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只能陪你到這裡
我只能陪你到這裡 連載中

我只能陪你到這裡

來源:google 作者:陸寶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伍嘉傑 其他小說 夏聞沁

家境富裕的貴小姐,玩世不恭的公子哥;純潔美好的落魄美人,心地善良的音樂才子是什麼樣的際遇讓四個原本互不熟識的人榻遇相知?是什麼樣的秘密讓最初的圓滿一步步走向萬劫不復?愛情與友情在撞擊之後能否還原到最初的形狀?夢想與現實在權衡之間能否找到最佳的平衡點?如果不是刻骨銘心就不會這麼痛,如果不是深入骨髓就不會這麼傷比哭還要絕望的是現實,比恨還要殘忍的是破滅對不起,我只能陪你到這裡,畢竟有些事不可以展開

《我只能陪你到這裡》章節試讀:

余安盯着男人的臉,似乎也有些訝異自己居然就這樣衝口而出。

也許是壓抑得太久,此時趁着醉酒,她的膽子也漲了不少。

譚勝廷擰着眉頭,目光冷冷的睨着她。

「余安,你是個什麼身份,跟我這樣講話?」他淡漠的啟唇,聲音夾雜着不耐煩。

身份,他又提到這個字眼。

余安冷笑着勾了勾嘴角,反道:「譚勝廷,你自己主動找氣受,還不讓人說了?」

她扶着沙發靠背站起身,目光微醺。

「心愛的女人嫁給了別人,結婚紀念日還邀請你去參加,你還巴巴的去了。」她冷哼一聲,又道:「譚勝廷,你說你是不是賤吶?」

「啪!」回應她的是男人的一巴掌。

「我看你是日子過得太舒服,非要找事是吧?」譚勝廷收緊五指,用力掐着女人的下巴。

余安被迫仰着頭,左臉頰火辣辣的。

「怎麼,戳到你的痛點,惱羞成怒了?」余安挑眉問。

「……」譚勝廷咬了咬後槽牙,很久才開口:「余安,你知道惹怒我的下場!」

余安無所謂的笑了笑:「你現在是不是在想怎麼把我這條命解決了?」

男人冷哼一聲:「就你,只會髒了我的手。」

「是啊。」余安點點頭,「我不過一條賤命。」

「不過……」她頓了頓,又轉道:「你賤我也賤,咱倆正好湊一對。」

「馬上給我收拾滾蛋!」譚勝廷猝不及防推了余安一把,厲聲吼道。

余安毫無防備,額頭撞到沙發靠背,倒在了地上。

額頭上的傷口本已凝結成痂,此刻一撞,生生的又流出新的鮮血。

余安皺着眉低吟一聲,看着男人往卧室里走。

她突然開口:「你不會的。」

譚勝廷的腳步頓住,站在原地。

余安張嘴,繼續道:「不要我,你上哪兒再去找這麼像辛冉的女人?」

男人扯了扯嘴角,嘲諷道:「余安,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

余安搖了搖頭,說:「不是我看得起自己,而是我太了解你了。」

她起身,赤着腳,搖搖晃晃的走到男人身邊。

她仰着頭,抬起手,勾着男人胸前的領帶,緩慢的啟唇:「你對辛冉的執念太深,得不到她的人,只好找我這個冒牌貨發泄,我說得對不對?」

「……」譚勝廷側首,看着她,突然擒住她的手拉開,湊近她的耳朵道:「你說得對。」

「不過有一點你錯了,像你這樣長得像辛冉的冒牌貨,我身邊可不止你一個,扔了你,根本無足輕重。」

男人姿態親昵,嘴裏卻說著無情的話。

余安愣了愣,不可思議的看着他。

不止她一個?

這樣的話,余安第一次聽說,顯然出於她的意料。

她咬緊牙齒,抓着男人的領口,紅着眼睛問:「有幾個?」

說出的話,連聲音都是顫抖的。

譚勝廷目無波瀾的瞥她一眼,冷聲道:「與你何干?」

話落,他用力推開余安,踱步進了卧室。

余安摔在冰冷的地板上,木然的一動不動。

女人的臉頰貼着地,眼裡的淚水突然就滑落。

她以為,只有她一個。

沒想到,連做冒牌貨,她都是可有可無的那個。

余安咬緊唇瓣,幾乎快咬出血,哭聲卻依然源源不斷的從嘴裏泄出來。

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頭腦發昏,又因酒醉的緣故,就這樣在地上睡了過去。

次日,余安是被凍醒的。

客廳,七月的陽光從落地窗外射進來,刺眼得很。

余安動了動,抱着手臂,蜷縮着喊冷。

譚勝廷不喜熱,公寓里冷氣的溫度一向開得很低。

她抿了抿嘴唇,幹得很。

睜眼的那一刻,余安還有些恍惚,不知道是在哪裡。

她盯着面前的地板看了幾秒,才反應過來。

她捂着頭起身,感覺到頭比昨晚還要痛。

「恐怕是感冒了……」喉嚨里乾乾的,還很刺痛,余安篤定道。

她看了看牆上的鐘,估摸着譚勝廷已經去公司了,這才關了冷氣。

余安站在吧台前喝水,昨夜與男人的一幕幕閃現在眼前。

她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自言自語道:「余安,這回你死定了。」

如果沒有昨晚的事,余安一定是個本分的情人。

她性子不鬧不矯情很聽話,健身塑型,美容護膚,房中之技巧,一樣不落,對得起譚勝廷每個月在她身上的花銷,一切都是為了在譚勝廷需要的時候全身心的伺候他。

除此之外,余安每月還能存下不少錢。

余安看了看卡里的餘額,還差一點,便決定還是向現實妥協。

她給譚勝廷發短訊,詞句刪了又寫,最後落下一句。

「譚少,昨晚的事真的很抱歉,我喝多了口不擇言,您大人有大量,請原諒我吧。」

點擊發送,她摳着指甲想了想,又跑到卧室里。

余安翻箱倒櫃,找出那件幾乎沒什麼布料的情·趣睡衣穿上,頭髮刻意整理成那人的樣子,化好妝,擺好姿勢拍了張撩人的照片又發給譚勝廷。

他向來好這一口,她知道。

然而,半小時,一小時,上午都過去了。

余安發出去的消息石沉大海,沒激起一點水花。

《我只能陪你到這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