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鄉村郵差
鄉村郵差 連載中

鄉村郵差

來源:google 作者:沐秋晴夏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沈文 韓絮

午夜一通好友的電話徹底顛覆了我平靜的生活,陰差陽錯陷進無休無止的殺身大禍中為了活下去,我成了一位行走陰陽的信差如果你遭遇了生死劫難,奇蹟般的活了下來,千萬不要着急慶幸,因為,那可能是某一個愛你的人為你擋下了死劫展開

《鄉村郵差》章節試讀:

「那個...」

女孩兒走到我面前,滿臉緊張地問道:「請問一下,小哥您是郵差嗎?」

我微微點了點頭:「嗯,我是,您有事兒嗎?」

女孩兒聽完了我確定的答覆,眼淚「唰」的就流了下來。

隨後,連忙從兜里掏出一張信封遞給了我,近乎用懇求的語氣說道:「小哥哥,我叫林莉,這封信,請你務必要幫我送出去!拜託了......」

語落。

還不容我反應,林莉便泣不成聲地轉身跑開了。

留下了一臉懵的我,獨自在風中凌亂......

待我緩過神時,林莉早就跑沒影了。

望着手上有些泛黃的信封,我滿臉懵的低喃了一句:「不過是送一封信罷了,至於這樣激動么?莫非...這封信是情書?」

「小沈,你起來了啊?」

疑惑之際,消失的劉尚從不遠處的樹林走了出來。

見我怔怔失神,一臉費解地看着我問:「怎麼了?又看到鬼了啊?」

我斜眼瞪了他一眼:「劉哥,咱別哪壺不開提哪壺行么,這大白天的遇到什麼鬼!」

劉尚聽我這樣一說,頓時哈哈大笑,調侃了我一句:「你小子還真是和我混熟了,說話沒大沒小的!」

「行了,別愣着了,出發吧!」便推着單車,帶着我朝着南溝村方向繼續趕路。

許是昨夜睡足了,今天我的精神狀態可謂是這三天里最好的。

而劉尚的狀態,相比我而言,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小碎步邁的,十分靈活。

按理來說,他守了一晚上夜,絕對不應該是這樣的狀態啊。

這中間,肯定有詐!

於是,我果斷跑到劉尚面前,旁敲側擊地詢問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劉尚一開始咬死都不說,一直以什麼他比我能熬夜,能吃苦的理由搪塞我。

但這種蹩腳的理由,我怎麼能信?

論熬夜,我自認肯定比他有經驗。

他這種狀態要不就是偷偷吃什麼東西提神了,在就是找了什麼地方偷偷咪覺了。

除此之外,絕不會有第三種可能。

於是,我再次開始一系列的語言轟炸,擺出一幅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架勢。

最後,在我一系列的言語轟炸之下,劉尚終於繳械投降,把這樣有精神的理由告訴給了我。

不過,得知真相的我,並沒有感到任何開心。

反之,則是感覺到後背發涼,十分驚恐!

因為劉尚這廝,竟然在昨晚守夜的時候跑到樹林里咪覺去了!

我醒來時,之所以沒有看到他,是因為這廝那時還沒醒。

而這也就意味着,昨晚從我睡着以後,這幾個小時身旁一個人都沒有。

昨天我們是在一處空地紮營的,四周空曠,但畢竟身處野外。

要是有個什麼野獸偷偷摸上來。

其結果,可想而知......

雖說,在劉尚的眼中,這些事兒我早晚都會經歷的。

提前適應,反倒是對我的一種磨鍊。

可我壓根兒就不準備長干這份工作。

硬着頭皮接下這一次的活兒,也純是看在我那同學韓絮的面子。

不想因為這事兒,讓他難做罷了。

許是想到了韓絮,給我害成了這幅慘兮兮的模樣。

在聽完劉尚的話後,我腦中的第一想法就是給這廝打過去一通電話,臭罵一頓!

可掏出手機才發現...

特么的竟然沒有信號!

劉尚見我一幅惱怒的表情,許是有些不好意思,不停地和我道歉;「那個啥,不好意思,沈文,你放心,今晚我鐵定好好守夜!肯定不溜了。」

聞言,我淡淡一笑:「沒事兒劉哥,您想睡就睡,我不生你的氣,我氣的是給我騙過來的那個同學。」

許是此刻我表情實在太過於猙獰,就連那個膽子大的劉尚都嚇了一跳,輕聲說了句:「哦,原來如此。」 便慌慌張張地推着單車跑開了。

之後的一路。

大概是內心的憤恨所致,眼前崎嶇的山路對我而言,好似如履平地。

一個多小時後,我們就趕到了南溝村。

再後來,又用了半天時間先後抵達了三檯子和花嶺村。

下午三點,我已經從花嶺村出來了。

餘下僅剩下最後一站長嶺村!

這個村據劉尚說並不排外,距離花嶺村也沒有多遠,入夜前就能抵達。

於是,在花嶺村離開後,我與劉尚便加快腳步朝着長嶺村挺進。

劉尚許是真的被我嚇到了,今天馬不停蹄的趕路,他一聲沒吭,都沒提出過休息。

直到進到了長嶺村以後,劉尚才齜牙咧嘴地說了句:「小沈,你還真的是干這行的材料,我老劉服了!」

聽劉尚這樣說,我才終於想起...

今天確實有些為難劉尚這位老大哥了。

隨後連忙向他道歉:「對不起啊!劉哥,我就是想着趕緊回去找我那同學算賬,忘了休息這一茬兒了。」

劉尚斜眼看了我一眼,滿臉無語地說了句:「看來這老實人是真不能得罪啊!」便嘆了一口粗氣,帶着我去了他家休息。

長嶺村因為是這條線最偏僻的村落。

相比沿途的其他村,窮的不是一星半點兒。

村裡到現在連電都沒有接上,入夜以後,全村都黑黢黢的。

劉尚的祖宅在村口,所以我們進村以後,並沒有看到其他村民。

而且此行我包里也沒有任何寄往長嶺村的信件,來的目的,不外乎就是看看有沒有村民想要寄件。

劉尚給我帶到他家後,留下一句:「我挺長時間沒回來了,要去親戚家轉轉,你早點休息,順便幫你問下,有沒有人要寄信。」

我沒有多想,點頭回了句:「好!」便脫下了衣服,上了土炕。

這幾天給我折騰個夠嗆,在荒郊野嶺又住了兩晚。

沾上枕頭,就直接睡了過去。

依舊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不出意外,我又做噩夢了。

夢中,我竟不慎跌入了一條河道里。

而劉尚,卻站在岸邊,一張無比扭曲的臉,冷冷的看着我,絲毫沒有任何援助的意思。

更甚是,在我奮力爬上岸邊時,他竟然拿石塊砸我。

嘴上念叨着:「快死吧,快死吧!你死了我就能投胎了......」

《鄉村郵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