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在鎮妖司降妖除魔三十年
我在鎮妖司降妖除魔三十年 連載中

我在鎮妖司降妖除魔三十年

來源:google 作者:我就是個摸魚的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我就是個摸魚的 謝風

「我的前三十年,都是在鎮妖司中度過降妖、除魔,斬除世間一切魑魅魍魎!不為皇帝,不為王權,只為守護這個國度的普羅眾生」——謝風展開

《我在鎮妖司降妖除魔三十年》章節試讀:

鎮妖司,統領整個大雍王朝的鎮妖司衙門設置在京城,其最高負責人稱為「指揮使」,只聽從王朝的皇帝號令。就是丞相、三公等朝中的大佬,也不能命令鎮妖司指揮使做事,相當於是皇帝的私兵。對此,皇帝和朝堂也經常發生爭奪,只是一直以來,王朝皇權強大,朝堂大佬一次也沒有成功過。

指揮使之下,有三大金牌。金牌就是具體負責各項事務的負責人,都是修為高絕的修真者。而每位金牌,旗下又有三至五名不等的銀牌,銀牌之下再下若干銅牌,銅牌之下是鐵牌。

三名金牌名下各自由銀牌、銅牌統屬了一些小校,分為藍衣衛、黑衣衛、黃衣衛、白衣衛等六衛。每名鐵牌統領數十人不等的小校。

至於小校,三分之二都是修士,三分之一的武者。即使少數初入者,還只是普通人,比如謝風這種,也會很快讓其進行修鍊武學或者修真。

這個比例也是有考究的。武者,一般都是肉體強大的修行者,可以處理一些特殊事務,超凡入聖的武者,其修為和強大的修真者也不遑多讓,但修真者一般都比中低階武者強大無數倍。這是被無數次證實過的,尤其是是在對付詭異的時候。

初入者一般會先行測試其身體資質,然後按照不同的資質來確定是適合修真,還是練武。當修武者達到一定數量之後,就會暫時減少修武者的招募。

但修真者,一般是不會停止的。

當然,由於修真者和修武者經常會發生損耗,也會不斷進行補充,招募新人。有像謝風這種什麼都不會的白丁,也有本身就是修真者或者武者。

修真者基本上都是選擇來自各大修真門派,或者修真家族的修士。武者也幾乎是來自武館、家族或者退役的軍士等。

但首要的一條就是,必須身家清白。這個要經過嚴格的審查,才能正式加入到鎮妖司。尤其是京城的鎮妖司衙門,基本上都是京城本地人士,其中相當一部分都是子承父業,像吳俊峰和吳能這種,祖輩、父輩都是鎮妖司出身。

當然,地方上的州、府一級的鎮妖司職員選拔,相對沒有京城這麼嚴格,但也是如大浪淘沙,優中選優,嚴防被妖魔鬼怪等混入,尤其是魔教修士,和普通修士,除了功夫能發現外,很少能察覺到,這也是最危險的。

歷史上,就多次發生魔教修士混入鎮妖司,甚至還有逐漸遞增到了高層的那種,後來給王朝造成了極大的損失,也給鎮妖司內部組織造成了相當大的破壞。

再說這邊。謝風被孫超帶着,在衙門的相關部門進行了資質測試,竟然非常適合修真,並且資質還不錯。

這讓孫超和謝風都很驚喜。

於是,在孫超的推薦下,幫謝風選擇了一本基礎修真秘法《修行真解》。這本書是經過若干年來,修真者證明過的最適合普通凡人初入修行的時候打基礎用的。

像謝風這種,年紀相對偏大者,千萬不能標新立異,貿然去追求那種一味追求快速提升境界的功法,這樣容易導致基礎不穩,身體體質不能適應法力的急速增長,而最終導致走火入魔,輕者散功,重則喪命。

作為修行白丁,謝風也聽從了孫超的建議,將那本《修行真解》奉若至寶,當天晚上專門帶回家中仔細研讀、參詳、領悟。

下午的時候,孫超也給謝風簡單講解了初學者《修行真解》的一些注意事項,所以,晚上參悟的時候,謝風感覺就不是那麼艱澀難懂。

按照真解上的描述,初學者要先仔細將功法整個仔細研讀一遍,有一個粗略的了解,然後在平心靜氣,待心平氣和,心靜平復之後,再按書中的功法指引,結合響應的手勢和身體姿勢,盤腿打坐,深呼吸,再吐出體內的濁氣,想像讓呼吸的氣流順着身體鼻腔開始,直達會陰,再如此往複,形成氣感。

按照孫超和真解上的說法,這是一個水磨的功夫,對修行者的資質要求很高。有些資質高者,一至上天就能感應到氣感,然後就能形成一縷真氣,那就代表着修行者正式步入了修真的門徑,鍊氣期一層。但絕大多數初次修行者,往往三五天,乃至十天半月不等。還有更長的,三個月才有氣感呢。

當晚,謝風按照真解上的描述,運氣行進了一個小周天,突然,就感覺一縷清涼的氣流狀的東西從打坐的會陰之處生成,宛若一條小蚯蚓一樣,順着自己的各大經脈遊走,速度非常之快,轉瞬之間就完成了一圈,然後就進入到了自己的丹田之中。

謝風猛然一睜眼,一道金光似乎如一道閃電一閃而過。

「成了!」

自己也是一名修行者了,也算是初入練氣一層。

突然,那縷剛生成的真氣似乎被什麼吸引,馬上向一條小蛇一樣,向上一縱,就射出了丹田,向上攀升,很快就進入到了腦海之中不見。

「咦,那縷真氣到哪裡去了呢?」

謝風感到不知所措。發生了什麼?

不信邪,於是再次盤腿打坐好,按照之前的路徑,運功修行。很快,再次完成了一個小周天,同樣的一縷清涼氣息,這就是新生成的真氣,如之前一樣,匯聚到了丹田之中。

這次,謝風沒像之前那樣起身,而是專註的感應着自己的丹田。

很快,類似的情況再次發生了,那縷真氣再次消失在了自己的腦海之中。

謝風感到非常惱火。自己好不容易才修鍊成的一縷真氣,怎麼就好像被腦海中的什麼東西吸收了呢?

於是,就有了較勁的感覺,再次修行看看,完全忘記了之前孫超和真解上的提醒,初次修行者,第一次完成了一個小周天之後,要休息一個晚上,讓自己的經脈適應,否則容易發生經脈爆裂的危險,那就會失去了修行的資格了。

可是,此刻謝風哪記得那些,再次修行了一個小周天。這是短短時間內,他完成的第三個小周天修行,除了有一絲絲的微漲感,經脈沒有其他任何不適。這就是像謝風這種散修,身邊沒有師父在指導,往往容易發生事故。

第三縷真氣再次生成了。一如之前的狀況,新生成的真氣一入丹田之中沒多一會兒,就再次莫名的消失在腦海之中了。

只是這次,還未等謝風再次較勁修行第四個周天,只覺得腦海之中「轟」的一聲巨響,宛若平地起驚雷,震得謝風當即就暈了過去。

《我在鎮妖司降妖除魔三十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