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夏子安慕容桀
夏子安慕容桀 連載中

夏子安慕容桀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六月 其它小說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試讀:

. 吃飽了之後,蘇青忽然道:「對了,我們回京的時候,救了一個胡人,便先安置在王府吧,也好保護你。」 子安道:「不用,我身邊有小刀了,你帶回去吧。」 蘇青道:「我府中已經有足夠的人手,而且,我父親不喜歡胡人。」 子安看向蕭拓,蕭拓擺手,「不必,我祖父也不喜歡胡人。」 子安只得道:「那好,先留着吧,若能幹就留在府中,幹個雜役吧。」 府中其實也不缺人手,主子不多,哪裡需要這麼多人伺候? 蘇青道:「他武功不錯,有用。」 壯壯道:「若是為難,便安置在我公主府吧,橫豎也不怕多養一個人。」 「不行!」蘇青和蕭拓齊聲反對。 子安和壯壯怔了一下,看着兩人,子安狐疑地道:「為什麼不行?」s3(); 蘇青呃了一下,只得誠懇地道:「其實,這個胡人是王爺救的,他交代,讓這個胡人和小刀一起保護王妃。」 「真的?」子安問道。 「當然是真的,這話你到時候可以問王爺。」蘇青說。 「那胡人呢?可帶來了?」子安聽得是老七救的,自然是要收留,怎麼也是他一番心意。 「來了,在外面呢。」蘇青忽地有些凝重,光顧吃,把他給忘記了,「他大概也餓了,再準備點酒菜,菜不需要多,酒要多,這廝好酒。」 子安連忙讓人去準備,蘇青也走出去,叫那胡人進來。 那胡人進來之後,子安等人頓時膛目結舌,這是胡人還是鬍子人啊?這一張臉都是毛,眉毛也老長,一眼看過去,還以為是毛人呢。 這毛長得黑,遮蔽了整張臉,連嘴巴都遮蔽了,瞧不出五官,頭髮是亂糟糟的,一身土布衣裳,一雙棉鞋已經布滿了塵埃,他站在那裡,頓時遮住了燈光。 「他不會說中原話,但是會聽,你們可以跟他說話。」蘇青道。 子安問道:「他叫什麼名字?」 「阿蠢!」蘇青道。 「阿純?單純的純?」 蘇青糾正,「愚蠢的蠢。」 子安看着阿蠢,阿蠢只有眼睛是看得清楚的,那雙眼睛正瞪着蘇青,顯得很是憤怒。 「餓了,他餓了,這胡人是餓不得的。」蘇青連忙解釋,然後吩咐道:「先上酒,有了酒,他就安分了。」 上了酒,便見阿蠢拿着一罈子酒就灌,子安哭笑不得,這是請了一尊酒鬼回家啊? 喝了半罈子酒,便見他眼底果然怒氣消散,子安讓他坐下來吃飯,他也毫不客氣,一盤飯吃了個清光,還吃了四個包子。 刀老大見到這食量,都禁不住吞咽唾沫,忒能吃。 「這是餓了多久啊?」子安道。 蘇青嘆息,「一路趕着回來,壓根沒怎麼停頓,路上吃了點乾糧,喝了點水,熬回來的。」 「這麼著急?」 子安記得是旨意下達之後半個月了,他們要回來是有足夠的時間慢慢走的。 「是啊,三天要回到京城。」 「你們是三天之前才開始出發的?」   ; 蘇青嗯了一聲,「是的,本該半月前就要動身,這不,還得幫襯着做點事,便拖延了,在軍營拖延了,就得在路上搶回時間來。」 子安想想也是,忽然接到旨意要回來,他們肯定不願意,就算要走,也得幫着老七部署好,真是辛苦他們了。 吃完飯,又說了一會兒話,阿蠢坐在廊前,靠在圓柱上睡覺。 過了一會兒,蘇青等人便要走了,都送走之後,回來看到阿蠢還在睡,她便吩咐小蓀,讓她幫阿蠢安置個房間休息。 小蓀上前拍了拍阿蠢的肩膀,「阿蠢,醒醒。」 阿蠢睜開眼睛,看着小蓀,又越過小蓀看子安。 子安道:「你跟小蓀下去,和刀老大一個房間吧。」 阿蠢站起來,點頭,沒說話,便跟着小蓀下去了。 子安回到房中,卸妝,準備沐浴。 下人打了水,小蓀也回來了,笑道:「那位阿蠢可真夠累的,去了刀老大的房間,直接就睡了刀老大的床,刀老大這會兒可氣了。」 子安笑了,「其實王府房間是足夠的,不過到底是陌生人,還是讓小刀盯他幾天。」s3(); 「王爺找的人您也不放心嗎?」小蓀為她找好寢衣,問道。 「多個心眼總歸沒錯。」子安脫了衣裳滑下浴桶,「行了,你不要伺候我了,都去睡覺吧。」 小蓀知道她一向不太愛人伺候在身邊,尤其沐浴睡覺,都是喜歡一個人的。 她把寢衣掛在屏風上,道:「行,那奴婢便回去了。」 子安點點頭,閉上眼睛,享受着難得的放鬆。 浴桶里加了草藥,她這副身體的底子不好,所以,她給自己開了泡浴的方子,在宮裡也好,在王府也好,都得熬藥水沐浴。 霧氣氤氳,藥草的香味鑽入鼻子里,讓人放鬆,子安不願意想如今的亂局,只想好好享受這沐浴的十幾分鐘。 聽得門咿呀一聲響,子安蹙眉,這小蓀,都讓她不要伺候了,還來。 「小蓀,沒事就回去休息吧,我這裡不需要伺候。」 腳步聲反而往屏風後進來了,子安閉上眼睛,算了,不管這丫頭,愛伺候便伺候吧。 但是,閉上眼睛卻聽到腳步聲有些異樣,這不是小蓀的腳步聲。 存在感在頭頂形成,子安猛地睜開眼睛,卻看到胡人阿蠢站在了屏風後。 子安大怒,厲喝道:「誰讓你進來的?滾出去!」 阿蠢盯着她,眼底生出一種渴望,一種近乎飢,渴般的渴望,與此同時,他開始脫衣裳,就當著子安的面,脫掉外裳,再脫掉棉衣,棉衣是穿了兩層,難怪看起來這麼壯實。 子安心頭驚駭,自己在浴桶里什麼都沒穿,自然不能起身與他打一場,刀疤索在外面,她只得用最原始的方式呼救,「來人啊,救命,來人啊!」 阿蠢忽然說話了,他怪笑着,「這一次,你便是喊破喉嚨也無人聽到了。」 子安駭然,他會說中原話?蘇青和蕭拓都被騙了。 他大手一撈,拉住子安的手臂,把子安整個從浴桶里提起來,子安羞怒之下,一拳打過去,被他握住了手腕,子安絲毫動彈不得,只覺得他的五指像鐵鉗一般,緊緊地攥住,她一絲力氣都使不上。 「放開我!」子安使勁往屏風邊上拖,拽下來一件衣裳裹住身體。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