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庶女修仙:我帶仙寵虐渣渣
庶女修仙:我帶仙寵虐渣渣 連載中

庶女修仙:我帶仙寵虐渣渣

來源:google 作者:錦畫如歌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毛豆 紫月

下雨天遭遇一場車禍,紫月穿越到了修真界剛開始為了母親,踏入修真一途,後來為了問鼎大道,在修仙路上越走越遠,還好有毛豆,漫長的歲月里增添許多樂趣紫月,一身白衣飄飄,懷裡抱着一隻乳白色的銀狐犬,如果不細看根本發現不了「主人,我們現在逃跑還來得及嗎?」毛豆睜着烏黑的大眼睛問道紫月低頭,瞥一眼懷裡眼珠子又開始亂轉一肚子壞水的毛豆,涼涼地說:「晚了」「那主人你一定要撐住,我去給你搬救兵」毛豆剛說完話嗖地一下跑出去10米遠,一溜煙消失在遠處紫月扶額望天,已經無數次被毛豆拋下,她免疫了別人家養寵物最多費點糧,為主人擋傷害在所不辭,我家這隻卻比較費主人,把主人留下她倒自己先跑了別人家的寵物皮癢了隨便來一頓胖揍,我家這隻特別記仇,要是得罪她,你都不知道它什麼時候給你搞一堆麻煩事,它自己就找補回來了狗子不聰明不一定就是壞事,狗子太聰明一定不是好事,可誰讓紫月攤上了呢,自己養的,受着吧一人一狗共闖修仙一途,路見不平事,遵行一原則,打得過就干,打不過就跑,來日方長紫月徹底被毛豆帶歪了,一條道黑到底了……展開

《庶女修仙:我帶仙寵虐渣渣》章節試讀:

紫月不認識路,一路騎着豬在內門到處亂竄。

忽然一隊人馬攔住了她的去路。兩個男孩加一個女孩看着都比紫月大好幾歲,擋住紫月的路。

紫月眨巴眨巴眼睛:「各位攔住我的路,有什麼事嗎?」

其中一個高個男孩,指着紫月的坐騎:「我妹妹的坐騎你也敢坐?給我下來。」

紫月小臉上眉頭皺了起來:「我好好騎我的豬出來逛逛宗門,怎麼我的坐騎成你妹妹的了?」

高個男孩,大吼:「我說是我妹妹的,就是我妹妹的,你還不給我下來。」說完他一把把紫月從小飛豬身上拽了下來。

紫月摔在地上,雖然不痛,她是真生氣了。

她雙手叉腰:「我是八卦峰新來的親傳弟子,你們要是再這樣擋着我的路,等我回去告訴我大師姐。」

「喲,你就是昨天八卦峰峰主撿來的便宜徒弟啊。我才不怕你,我是水月峰的親傳弟子,有种放馬過來。」

另一個矮胖的男孩說著就把紫月的小飛豬牽在手裡。紫月急了。

「你們不能牽走我的小飛豬,這是我大師姐送給我的。」

高個揮了揮拳頭:「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嗎?你打得過我再說吧。」

在宗門內為了弟子之間不自相殘殺,宗門有規定要挑戰上擂台,其他區域不能隨意動手打人。紫月剛來,她並不清楚,但水月峰的親傳弟子三人是知道的,他們就是想要明搶紫月的小飛豬。

紫月氣急,臉色通紅,她捏緊拳頭,出其不意給了高個臉上打了一拳。

大高個也不還手,反而大聲嚷嚷起來:「打人了,打人了。」周圍立馬聚集了許多看熱鬧的內門弟子。

不一會,內門執法大隊來人了,把紫月和高個兒三人都帶進執法堂問話。

「為什麼打人,宗門內要挑戰打一架上擂台上去打,其他地方不允許打架,你不知道嗎?」

紫月低着頭,小聲嘟囔:「我才來,我是真的不知道。」

對面高個忽然大聲說:「就她,搶我妹妹的小飛豬坐騎,我讓她下來,她還不下來,她還打我。」

什麼叫倒打一耙,紫月今天算是見識到了,她氣得臉紅彤彤,眼睛水亮水亮。

執法隊長唐啟對着紫月:「你呢?有什麼要說?」

紫月眼裡都是淚水,但她強忍着沒有讓淚掉下來:「才不是,明明是他們要明搶我的小飛豬,現在還倒打一耙,我不服。」

執法隊長唐啟感到頭疼,對着兩邊說:「你們有什麼能夠證明這個小飛豬是你或者你們的?」

紫月立馬舉手:「我大師姐能證明,這隻小飛豬是師姐昨天送給我的,我就剛剛騎它出來逛。」

執法隊長又問大高個那邊:「你們呢?能證明嗎?」

幾人面面相覷不敢再吭聲。

林笑想着都一個小時過去了,小師妹也該回來了,搞不好在內門迷路,我還是出去接一下吧。她掐指一算,哎呀,不好。

林笑不出一分鐘到了執法堂。林笑一臉怒氣走進執法堂:「唐師兄,我林笑的小師妹也有人敢動?活膩歪了是不是?」

執法隊長唐啟尷尬地笑笑:「不敢,我們這也是在例行問話。」

林笑環抱雙臂:「怎麼,問出來結果了嗎?」

紫月看到林笑到來那一刻,明明沒有覺得多委屈,這會眼淚簌簌地往下掉。

林笑母愛泛濫,把紫月摟進懷裡:「乖,大師姐給你出氣。」紫月胡亂抹一把臉上的淚水,眉開眼笑起來。

「我送給小師妹的小飛豬可是有記號的,你們的有嗎?」

對面三小隻不比紫月大多少,無比緊張,非常一致的搖頭。

「唐師兄你找找看,小飛豬的屁股上,是不是有個林字的符文記號?」

唐啟一眼就在小飛豬屁股上找到了記號:「還真的有。」

「一場誤會,林師妹借一步說話。」

「這有什麼不好辦的,按照規定辦吧。總不能他們明搶在先,又出言挑釁在後,我家小師妹還不能反抗是吧,何況,我家小師妹昨天才進的宗門,規章制度我的確還沒有告訴她,但對面幾隻不會不知道規章制度,還出言慫恿小師妹動手,這個性質可就不一般了。」

「是,是,我通知水月峰過來領人,你們三人每人各罰10個積分點。」

林笑手搭在紫月的肩膀,小飛豬跟在她兩屁股後頭一起走出了執法堂。

「怎麼樣,高興了嗎?」林笑把紫月放在小飛豬的後背上,微笑着問道。

紫月破涕為笑:「還行,師姐,你怎麼就過來了呢。」

「還不是大師姐我能掐會算啊,你可得好好學習,好好修鍊。」

「大師姐,你真厲害。」林笑被紫月直白的誇獎誇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以後你就會知道,宗門大了什麼人都有,要學會保護自己。我們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紫月狠狠點頭記到了心裏。

「還想不想逛?師姐帶着你一起,然後我們吃東西去。」

「好呀。」

水月峰的大師姐接到執法堂的消息過來接人。「你們三能不能消停消停,在峰里鬧還不夠,還要在別的峰面前丟人現眼。」

此刻三小隻被訓得像個孫子,再也沒有剛剛那副囂張的模樣。

三人回到水月峰,直奔主峰某一個小院。

「紫靈,你出來。」紫靈被打擾,不得不停下修鍊。

「什麼事,你們好吵。」紫靈仗着藍無雙的寵愛,對於上個五年進來的親傳弟子特別不放在眼裡。

「我們去教訓那個紫月,結果我們三被罰積分了,你要補償給我們。」

「去,你們還好意思說,這點事情都辦不好。」

三人中的女孩說道:「這主意可是你出的,你就要補償給我們。」

「切,我也沒叫你們真去啊,我就那麼一說。」紫靈不以為然地朝三人翻了個白眼。

「好,你厲害。信不信我們現在就去告訴紫月,其實是你讓我們這麼做的。」

「隨便你們,你們能不能見到她還兩說,八卦峰可不好進哦。」

三隻被利用,還憋一肚子氣,氣沖沖地決定去八卦峰入口蹲守紫月,萬一遇上了呢。

紫月坐在小飛豬上,林笑御劍在旁邊飛着,帶着她把所有內門全部逛了一遍,紫月默默記下所有地方,自從她進入練氣二層,記憶力比原來好了太多,想要記住的東西,已經快達到過目不忘的程度了。

林笑擔心紫月吃不慣辟穀丹,特意帶紫月去食堂吃飯。第一次吃到帶有靈氣的靈餐,紫月不小心吃撐了。在回去的途中一邊摸着小肚子一邊打盹,騎在小飛豬上,頭一點一點在釣魚,把林笑逗得樂不可支。

兩人走到八卦峰入口。林笑眼神如刀朝着三小隻直射過去:「你們在這幹什麼?八卦峰豈是你們來的地方?」

三小隻局促不安,急忙擺擺手:「我們是來給紫月道歉的。」三小只有模有樣鞠躬,「紫月,對不起。我們其實是因為紫靈想找你麻煩,所以才故意找你茬,對不起我們知道錯了。」

「好了。事情我們知道了,你們回去吧。」林笑冷下臉下逐客令,還有別人挑唆的戲份,真當我八卦峰沒人了嗎。

紫月瞥一眼三小隻,抬頭望着水月峰的方向。紫靈,歲月靜好,各自安好它不香嗎,你非要來找我的麻煩,我不去會會你,是不是對不起你的關注和在意。

「師姐,如果在宗門內,如何聯繫其他人不用人過去的那種?」兩人剛踏進八卦峰,兩人的身影一瞬間消失在入口。

「哦?有很多種,像你還小,可以通過小靈符給你送過去。關係親密的話,可以使用傳音石對話,修為更高的比如金丹修士以上的直接可以神識交流。」

回去後,紫月求着大師姐教自己方法。她給紫靈發了一個消息過去,大概意思約個地方,聊一聊她為什麼總針對自己,明明是同父異母的姐妹,就算關係不好,也不應該比陌生人還差吧。

紫靈很快回復:明天午時,宗門禁地,敢來嗎?你要敢來,我就告訴你原因。

紫月回復:一言為定。

紫月把紫靈寄過來失效的小靈符,折了只紙飛機隨手扔了出去。

《庶女修仙:我帶仙寵虐渣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