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限進化:我能擬態異獸
無限進化:我能擬態異獸 連載中

無限進化:我能擬態異獸

來源:google 作者:貓貓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凌晨 貓貓蟲

【微系統絕世功法爆殺流,26章恢復相貌】迷霧海中,有各種各種各樣的異獸,成群結隊的螞蟻獸、能夠吐絲的蜘蛛獸,據說深處還有如同神明的九翼獸,象徵末日的喪鐘獸而已經穿越七年的張凌晨,只是一個斷手斷腳的老兵但是覺醒系統之後,他發現這殘疾並不是他的劣勢,而是優勢!他能夠通過殘肢擬化異獸!螞蟻獸的超強彈跳、蜘蛛獸的吐絲、雙翼獸的翅膀......絕世功法、超級丹藥、傳說秘籍,張凌晨在一步步變強!他的最終目標:無限進化!展開

《無限進化:我能擬態異獸》章節試讀:

兩天之後。

張凌晨結束修鍊。

此時他體內的星星已經如同黃豆大小,他感覺自己的體力又增加了接近一倍。

按照他現在的速度,擬態出右腿跑完一個半馬拉松估計問題不大。

他看了看時間,此時已經是日上三竿,差不多該準備啟程了。

他背起自己的背包,走到將軍的營帳前。

此時,曹千屠已經準備好了旅途獸。這是一種有三四米長的奇特怪獸,長相有點像烏龜,但是速度卻比烏龜快上不少,其最大的優點就是耐力好而且性格溫順,長途旅行的話,可以用它進行代步。

本來其實曹千屠也可以準備爆裂馬,它們性情桀驁、不好駕馭但是速度極快,想了想,還是換成了旅途獸。他並不着急找到古碑文,但是對於女兒的安危卻十分在乎,能不冒風險,還是不要冒風險。

旅途獸的背上被固定了幾個座椅,上面有擋風的帳篷,精心設計過,坐在上面竟然只感覺到一點點晃悠。

這裡一共三個小組,加上張凌晨一共十個人,分別有三個小隊長,曹欣就是其中之一。

由於張凌晨是新加的,之前沒有考慮到,因此在曹欣的旅途獸上臨時增加了一個座椅,環境就逼仄了不少。

李欣滿臉嫌棄地看着張凌晨上來,張凌晨也不管他,大咧咧地把拐杖掛在帳篷頂上的倒鉤上。

小隊啟程。

古碑文所在處位於永墮之城的西北。陳國的邊塞綿延數千里,除了永墮之城外,還有很多城市,不過因為永墮之城緊鄰雲霧海和趙國邊界,所以更為有名一些。

旅途獸就算是日夜兼程,也要差不多兩天的時間才能到達。

張凌晨正在閉目養神,突然耳畔傳來一個聲音:「老哥,聽說你殺死了一隻蜘蛛獸,是真的嗎?」

張凌晨睜眼,看見一個身穿灰色衣服的男人,十分帥氣,臉上的微笑看起來有一種機靈的感覺,一看就知道鬼主意不少。

張凌晨剛想點頭,曹欣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寧長風,不許和他說話。」

看來這小公主昨天被我氣得夠嗆啊,張凌晨想。

可是你管天管地,還能管得着誰和誰交朋友嗎?

寧長風有些尷尬地笑笑,說道:「欣兒姐脾氣有些不太好,不用計較。」

曹欣又說道:「你敢說我脾氣不好?」

張凌晨忍不住了,說道:「你要睡覺就好好睡覺,不睡覺就一起過來聊天,曹將軍沒有告訴過你,打斷別人說話很沒有禮貌嗎?」

一聽到「曹將軍」,曹欣不說話了,她又思考了半天,發現還是說不過張凌晨,直接翻了個身,說道:「我捂住耳朵了,你們說啥我都聽不見。」

呵呵,這小公主還學會掩耳盜鈴了。

張凌晨有些好笑。

寧長風伸出手,和張凌晨自我介紹:「寧長風,父親是曹將軍的軍師,和欣兒姐是從小到大的好朋友。擅長近身戰鬥。」

張凌晨握住手,說道:「張凌晨,殘疾人,擅長布置陷阱陰人。」

寧長風笑道:「你就是通過布置陷阱把陷阱大師蜘蛛獸給陰死的?那確實有點能耐。」

張凌晨說:「差不多,主要還是靠實力。」張凌晨說完這句話,只聽到曹欣「嘖」了一聲,表示很不屑。

張凌晨剛想損她,卻發現她再次捂住了耳朵。

張凌晨對寧長風說道:「她之前一直都這樣嗎?也沒人管管他的脾氣?」

寧長風嘆了口氣,看了看曹欣,從背影看出她確實捂着耳朵,於是才小聲說道:「不瞞你說,欣兒姐的脾氣是不太好,但是人還是挺好的。她這次不想讓你來,也是怕你實力太弱喪了命。」

嘖,看來這小閨女還算是有點良心,不過按照《鬼子來了》里那句話一樣「這鬼子說好話怎麼沒有好臉呢」。

張凌晨嘲諷道:「我可是一點都沒聽出來,她是為我着想。」

寧長風剛想說話,就看到曹欣又翻了一個身,嚇了一跳。他小聲說:「哎呀,你還不知道嗎,她就是被人寵壞了。欣兒姐父親曹曹將軍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肯定是百倍寵愛,而我們父輩既是男人,又是曹將軍的部下,自然也容忍她。加上我們軍營那環境,女孩本來就少,欣兒姐又這麼好看,在她後頭拍馬屁的仰慕者就更是數不勝數了。」

張凌晨壞笑着說道:「裏面有沒有你?」

寧長風呲了呲牙,用很小的聲音說道:「我還是喜歡大家閨秀,欣兒姐這一款的……我牙口不好,怕把我牙給崩了。」

張凌晨哈哈大笑起來,曹欣回過頭,氣急敗壞地說道:「風子,你說我什麼了?」

寧長風趕緊找補,說道:「我剛剛誇欣兒姐聰明美貌、菩薩心腸。」

曹欣看向張凌晨,說道:「那他怎麼笑的這麼開心?」

張凌晨說:「正是因為這些形容詞和你沾不上邊,我才開心呀。」

曹欣又是瞪了張凌晨一眼,最後也就憋出個「不要太大聲,影響我休息」,就又不說話了。

張凌晨笑道:「這閨女脾氣,估計只有曹將軍那一款可以制住她了。」

寧長風說道:「何止啊。前幾個月一位朝廷大臣帶着他兒子過來求親,那兒子我看過,也算是玉樹臨風一表人才,結果被欣兒姐打成了豬頭,說一個『男人連固肌都沒到,憑什麼當我夫婿?』」

張凌晨有些駭然:「你的意思是她小小年紀……已經達到固肌了?」

寧長風說:「她都已經固肌四階了,她常說,若不是女兒之身,她早就上陣殺敵,立下赫赫軍功了。」

「嘶——」這次輪到張凌晨吃驚了。

固肌需要用靈氣錘打磨身體,本就是成長最慢的一個階段,但是她已經達到了固肌四階,這個實力若是男人,肯定已經上陣殺敵,不會被派遣過來只是執行這麼一個虛無縹緲的任務了。

若是這樣,張凌晨倒是能夠理解她為什麼戾氣總是這麼大了。想來也是一種可悲,因為父親呵護得太好,反而缺少了一個人展翅飛翔的機會。

而自己又是個剛剛淬體入門的殘疾人,她看自己,估計和看路邊的昆蟲差不多了。

張凌晨說道:「這樣,我倒是能理解她一點了。日後若是有什麼事情,我讓着她點便是。」

寧長風說道:「那這邊就先謝過張老哥了。」

此時已經到了傍晚。

夕陽的餘暉下,曹欣白皙而美麗的臉龐藏在紅色的陰影里,看不出表情,像是笑容,又像是苦澀。

《無限進化:我能擬態異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