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我當出馬先生那些年
我當出馬先生那些年 連載中

我當出馬先生那些年

來源:外網 作者:子時三刻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子時三刻

火光很耀眼,在漆黑的夜幕下格外清晰。我吞了口口水,瑟瑟發抖的緊握着行李箱,有些不敢靠近。那是回村的小路,但那團火光,卻讓.........展開

《我當出馬先生那些年》章節試讀:

《我當出馬先生那些年》是子時三刻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將會有着怎樣的經歷呢?快來閱讀這本小說吧。... 在我的呼喊下,剛子叔趕忙招呼就近的村裡人,朝着村頭井趕去。 因為我家離村頭比較遠,所以我父母沒能第一時間趕到。 再礙於天黑的緣故,大人們不放心我獨自回家,只能將我也帶到了那口井附近。 回到村頭,井口邊原本除了我之外的十二個孩子,此時只剩下了六個。 也就是說,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內,又跳下去了六個。 看到這個架勢,大人們紛紛衝上前去,想要將孩子們從井口拉出來。 可奇怪的是,原本人畜無害的小孩子在這一刻力氣變得非常大,村裡的莊稼漢拉都拉不動。 孩子們着了魔一樣的奔向水井,而大人們則是心驚肉跳的阻攔着悲劇的再度發生。 至於井內,大人們看得一清二楚,好在他們沒有着魔,只是想試圖將井裡的孩子們拽出來,但不管怎麼努力,卻連一個孩子都救不出來。 「快叫武哥和三姐過來,有鬼東西作祟,快啊!」 不知道是誰,在人群中喊了一嗓子,緊接着,便有人匆忙朝着村中奔跑。 而那人口中的武哥和三姐,便是村裡人對我父母的稱謂。 恐怖還在繼續,村裡人拼了命的阻攔孩子們靠近井口,即便是又打又罵都毫不管用。 我瑟瑟發抖的站在一旁,依偎在熟絡的村民身邊。 夜色來的很快,周圍點起了火把,短暫的幾分鐘後,我看到了父母的身影。 我急匆匆的跑去,本想大哭一場,卻被我媽的形象嚇得不敢靠近。 在我眼裡,我母親無非是個普通的農村女人,但這一刻,她讓我感覺到了些許的陌生。 母親穿着着花花綠綠的袍子,袍子上面掛着鏈條,鈴鐺,胸前還佩戴着一面銅鏡。 除此之外,她的臉上塗抹着不同顏色的顏料,妝容很是詭異。 只見原本熟悉的母親拿着一根木棍,衝到了最前頭,同時,她的另一隻手搖晃着巴掌大的撥浪鼓,口中念念有詞,總之我是一個字都沒有聽懂。 與此同時,我爸來到了我的身旁,一把將癱軟的我抱了起來。 「爸,他們死了,那裡,那裡有黃色的東西。」 我爸揉了揉我的腦袋,安慰着我,但我能感覺到,此時的我爸很是緊張,將我抱得也是很緊,他好像知道裏面是什麼,更多的則是擔心着我的安危。 「三姐,這群孩子咋了?」 一人在我母親身邊問着,我媽表現的則是冷冰冰的,沒有回答。 我爸面色凝重的提醒道:「老仙兒在身上,別說話,估計是黃鼠狼作祟。」 在我爸的聲音下,周圍陷入了沉默,只能將寄託放在奇裝異服的我媽身上。 說來也是奇怪,在我媽來到這裡之後,孩子們安靜了不少。 雖然他們還在爭先恐後的想要跳井,但至少,眼下的莊稼漢們已經能拖住他們的腳步了。 「小嘎牙子們,作死是吧。」 我媽一聲呵斥,口中傳來了讓我陌生的聲音。 她不是我媽! 某個瞬間,我忽然間覺得這是一個陌生人,絕不是我平常看到的母親。 鐺鐺鐺的聲音不絕於耳,我媽一邊搖晃着撥浪鼓,一邊走到了一個孩子身前。 「挺大個黃皮子,逮個孩子欺負,你們要不要臉?」 嘶,嘶! 被我媽質問的小孩子滿臉猙獰,齜牙咧嘴,而嘶嘶的聲音,也是從他的口中發出來的。 「收起你那一口焦黃的大獠牙,齜牙咧嘴的嚇唬誰呢,奶奶我不吃你這一套,趕緊滾蛋,否則姑奶奶我這一窩子魂兒都給你燒了。」 威嚴的母親好像威脅着誰,而我,則是皺着眉頭,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夜幕下,我隱約的看到了那個孩子身上泛着一層黃光,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停頓了好半天,我媽的神色越發凝重,這一刻,周圍的空氣好像都凝固住了。 「沒得商量是吧。」 我媽嘆了口氣,隨之拿起木棍,狠狠的朝着孩子的背部打了過去。 砰地一聲悶響,木棍結結實實的打在了孩子背部。 這一幕,被我清晰的捕捉在眼裡,我清清楚楚的看到,我媽的棍棒打在那孩子身體的一瞬間,那層黃光潰散,隨之消失不見。 下一刻,被打的孩子一頭栽倒在雪地里,他的父母見狀,連忙上前將其扛在了肩膀上。 「回去點三根香插在門前,門檻子上立把菜刀,今天不論怎樣,都別出門,明早我會過去。」 「好,好的三姐。」 聽到我媽的囑咐之後,夫妻二人匆忙帶着孩子離開,不敢有絲毫的逗留。 緊接着,我媽拿着木棍走向了第二個孩子,同時說道:「後續都按照我說的辦法,晚上千萬別出門。」 說完,我媽手起棍落,同樣砸在了第二個孩子背上。 第三個,第四個。 六個孩子,紛紛挨了我媽一棍,打的那叫一個結結實實。 奇怪的是,村民們沒有埋怨我媽,可這一幕,卻看得我心驚肉跳。 我長這麼大,我媽一次都沒打過我,感情她火氣竟然這麼大,以後還是少招惹她為妙。 就這樣,六個孩子全部被抬回了家裡,但這還沒有結束,畢竟井裡,還有八個孩子。 「三姐,救的上來不?」 聽到這個問題,我媽無奈的搖了搖頭。 「能上來,但不是活的。」 說完,我媽走向井口,朝裏面看了一眼。 緊接着,她摘下了胸口處佩戴的銅鏡,念叨了幾句之後,將銅鏡扔了進去。 哀嚎聲無比刺耳,也不知道是孩子們發出來的還是什麼東西。 隨之,在我媽的示意下,一群村民開始用繩索打撈,從井裡將八個孩子的屍首全部帶了出來。 那一刻,哭聲響徹黑溝子,那一晚,註定是個不眠夜。 忙碌完這一切後,我媽走到了我的身旁,打量着獃滯的我。 「媽?」 我試探性的叫了一聲,此刻,我覺得母親是我熟悉的母親,不再像之前那麼陌生。 「沒事兒了,跟媽媽回家。」 我媽一把將我抱起,朝着家中走去。 而我爸則是和同村的其他人去商量,這件事情該怎麼善後。 回家的路上,我又看到了那團火光。 在母親懷裡的我沒了之前的害怕,而是指了指遠處的火光。 「媽,那裡在燒什麼。」 我媽順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臉色差到了極致。 「沒什麼,可能是不要的舊衣物吧。」 「小秋,告訴媽媽,你看到了大壯和二壯是吧?」 「嗯。」 我點頭回答:「他們就在這裡,可別人好像看不到,我怎麼勸都勸不動。」 「媽,為啥他們看不見呢?還有,井裡的黃色怪物是什麼啊。」 「他們啊,他們……」 我媽吞吞吐吐,苦澀的說道:「他們命不好,命不好……」 這一刻,我明顯的察覺到我媽流淌着淚水,多年以後,我好像察覺到,那天母親流淌的是愧疚的眼淚。 我依偎在母親的懷裡,回到了家中,對於一個七歲的孩子來說,這是一場噩夢,但必然會慢慢消散。 可對於我來說,正如我之前所言,這僅僅是恐怖的開端…… 夜裡,我爸疲倦的回到了家中,而我早已熟睡。 看着熟睡的我,我爸也泛起了擔憂之色。 他一口乾了一杯高度數白酒,坐在椅子上問道:「村裡人都在關心,這件事情是什麼造成的。」 「黃皮子。」 我媽看着窗外,眼眶通紅:「它們回來報仇了。」 聽到這話,我爸緊握着拳頭,看着炕上熟睡的我。 「老婆,這件事情怎麼說?當初借壽的事情就幾個人知道,這事兒決不能捅出去,絕對不能!」 我爸咬牙切齒,惡狠狠的說道:「能談不?要是談不了,我大不了再去捅了它們一窩子!」 我媽無奈搖頭,嘆氣個不停:「沒得談,黃皮子報仇,不死不休。」

《我當出馬先生那些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