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製作的遊戲成真了
我製作的遊戲成真了 連載中

我製作的遊戲成真了

來源:google 作者:好大的雨啊啊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宋硯屹 懸疑驚悚 李軒

這所學校充滿了秘密,你的任務發現他、解救他、審判他,讓他得以安息宿舍樓、教學樓、實驗室……解開它們的秘密,得到獎勵,開啟你的遊戲人生所以,是你選擇了遊戲,還是遊戲選擇了你……展開

《我製作的遊戲成真了》章節試讀:

「硯屹,宋硯屹,我們洗完了,你不去嗎?」王申一手抱着臉盆一手擦着頭髮走過來,到宋硯屹邊上用手肘推了推他

「我待會就去。」困意上涌的宋硯屹被推了兩下,瞬間精神了起來。

「行吧。哥幾個洗完澡,來兩盤。」王申笑着拿出手機,看着其他兩個人,眼神里全是興奮。

「待會熄燈再打吧,我手機還得充會電。」躺在床上趙默轉過身背對着王申,興緻明顯不高。

「我看你就是在等你前女友的消息,切,我還不知道你。」王申一臉不屑的拿出手機,TiMi的聲音從裏面傳出。

「孫山,你的咖啡借我喝兩包,我最近狀態有點差。」宋硯屹擺了擺頭,一臉的疲憊,顯然是又快睡著了。

「不是,硯屹,你別跟我說你還在搞什麼恐怖遊戲。現在的恐怖遊戲可都是千躲萬躲着都市怪談,生怕出什麼問題,你竟然敢。。。。。」王申有些擔心,放下手機準備給宋硯屹來一場良好的思想教育,可剛說了一半就被打斷了。

「我知道,不會出事的。」宋硯屹笑了笑,眼神滿是堅毅。

「別管他了,他心裏有數,真要是不能成,他會放棄的。」孫山隨意的將兩包速溶咖啡扔在了宋硯屹的桌子上。

宋硯屹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明龍市人,他所在的學校則是明龍市深海大學,這所學校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上的。

只有那些考不上好大學,更沒有錢買分的人準備的,這裡的教學質量並不差,可這裡的傳說也不少。

宋硯屹的成績不算差,但很小的時候他就準備好了上這所大學,不是因為其他,只是因為這是他哥哥就讀的學校。

宋硯屹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因為車禍去世,隨後在大伯家寄養。

大伯對他們兩兄弟很好,可別人家終究沒有自己家好,宋硯屹唯一能依靠的還是他的血脈至親。

可不久前,宋硯屹的哥哥宋警鳴意外失蹤,而他的失蹤和一款即將上線的恐怖遊戲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

在遊戲公測即將上線的時候,所有的遊戲製作人員連帶宋硯屹的哥哥一同失蹤。

他不明白,只是一款遊戲而已,為什麼會讓整個製作組的人都連帶消失,這到底是為什麼。

他不信邪,所以自己也要以都市怪談為原型製作一款恐怖遊戲,他倒要看看,究竟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宋硯屹看着眼前的屏幕,眼前開始模糊起來,困意上涌,他逐漸趴倒在了電腦桌前。

「哎,硯屹。」王申想要上手怕打一下宋硯屹卻被孫山制止。

「讓他休息會吧。」

你想要回憶起來嗎?

你想要回憶起來嗎?

你想要回憶起來嗎?

聲音不斷的從宋硯屹耳邊響起,這聲音柔和而動聽,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近。

「我」宋硯屹睜開眼睛,眼前瞬間大亮,他面前的不是亮着燈光的宿舍,更不是他熟悉的環境。

而是一面巨大的電子屏幕,這塊電子屏幕比他還要高出一截,長度更是有三米。這塊屏幕雖然亮着光,裏面卻是漆黑的長街,詭異的音樂不斷的從裏面響起,拍動着人的心弦。

長街上的路燈忽明忽暗,路燈底下似乎有個穿風衣的男人,又似乎是沒有,風吹過空蕩的街道,傳來沙沙的聲音,伴着一陣陣傳來的恐怖音樂,聽得宋硯屹感覺後背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而長街的上面顯示的正是剛剛一直在他耳邊響起的話。

「這是什麼。」宋硯屹吃驚的看着這塊巨大的屏幕,只看了幾秒,上面的屏幕就如同水波一樣盪開。

顯現出一行字,「歡迎你,勇敢的恐怖遊戲設計師,這裡是你的工作室,由您來提供故事,這裡可以為您製作。但是注意,故事內容必須是現實發生的,不能有一絲虛假。」

宋硯屹只是粗劣的看了幾眼,這幾段話就瞬間消失,隨後又出現了一行文字。

新手任務: 404男生宿舍一到深夜就會出現詭異的聲響,聲音回蕩在整個4樓宿舍。

你一定能聽到我在哭吧,那你為什麼不來救我。午夜十二點到四點之間打開404房間內敲不開的門。

恐怖遊戲,敲不開的門。尖叫指數一顆星,通過任務可獲得染血的膠帶。

宋硯屹看着眼前的任務,才掃過一遍,瞬間一陣鬧鈴的聲音就將他吵醒了。

睜開眼睛,漆黑的屏幕,詭異的長街全部消失,宿舍還是原來那個宿舍,髒亂而帶着一股屬於男人們的氣息。

往後一看,他的肩膀上披着一件長衣,應該是孫山的。

「原來只是一場夢,太真實了。」抬起頭,他想要拿自己的毛巾,可當他的眼睛掃過自己電腦屏幕的一瞬間,他愣住了。

他的電腦屏幕正是那個漆黑的長街,而上面則是時限七天的倒計時。

「都是真的。」俯身看着屏幕上的新手任務幾個字,宋硯屹的心臟開始狂跳起來。

自己的哥哥很熱愛恐怖遊戲,更熱愛探險。從小兩兄弟就探過無數個小區里的恐怖場景,哥哥也會每天跟他講恐怖故事。

說實話,那段時間他是最開心的。

可不知道從那天起,哥哥上了大學,沒有時間回來,也沒有時間看他,工作之後更是幾個月都不能見一面。

他懷念那段時光,更懷念那種感覺。

「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都必須試一下,如果是真的,說不定我能找出哥哥消失的秘密。」重新坐回椅子上,宋硯屹陷入思考。

任務的內容是打開404房間內敲不開的門。那他的意思就是,門不是404的門,而是在裏面的門。任務給我了七天的時間,這就說明,他認定我一天內完成不了。想到這裡,宋硯屹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錶,在夜光下,指針指向了兩點三十。正好在十二點到四點之間,要不要去看看。

轉頭往後一看,三個人睡得正熟,其中趙默的呼聲時響時斷。

緩慢的起身,宋硯屹盡量讓自己不發出聲音。

黑暗中僅有窗戶透出的一絲光亮,照在房間里散發冷清的光。

輕快的走到門口,他悄悄的打開了房門走了出去。

宋硯屹幾個人是住在二樓的,深深的走廊里黑暗籠罩着一切。將手機燈光打開,強光照亮前方的路。

空蕩的走廊里沒有一個人,光亮照不到的地方,似乎隨時會有東西跳出來。

學校的構造宋硯屹太熟了,他快步走過走廊,幾乎沒有停頓的來到了前往二樓的樓梯口。

手電向上照去,二樓上三樓的轉角處,窗戶正打開着,外面的細風吹過,讓人後背一冷。

他沒有過多注意這個窗戶,甚至沒有關上,在他轉身一瞬間,窗戶猛地被和牆相撞,一股大風吹過,大風中似乎有一雙暗紅的眼睛在盯着他。

宋硯屹被聲音嚇了一跳,猛地轉身關上了窗戶。

路過三樓,宋硯屹想也沒想的朝着四樓走去,本來安靜無聲的大樓里,隱隱約約聽到了一絲哭泣的聲音。

這聲音很小,而且聲音很悶就像是被膠帶粘住了嘴巴,想要努力的哭出聲,卻怎麼也哭不出來的感覺。

更詭異的這個聲音雖然很小聲,卻好像就在耳邊一樣,他的耳朵甚至能感覺到細微的呼吸聲。

四樓每天都有這個聲音嗎,如果有這個聲音,那住在四樓的學生絕對不可能不跟學校反饋。

他們是被聲音迷惑了,還是只有我能聽見。

抱着心中的疑惑,宋硯屹來到了四樓。

「401、402、403」隨着不斷的靠近404,宋硯屹感覺耳邊的聲音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明顯。更讓他汗毛豎起的是,他甚至感覺到聲音在呼吸的同時,有冷氣吹在他的耳朵上。

他咽了一口吐沫,深呼吸了一下,站立404的門口宋硯屹有點恍惚,這個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來明顯,而且最讓他感到恐懼的是,聽着聲音他的腦袋越來越暈,早就抬起的手遲遲敲不到門上。刺骨的寒氣從他的脖子一直往下蔓延到整個身子,渾身的雞皮疙瘩狂起。

他已經動不了了,手腳甚至開始泛起白霧,他努力的想要轉動自己的頭,慢慢恐懼的一幕出現在她眼前,一張慘白的臉正貼着他的脖子死死的望着他,女人的嘴巴上纏着一圈圈的膠布,眼睛裏只有眼白。

宋硯屹看到女人的一瞬間,一股死亡的恐懼在他腦袋裡炸裂。

女人環抱着宋硯屹的腰,身體緊緊的貼在他的後背上,如同情侶一般如膠似漆的粘在一起。突然女人慘白的手緩緩上移,捂住了宋硯屹的嘴巴,寒氣不斷的湧入他的嘴巴里,灌入他的喉嚨,進入他的肺腑。

宋硯屹發不出任何聲音,他後悔了,為什麼要那麼急就上來,為什麼不早上再來,作死真的很有意思嗎,可惜我還沒有找到哥哥,在瀕臨死亡的這一刻,他的腦海里閃過了無數個念頭。

視線開始模糊,整個人如同陷入冰窖一樣,越來越冷的身體,讓他緩慢閉上了不甘的眼睛。

《我製作的遊戲成真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