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惟願情深蕭景盛謝清煙
惟願情深蕭景盛謝清煙 連載中

惟願情深蕭景盛謝清煙

來源:外網 作者:蕭景盛謝清煙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蕭景盛謝清煙

剛退了朝,謝清煙正準備隨着眾人一同出宮回府,還未抵達宮門口,就被小太監喚住了。「謝大人請留步。」謝清煙抬眸瞧過去,認出是太監總管李茂全的徒弟,於是忙停下腳步,負手立在門口。...展開

《惟願情深蕭景盛謝清煙》章節試讀:

剛退了朝,謝清煙正準備隨着眾人一同出宮回府,還未抵達宮門口,就被小太監喚住了。「謝大人請留步。」謝清煙抬眸瞧過去,認出是太監總管李茂全的徒弟,於是忙停下腳步,負手立在門口。…
等人走近了,她含笑問道:「公公有何事?」
「皇上剛剛傳下口諭,宣大人御書房覲見。」小太監對着這個昔日皇帝最寵愛的臣子,端的是客氣無比,說話語氣含笑,帶着十二分的小心翼翼。
聽到是皇帝宣召,謝清煙不敢怠慢,忙道:「勞煩公公了,我們這便去吧。」
說著,便隨着小太監的腳步,往內宮行去。
一路上,走過熟悉的宮道,她的心中微緊,但是面上依舊泰然自若,讓人瞧不出分毫。
三年了……
一轉眼,她代替哥哥參與科舉,高中狀元,而後入朝為官,已經近三年了。
從初時的忐忑,每一步的謹小慎微,但現在在宮中大方行走,天知道她經歷了多少次的危險。
好在,哥哥的病已經快好了,再過不久,他就可以替她回朝了。
到那時,她就可以恢複本來的面目了。
是嫁人也好,是外出散心也罷,終究是不用再混跡於朝堂,每日擔驚受怕了。
想到這裡,她緊張的心情又放鬆了起來,步子也輕快了些。
小太監將她帶到御書房,便站在門口,請她獨自進去。
謝清煙理了理朝服,確認衣着髮髻皆整齊後,這才推開門躬身進入。
殿內的光線明亮,點着熟悉的龍涎香,風吹來的時候,帶動滿室馨香。
「臣謝欺程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她跪下,低着頭行禮。
「起來吧。」正前方的書岸後,傳來皇帝蕭景盛淡漠的聲音,倨傲、清冷又凌然,一如他平日的為人。
以前在閨中時,謝清煙見過的男子皆是家人、家丁。
她的父親謝章,是翰林院大學士,平日端肅嚴謹,而她的哥哥謝欺程,常年體弱多病,是溫柔的男子。
但當今皇帝則不同,他時而溫和懷慈,時而殺伐果斷,時而不發一語,讓人看不透所思所想。
儘管已經為官三年了,謝清煙每次見他,都還是本能地畏懼。
畏懼他至高無上的權利,畏懼他那雙漠然的雙眸,更畏懼他能透過層層官服,看透她女兒身的面目。
一旦被發現,不僅是她,就連她的父親、兄長,全家數十口,都將全無存活的可能。
畢竟,欺君之罪,當誅九族。
「謝皇上。」
謝清煙起身後,聽到對面傳來沙沙的聲音,知道他是在批閱奏摺。
也不敢問他宣她來是所為何事,便只好一直站着,垂眸盯着自己的腳尖。
她的腳很小,至少不似男子的腳,如今她身上這雙官靴,是她的娘親謝夫人親自給她縫製的,外表看着大,但是裏面塞了棉絮,穿起來十分舒適,完全不影響她走路。
想到娘親,謝清煙忽而覺得有些腹餓了,早晨上朝早,又議了不少的時間,她清晨起來時吃不下東西,到現在一粒米也未進。
本來是準備下朝便去京城的明芳齋喝一碗酒釀,再買一籠蝦餃帶回府的,沒想到卻又被招來了。
她就這麼神遊着,卻未發現書案後的皇帝已經不知何止停了筆,正在淡淡地盯着她。
在蕭景盛眼中,眼前的臣子可以算是他最得意的門生了。
滿腹經綸、才氣卓然,不論是史書,還是策論,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比之朝里的那些老臣,謝清煙很多的觀點都更對他的胃口。

《惟願情深蕭景盛謝清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