻是漫長的數十萬年亘古天地悠悠。

凡人的情,凡人的孝,縱有天靈開竅,葉流殤的靈魂作為一團火,卻也難免先天遲鈍,此時耳清目明不再渾噩,葉流殤強迫自己儘快適應這一切,但需要一點點時間。

畢竟,他前一世是三千世界傳說中的孤冷之火流殤焰,與月影焰一道,被尊為世間最清冷、最令人感傷的火,得道後,每逢月圓之夜,便會雙雙輝映出天地異象,月影滿,暗流殤,雖是火,卻流淌着凡人眼裡凄凄的冷輝,仰望夜空者,無不潸然淚下,悲戚神傷。

其實那一切皆是凡人眼裡的「內心幻相」,悲的是凡人之情,傷的也是世俗之心,兩簇火本尊有心,卻無情,又怎會喜怒哀愁

如果不是這身血肉之軀,前塵記憶醒來後,葉流觴或許會成為這世上最冷漠的逆子,撇下再世生母漠然離去。

好在,如今他的原始火種已碎裂,已經不再像當初那樣純凈如一曲冷殤,而且也虛弱到了極點,與這幅血肉之軀難分難捨。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輝」葉流殤暗自一聲沉吟,「三千世界孕育我,冥冥中的至高意志卻終棄了我,不得善果,眼前之人再世恩澤於我,聲聲淚下卻依舊如初的眷顧,不離不棄,我自當此生不負她。」

暗忖中,葉流殤眸光不禁柔和了幾分,神識透過指尖查明了情況,連忙集中精神,一縷真氣灌入了那冰涼的脈搏中。

「這」柳妍只覺手腕一暖,旋即全身皆是如沐暖風,病灶處的痛楚竟然舒緩了不少。

但更讓她驚喜的是兒子的那種眼神變化,剛才還冷冰冰的像座雕像,突然又像個懵懂的孩子,在自己手腕處按摩揉捏,簡直讓人忍不住想要抱抱他。

「從今往後,凡事都讓孩兒來辦,娘親盡可安心養病,有我在,娘親會沒事的。」沒等她開口,葉流觴便一本正經的講道。

「咯咯傻小子,你以前都叫媽的,怎麼突然改口了,而且還學古人一樣的口吻說話。」柳妍臉上淚痕未乾,「撲哧」一聲破涕為笑,儘管意識有些反應不及,卻說不出的心暖。

「呵呵。」葉流殤笑了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剛才那是」柳妍也是聰明之人,見兒子此刻手上的動作,突然想到了什麼。

「我最近學了一點拿捏手法,可為娘親減輕幾分病痛。」葉流殤想了個說辭。

「殤兒你」柳妍猛地捂住臉,淚如雨下,泣不成聲,近來心中積澱的酸楚,都在這一霎融化開來,內心的喜悅和幸福難以自持。

好半響,她才鎮定下來,眼看這孩子安靜的望着,未曾取笑嫌棄自己,頓時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殤兒今年已經十八,她這樣整天在兒子面前哭哭啼啼很不像話,趕緊擦了擦臉,低聲問道:「殤兒,先前那件事」

「那不算什麼,儘早治好娘親才是當務之急。」葉流殤不假思索的說,這是真心話,或者說,這都算矯情了。

前塵記憶醒來後,那所謂的「第一財團駙馬爺」,對他已經失去了意義,對於近來葉家上下某些人的舉動,葉流殤除了一絲憤怒,更多的是不屑和輕蔑。

那種名額,葉流殤完全不在乎,如果再回到本尊流殤焰的巔峰時期,漫說區區這種世俗權勢,縱然是這個名叫「地球」的小世界,彈指間也盡可抹去,這片小世界的疆域,還不及永恆仙火座下神國疆域的百分之一,當年自己和月影焰隕落的時候,永恆神國至少有四分之一的疆土化作了冷焰火海

眼看兒子真的很豁達,柳妍心中的悲憤痛苦,也是舒坦了不少,臉色都比此前好了許多。

但唯有葉流觴心裏清楚,那一縷真氣還遠遠不夠。

母親早年雖然被接回了這楓葉山莊,卻因為不是明媒正娶,在家族裡一直受人冷眼嫌棄,後來身患重病,除了基本的醫療,也無人過多關切,加之自身抑鬱成疾,現在已是病入膏肓,就算送到國外最好的醫院治療,也是來不及了。

「這個世界的靈氣好乾枯,以我現在的實力,無法運功為母親將病痛掃除。」葉流殤心中惆悵,真的接受了這身血肉之軀賦予的情感,不免也會像人一樣愁悶。

這裡的天地靈氣異常稀薄,習慣了以天地元靈溫養根基,前塵記憶剛蘇醒的時候,險些「呼吸」困難,而今的他,也不再是曾經睥睨三千世界的流殤焰了,就連想要為一個凡人治病,都變得異常艱難。

這種弱小的滋味讓人很不舒服,卻是現實。

先前查探過,娘親身患的是地球人口中的「癌症」,已經到了晚期。

在這個世界,那是絕症

「以我現在的力量,倘若源源不斷為娘親注入真氣,應該還能續命一兩年,但這只是權宜之計。」前塵記憶醒來後,葉流殤絞盡了腦汁。

恰好在那時,他感應到了楓葉山莊內有一件瑰寶。

是命元魄

葉流殤為此驚喜萬分。

「葉家竟然有此等寶貝,若能得到,我可以煉製生命之水為娘親把那絕症治好」當時他第一個念頭便想到了命元魄的絕佳用法。

只是

「以我母子兩如今在葉家的地位,前去索取,那些人定然不會答應。」葉流殤隨後又認清了現實。

縱然在三千世界的初等界域,命元魄也是價值不菲的寶貝,在這葉家手中,恐怕更是家族至寶。

自己連那種名額都被人隨意取代,想要求取家族至寶,更是難上加難了。

所以

他毅然決然逼着葉家高層,開了這天才局

《修仙至尊在花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