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連載中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來源:外網 作者:白色的木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白色的木

她是秦始皇心尖上的人,她是漢武帝唯一的摯愛,她是唐太宗始終捨不得傷害一根手指的存在,她是……    秦始皇是這樣沒錯。    漢武帝江山都不及她重要。    唐太宗我願意和她共分天下。    青霓……    青霓幽幽地道是啊,畢竟如果有人說能幫我一統全球帶來幾千年後的科技讓我隨便用劇透未來讓我能夠避開災禍,我也把對方放在心尖尖上疼。        系統說「你要成為秦始皇心尖上的人,攻略他,佔有他,凌駕於後宮之上,威赫於朝堂之間。」    青霓信心滿滿「你放心,我可以!」    她乾脆利落地兌換了生子丹,以及孩子呱呱落地時配套的紫氣東來,百花齊放,紅霞滿天特效。    系統十分欣慰,覺得自己沒有綁定錯人。    然後,青霓把那顆生子丹餵給了一頭母牛。        史載——    秦始皇帝廿八年,夏,始皇帝封禪,遇暴風雨,有玄女自九天而來,乘紫氣,御紅霞,雲銷雨霽,彩徹區明,泰山之上,始皇拜為國師。    玄女帶來仙丹,人服之便可生兒育女,使大秦人口暴增。牲畜服之,一胎十二寶,耕地撒之,稻穀顆顆飽滿,家家有餘肉,戶戶存餘糧,再無餓孚。    玄女帶來聖水,蠻展開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試讀:

[] 始皇帝說完之後,??看青霓:「先生,政這些國策,可有需要調改的地方?」 「陛下決定便可,??吾不多言。」她不懂這些,??就不『亂』指揮了。 始皇帝微微點頭,心愈發愉悅。忽然開口問:「先生可是喜歡小孩?」 「嗯?何以見得?」 「先生見到蕭卿時,只需遠遠看一眼,??便能認出的真假,到了韓小郎,??卻讓上前,??輕撫腦袋。」 「吾並非獨愛孩子,??吾只是……」卻見女抿唇一笑,??眼中泛出星星點點笑意,??「白虎有一些過節――在天上時,??總叫囂要吾比一比兵法,吾不應,便番兩次『騷』擾。如今見得么傲氣的大白虎變成了小『乳』虎,便忍不住出一口『惡氣』。」 始皇帝可不會把這明顯開玩笑的「出一口惡氣」,當成女真的討厭韓信,??便也笑道:「等白虎回歸天上,憶起凡之事,??恐要跳腳了。」 又是稚嫩的小孩子,??又被想要打敗的對手『揉』了腦袋,??還不羞憤欲死? 陛下又女聊了一會兒天,心裏掐時,差不多滿足每日規定給自己休憩的時長了,便起身告辭,??回去繼續處理國事。 青霓在自己宮殿里無事事,躺在床上,翻過,滾過去,拎小雪貂放在懷裡,攤開它的四肢,『揉』肚皮。 被吸貂的系統:「……」結束完這世界後,它一定要換一殼子!人類真是太可怕了,就喜歡對『毛』茸茸動手動腳! 「統統啊……」 「嗷?」 「我發現你們這系統不太智能啊。」 兩隻肉爪迅速按住少女要『揉』它尾巴根的手,雪貂耳朵尖都直直支起了,圓滾滾的雙眼瞪視青霓:「哪裡不智能了!我可是系統用最好的配件製造出的!不智能你還想和我交流?你還想支使我和你一起大半夜去擺米?」 青霓順勢一把抓住它圓潤的肉球,大拇指捏捏去,「我說的不是這,我指的是系統的成就模塊。」 雪貂盯了好一會兒在它爪子上按按去的手,才移開視線,懶得掙扎了,「成就模塊怎麼了?」 「你看啊,前面『為愛原諒』的成就,可是祖龍原諒了綠帽子,允許男小妾進門,你們系統居然只按照對待普通皇帝的成就積分算!祖龍的綠帽子只值1500積分嗎!難道積分數不應該是隨皇帝的大眾地位而變嗎?」 雪貂呆了一下,「好像……有點道理?」 「是吧是吧!你看游戲裏,給ssr進的道具,需要的數量都比r級多,需要的品質也不一樣。你們系統應該搞難度劃分,攻略昏君算一種成就積分,攻略暴君算一種成就積分,攻略明君算一種成就積分,攻略千古一帝……咳咳,統統你懂的。」 雪貂陷入沉思,身後尾巴不自覺一甩一甩。 「你說得對。」系統熟練地開始往上面打報告,「已經提交bug了!」 青霓撫『摸』雪貂的頭頂,悄悄咧笑出雪亮的白牙。 「還有,你沒發現之前我應該有一成就嗎?」 「嗯?什麼成就?」 「父子雙收啊!」 雪貂:「???」 雪貂:「!!!」 雪貂:「卧――」 青霓伸手指堵住系統要出口的髒話,振振有詞:「難道不對嗎!你看,秦始皇是我要攻略的皇帝,扶蘇是男配,們不是父子嗎!」 系統:「是……」話是這麼說,但是它總覺得有哪裡不對。 青霓:「這不就對了?以我才說你們不智能嘛,不能小瞧寵妃啊,比如什麼父子雙收,比如給皇帝戴綠帽,比如勾引大臣……這都是有可能發生的啊!」 系統弱弱開口:「但是……」 青霓打斷它:「統統,相信我,有喜歡簡易模式的宿,就有喜歡噩夢模式的宿,就像玩遊戲一樣――會有成就狂魔為此去挑戰的!而且,沒人挑戰也沒關係啊,反正就是一成就,放在後台就行,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有人誤打誤撞完成了呢?」 系統被說得一愣一愣,暈暈乎乎就又提交了一次申請。半小時後,系統的批複下了,同一時,青霓也聽到了系統提示音。 「滴――」 「系統編號001的宿提交了bug,獎勵,抽獎一次。」 「現,根據攻略目標調整某些特殊成就獲得積分。」 「已自動掃描各宿面對的皇帝類別。」 「已更改替換各系統核心儲存的計算代碼。」 「系統編號001的宿,因你攻略的對象是ssr千古一帝級別,已修正成就積分,判斷只有成就『為愛原諒』滿足特殊成就,需要更改獎勵,補發積分:98500。請系統編號001的宿查收。」 「謝系統編號001的宿提出意見,現已為系統錄入『父子雙收』成就。」 「滴――」 「恭喜宿達成成就『父子雙收』,獎勵積分:100000。抽獎一次。」 「由於某位宿達成了新的事件,現已為系統錄入『父子雙收』成就……」 各寵妃系統綁定的宿都收到了這條通知,一聲「卧槽」卡在喉嚨里,差點喊出。 牛、牛『逼』啊,哪姐們這麼猛,在古代都能搞父子!還是雙收!這是穿成了武則天還是楊玉環! 再看看滿後宮跟她爭奇鬥豔的妃子,還有今天寵幸皇后,明天寵幸妃子,後天懷抱美人的狗皇帝,心裏頓時流下了羨慕的淚水。 嗚嗚嗚嗚嗚,這就是差距啊!我們是被後宮的,人是開後宮的! 作為開後宮的,青霓坐在花園裡飲蜂蜜水賞花時,被美人找上門了。還是紅衣美人,腰肢纖細,身形窈窕,往她面前一跪,像一條盤起身軀的美人蛇。 「國師。」她抬起臉,『露』出一糜麗似花開的笑容,「奴奴想伺候在你身邊。」 國師沒有說話。 紅衣美人微微咬唇,依舊跪在里,身姿是習慣『性』擺出的婀娜姿態,肌膚如雪,烏髮如瀑布。 「自數月前一見,奴奴便仰慕國師風姿已久。奴奴不求什麼長生成仙,也不求健康長壽,只求能在短短一生中,伴於國師左右,當奴作婢。」 國師穩如泰山,仍舊不曾說話,只用雙明鏡似的眼眸凝視她,彷彿她一切的小心思都無遁形。 紅衣美人只覺自己是在對一尊像訴說,在只的面前,她的隱瞞似乎顯得有些可笑。 要說嗎…… 可是,比起在國師身邊為奴為婢,她真實想要的,根本就不可能求到。 青霓不喜歡被人利用。少女輕輕蹙起眉尖,「汝求為何?」她可不信,無緣無故,秦始皇的夫人會想要當別人的下仆――雖說是仙的僕從,可人的說法明明就是在表示:自己不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當一輩子凡人,有生老病死都沒關係,只要能呆在她身邊就心滿意足了。 這說法,一聽就有問題。 一月的天氣並不溫暖,紅衣美人膝蓋跪在冰冷的泥土上,寒意透過輕薄的布料傳進身軀中,凍得她哆嗦了一下。 「奴奴……」紅衣美人的睫『毛』緩緩垂下,「求是在國師身邊,做一端茶送水的官奴婢。」 說謊。 青霓瞥了她一眼,忽然想起:「統統,線任務(十一)調出一下。」 「啦――」 線任務(十一):讓秦始皇為你撐一次腰,彰顯你在心中的地位。 任務要求:晉位/超額獎賞/懲罰寵妃,選一完成。 任務進度:進行中 任務獎勵:九天攬月衣x1,積分x10110。 「九天攬月衣?」 「穿上之後,體態輕盈就好像要飛天一樣,穿上它跳掌上舞特別輕易!」 「也就是說用它包裹身體之後,體重會變得很輕?」 「包裹身體」這形容有些怪異,仔細一想又好像沒什麼問題,系統便道:「對!」 篤―― 紅衣美人聽見了瓷杯紅木案幾輕微的碰撞聲,她抬眼望去,青裙上的墜飾隨國師起身的動作,折『射』出星河璀璨。 國師邁腳走出亭子,直接從她身邊行過。 紅衣美人沒想到這位據說對旁人很和善的國師會離開得如此乾脆利落,眼中升起了恐懼。 她能從上林苑過,是假裝受到了國師的召見,由於上一次她留在了國師身邊天,這謊言很輕易就騙過了其人,讓她得以出現在國師面前。可是,如果國師不留下她,她的謊言會立刻被拆穿,陛下……陛下必然輕饒不了她! 紅衣美人一咬牙,也站了起,默不作聲地跟在青霓身後。 青霓也不驅趕她,只是往前走,足足十息,耐心等她開口,然而這位夫人嘴巴比蚌殼還硬,就是什麼也不說。 唉,女也是有脾『性』。青霓暗自搖頭。自己給過她機會了。 青霓迅速給自己裝備上完成任務(八)時獲得的技能【回眸一笑百媚生】,這技能的描述是能讓人為她魂顛倒,失足足五秒。 於是,紅衣美人發現女慢慢駐足,回眸望了她一眼,臉上還留淺淡的笑意。 霎時,紅衣美人只覺整世界都模糊了,視野里只剩下回眸一笑。 她呆愣住了,腦子『迷』『迷』糊糊,什麼也想不起了。 同時呆住的,還有附近作為護衛存在的暗衛。 而等到們回過,女已消失不見。 暗衛們互相對視一眼,猜測女是用了法術跨越空,隨後從暗處走出。紅衣美人見到們,軀體恐懼得微顫。 暗衛嗤笑:「現在知道怕了?方才纏國師時,怎麼不怕?不就是仗國師不凡人計較嗎。別裝愣,走,見陛下去。」 「不……」紅衣美人連腿都在抖,她後悔沒有直接說出了,然而世界上沒有後悔『葯』,暗衛哪裡會管她走不走得動,立刻示意女『性』暗衛上前,將人按住,扭送到始皇帝面前。 趁有人失的五秒,青霓迅速完成了助跑起跳翻|牆動作,到牆的另一頭。 她當然知道,只要女稍微抬高聲音,就會有暗衛出現,拖走紅衣美人。然而任務(十一)描述是讓秦始皇給她撐腰,懲罰寵妃,她就只能將此事留給陛下了。 反正,既然女沒有直接出手懲罰,陛下里應該也不會把人罰死了。等罰了一下後,美人應該也能懂得說人話了。 嘖,求人幫忙還遮遮掩掩,當她這裡開善堂的呢。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