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桃運小山醫桃運小山醫
桃運小山醫桃運小山醫 連載中

桃運小山醫桃運小山醫

來源:google 作者:一桿大煙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玉梅 都市小說 陸小川

三年前,陸小川進山採藥,一腳踏空摔下山崖變成植物人三年後,一直照顧他的嫂子,為了籌措醫藥費要嫁給鄰村的許瘸子大婚當日,陸小川睜開了雙眼……一雙神眼,可觀地脈風水,斷人凶吉一雙妙手,救死扶傷,懸壺濟世咳咳嫂子、姑娘們,我真的不是專業的婦科醫生,你們別啥都讓我看啊!展開

《桃運小山醫桃運小山醫》章節試讀:

清源村,陸家。

老舊簡陋的灰瓦房披紅挂彩,喜氣洋洋。

平房頂上的大音箱里,歡快的樂曲一刻不停。

院子里熙熙攘攘,擺滿了鍋碗瓢盆,桌椅板凳。

「玉梅啊,可算是嫁出去啦。」

「可不是咋地。
要不是她非得帶着那個癱子,就憑玉梅那模樣,十里八鄉還不是緊着她挑?」

「小點聲,玉梅聽見該不高興了。」

「嘖嘖,誰不知道,自打玉梅的老公沒了,她和小川過得跟兩口子似的。」

「小川也是個歹命的,上山採藥摔成了植物人,要不然玉梅還能便宜了外人?」

「哈哈哈。」

「那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一群中年婦女湊在院子里洗菜切肉,嘻嘻哈哈扯着閑話。

正屋裡。

一束陽光透過昏暗的窗戶,照亮了李玉梅美麗無瑕的側臉。

她十幾歲的時候,就是遠近聞名的美人胚子。

白,白得出眾,白得萬里挑一。

水靈,大眼睛彎彎的像兩輪新月,笑起來有種說不出的嫵媚,能把男人的魂兒給勾飛了。

鄉里人都議論,李家的閨女以後要當大明星哩!

還沒到二十歲,說親的都快把李家的門檻給踩爛了。

可是李玉梅既沒有嫁給鄉長的侄子,也沒有選擇鎮上紙箱廠老闆的兒子,而是執意嫁給了情投意合的高中同學陸小山。

陸家兄弟兩個,父母早喪,家境條件已經不能說是一般,而是村裡墊底的存在。

新婚沒多久,陸小山為了支撐起這個家,為了讓尚在讀初中弟弟有書念,毅然踏上了南下的火車。

六年了。

陸小山杳無音信。

一封書信,一句話都沒有傳回來。

有人說,他在工地上被人算計,從高樓上推了下去,別人靠這個訛了包工頭一大筆錢。

也有人說,陸小山下礦井的時候,遇到塌方被永遠地埋在了裏面。

……

總之,陸小山在清源村村民的心中,大概是已經死了。

李玉梅對這些風言風語置若罔聞。

她一如往常的種地、採藥,照顧小叔子陸小川。

等着自己的丈夫回來。

「小川吶,嫂子實在撐不住了。」

李玉梅伸出一隻白皙瑩潤的玉手,摩挲着陸小川蒼白憔悴的面龐。

「放心,我不管嫁到哪兒去,都帶着你。」

「嫂子現在有錢了,等我帶你去大城市的醫院,一定把你給治好。」

李玉梅從沒想到有一天,竟然為了十萬塊錢把自己給賣了!

可是除了許瘸子,誰又肯答應她的條件呢?

「新郎來啦!」

「玉梅,你幹啥呢?快快,準備準備。」

王嬸火急火燎衝進來,一看李玉梅的樣子,腳下頓住了腳步,忍不住一陣心酸。

「玉梅,小川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好起來的。」

王嬸攙扶住她的肩頭往外走,「人家新郎官已經到家門口了,別耽誤了時辰。」

李玉梅戀戀不捨地回頭望了一眼,神情哀婉無比。

大門口。

破舊的木門被一乾親戚鄰居堵得嚴嚴實實。

「老許,你個丑東西娶了玉梅這麼漂亮的媳婦兒,給五塊錢就打發了?」

「就是!」

「告訴你,不把我們侍奉好了,甭想進這個門!」

婦女們一邊打開自己搶到的紅包清點,一邊扯着嗓子喊道。

「老嫂子,我今天來接親,你咋要搶在前頭呢?」

外面傳來一個油腔滑調的破鑼嗓音,戲謔道:「我老許還是黃花大小夥子呢。」

「哈哈哈。」

門裡門外爆發出一陣鬨笑聲。

許良富穿着筆挺的西裝,意氣風發地站在門前。

他的肩膀一邊高一邊矮,一條腿歪歪斜斜地撐住身體,臉色興奮得通紅。

身邊的長輩推了他一把,許良富這才記起自己是今天的新郎官。

一大把紅包順着門縫塞了進去,許家來接親的男丁們大喊着:「一二三!」

轟!

破敗的門樓上撲簌簌灑下飛揚的塵土,被硬生生撞開。

婦女們避之不及,被鬧得灰頭土臉也不忘抓緊了手裡的紅包。

許良富得意洋洋,即便被斥罵幾句也渾不在意。

「我老婆呢?玉梅在哪兒?」

他大喇喇站在院子里,趾高氣揚地打量着陸家老宅。

「呦,老許,這兩年養豬掙了幾個錢,瞧把你給能耐的?」

「就是,忘了自己打光棍的時候啦?」

「老許,你看看你那雙賊眼,玉梅都給你嚇跑了。」

陸家沒有個頂事的出來主持,親友鄰居們說話也沒什麼拘束,開始埋汰不可一世的許良富。

「跑?」

「往哪兒跑?」

許良富底氣十足道:「我花了十萬塊錢彩禮,娶個黃花大閨女也夠了。」

「玉梅~!」

他扯着嗓子吼起來。

王嬸虎着一張臉斥道:「叫什麼叫什麼!」

李玉梅頭蓋紅紗,在她的攙扶下一步步從屋中走了出來。

許良富一拐一拐地沖了過去,眼睛裏湛湛發光,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玉梅~跟我走吧。」

許良富高興地說不出話來,嘿嘿嘿一個勁兒傻笑。

紅紗下,李玉梅眼眶通紅,大顆的眼淚噼里啪啦掉下來。

「嫂子,他們都說我哥哥死了。」

「嫂子,我長大了,以後我照顧你。」

「我一定會掙很多很多錢,再不讓你受苦了。」

昔日的情景一幕幕的在腦海中浮現出來。

陸小川略顯稚嫩的臉上,神情無比堅定。

可惜李玉梅已經等不到那個時候了。

「走着吧,吹鼓手!」

歡慶的敲鑼打鼓聲中,許良富急不可耐,搓着手就要上去把新娘子抱起來。

陸家老宅的正堂里。

整整三年一動不動的陸小川彷彿在冥冥中受到了指引,驀然睜開了雙眼。

「我……」

「我不是在山上採藥,要給嫂子治傷寒嗎?」

陸小川努力地想抬起手來,卻發現如此簡單的動作都無比費力。

「我記起來了,有一道紫光撞在我身上,然後我就跌下山崖了。」

「我到底躺了多久。」

陸小川驚訝地發現,本該肌肉嚴重萎縮的自己,竟然身軀還保持有一定的活動能力。

一股暖洋洋的熱流,從他的丹田迸發,沿着四肢百骸滋潤着他的身體。

「玉梅!別不好意思啦,過了今天你就是我的人啦!」

歡快的嗩吶聲中,許良富得意的聲音格外刺耳。

「嫂子!」

陸小川悚然而驚,他什麼都顧不上,咬着牙關支撐起上半身,拚命挪動着探出身體。

噗通。

陸小川摔在地上,臉色猙獰地手腳並用往外爬去。

短短不到十米的距離,彷彿天塹一般橫在他的面前。

終於。

吱呀一聲,陸小川推開了正屋的大門,明媚的陽光刺得他睜不開眼睛。

「想娶我嫂子,問過我沒有?!」

《桃運小山醫桃運小山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