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飼養了一個宇宙
我飼養了一個宇宙 連載中

我飼養了一個宇宙

來源:google 作者:檐上霜飛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文宇 檐上霜飛燕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為了生命的永恆,為了力量的不朽,為了族群的延續宇宙中的競爭與殺戮永無停息……在遙遠的星空一隅,一個外星人送給了文宇一顆玻璃球但隨之而來的卻是妖魔入侵,異界降臨為了守護家人,守護心中的凈土,守護身後的族群他毅然而然的踏上了一條染血的道路……某天,文宇發現那顆玻璃球竟然是一個宇宙展開

《我飼養了一個宇宙》章節試讀:

「楊傑,準備。」

文宇對着藏身的楊傑吼道。

『十米』,『五米』,『兩米』,「啊……」

楊傑大吼着揮下手中的斬骨刀。

一聲哀嚎傳來。

「嗚……」

怪物猝不及防之下被楊傑一刀砍中背部,發出了凄慘的叫聲,驚慌地退走了。

楊傑的這一刀力量很大,但僅僅只在怪物的背上留下了血痕。

兩人沒想到以楊傑如今的力量竟然沒有直接砍殺了這頭怪物,要知道之前的文宇力量可是比楊傑小得多,仍舊一刀撕裂了怪物的脖頸,這頭怪物的皮不是一般的厚啊。

文宇看着倉惶後退的怪物,來不及多想,急忙提着西瓜刀沖了上去,仗着比怪物更快的速度不一會兒就追上了。

他舉着刀,全力朝怪物砍下,怪物似乎沒有想到文宇這麼快就追上來了,怒吼一聲,想要回身撞向文宇,卻已經來不及了,被文宇一刀砍在了脖頸上。

頓時,怪物哀嚎着,踉蹌着後退,它只是脖頸上留下了血痕,卻並沒有倒了下。

文宇聚起力氣,又是一刀砍了下去,這一刀精準地砍在了怪物脖頸上的血痕處,深深地陷了進去,頓時怪物脖頸處血如泉涌,徑直倒在了地上,顯然被重創了。

怪物脖頸上巨大的傷口慢慢往外流出鮮血,匯聚成血霧,怪物也慢慢沒了氣息。

「文宇,你又殺了一頭怪物。」

楊傑的一刀雖然沒有成功地殺掉怪物,但這是他第一次朝怪物出手,已經很不錯了,他顯得異常興奮。

「楊傑,如今看來這些怪物不同的種類就有不同的能力,這頭怪物明顯皮厚防禦力驚人。」

文宇冷靜地分析着。

「就是不知道我們之前殺的那兩頭像狼一般的怪物有什麼能力。」

「這些怪物對如今已經強化過身體的我們來說並不是那麼難以對付的。」

文宇看着楊傑一刀傷到了這頭怪物,心裏還是蠻高興的。

這些怪物並沒有強到難以對付,這無疑是一個好消息。

文宇讚賞地看着楊傑,誇道:「你做得很好了,一刀重創,給了我解決它的機會。」

「你就別捧我了,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確實比你差了一丟丟。」

楊傑對着文宇聳了聳肩,無所謂地道。

「時間不早了,我們抓緊吸收血霧強化身體。」

一縷縷的血色霧氣從怪物的血液上飄出。

楊傑對於強化自己的力量顯得迫不及待,二話不說就進入了血霧裏面,文宇緊跟其後。

文宇這次注意力看向了自己和楊傑周圍的血霧,他發現湧向自己身體里的血霧更多。

念頭轉向腦海,玻璃球和之前一樣,正閃爍着吸收血色霧氣。

「果然,玻璃球能主動吸收血霧,並且能加快我的吸收速度。」

「難道它需要這種能量?身為至寶,總不可能平平無奇的,總要有些特殊能力吧,難道是要讓它吃飽才行?」

文宇心裏疑惑地想着。

還沒到一分鐘,血霧已經消失不見,意味着被他們兩人吸收完了。

「舒坦,我感覺我又變強了。」

楊傑激動地道,然後握緊拳頭朝樹木砸去。

只聽一聲巨響傳來,「轟」,差不多二十厘米粗的樹被楊傑一拳砸出了一個凹坑。

這樣的結果讓楊傑目瞪口呆,他收回拳頭,面帶興奮地看着自己的傑作。

「才吸收三頭怪物的血霧都這麼厲害了,如果再吸收更多的話,難不成真的會出現現實版的神靈?」

文宇心裏默默地想着,既然楊傑能做到這樣,那麼換成他也行。

而且因為玻璃球能主動吸收血霧的原因,他應該比楊傑還要強一些。

這個結果讓他很高興,當吸收血霧的人越來越多,人類力量越來越強大時,怪物根本就沒法對人類構成威脅了。

「文宇,你在想什麼?」看到文宇似乎在神遊,楊傑打斷了他。

文宇望着遠處的房子,想着怪物獠牙上殘留的血肉,說道:「沒什麼,我想去那棟房子里看看,看看裏面還有沒有活人。」

「好,我們去看看。」楊傑似乎猜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一副不忍的表情。

兩人來到了剛才文宇躲藏的地方。

文宇示意停下來,然後撿起一塊石頭朝房門扔去,他想確認下屋裡還有沒有其他怪物存在。

雖然兩人已經吸收了兩次血霧,力量得到了更大的提升。

但怪物誰都不了解,萬一數量過多,或是太兇猛,他們兩人怕是要直接完蛋。

石頭砸在房門上。

「砰……」

過了十幾秒,房子里沒有出現任何動靜。

「裏面很有可能已經沒有怪物了,但還是要小心一些。」文宇對着楊傑小聲說道。

兩人躡手躡腳地朝着房子走去,周圍到處都是鮮血,想來怪物曾經在這裡肆虐了一番。

強忍着心底的傷感,兩人走進了屋裡。

映入眼前的是寬敞的大廳,左右各兩間房,兩人謹慎地搜尋着。

文宇滿臉凝重,他希望看到還有人活着,他害怕看到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堆血肉。

「文宇,你看那……」楊傑沉悶的聲音傳來。

文宇朝楊傑的視線看去,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堆爛肉,已經看不出人形,碎裂的衣物四處散落着,可以想像當時怪物是何等的兇殘。

「嘔……」

楊傑乾嘔的聲音傳來,雖然有斬殺怪物的經歷,但生理上的反應根本沒法控制。

文宇閉上紅了的眼睛,揉了揉眉心,強忍着心裏的不適。

他知道怪物的降臨會帶來巨大的災難,但親眼目睹的畫面給他帶來的觀感更加強烈。

眼前的一幕是他二十多年不曾經歷過的,他很痛心,對怪物充滿了憎恨。

文宇拍了拍楊傑的肩膀,「往後我們可能會經常看到這一幕,我們要習慣。」

「如今我們有了力量,可以救人,也可以殺怪。這些畜生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楊傑抹了抹眼角,惡狠狠地說道:「我一定不會放過這些畜生,只要我活着,我要屠光它們。」

文宇沒想到楊傑受到的刺激這麼大,下了這麼大的決心,但他還是贊同他的。

若情況允許的話,他也會這樣做。

「我們已經把怪物殺了,算是為你報仇了吧,你……」

文宇對着殘軀本想說幾句,但發現自己不知道說什麼,他遲疑了一會兒,對着殘軀鞠了一躬。

「走吧,我們去樓上看看,希望有人活着。」

文宇不忍的跨過殘軀,帶頭向樓上走去。

楊傑也鞠了一躬,帶着憤懣的表情跟在文宇身後。

到了二樓,眼前是一個客廳,地板上滿是怪物染血的腳印,旁邊有兩間卧室,房門開着,一眼望去空蕩蕩的。

在兩間卧室對面也有一間房,但房門緊閉。

文宇眼前一亮,跨步走上前,試圖推開。

但房門卻紋絲不動,意識到裏面多半有人,文宇急忙敲門。

「裏面有人嘛?」

連續喊了幾次,卻一直沒有回應。

「外面現在已經安全了,怪物被我們殺了,你可以出來了。」文宇繼續對着房門喊。

這時,楊傑突然走上前說道:「我們是**,外面真的安全了,我們是來救你的。」

文宇好奇地看着楊傑,沒想到他突然來這麼一出。

話音剛落下沒幾秒,就聽到房門傳來「吱吱吱」的聲音,想來是裏面的人用東西擋住了門,現在正在搬開。

文宇朝楊傑豎起了大拇指,沒想到這個方法還挺有用。

這時,房門被打開一條縫,露出一張滿是血污的臉,眼睛裏還帶着悲傷,警惕的目光緊緊盯着文宇兩人。

文宇急忙抵住門,一臉柔和地說道:「您好,我們不是壞人,怪物已經被我們殺死了,我們是來幫你的。」

「你們是**?怪物真的被你們殺死了?」

粗獷的聲音傳來,這是一個中年男人,面帶驚疑地看着文宇。

「大叔,我們說的是真的,它的屍體就在外面,用不用我們把屍體拖來給您看看。」楊傑搶在文宇前解釋道。

「不用,不用……我相信你們。」男人打開了房門,臉上流露出痛恨和悲傷。

「……謝謝你們。」

男人淚水從眼中滑落,朝兩人跪下,對着兩人就要磕頭。

文宇急忙攔住男人,將他扶起來,「大叔,您這是幹什麼啊?」

男人流着淚,傷心地說:「我的母親,我的妻子,我的孩子,都被怪物咬死了,就剩下我自己了。」

「你們殺了它,你們就是我的恩人啊。」

文宇想到了樓下的殘軀,喉嚨里像是塞了什麼東西,說不出話來,勉強安慰道:「大叔,您節哀……」

「這些怪物嗜血吃人,殺了它們是天經地義的事,你用不着這樣做。」

「是啊,大叔,是個人都不會放過它們的。」楊傑在旁邊跟着勸說。

男人勉強站了起來,感激地看向兩人。

「大叔,周圍的房子里還有沒有人?」

文宇想知道這小村子還有沒有其他的人倖存下來。

大叔的臉上露出悲傷:「大概率是沒有了吧,村子裏都是老人孩子居多,那些怪物出現的時候基本都在外面乘涼,我是運氣好才逃過一劫。」

文宇和楊傑聽到可能沒有人活着,面面相覷,這麼多的人就這樣死了?

而且外面根本沒有屍體,兩人沒敢再想了。

對視一眼,緊緊地握着手裡的刀。

這時文宇看到房間里的床上還躺着一個男孩,鮮血滲透了整張床,男孩的臉色很是蒼白。

男人察覺到文宇的目光,悲傷地說道:「這是我的兒子。」

他雙目變得通紅,攥緊拳頭。

「他被一頭畜生咬了,沒有撐過去。」

文宇不忍心再去看床上的男孩,對男人說道:「大叔,這裡現在不安全,您跟我們走吧,能安全一點。」

「對啊,大叔,跟我們走吧,現在外面有許多的怪物,要是被發現就危險了。」楊傑接著說。

「不走了,我就待在這裡,哪也不想去了。」

男人走到男孩身邊,撫摸着男孩蒼白的臉。

「養我的人死了,我要養的人死了,陪我過日子的人也死了。」

男人搓了搓臉:「我活着還有什麼意思。」

文宇聽了心裏堵得慌,仍然勸說道:「大叔,活着就有希望,想必您的家人們都希望你能好好地活着。」

「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不是嗎?」男人看着文宇。

「年輕人,你們是好人,希望你們以後能救更多的人,殺更多的怪物。」男人態度很堅決。

文宇和楊傑面面相覷。

「文宇,走吧,大叔意已決,我們是勸不了了。」楊傑對文宇說道,看向男人的眼神充滿了不忍。

「呼……」

文宇深呼一口氣,嘴巴張了張,把已經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重新組織了語言。

「大叔,既然您執意如此,我們也不再勸了,希望以後您和您的家人能在另一個世界裏幸福的生活。」

男人感激地看着文宇:「謝謝你,我相信會的。」

文宇和楊傑走出了房間,內心極不平靜。

「對了,大叔,您叫什麼名字?」文宇回頭問道。

「我姓王,叫王福生。」

「王叔,我會記住你的。」

王福生是文宇碰到的第一個因為怪物的出現而家破人亡的人,他覺得自己很難忘記他。

文宇想到了自己的母親和妹妹。

當務之急是找到他們,並且保護好她們,他不想像大叔那樣眼睜睜地看着親人離去,自己卻無能為力,只留下無盡的悲痛。

楊傑似乎也想起了什麼,臉上露出一絲擔心,但轉瞬就變得狠厲。

「嗷……」

「嗷……」

「嗷……」

正當兩人沉浸在各自世界裏的時候,幾聲獸吼從樓下響起。

兩人瞬間被驚醒,臉上露出驚慌的表情,對視了一眼。

「這……危險了……」

《我飼養了一個宇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