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向陽而生向生而生
向陽而生向生而生 連載中

向陽而生向生而生

來源:google 作者:李琥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帆 方曼

方曼和張帆原本約好去學校取錄取通知書,去往學校的路變得和以前不同,然而一切詭異的變化竟是因為提前觸發時空門,讓方曼和張帆誤入異世界展開

《向陽而生向生而生》章節試讀:

和張帆分開的方曼有些慌神了,開始大聲呼救:「張帆,張帆,你在哪啊?這什麼鬼地方啊,我怎麼跑到這來了。」

張帆一聽是方曼的聲音趕緊問方曼在什麼地方,可是方曼好像聽不見她說話,仍舊自顧自喊叫着。

張帆看這個男人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以為是遇到了拐賣人口的慣犯,她將吧台上的酒杯一把打碎,用玻璃碎渣指着男人的鼻子說:「你再不放了我朋友,你信不信我對你不客氣,我告訴你我可練過格鬥,你不想被卸胳膊卸腿就趕緊給我放人。」

男人看着明顯在逞強的張帆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說:「喲,嚇唬人的本事還挺有一套。別擔心,她不過是誤闖進了另一個世界,所以聽不到你說話,但是因為你處在一個連接兩個世界的媒介中,所以你才能聽到方曼說話。」

張帆進入了高度警惕的狀態說「你跟我玩什麼牛鬼蛇神的,什麼異次元分割線,我根本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聽着,我不管你是什麼原因把我朋友帶走,你都立刻把她放了,我再說最後一次!」

男人嘴角一撇笑着說「我該怎麼告訴你,你們再也回不到那個屬於你們的世界了呢?」

張帆根本聽不懂這個神經兮兮的男人在說什麼,漸漸的男人向張帆走來,一步一步,就在張帆想要用玻璃碎渣刺向男人的時候,被男人一把奪過。張帆見自己沒了防身的武器,便把自己的斜挎包扔向他,轉頭就衝出酒吧,可就在逃出的這一刻張帆看到眼前的景象脫口而出說了句:「我去」

就在幾分鐘前還是白天,幾分鐘後就已經變成了黑夜,這是哪?這哪裡還是學校的必經之路,這分明就是熱鬧的夜市啊,一大幫喝的伶仃大醉的男人,肩摟着肩,踉踉蹌蹌的往街的盡頭走去,還有焰火,圍着的女人們在演奏樂曲,周圍也都是一片叫好聲。好像就這麼突然的在最不合時宜的時候穿越了,張帆只感覺到腦袋昏昏沉沉的,一向理智,有主意的張帆,頓時不知所措,想哭,想叫,想跑,想讓自己趕緊從這個夢裡醒過來。

「走吧,方曼也要到了。」男人站在他身後說。

與此同時方曼處在是一個和張帆完全相反的地方,這裡除了白茫茫的一片其餘什麼都沒有,也不知道哪裡是盡頭,相比張凡所看到的熱鬧繁華,方曼的孤獨空曠更加讓人難以接受。

「你,跟我走」方曼原本蹲在地上扶着肩哭着聽見聲音抬頭看着說話的這個人,趕緊站起身,「太好了,終於能有個活人了,這是哪啊?你知道怎麼出去嗎?」

一凡顯然不想跟眼前這個人多說一句廢話,他轉過身,按下旁邊的開關,這沒有輪廓的空間瞬間就能看到有一個屏障,像波動的的水流。

「你在幹嘛?施法嗎?」方曼一臉不可思議,這裡白茫茫一片明明什麼都看不到,他是怎麼做到打開了一扇門的。

一凡告訴方曼「走過去。」方曼趕緊跟上,不想在這種環境里多待一秒。就在方曼跟着一凡屁股後面的時候,方曼也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了。

「不是吧,我生物鐘出問題了嗎?我被困了這麼久么,都天黑了?」方曼不敢置信的看了下手錶,「誒,這表怎麼不走了,沒電了?」

一凡瞥了眼方曼胳膊上的手錶說:「扔了吧,手錶在這個世界根本不好使。」

方曼不可思議的看着他說:「什麼這個世界?你說啥呢?你說扔就扔,你知道這表對我意義多重要麼,再說了還挺貴的,拿我東西說的勁勁的,你咋不把你表扔了?」

一凡第一次見到話這麼密的人,便說:「我的表能走。」

「那我的表修理一下不也能走嗎?」方曼翻了個白眼說。

一凡不想和眼前這個人廢話,要不是受人所託,他才不會趕來救場。

「走吧,再有不遠就要到了,你的那個朋友應該已經先到了。」

「你是說張帆?她在哪啊?」方曼一聽抓緊小跑跟了上去。

一凡沒有回答她,自顧自的走着。

方曼看男人也不願意理她,也就不再插話,靜謐的月色,微風徐徐的小路把剛才異次元分割線帶給方曼的不適感都一掃而光了,方曼悠哉悠哉的看着路邊的景色,她還沒有意識到,從今天起,那個最熟悉的地方,最舒服的家已經被變成遠方了。

《向陽而生向生而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