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蕭遲章謝拂意
蕭遲章謝拂意 連載中

蕭遲章謝拂意

來源:外網 作者:蕭遲章謝拂意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蕭遲章謝拂意 都市言情

明月孤懸。得意樓前結燈挂彩,牌匾下走出來一群搖搖晃晃的膏粱子弟。蕭遲章步履踉蹌,卻在鄭?房抗?詞輩蛔藕奐5贗絲???凡灰暈?猓?笞派嗤返潰骸靶⊥躋??孿閎磧穸幾??負昧耍?趺醇弊拋?」...展開

《蕭遲章謝拂意》章節試讀:

《蕭遲章謝拂意》男女主角是蕭遲章謝拂意,是小說寫手蕭遲章所寫。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文筆極佳,實力推薦,精彩內容:「崔家?」曲昇皺眉,「我記得崔家沒有女兒啊——」他話說一半收住,奇道,「難不成?」荀詡笑容變大:「就是你想的那樣。」沈遐「咦」了一聲,也看過來:「這麼說……竟是真的?我還當是謠傳。」... 「崔家?」曲昇皺眉,「我記得崔家沒有女兒啊——」他話說一半收住,奇道,「難不成?」 荀詡笑容變大:「就是你想的那樣。」 沈遐「咦」了一聲,也看過來:「這麼說……竟是真的?我還當是謠傳。」 荀詡:「沒有準信兒誰敢謠傳?」 戚藍藍也聽明白了,當即在位置上扭起來:「謝家和崔家真要結親?崔家只有兩個兒子,謝家還未出閣的不只有三小姐一人嗎?謝三小姐要許給崔元璟?」 曲昇道:「年前便有兩家結親的傳聞出來,後來沒了下文,沒想到峰迴路轉。」 荀詡嘆口氣:「謝家姐姐這婚事一定,洛都城裡不知有多少人要傷心了。」荀詡是正兒八經的皇親國戚,早早的便承了爵位,他叫謝拂意一聲姐姐那是沾着親的。 戚藍藍懶懶道:「遲早的事。」 謝拂意那就是洛都城裡最金貴的一朵牡丹花,世家裡多少人盯着呢。 蕭遲章默默聽着,那顆紅痣針扎似的刺進他雙目。他想起點鳳台上驚鴻一瞥,謝拂意的容貌在重重雨塵中模糊了,緋紅裙帛在風中起落卻如長煙落日。 隔着細雨,那女子氣度如虹,臉上神色卻辨不清明。 他莫名有些在意,想知道當時謝拂意的神色。 一群人喝得大醉,撤了席又約着去朝雲坊,沈遐不與他們同道,先走一步。剩下幾人搖搖晃晃從隔間里出來,在樓梯口撞上另一波散席的人。 這些人都喝得醉醺醺的,擠在一處誰也不肯讓誰,當中一人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狠狠在戚藍藍肩膀上撞了一下,後者被蕭遲章扶住,那人才眯着朦朧的醉眼打量他們:「這不是小王爺嗎?」 「就是你爺爺,」戚藍藍肩上痛得厲害,酒醒了一半,「我說今兒出門怎麼喜鵲在叫,原來是孫子趕着給我磕頭來了。」 隋忌臉色陰沉,不待他開口,身後便有人按着他肩:「戚世子,慎言。」 「滾,」隋忌卻不領情,「什麼時候輪到你來管我的事了。」 荀詡聽着聲音耳熟,一錯不錯地盯着那人看,又驚又喜:「猶清!你回京了!」 崔之渙溫溫笑着:「小侯爺別來無恙。」他生得溫秀,氣度藹然,人似雪中青竹,風過不摧。 荀詡見了舊友,擠開蕭遲章就要上前敘舊,隋忌心中氣不平,見狀伸出一腳將他絆倒。 「啊——」荀詡聲音斷在一半,面朝下落地,幸虧蕭遲章及時拉住了他。 戚藍藍沒那麼好性,當即一拳揍在隋忌臉上。 人頓時成了一團亂麻。 荀詡也怒了:「隋忌你居然敢打我!」 戚藍藍和隋忌兩人都不會拳腳,四肢纏在一起,拉也拉不開。戚藍藍是在北境跟着一群兵痞子混大的,那群老兵最知道如何下手又毒又准,他勾着隋忌的脖子,拳頭落在他腹部,打完之後還要狠狠擰一把。 荀詡趁着兩人糾纏,專在旁邊下黑手,瞅着機會就踹上一腳。 「別打了!哎喲,誰踩我?」邊上的人急得團團轉,不敢下狠勁。 蕭遲章不擔心他們吃虧,早早退到一旁,樂得看戲。 這場架開始得轟轟烈烈,真打起來卻是小雞互啄,好在廊上沒有桌椅,只有地板被滾得砰砰響。 喧鬧中一柄刀切過欄杆,直直插進隋忌身側,地上糾纏的兩人一時僵住,刀鋒印出眾人雪白臉色。 「沈、沈大人!」隋忌身後有人顫顫巍巍的說。 沈遐去而復返,抽出綉春刀,收刀入鞘,地板上留了一條半掌長的縫隙。 「還打嗎?」他陰冷的問。 沈遐在錦衣衛中也是凶名赫赫,隋忌瞪了他兩眼,從地上爬起來,中途扯着身上的暗傷疼得他面容扭曲,強撐着不肯示弱。 「戚藍藍,你給我等着。」 戚藍藍嘴角青了一塊,昂着頭:「怕你啊。」他嘴唇一開一闔,無聲吐了兩個字出來。 隋忌大怒,又要上前,沈遐直接橫刀隔開兩人。 「思讓。」走廊另一頭又有人來。 來人一身玄青袍子,手裡執着把小竹扇,骨節如玉。 崔元璟看也不看兩邊人的劍拔弩張,對戚藍藍溫聲道:「戚世子,我替思讓賠個不是。」 同蕭遲章這種混日子的不同,他是延熙九年的探花郎,如今已是有儲相之稱的翰林院侍讀學士,此時態度誠懇的道歉,倒像是戚藍藍仗勢欺人。 蕭遲章看夠了戲,說:「他把小王爺打成這樣,一句賠禮道歉便夠了?」 戚藍藍就沒怕過誰,指着自己的臉向崔元璟挑眉:「你是他什麼人啊,他自己沒長嘴嗎?賠禮都要別人代替。」 「戚藍藍你別得寸進尺!」隋忌咬牙切齒。 戚藍藍哼了一聲。 崔元璟定定瞧了他們半響,扇子一闔,忽道:「思讓,過來。」 他和隋忌是表親,為這個自小跟在他身後的弟弟收拾了不知多少爛攤子。隋忌在家中連他爹都敢甩臉色,卻最聽崔元璟的話。 此時乖乖站了過去。 崔元璟握着扇子便往隋忌臉上一抽,他下了力氣,並不是做做樣子而已,後者臉上登時顯出一道紅腫。 末了,他說:「思讓,向戚世子賠禮。」 隋忌不敢去捂臉,也不敢違逆崔元璟,浮皮潦草地向戚藍藍拱手,不情不願道:「戚世子,對不住。」 「如此,戚世子可滿意了?」廊中鴉雀無聲,小竹扇在崔元璟掌心輕敲。 「勉勉強強吧。」戚藍藍撇嘴。 「既然如此,就不打擾諸位了,」崔元璟道,「世子先請。」 沈遐落在最後,牽起一個笑:「還未賀過崔大人文定之喜。」 崔元璟眼神幽深:「沈大人慎言,喜從何來?」 崔謝兩家如今只有口頭約定,崔元璟可不想給人落下口實。 沈遐不言,從懷裡摸了銀錢出來賠欄杆和地板的錢。 等人走了,隋忌委委屈屈的挨過去:「大哥……」 崔元璟皺眉看他臉上的傷,沒說安慰的話:「少去招惹戚藍藍。」 隋忌又恨又氣的應了。涼州哪裡是送質子入京,分明是送了個祖宗來。 崔元璟又問:「戚藍藍旁邊那個就是建安王的公子?」 「是,叫蕭遲章。」 崔元璟若有所思的點頭。 崔之渙自崔元璟來了起就不動聲色地退到角落,他衣袖上沾了木屑,渣子深入紋理,擇不幹凈。 崔元璟領着隋忌走了,從頭到尾沒看過他一眼。 月上中天,燭火照得戚藍藍臉疼,他自坐下來便沒消停過,哭喊連天。 荀詡聽着煩了:「就青了一塊,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斷手斷腳了呢。」 「什麼叫就青了一塊?這是青了好大一塊好嗎?你看看我的臉,換了你試試。」戚藍藍不滿。 荀詡嗤笑:「好像我就沒挨打似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別號嬌嬌。」蕭遲章給戚藍藍剝了顆白雞蛋讓他滾臉,又吹滅了近處的燭火,屋內霎時暗下來。 戚藍藍生下來便忍不得疼,破塊皮也能疼得眼淚汪汪,他被隋陽王養得嬌了,從小他姐就管他叫嬌嬌,蕭遲章知道這茬,便在某次吃酒時當笑話說了。 「欸,都看不清了。」戚藍藍正攬鏡自照,他自恃容貌盛極,素來愛惜得緊,臉上青紫便如白玉微瑕,叫人看着生氣,「真是便宜他了。」 荀詡往嘴裏扔了顆花生:「你就知足吧,這次隋忌可是丟了大臉。」 「那崔元璟當著許多人的面給了隋忌一耳刮,那廝竟然也乖乖受了。」 「這算什麼,隋忌待崔元璟比自己親爹還親,不過崔元璟也沒少給他收拾爛攤子。」 戚藍藍撇嘴:「阿章,你也不說上來幫幫我,讓我被他打成這樣。」 蕭遲章指尖旋着酒杯,聞言一笑:「你還需要我幫?」隋忌身上的暗傷往後三天都別想出門走動。 「就算不需要,哪有弟弟打架哥哥在旁邊看着的道理。」 「也沒有弟弟打架哥哥還幫忙的道理。」蕭遲章喝了杯中酒,「我要真是你哥,就該像崔元璟那樣給你一巴掌了。」 戚藍藍縮了縮腦袋。以前在涼州蕭遲章是沒少幫他打架,可也沒少揍他。 燈搖鈴響,朝雲坊的蝴蝶娘子抱了琵琶進來,蕭遲章不再說話。 * 五更鼓敲過,天蒙蒙亮,下起了鹽粒子似的小雪。 洛都此時最寂寥。 蕭遲章踏着燈火回府,白紙巷裡已經有攤販支起桌椅煮一鍋餛飩,他日常當值都從這過,來不及的時候便在他家吃碗餛飩。 隔着細雪,蕭遲章停下腳步。 桌前坐了人,美人盛在白霧裡,似一尊精雕細琢的玉像,同這破舊小巷格格不入。 謝拂意轉過頭來,烏鬢如墨,眼藏天光,霧氣攀着她的眉眼便散了,越發顯得人清艷。 「蕭大人,吃餛飩嗎?」 蕭遲章踩着濕漉漉的青磚過去:「謝小姐來這裡吃餛飩?」 白紙巷近着東華門,同謝府在兩個方向。這樣的高門貴女寅正出門來這破巷吃餛飩,似乎還只帶了一個婢女,怎麼瞧都不對。 「這家的餛飩味道好。」謝拂意輕聲說,「蕭大人不嘗一嘗嗎?」 「謝小姐吃慣了珍饈美饌,竟也愛這坊間小食。」蕭遲章也不客氣,撩袍坐下。 蕭遲章目光不知怎的往她頸上一瞧,她今日外披了件煙霞錦絲斗篷,領口簇花,將那顆紅痣遮得嚴嚴實實。

《蕭遲章謝拂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