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我有一輛黃色法拉利
我有一輛黃色法拉利 連載中

我有一輛黃色法拉利

來源:google 作者:千陵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千陵 張政 武俠修真

畫畫回家路上,張政自從被車撞到異界禁地,得到傳承從此開啟了與小黃車的愛恨情仇,打不過?偷波家,要殺我?偷波家,圍剿我?偷波家,我法外狂徒張某人,不是在偷家,就是在偷家的路上!展開

《我有一輛黃色法拉利》章節試讀:

他一眼就看出我不是人!

........

咳咳

「不是這一方世界的人!」

張政震驚了,雖然自己穿的是現代了一點,不對,是破爛了一點,但是也不至於能看出來我不是這方世界的人吧!

難道穿越者很常見?

「哼,小子,我活了不知多少年月,你這裝束一看就是七洲的人吧,我萬物界可沒有你這麼油頭滑嘴的人族,」

七洲?

張政瞬間鬆了口氣,他之前聽王騰說過,之前沒有被傳送過來的地方就是七洲,也就是王騰的老家。

」看來這章魚哥也沒有那麼聰明嘛」

張政心想到,但是口上卻說:

「天守大人聖明,小子確實不是此界的人,之前因為惡獸追逐,不小心誤入傳送陣到達此界,之前不明情況,未能告知大人。」

「嗯,不錯,既然是七洲之人,那便隨我來吧,」

萬觸說著,一邊蠕動着觸手,緩緩朝着高台下方走去

張政想了想,之前自己醒來直到現在,這章魚哥都沒有要害自己的景象。

為今之計,也只能先跟着章魚哥了,便跟着萬觸一同走到高台邊緣。

萬觸看了張政一眼,觸手捲住張政,

「不要反抗,吾帶你過去,」

接着伸出另一隻觸手,往前方一扒拉,瞬間出現一道口子

萬觸捲住張政瞬間進入,張政一個晃神,眼前景色就發生了變化,

自己已經來到一處高大的宮殿前方,宮殿高聳入雲, 並且這宮殿彷彿能攝人心神,只要一眼,便讓人不想再挪開眼神。

和宮殿一比,周圍的高高低低的建築彷彿都黯然失色。

萬觸將張政放到了宮殿前方,見張政被宮殿影響了心神,輕嘆一聲:

「醒來~」

張政被陡然驚醒,不敢再看前方的宮殿,轉而對着萬觸說:

「多謝天啟大人相救,」

「不必多禮,這萬物宮就是我要帶你來的地方,此宮共九層,若你能通頂,方可回家。」

萬觸指着宮殿說道。並且看着宮殿,帶着一絲感傷。

.......

「啥玩意兒?要我登頂?這麼高?爬上去不得累死啊...」

張政欲哭無淚,這都什麼事兒啊,人家穿越都是金手指一大堆,什麼系統多得數不清,怎麼到我這兒就是挨打挨打和爬樓梯呢?

再說了,回家?你知道我家在哪兒嘛就讓我回家,我回得去嘛~

張政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對萬觸說道:

「大人,我肉.體凡胎,這樣進去要是出了啥問題不是髒了您的地方嘛,要不這樣,咱倆各退一步,我不進去,您讓我回去,怎麼樣?」

萬觸饒有興緻的看着張政:

「你在和我講條件?」

張政連忙擺手道:

「不不不,大人,我這可是為您着想,您看着宮殿這麼做的這麼巧奪天工,裏面想必也精美無比,若是小子進去了,豈不是玷污了您的寶地~」

「無需多言,讓你進你就進,至於肉.體凡胎,你放心,雖然我不知道裏面是何考驗,但以主人的性格,這考驗定不會欺你毫無修為。」

「考驗?難道是機緣?」

張政心裏開始打起了算盤

沒有理會張政。萬觸拋出了一顆珠子:

」你且放心去,這定心珠給你,可讓你不受宮殿的幻氣侵入。」

話畢直接用觸手卷着張政進入到了宮殿大門口,並敲了敲門。 伴隨着嘎吱的響聲,宮殿大門打開。

「前輩,大人,我能等等嗎,我還氵......」

話未說完,就被宮殿吸了進去,關上了大門。

萬觸看着宮殿:

「多少年了,終於又遇到了七洲人族,這小子身上福緣深厚,但是卻有一縷隱晦的因果,我竟然看不出來?」

「罷了罷了,希望他能通過主人的考驗吧。」

唏噓的晃了晃頭,萬觸挪動着觸手緩緩遠去。

..........

又來到了黑黢黢的地方。

張政的心裏都快崩潰了,我他喵穿個越我容易嗎我,老天爺啊,給我來點金手指吧!

四周突然亮起來,張政心道,不是吧,還真給老天爺喚醒了?

那我不得要幾個系統?十個怎麼樣?要是不給的話就八個,講價嘛,不丟人!

「年輕的乞丐喲,請問你是來自劍洲呢?還是術洲呢?還是其他幾大洲呢?」

一個白衣男子從突然出現在原地,面如溫玉,唇齒分明。

眉間透露出溫文爾雅的隨和,一頭長髮如流水,頭頂有着整齊的發髫,鑲嵌在額頭精緻的白色玉冠中,兩側垂下的兩縷鬢髮,更顯得他的卓爾不凡。

........

可惜是個眯眯眼.

.......

「哇,帥哥,你這一身好帥,好有氣質,要不這樣,你去唱歌怎麼樣,我知道有個和你一樣帥的,也是眯眯眼,唱歌可好聽了,」

張政也被這男人帥到了,不由得說道。

「年輕的乞丐喲,請問你是來自劍洲呢?還是術洲呢?還是其他幾大洲呢?」

男子繼續問道。

張政這看了看男子,說:「帥哥?」

「年輕的乞丐喲,請問你是來自劍洲呢?還是術洲呢?還是其他幾大洲呢?」

「得!是個復讀機。」

張政鬆了口氣,還以為是個人呢。

「復讀機是什麼?」

一句話語幽幽響起,

「我去!!真是個人!」

張政擺起詠春架勢,警惕的看着那白衣男子。

「道友,這復讀機是何物?」

男子又微微說了一遍。

「呃,這復讀機啊,乃是天地初開,混沌分明時誕生的一件寶物,前輩你有所不知,這復讀機極為變態,不管是任何事物的聲音,都能記錄,並且放大百倍播放。」

張政說瞎話絲毫不帶臉紅。

那白衣男子卻很感興趣:

「哦?如此說來我還真對此有了些興趣,不過這復讀機既然是天地初開時便誕生的寶物,為何我卻聞所未聞?」

張政臉不紅心不跳,繼續說到:

「道友你有所不知,那復讀機如此逆天,自然為天地所不容,再者這寶物一直在七洲流傳,卻無人能得到,我也是在一本古籍上才偶然得知的。」

說罷,張政擔心這白衣男子繼續問下去,接了一句:

「可惜那古籍早已被毀壞,不知所蹤了」,

說到此處,張政還一臉可惜。

白衣男子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我還想要是能一睹如此神物,該有多好,如此說來倒是有緣無分了」

張政連忙附和道:

「啊對對對...如此神物卻可惜無人能得到,實屬明珠蒙塵啊。」

說完不等白衣男子開口,又接着問道:

「道友你也是被抓來接受考驗的嗎?你叫啥名字啊。」

那白衣男子卻一直看着張政,似乎要把他看穿似的,看了好一會兒,才說:

「本非塵間人,奈何福緣深。滿身無長物,卻恐七洲震。」

張政:?????

白衣男子說完後沒有理會張政,自顧自嘆了口氣,說:

「既是天意有變數,我又能如何?便順了吧,」

接着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轉過來對着張政說:

「我便是考驗你之人,名字不便與你相傳,你且叫我前輩即可。」

「你既入了萬物界,便必須接受考驗,方可出去,考驗一共九關,現在便開始吧。」

說著就緩緩消失了。 張政黑着臉:

「前輩前輩,要不我不出萬物界了,你把我放出去吧,前輩?」

「你好歹給個提示啊前輩,人家密室逃脫也有個背景吧......」

張政垮着個批,臉,看了看周圍的,才發現這一層全是書架,密密麻麻的和圖書館似的,隨意來到一個書架前翻了翻,取下一本翻開。

張政鬆了口氣

「還好我九年義務教育還是很到位的,認識這些簡體字。」

接着又看了看書架上其他的,全是七洲雜談,接着又來到後面幾排翻了翻。

全是些《術洲詭異錄》《術洲秘境雜談》之類的。

張政不死心,又來到其他地方的書架,不出所料,都是百科全書。

這些書確實對張政有用,能讓他知道現在的世界是怎麼一個世界,可是他現在根本看不進去書呀!

他只想修鍊,之前的老虎和章魚讓他知道,不管這是個什麼樣的世界,要是一點實力都沒有,那簡直就是任人宰割。

.......

正在苦悶中,張政突然想起之前王騰的儲物戒指里好像有一本書,他趕忙看向自己手上的戒指。

思緒一動,打開儲物戒,裏面的小黃車和畫板擺在地上,張政看向那本書。

心念一動,書籍就出現在自己手上,張政於是看向書籍

上面五個大字《基礎練氣術》 張政雙眼一亮,連忙翻開書籍,

「靈,萬物智慧之頂,氣,天地初開之始,......」

張政看的入迷,不知不覺就心神寧靜,跟着書中的引導和口訣,漸漸感受四周的靈氣,不多時,他感受到了,即使閉着眼睛,他還是感受到周圍有五顏六色的小點,像星光一般。

張政想控制這些小點進來,但是卻很吃力,他堅持着,不多時便汗如雨下。

身體抖的如篩糠一般,眼看着一個青色的光點就要進入身體,他不由得咬緊牙關不讓自己退出這種狀態,。

終於!那個青色的光點進入了張政的身體裏面,張政精神一松,整個人癱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氣。

《我有一輛黃色法拉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