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要結婚了,新娘不是人?
我要結婚了,新娘不是人? 連載中

我要結婚了,新娘不是人?

來源:google 作者:鯊丁魚811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顏明 鯊丁魚811

又名我在太州大學當道士單女主➕懸疑➕搞笑➕靈異"喂喂喂,你是誰?為什麼來我家?""你爹死了,托我照顧你""你放屁,你讓他出來說話,我要見我的律師!"晚上,爹託夢給我,扇了我一個巴掌:"快給我燒紙,我沒錢打麻將了!"旁邊的鬼魂催促:"快點,快點,小子,你也不想你的父親…""馬上馬上"我爹賠笑瞪了我一眼,然後被拖走了留下我在原地大眼瞪小眼"我該怎麼辦""你跟我結婚,我幫你爹還債"她說展開

《我要結婚了,新娘不是人?》章節試讀:

「小子。今天幾號?」

「七月十五。鬼節。」

我爹長嘆一口氣。

「果然是這樣。還好還好。」

看到我爹這副模樣,我便知道。我爹肯定有事要說。

果不其然,我爹背着手走到我前面,開口說道。

「小子啊,這是爹最後一次跟你說話了。爹說的每一句話,你都要牢牢記住!這不是開玩笑,這是有關於你的,生死攸關的事!你一定要記住!切記!切記!」

我第一次看到我爹露出這麼嚴肅的表情。

我娘走着早。從小缺乏母愛。

我爹是又當爹又當媽。不過男的怎麼會照顧孩子?

他一直對我是玩世不恭,嬉皮笑臉的態度。

導致我的性格也是如此。

現在看到他這麼嚴肅,說這是有關我生死的事情。我也鄭重的點點頭。

「您說。」

父親目光灼灼的看着我,道:「一直以來,太平無憂,安定不虛,直至今日突發變故,始料未然。有些事情,沒來的及說,便化為雲煙。實屬遺憾。」

「現在,有些事情,事關你的生死,也該告訴你了。你應該很疑惑爹的身份吧?」

「道士。」

父親點點頭,龍虎山第二十三代正法天師,道號不行。

天師。牛逼哄哄。

就是道號有點矬。

我說你確實挺不行的。沒本事還要浪,活該回不來。

我爹吹鬍子瞪眼,說你個臭小子給我放尊重一點。以後就知道爹的良苦用心了。

我說好好好,您接著說。

我爹咳了一聲,接着道:「我時間不多,言簡意賅。」

「洗耳恭聽。」

然後我爹就把這些年所發生的事。包括他的職業。他的仇家。他為何而死通通告訴了我。

信息量有點大,我聽得一臉懵。

說完這些,看我愣在原地。我爹往我頭上扣了個暴栗。

都聽見沒?

我說聽到了,捂着個頭,臉都揪到了一起。

真疼啊。

交代完這些,我爹的臉色緩了下來。

「聽說今天你這個不孝子,做了什麼不得了的事?老祖宗氣壞了,說要帶你下去,被我攔下來了!」

我一聽嚇壞了。口氣都結結巴巴起來,爸這可不怪我,我娶的是小倩。你要救我。

本以為小倩爸都認識,估計會看在她的面子上饒我一次。

沒想到我爹直接給我來了個巴掌,大罵:小倩跟了我二十餘年,相當於我的徒弟!他跟老子的時候,你這個小泡籽還是蝌蚪呢!你敢娶她!

我被這一巴掌扇迷糊了,哭喪着臉說,我不知道啊,我是被逼的!是你讓她照顧我的!我還要向她學習法術,必須成為她親近的人,不結婚怎麼替您報仇啊?

我爹雙手一攤,怪我嘍。

我差點沒氣暈過去。

您這是人乾的事?

我爹虎着個臉,人和鬼在一起是蒼天所妒,陰陽不容。你與她結成連禮,從此禍福相依,稍有不慎便會如道家所說般的走火入魔,互相反噬,從而橫死當場!

我捂着火辣辣的左臉,哭着說那怎麼辦?我不可能丟下她!

我爹嘆了口氣,罷了罷了,你這小子從小就是老實頭子,榆木腦袋!選了個最蠢的解決辦法!好在小倩這個姑娘生性還不錯,你要說換做別的厲鬼,玩弄人心。分分鐘便會丟了性命!

他摸了摸道袍,掏出一串黑玉項鏈給我。

他讓我帶上,說能暫時隔絕陰氣。先挺過你那死劫。

人生來都有劫。

都說八十九十是道坎。

這是上歲數了帶來的影響。而年輕人的35歲為一個期,過了便是平平安安,無憂一生。沒過去便是下地府,萬劫不復。

陰氣會給我招來霉運,若是不處理掉,便有禍事。

我是陽年陽日陽時所生!三羊開泰!

傳說中的純陽之體。

若放在平時,尤其對我造不成什麼影響。

可死劫不一定。

那一天我的身體一定會異常虛弱。禍事也會趁虛而入。接踵而至。若是沒有運氣,恐怕活不過一個時辰。

我聽話的將那塊黑玉戴上。摸着材質是黑曜石的,很硬很涼,放在脖子上卻有一種清涼之效。很舒服。

「感謝老爹救命之恩!」

他挺着個大肚子,沖我擺擺手。

「無妨,別死就行。」

我嘻嘻一笑,死了正好下來陪你。

他又給我一個暴栗,混賬,別將生死看成兒戲!

我說我現在孤單一人。活着沒意思。

說完我便沉默了。

一雙淡若秋水的眸子映入我的心中。我發現我有點忘不了她了。

父親看得通透。見我不說話,他也沉默不語。

似是知我心中所想,他拍了拍我的肩,男人就要負起責任。

「以後靠你了。」

他像先前一樣說道。

和先前一樣,我點頭。

只是這次……我……沒有說我不信。

我知道。我的心裏已經接受了我爹死了的事實。

我抬頭望他。最後……他沖我笑了下,擺了擺手。

沖我比划了個拜拜的姿勢,還調皮的,眨了眨眼睛。

做完這些。他的身子突然變淡了。

越來越淡,越來越淡。

淡的我快看不見了。像霧氣一樣。

眼前漸漸模糊了。一時間,我分不清我眼裡的是淚還是霧。

我的眼角閃着淚花,爹,有空回來看看。

我真的很想你……

爹說,不了。

我懂他的意思。我爹回不來了……

爹!

我睜開眼睛。

「你哭了。」

小倩眨巴着眼睛,乖乖的躺在我的邊上。

「嗯。」

我抹了把眼淚。

「想師父了?」

她口中的師父,就是我的父親。

「夢見了。」

她點點頭,沉思了一會兒,說。

「先吃飯吧。我給你下了面。面要涼了。」

我點點頭,一咕嚕爬起來。渾身上下酸的要命。像是被人打過一頓。

特別是額頭,被我爹敲的地方那塊。生疼。

我苦笑一聲。你這個老頭子,我讓你回來打我一頓,沒想到你在夢裏面把我打了一頓!

不講武德。跟從前一樣。

我邊揉着腦袋,邊慢悠悠的來到餐桌。

桌上擺着一碗熱氣騰騰面。清湯麵。

清淡的湯底。爛乎乎的麵條。上面飄着幾段綠油油的青菜。還有蛋,她炸的。

我吞了口唾沫。捧起碗,夾了一筷子,旋即提起,連湯帶水塞進嘴裏。

也不知道是麵條太燙,還是我吃的太急。

反正是嗆到了。咳得不輕,一邊大嚼一邊翻着白眼直哆嗦。

小倩趕忙拍着我背,連說慢點吃。

我點點頭,又喝了一口湯。

麵條沒有放多餘的調料,只有鹽。

但我卻吃出了別樣的滋味。異樣的鮮美。

大抵是餓的。小倩做的真的比我好吃多了。

麵條真的很多,雞蛋炸的也香。

我吃的很慢。小倩在一旁無聊的打着哈欠。

我偷瞄她,視線匯聚到一起。她注意到了,不以為意的移開目光。

我沒注意到,她小巧的耳朵尖紅了一點。

就這麼默默的吃着,幾十平米的小家顯得異樣的溫馨。

我喝着麵湯,清亮的湯底印着我的臉。

我忽然想起,六歲之前母親給我煮的面。很久遠的記憶。

一碗清湯麵。好像與眼前的這碗味道一樣。

自從六歲以後,我的母親不在了。我再也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麵條。

「吃呀,怎麼傻愣着呢?」

她不解的問道。

我笑着說,沒事,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然後我朝她豎了個大拇指。麵條下的真不錯。有味!

她驕傲的昂起了小脖子,當然!

「好吃就多吃一點。」

她用溫柔的語氣說道。

我嘿嘿一笑,心裏暖暖的。

從此以後,我也不是一個人了!

我忽然覺的娶個鬼媳婦也不是什麼壞事。會疼人!

有人照顧的感覺…好像還不錯呢…

這麼想着,我又嗦了一口面。

「你怎麼不吃呀?

我發現小倩面前空空如也,也沒吃東西,就問她。

她沖我得意的笑笑,拍了拍平坦的小肚子。鬼是不會餓的。不用吃東西。

我放下筷子。把面前的麵條推給她。

「吃點吧。多少嘗嘗手藝。」

可能她也沒想到我的舉動,愣了一下。

啊?

我是直男。18年來很保守,加上害羞。從沒跟女孩子交流過。

也不會哄女孩子。

我能做的只有真誠。

「吃點吧。」

我誠懇的對她說。

「你下的麵條多。我也吃不完。」

聽了這話,她才遲疑的拿起我的筷子。他現在跟我結了陰親,可以拿起實物了。就是由於接觸我的陽氣時間不長。手指還略顯虛幻。沒有力。但拿筷子之類的小物件還是拿得動的。

她小心的揀起一根,細翹的吞了下去。

伸出的小舌頭粉粉的,嫩嫩的。

然後,她小口小口的吃起來。

趁她埋頭吃面的功夫。我細細的打量她。長長的頭髮披散,很順滑。乾淨的落在那身古典的旗袍上。

跟我這個大老爺們比起來。她吃的姿勢優雅多了。

那種感覺……就像是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很注重禮儀的。

《我要結婚了,新娘不是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