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是靖夜司持劍者
我是靖夜司持劍者 連載中

我是靖夜司持劍者

來源:google 作者:煙火中的尋道者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古七 懸疑驚悚 煙火中的尋道者

霓虹燈光照耀不到的黑暗,有人持器守在哪裡,護住了燈光下的人們黑暗裡,怪物們在低吼,他們渴望沖入燈光下,撕碎舞池扭動的身軀,吞噬大床是鼾聲漸起的夫妻雷池不可越,士者以命止展開

《我是靖夜司持劍者》章節試讀:

次日

金色的陽光透過窗戶,撒在床上熟睡之人身上。

蜷縮的身子好似小貓,嘴角掛着一抹淡笑,以往緊皺的眉心此刻也是舒緩開來。

哐哐!

「誰啊?」宛如受驚的動物猛得睜開眼,環顧四周回憶起昨日,這才放鬆不少。

「是我,嚴洪。」

門外,嚴洪帶着一疊資料,臉上甚是嚴肅,有些事情本就應該時刻保持嚴肅,謹慎。

已經走到門口的古七,聽見外面的聲音,一把拉開了門。

「嚴隊長,這是?」望着對方手裡的東西,古七面露疑色。

「收拾一下,跟我來。」

「是,馬上。」不知道要去幹什麼,但嚴洪此時的態度,說明接下來要去的地方,見的人或者物,亦或者要對自己說的內容,都是很重要的。

不到一分鐘,他便整裝待發重新出現在門口。

「走吧!」嚴洪滿意點了點頭,隨即在前面領路。

古七跟在身後,二人的組合,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他也逐漸注意到,這些來往的工作人員,大多有着濃重的黑眼圈,精神狀態並不是很好。

這裡的工作很累,精神與肉體一併。

古七沒有注意到的是,在他觀察別人的時候,也有人在觀察着,更有人捧着一杯苦茶,眼睛通紅時刻通過眼前的屏幕注視着他。

一路上,人越來越少,通過來時的路線可以大致判斷,他們一直在不斷深入,漸漸地周圍沒有別人,除了二人只剩下冷冰冰的牆壁。

氣氛有些壓抑。

「到了。」

嚴洪停在一扇大門前,一隻手按在掃描台上。

「滴——」

隨着這一聲響,大門伴隨着轟隆聲慢慢打開。

僅僅是第一眼,古七的眼神有些詫異,隨即是尊敬,再之後是惶恐。

放眼望去,一座座墓碑立在那裡,宛如別樣的森林。

嚴洪沒有說話,只是繼續往前走,壓抑的環境,古七也選擇保持沉默。

二人繼續向前,路過一座座墓碑,古七望向上面的刻字。

「斬盡妖魔,以證吾道。」

朱郉,男,持刀人,生時斬殺異常33,修補封印3次,浩天城封印修補犧牲,享年35。

「姐姐,我辜負了你的期望,沒有保護爸媽。」

趙苑苑,女,詭師,生時斬殺異常16,修補封印8,發現並詳細記錄新異常9,浩天城封印修補犧牲,享年29。

「我的墓,不知道是誰在守。」

褚杏,男,守墓人,生時阻止騷動13起,完成封印修補9次,浩天城封印修補犧牲,享年21。

……

墓碑上的內容很短,但其中蘊含的信息卻概括了墓中人一生的執念。

隨着逐漸深入,古七也看見了一些空了的大坑,不知道裏面的東西去了哪裡?

一些不好的猜想湧上心頭,他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前面的嚴洪忽然停下,正盯着某個深坑瞧的古七,差點撞了上去,好在最後的關頭停下了身子。

「這是。」古七望着眼前的黑色牆壁說道。

「一面特殊的牆壁,看見那壁畫上的火把了嗎?用你的手貼上去。」嚴洪低沉的聲音,讓氣氛變得無比肅穆。

邁步向前,古七的手靠近牆面,越是靠近那壁畫上的火把,內心越是傳來一陣陣躁動。

肉體與精神都在渴望,渴望觸碰它。

他表情掙扎,這種躁動很不對勁,他不喜歡這樣的感覺,這種好似自己不是自己的感覺。

手在即將觸碰到火把的瞬間,他的嘴角溢出一絲鮮血,鐵鏽味在口腔中瀰漫,刺痛感讓他換回了一抹神智。

「抱歉,我做不到。」

古七收回自己的手,快速跑回了嚴洪身邊,一臉的沮喪,他知道自己,讓對方失望了。

「不,你做到了。」嚴洪那張板着的臉如釋重負般退去,臉上是輕鬆的笑容。

「什麼?」古七脫口而出,話剛落下,他便察覺自己的愚蠢。

嚴洪笑着看着這個新人,第一次見到對方失措,還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好了,想來你已經猜到了,觸碰那東西,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以後的日子裏,你需要面對的迷惑比這更甚,如果這一關過不了,一切都是白費。」嚴洪說話的語氣越來越高亢,腳下狠狠一跺。

「這才是你需要的,我們叫它薪火。」

古七隨着嚴洪的指向看去,地面升起一座石台,石台整個被黑霧瀰漫,霧中有一抹刺眼的光亮。

一串跳動着的艷紅色火焰,火焰似頑皮的小孩,於黑霧中翻騰。

黑霧則如準備獵殺獵物的猛獸,試圖侵蝕火焰,卻總是屢屢受挫 。

「小孩」看見了喜歡的東西,於是衝破阻攔竄出來,尚不明白髮生什麼的古七,一個不慎被火焰射中。

體...體內,有一股火在燒,越燒越烈,好似有柴鑫被點燃,簇成這一團烈火。

嚴洪看着一切,他深知此事的重要,眼中不禁回憶起自己那日的情況,可比不得眼前這孩子,自己甚至有些被嫌棄。

「怎麼了?」

一隻手悄無聲息搭上了嚴洪的肩,他轉過頭去,是守墓人李才平。

「呼~~」鬆了口氣,他也放下了準備拔劍的手。

「有我在,你放心吧!」李才平不爽道了一句,

見好友生氣,嚴洪也沒有隊長的架子,摟着對方的肩拍了拍。

「老李,你說你嚇我幹嘛?我膽子小又不是不知道,哎呦,剛剛真的差點嚇斷氣了,怎麼樣今天晚上我請客,來不來。」

「你請?」李才平不相信,語氣中充滿了質疑。

見狀嚴洪毫不猶豫,舉起右手,「我對天發誓,這頓飯我請,這樣行了吧!」

李才平這才點了點頭,剛剛的不愉快也拋之腦後。

古七這裡,火焰已經燃至整個身體,他就像是一塊上好的燒火木頭,一沾上這火,就再也停不下來了,好在現在需要的就是燃燒,而不是滅火。

「好了。」關注古七情況二人一同說道。

話落不久,頑皮的「孩子」吃飽了,身體壯大了不少,自然而然退去了古七的身體。

大部分的火焰都隨着一起離開身體,然而五肢處各有一團小小的火焰留下並持續的燃燒着,心臟的位置同樣有一團火焰,這團火焰不大,卻給人最不好惹的感覺。

一睜開眼睛,古七的雙瞳已經變為了金色,再之後金色褪去,接着一抹深厚的黑,之前黑瞳中隱約可見的紅絲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咔嚓……」古七握了握拳頭,他能感覺到自己身體內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是以前的自己可望而不可及的。

「過來。」李才平忽然板着個臉說道。

聽見這不懷好意的話,古七一臉懵逼,他不知道自己怎麼得罪了面前這位大叔,不過在看見嚴隊長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後。

他還是一腳踏了出去,第一步有些奇怪,不過他並不太在意,接着第二步,第二步,第四步……

啪!

古七搖晃的身體倒在了地上,他的身體好像不是他的身體,明明只是一小步,卻不自覺變成了一大步。

明明向前走,身子卻止不住向右偏。

遠處,沒良心的兩個傢伙,一個正掏錢,一個則正準備收賬。

「你們這是?」眼前這一幕,讓他的語氣不禁帶上了怒氣。

聽見這話,李才平接住堵住勝利的錢,一根細繩迅速綁好,朝着古七丟了過去。

「接住。」

古七壓抑着怒氣,伸出手去接,然而這一次還是差不多的情況,明明是瞄準了去接,結果實際位置卻差了許多。

也就在他準備乾脆放棄時,那捆錢被什麼牽引着,落入了他的手中。

「我叫做李才平,這就當是我送你的入隊賀禮了。」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對了嚴隊,晚上記得準備準備,可別故意不準備,嘿嘿嘿」臨走,李才平故意警告了一下對方。

隨後離開,只留下一個背影給二人。

「嚴隊,哪位前輩還有這個是?」古七拿着錢,想要還給那人,可對方早已經消失不見。

「收着吧!前輩的好心,可不能不接,剛剛的事情是故意測試你的情況,隨便打了個賭,你也不用怪他,是我的主意。」

「我們走,離開這裡。」

古七望向那人離開的方向,最終收起了這捆錢。

實際上他已經想明白,這東西是嚴隊和李前輩故意想了個理由給自己的,別人的好意已經到了手上,沒有再塞回去的道理。

兩道身影離開了墓園,一道身影還守在這裡,獨自守着這裡,如同歷代的那些前輩一樣。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我是靖夜司持劍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