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連載中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來源:google 作者:冰冰冰冰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陳少商 霍不疑

星漢燦爛同人文,妥妥地站cp小說少商琴弦纏繞在手腕上的那刻起,世界早已不是原來的世界,身負血海深仇,在最好的年紀遇到最美好的女娘,陳少商望着眼前鮮衣怒的少年誰說情深緣淺?我就要情深緣更深!展開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章節試讀:

自己這是真要讀,還要讓蕭元漪和程始覺得自己不是在說大話,是腳踏實地地在努力讀!

眾人用過餐之後,程始望了自家美貌地夫人一眼。

思來想去,只是將舅公倒賣軍械的事情與蕭元漪商量。

蕭元漪:「這賈家舅公這次的行事,無疑是將整個賈家推入深淵,最大的問題就是君姑,夫君一定要好好勸說才是!」

程始:「哎!這是難啊!難啊!」

兩人都知道自家大母並非省油的燈,既喜愛錢財,還特別的護短,有時候為了眼前的小利,至大義而不顧,經常拎不清情況……

兩人一時思緒萬千,屋子裡靜悄悄地……

待他安頓好夫人之後,程始才趕忙抬腳去自己女兒的閨房,千叮嚀萬囑咐,蓮房怎麼用這個葯。

阿奴和蓮房仔細地聽着,用心記着,立刻就着手給程少商開始「治療」。

另一邊程始前腳才出門,後腳蕭元漪面前就蹲着幾位婦孺,

這些婦孺侍女,陸陸續續地將程始和凌不疑的交談內容,全部告知蕭元漪。

蕭元漪再將阿奴和蓮房叫來,細細地詢問這一路上的事情。

兩人只能將那藥物交出給蕭元漪查看,此時程少商已經吃了凌不疑地葯,已經沉沉地睡過去了。

蕭元漪心神一急,一挑眉,抬腳朝着女兒的房間走去。

月光漫散於窗前,猶如銀色流光溢滿於整個地面,淅淅瀝瀝地斑斕處閃出一個矯捷地身影。

男子一身黑衣,抖了抖身上那不存在的寒意,生怕驚動了床上的嬌美人兒。

他輕手輕腳地挪步到程少商的床前,左看右看都沒找到自己的藥瓶,難道說那葯就被她吃完了?

凌不疑懊惱地從自己胸口掏出一瓶葯,伸手放在她枕頭旁邊,這才伸手過去,程少商就睜開雙眼,人類在黑暗當中瞬間睜眼,是什麼都看不清楚的。

她只感覺到應該是誰的手,立刻張口咬了上去。

「嘶……」

還沒等她大叫,凌不疑就捂着她的嘴巴,在她耳邊說道:

「程四娘子是我!凌不疑……」

程少商這才仔細藉著月光看向來人,此人眼角含笑,清風俊朗,劍眉星目,正捏着自己的手傻笑呢!

剎那間,凌不疑的這一操作,讓程少商覺得很迷糊。

這人那麼晚出現在在這裡,是作甚?難不成就是來傻笑的?

「嫋嫋?」

天要亡我!這是母上大人的聲音啊!

兩人抬頭一看,嫋嫋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

她先撩開自己的被子看了看

「不行!」

此時正值春日,蓋的都是比較薄的薄被,這要蓋兩個人不是掩耳盜鈴嗎?

程少商指着床下輕聲說道:

「你躲……床下!」

凌不疑見她這可愛的模樣,一時沒忍住,上手摸了摸她嫩白地小臉。

「你……」

她此刻急地小臉通紅,皎然如月,一舉一動,都淺淺露出少女地純潔美好。

她扒拉着他那冰冷的手,指着自己床底低聲說道:

「你快躲起來啊!」

她用最低的聲調,說著最緊迫的事情。

凌不疑還是不為所動……

下一秒,大門就被打開了,蕭元漪望着躺在床上的嫋嫋,

她用手探了探她的額頭,

見她氣息平穩,小臉粉撲撲的,再探了探到她的脖頸,體溫也是溫溫的,不似之前那般燙手。

總算是鬆了口氣……

此刻再去怪罪程始已經晚了,只能默默收起這葯打算第二天去調查,回房躺在在床上還是將此事與程始商量。

蕭元漪望着床上「乖乖」熟睡的嫋嫋,常年征戰的經歷,此刻讓她嗅出一絲絲不同尋常的氣氛。

床上的程少商也感覺到自己的阿母,查看完畢還不走,難道她看出什麼端倪?

她此時,已經緊張地緊緊握着拳頭……

蕭元漪撩開了自家姑娘的床底,床上的程少商緊張的要哭了,

她已經在想像,蕭元漪找到凌不疑,然後大晚上的,程家就熱鬧非凡了……

一家子從老到小,都得指着自己鼻子罵,那些詞語她都能想像的出來。

蕭元漪再抬頭,將整個天花板仔仔細細地查看許久。

程少商:「……」

她等了許久,想了許久,最後什麼都沒有發生!

蕭元漪:「你們今晚仔細在門外候着,每隔幾個時辰就去查看一下嫋嫋的情況!倘若有任何異常,立馬稟告於我!」

「是!」

程始:「我也覺得奇怪,可是當時嫋嫋病的很重,那凌不疑雖說是刀口上舔血之徒,可是找不出加害嫋嫋的原因啊!

況且他言辭懇切,不似那奸詐之徒……」

蕭元漪:「我也是這樣覺得,嫋嫋只不過是個尋常世家的小女娘,誰會沒事登門親自送葯暗殺於她?」

程始睜大眼睛說道:「那是為什麼?」

蕭元漪也不知道為什麼……

「將軍都不知,我亦不知!」

其實整個程府,大房這裡就是蕭元漪的學識最淵博,

偏偏她每次都稱頌自己的夫君,是以讓程始十分受用!

兩人就這樣獃獃地望着天花板,幾個小時之後,蕭元漪感覺到身邊熟悉的呼聲,自己也閉上了雙眼。

大約過了一盞茶的時間,程少商這才敢從床上起來。

只見從那銀邊綢布的珠簾後,若隱若現一抹熟悉的身影。

「你……你還真能啊!」

那珠簾比較狹窄,凌不疑也不知怎麼能躲在那之後。

要知道當初阿母闖進來的時候,他可是飛到自己房樑上的!

凌不疑驕傲地彈了彈自己肩膀上的那不存在的灰塵。

「蕭夫人乃是女中豪傑,警惕性自然高於尋常女子……」

程少商想着,那只有一個可能了,就是阿母在低頭看床下的時候,他已經躲在珠簾後面了。

程少商在月光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再給他也倒了一杯,遞到他手上說道:

「凌大將軍,不知深夜造訪所謂何事啊?」

「程四娘子當真不是一般人,凌某今日唐突了,只是程四娘子的病情要緊,耽誤不得,這才出此下計!」

程少商抿了一口茶問道:「多謝凌將軍的葯,用過之後確實是好多了,下次可以讓其他人送,凌將軍軍務繁忙……」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