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十三少劍
十三少劍 連載中

十三少劍

來源:google 作者:風傾語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張翊君 李逸 武俠修真

誰說無敵於天下就是江湖人的夢?那是他們不懂無敵的寂寞十三個師兄弟一起闖蕩江湖,那些鮮衣怒馬的少年,語笑嫣然的少女,刀劍如夢,歲月如催轉眼間便是紅塵百年,那些在江湖上拋頭顱灑熱血的歲月如今已經漸行漸遠漸無書一代江湖一代人,江湖年年只相似,英雄少年各不同當年聽雪樓主蕭憶情,如今劍神十少楚天情看歲月冷暖,雲捲雲舒,聽一曲天下有雪展開

《十三少劍》章節試讀:

  天劍山莊滅的第二天早上,整個江南開始下起了雪,去年整個冬天都沒有下雪,除夕一過就下起雪來,這場新年初雪好像在給天劍山莊做悼念似的,從早上就一直沒有停過。君傲堂一行人因為下雪而稍稍滯留,還沒過黃河,天劍山莊覆滅的消息已經在江湖中擴散開來,最早知道消息的人是蜀中唐門,雖然唐門總舵在蜀中,但是唐門弟子滿天下,其情報網系統之完善讓人吃驚,甚至讓人害怕,唐門分舵眾多,情報系統遍布全國各地,唐門內部流傳着這樣一句話,只要有幫派的地方,就有唐門的分舵,人群中,只要有姓唐的,他就有可能是唐門的人。

  唐門積弱多年,經過這些年的韜光養晦,擴充實力,看不見的實力在飛漲,特別是在現任的唐門老大唐宋絕接位後,唐門的勢力進一步穩固了。

  唐門的興起不僅僅是因為唐門有唐宋絕,更因為唐門有這麼一個人,他交友滿天下,俠義為先,慷慨解囊,很多人都受過他的幫助,他來去如風,瀟洒自在,人稱遊俠唐歌。

  遊俠唐歌,蜀中唐門中人,十八歲入江湖,因樂散好施,為人具有俠義之風,因此在江湖中頗有盛譽,武林中人贈名「遊俠唐歌」。

  唐門以暗器起家,沒有人知道唐歌的暗器是怎樣的,因為沒有人見過唐歌的暗器。

  不是因為見過的人都死了,而是唐歌不用暗器,唐歌用劍,對,你沒有看錯,唐門唐歌用劍,唐歌竟然用劍,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唐門幾乎所有人都用暗器,而以別的兵器為輔,可是唯獨唐歌用劍,不用暗器。

  有人猜測,唐歌的暗器已經出神入化,也有人說唐歌不屑於用暗器,更有人說唐歌不會用暗器,所以無奈才用劍,當然這些只是傳言,沒有人知道唐歌的暗器功夫是怎樣的,只有極少數唐門中人知道唐歌到底會不會暗器。

  唐門是蜀中第一大家族,唐門是個堅持不懈的家族,說唐門是個大的幫派也不為過,唐門的門規及規模和幫派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唐門稱霸江湖的夢一直都在進行着。當然,不想稱霸江湖的門派不是個好門派,一個大的幫派就應該有稱霸江湖的野心,好比君傲堂,一直建幫以來以稱霸江湖為宗旨,矢志不移的努力着,天劍山莊的覆滅宣告他們稱霸江湖踏出了第一步。

  也許是唐門運氣不好,也許是唐門不受上天眷顧,上百年來始終未能稱霸江湖,哪怕是短短的一段時間。唐門是個非常大的家族,家族大自然就人多,人多自然天才就多,天才多久意味着唐門的高手多。

  從唐門建立起他們就想着稱霸江湖,但是天不從人願,唐門一直只是蜀中唐門,而不是江南唐門或神州唐門。大江東去浪淘盡,多少唐門人物都死了,他們為了唐門的夢想而奮鬥着,生生不息,只是天不憐見。唐老爺子,唐老太太、唐宋、唐絕、唐玉、唐仇、唐鐵蕭,唐三公子······多少唐門好手死了,但是唐門一直在努力着,一代接一代奮鬥着。

  唐宋絕出生的時候不叫唐宋絕,唐宋絕是他自八歲的時候改的,本名已經忘了,唐宋絕這個名字來源於兩個唐門高手,唐宋和唐絕。唐宋和唐絕原本是唐門中驚才艷艷的年輕高手,當年的唐門三傑,只是英雄早逝太令人惋惜了。唐宋絕八歲的時候聽到唐宋和唐絕的故事,毅然做了個決定,改名唐宋絕。

  唐宋絕是個人物,而且是個非常厲害的人物,十三歲在江湖就已經成名了,十五歲的時候殺了當時黑道上暗器功夫最厲害的送終閻王厲送鍾,從此再也沒有人敢和唐宋絕比暗器了,江湖人稱唐宋絕為唐門一絕,外號僅此一絕,沒有任何人在暗器上能夠和唐宋絕齊名。和唐宋絕交手,只有一個下場,你死或者還是你死。唐宋絕的暗器功夫沒有人知道到了什麼地步,知道的人都已經不能在這世界上出聲了,所以他的暗器功夫也是個迷。

  江湖上關於唐宋絕的傳說,極少,唐歌的傳說可以寫上一本厚厚的書,唐宋絕就只有一句話就說完了,江湖人對唐宋絕的了解僅限於十三成名,十五揚名,二十二就接任了唐門老大的位置,江湖上就再也沒有更多關於唐宋絕的信息了。

  唐門探子向唐宋絕彙報君傲堂滅掉天劍山莊一事,唐宋絕聽完只問了一句:「那個刀帥死了沒有?」探子回:「唐歌大人說沒有發現刀帥屍體」,唐宋絕揮揮手,探子退出去了,唐宋絕陷入了深深的思緒中。

  除了唐門之外,江南,蜀湘鄂等地的門派都在第二時間內得到了洛陽君傲堂一夜之間滅了鳳凰城的天劍山莊消息,天劍山莊一夜之間覆滅的消息如同巨石一樣在長江以南的江湖驚起了千層浪,江湖這下子可熱鬧了,四處都是武林人士在談論着君傲堂一夜之間滅掉天劍山莊的大手筆。

  此時的江南正在下着雪,慕容世家的議事廳,慕容家族高層齊聚,正在商議着「滅天」一事,慕容龍城正在議事廳踱步,突然問旁邊的管家:「秋水呢?」管家畢恭畢敬的答道:「少爺正在看雪。」慕容龍城繼續道:「去把秋水請來議事。」

  一小會,管家便小跑進來彙報:「老爺,公子來了。」

  慕容秋水本來在亭子里看雪,接到管家的通知,眉頭一蹙,這一蹙,讓人看了都感覺心疼。只因慕容秋水長得太好看了,目若秋水,眉如遠黛,他的容貌已經不能用俊來形容了,只能用美,美得讓人嫉妒,連女人都嫉妒。光聽名字很多人都會以為慕容秋水是個女人,見了面更會加堅定自己的想法,慕容秋水雖美,但他如假包換的是男人,雖然有點可惜,可他還是個男人。

  慕容秋水一襲青衣,一塵不染,適步走進議事廳,揀了一張乾淨的椅子坐下,慕容龍城便問:「秋水,關於君傲堂一夜之間滅了天劍山莊這件事你怎麼看?」慕容秋水淡淡道:「該來的總會來的,該怎麼辦就怎麼辦。」頓時間,議事廳議論紛紛,慕容龍城手一揮,心下瞭然:「沒事了,秋水,你可以回去了。」慕容秋水聽了慕容龍城的答覆,便從椅子站起來,向外走去,姿勢說不出的從容優雅,不經意就把你的目光給攫走了。慕容秋水走出議事廳,在廳外的東北角有一雙血紅的眼睛盯着他,牙齒咬得梆梆響,那是慕容龍城嫡子,慕容余恨,慕容余恨的眼裡充滿了恨意,眼中的火能融雪,他非常不滿父親對慕容秋水的寵愛,明明自己才是他的親生兒子,自己一次都沒有進過議事廳,慕容秋水那個賤種只是分家的人生的雜種,有什麼資格隨便進出只有高層才能進入的議事廳,他開始連自己的父親也恨了,恨的牙都痛了。

  南宮世家,一美艷婦人手支粉面靠在太師椅上,說不出的風情,是個正常的男人都能被勾起**,是個男人都恨不得將那個婦人征服在身下。

  那個婦人就這樣慵懶地靠着,紅唇輕輕地吐着字:「關於天劍山莊一夜滅門的事你們怎麼看?」下面的全部是男人,都是在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可是他們都不敢直視上官艷。

  他們怕上官艷主要是怕南宮艷太**,女人**是件好事,太**就不是好事了,一般人承受不起,溫柔鄉,英雄冢。溫柔雖好,但是也要有命享受,相比女人,他們更愛自己的命。更何況她有個逆天的兒子,南宮逆天。南宮逆天,人如其名,是個逆天的人,他親手殺了自己的父親,和自己的母親一起,真的是個可怕得逆天的人。

  有時候他們都會擔心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

  南宮世家由這兩母子把持這,南宮逆天不在,就由上官艷主事。

  豪放大俠南宮豪算是南宮世家第三把交椅,他說話了:「君傲堂從洛陽千里奔襲天劍山莊,可見其力量強大和野心勃勃,君傲堂的勝利一方面是出於天劍山莊由武轉商,力量不如從前,處於下風,另一方面千里奔襲,出其不意確是一招好棋。原本江湖人士以為君傲堂人馬調動是準備對付力量衰微的鼎劍閣,但是君傲堂間一夜就將天劍山莊滅了,這讓所有人都錯了。雖然君傲堂的成功有客觀原因,但其真正實力不容小覷,這一戰之後,君傲堂的聲勢勢必扶搖直上,一時間無人能及。君傲堂不攻洛陽而滅天劍山莊,可見其志向不僅僅是一個天劍山莊那麼簡單,恐怕其野心將是整個江南,天劍山莊的滅門只是他們踏足江南的第一步,我們應該提早做好防備,有備無患。」

  台下的人見南宮豪分析得頭頭是道,不禁都投來欽佩之色,上官艷也忍不住多看了這個粗狂的豪放大俠一眼,微笑道:「叔叔這樣能幹,必定是天兒的好助力,這是我們南宮家的福氣,等天兒回來,我們再商議如何準備,大家先都散了吧。」

  各門各派收到天劍山莊覆滅的消息後有不同層次的震動,或大或小,江南的江湖再也無法平靜了,一場盛大的帷幕就此拉開。

  第三天,天劍山莊一夜之間覆滅的消息已經傳到了東北,整個江湖都炸開了鍋,連有些隱居的老不死都知道了這個驚天消息,君傲堂可算是徹徹底底名動四方。

《十三少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