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小說姜晚惜顧景深
小說姜晚惜顧景深 連載中

小說姜晚惜顧景深

來源:外網 作者:姜晚惜顧景深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姜晚惜顧景深 玄幻魔法

「她還算出了表哥的事情,我問她有沒有辦法解決表哥的劫難,她說要看到人才知道。」凌弋內心盼望,盼望着薄美玲能讓顧景深去看看錶哥。薄美玲沉默了幾十秒,才謹慎的說道,「這事我做不了主,得去問問你外公,封家掌舵人遭難這事,我們隱瞞了三年,絕不能輕易讓外人知道……」...展開

《小說姜晚惜顧景深》章節試讀:

主角是姜晚惜顧景深的小說《小說姜晚惜顧景深》,由作者姜晚惜所寫,該書內容精彩豐富情節新穎:「她還算出了表哥的事情,我問她有沒有辦法解決表哥的劫難,她說要看到人才知道。」凌弋內心盼望,盼望着薄美玲能讓顧景深去看看錶哥。薄美玲沉默了幾十秒,才謹慎的說道,「這事我做不了主,得去問問你外公,封家掌舵人遭難這事,我們隱瞞了三年,絕不能輕易讓外人知道……」... 顧景深被逗得一笑,這一笑,馬上又引起了一片吸氣聲。 「馬上上課了,你們不看書都在看什麼?」輔導員無奈。 眾人齊聲答,「看美人!」 輔導員無語凝噎,見上課老師還沒來,便打算介紹一下顧景深,「上課之前給大家介紹一個報道比較遲的新生――顧景深。」 顧景深微微點頭,禮貌微笑示好,卻在抬頭的那一瞬間身軀猛地一僵!目光快速的掃視了一眼坐在第二排的某個男生,又不着痕迹的收回。 輔導員讓顧景深自己找座位,便走掉了。 輔導員一走,教室再次陷入沸騰之中,都在爭先恐後着讓顧景深坐自己旁邊的座位。 「蘇美人,坐這!坐這!」 「趕緊上論壇發帖,咱們金融系就此發達!校花要換人了!」 而顧景深,目光堅定,直接走向了第二排的某個位置。 「同學,這裡有人嗎?」 她剛才注意到,這個男生不同尋常…… 他身上竟然有幾縷發黑的紫氣。 從古至今,紫氣都是祥瑞的象徵,與真龍之氣相伴相隨。 但,這男生的紫氣又不同尋常,不是他自己身上的,而是他從其他人身上沾染而來的,再看這紫氣又不純粹,那身帶紫氣的人如今處境必定艱難。 顧景深思量片刻,又打量了一下那個男同學,直接問,「你家裡可是有人重病或遇難?」 凌弋:??? 凌弋表面淡定,內心卻早已掀起驚濤駭浪,這個女生是怎麼知道他家裡有人重病的? 神棍嗎? 還是想騙錢? 凌弋沒有作答,悄悄的往裡邊挪了挪。 顧景深見他不搭理自己,只道凌弋是不相信自己說的,便又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你生在富貴人家,父母恩愛,嗯?你還有個姐姐。」 「我沒有姐姐。」凌弋搭話了,因為他實在停不下去顧景深的亂言亂語了,他是家中獨子,除非他父親在外有私生女,但是以他父親對母親的忠誠度,這事會發生的概率幾乎為0。 「你自小體弱,三歲摔斷腿,六歲落過水,九歲出車禍,命中劫難無數,應該活不到現在才是……」 顧景深還在說,凌弋的表情也是變了又變,除了他沒有姐姐,其它的竟然都被顧景深說對了! 「那你倒是說說,我怎麼就活到了現在?」凌弋盛氣凌人。 顧景深不置可否,「你九歲發生車禍後,便搬家了,應該是身側有貴人,你們長期相處,他在無形之中化了你的劫數。」 顧景深適時的止住話題,因為她看到凌弋的臉色明顯的不好看。 只是她不知道,凌弋馬上拿出了手機,給母親薄美玲發去消息,「媽,我還有個姐姐?「 薄美玲久久沒有回話,只是對話框上久久顯示着那句――對方正在輸入中。 良久,薄美玲回了消息――你怎麼知道的? 凌弋凌亂了,悄悄的偏頭看了一眼顧景深。 又過了十分鐘,凌弋坐立不安了,默默的打開了二維碼遞給顧景深,「加個好友慢慢聊?」 顧景深笑了,她從沒算錯過!若不是這小子身上有紫氣,她才懶得搭理他。 「你是神婆?」通過好友申請後,凌弋發過來的第一句話。 顧景深嘴角微微上揚,止住笑意後,無奈的發過去一個「嗯」字。 「你能算算我家裡什麼人重病了嗎?」凌弋持續試探中。 顧景深知道他還是半信半疑,便也不再遮掩,「五服之內,表親或堂親,從你的面相看,應是男性表親,表哥還是表弟?」 「表哥。」 凌弋服氣了。 他表哥遇難這件事情,整個帝都,除了封家幾個嫡系親屬,無人知。 想到表格,凌弋整個人也落寞了下來,但一想到顧景深能算出來,那或許…… 「既然你能算出來,那你知道怎麼解決嗎?我表哥卻是遭了難,在床上躺了三年了……」 顧景深思慮片刻,「需要見到人。」 凌弋沒有再回信,等他退出和顧景深的對話框,便看到母親薄美玲發了十幾條消息過來,言辭之激動,就想知道凌弋是怎麼知道自己還有個姐姐的! 下課後,凌弋馬上給母親打了電話過去,把剛才和顧景深發生的事情全部講給了薄美玲聽。 薄美玲驚呆了,「你有個早夭的姐姐這事,只有我和你爸爸知道,連你外公都不知道,這神婆……啊不,這大師,還真有點本事。」 「她還算出了表哥的事情,我問她有沒有辦法解決表哥的劫難,她說要看到人才知道。」凌弋內心盼望,盼望着薄美玲能讓顧景深去看看錶哥。 薄美玲沉默了幾十秒,才謹慎的說道,「這事我做不了主,得去問問你外公,封家掌舵人遭難這事,我們隱瞞了三年,絕不能輕易讓外人知道……」

《小說姜晚惜顧景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