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蛇欲纏身
蛇欲纏身 連載中

蛇欲纏身

來源:google 作者:四月的十月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安心 懸疑驚悚 秦渝

『青龍娶親』那天,我曾祖父殺死了一青一白兩條蛇,村民說,那是長角化蛟要飛升做蛇仙的我出生那晚,我爺爺跪在蛇廟一宿,我媽才把我生下來,他卻死在蛇廟我打小,夢中就會出現一條蛇,他說,我是他的新娘突然有一天,我的堂哥堂姐突然出事,我們回到村子,玉佩丟了,他卻出現了……展開

《蛇欲纏身》章節試讀:

我看着安寧,她跟發瘋似的,跳腳大叫,那幾個保鏢在地上用腳跺地,好像在踩什麼,可我卻什麼都沒有看見。

我連忙撿起地上的書離開學校,這一路上,回到家就看見門口的小車,門口還有幾個穿黑衣服的保鏢站在那,我走進去,就聽見屋內傳來我三堂伯大聲的謾罵聲。

「你自己沒兒子難道也想我沒兒子?」

我聽見到三堂伯這話,臉色一沉,走進去,爸媽看見我回來,連忙對我說,「安心,你先到樓上寫作業,我和你爸和你三堂伯有話說。」

三堂伯指着我大聲的叫喊,「她已經長大了,她自己做主。」

「三哥,這家我做主。」我爸的態度瞬間變了。

「安雄,你別忘了,你沒兒子,等你老了以後還得指望我兒子給你養老送終,安心她就是個女兒,她沒指望……」

「用不着你來管。」

我爸吼道,「你自己也有女兒,你要是想要救安陽,可以把安寧送去。」

安陽是我堂伯唯一的兒子,安寧的弟弟。

我拉着我媽到一旁小聲問,「媽,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剛剛回來的時候遇見安寧了。」

我媽聽到安寧,臉色刷的慘白,「她沒把你怎樣吧?」

「她想抽我的血,不過沒成。」

我話剛落,我媽情緒激動,抄起掃把對着我三堂伯,「你給我滾,我們這裡不歡迎你。」

「一百萬。」

我三堂伯開口,一旁的保鏢打開手中的箱子,全都是毛爺爺,我媽手中的掃把直接朝着我三堂伯打去,三堂伯被趕着出去,破口大罵。

「要多少,你開個價。」

「滾,別在讓我看見你。」我媽拿着掃把揮舞着,三堂伯退了一些,惡狠狠的罵道,「你個潑婦,別給臉不要臉。」

「拿着你的黑心錢滾出去,下次你要是還敢打安心的主意,別怪我用黑狗血潑你。」

我三堂伯還想罵我媽,我媽直接把掃把扔過去,三堂伯連忙閃躲,指着我媽,還想罵,我媽衝過去,使勁的拍打,三堂伯招架不住,這才被趕走。

我看着我媽氣的眼睛都紅了,上前安慰她。

「媽,三堂伯來找你們做什麼?」

「以後別在提他,晦氣。」我媽很生氣,把掃把放到一旁,氣的眼淚直掉。

我看着媽這樣,心裏不是滋味。

「安心。」

我爸走出來,一瞬間,我感覺他好像蒼老了十歲,那泛紅的眼眶讓我難受的想哭。

「爸,安寧沒有抽到我的血。」

我爸點點頭,伸手摸摸我的頭,「我給你的那塊玉佩要記得戴着。」

我趕緊拿出掛在脖子上的玉佩在我爸面前晃了晃,見他點頭,隨後嘆了口氣,走到一旁,點燃一根煙抽了起來。

「你堂哥病了,你三堂伯請的大師說要用安家女子乾淨的血去鎮壓蛇仙。」

「爸,堂哥病了請大夫,這和蛇仙有什麼關係,而且,安寧安彤不都是安家的女子嗎?難不成她們的血不能用?」

我一想到安寧那盛氣凌人的想要抽我血,我就氣不打一處來。

「你三堂伯一個月前回家祭祖,你堂哥在蛇仙廟撒尿,回來就病了。」

「活該,沒斷子絕孫都是蛇仙仁慈了。」

我家為了能夠過上正常人的生活,給蛇仙建廟,他們自己招惹蛇仙,到頭來,還想禍害我們。

「是活該,可……」

「可什麼,安寧安彤不可以嗎?為什麼要安心,安雄,我們辛辛苦苦的保護安心才把她養大,你要是敢把安心送到蛇仙廟鎮壓蛇仙,我一頭撞死在你面前。」

我媽罵著我爸,哭了起來。

「老婆,我怎麼可能這麼做。」

我爸連忙安慰我媽,從我出生起,三堂伯便一直打着拿我去鎮壓蛇仙的心思,沒想到,都這麼多年過去,他還沒有放棄。

如今,堂哥自己作孽,出了事,我三堂伯不捨得他自己的女兒,又來打我的主意。

「那安寧不幹凈了。」

我爸漲紅了臉,我媽詫異的看着我爸,「她才多大?」

「安陽出事後,她就找了個男人。」

我媽更生氣了,「那不是還有安彤嗎?怎麼,還個個都不幹凈了?」

我爸嘆了口氣,「安彤是大哥的掌上明珠,他怎麼捨得把她送去蛇仙廟。」

「安心就不是我們的掌上明珠了?」

我媽瞪着我爸,「你別忘了,他們做的那些事和我們半點關係都沒有,休想讓我的安心去抵債。」

「安心,趕緊去做作業,晚點就吃飯了。」

我上樓,看着爸媽叨叨幾句又各自忙活,我趕緊把作業做了去幫忙。

今天的客人很少,到了十點就沒人來了。

我幫忙爸媽收拾完東西,洗完澡剛打算躺下休息,樓下傳來一陣叫罵聲,我掀開窗帘看着門口停着幾輛車,我三堂伯母哭天喊地的在我家門口哭嚎了起來。

屋子的燈亮了,我爸媽已經到了樓下,和他們吵了起來。

我連忙換上衣服想要下去看看,突然窗口一陣冷風吹來,我身體就好像被什麼定住了一樣。

我感覺背後有一雙手,環住了我的腰,我想叫,卻發現喉嚨好像被堵住了,發不出聲音。

我心怦怦直跳,只覺得脖子上的玉佩滾燙的厲害,環住我腰上的手慢慢的鬆開,我的耳邊傳來一陣似有似無的喘息聲。

脖子上的玉佩溫度更加的燙,我吃疼的皺眉,耳邊傳來一道悶哼聲,聽起來很痛苦,讓我想到了夢中被黃光打的吐血的畫面。

我心跳的更厲害,耳邊忽然傳來他懇求的聲音:「求求你,別戴玉佩了。」

又是玉佩?

外頭突然傳來公雞的打鳴聲,我的身體突然就能動了,我猛地回頭,卻發現房內什麼都沒有,連忙拿出脖子上的玉佩,冰涼涼的,根本就沒有那滾燙的溫度。

我剛剛是做夢還是幻覺了?

我甩甩頭,樓下傳來一陣聲響,吵吵鬧鬧,我連忙跑下樓,就看見我爸被我三堂伯母猛地推倒在地上,騎在他身上捶打,我媽衝上前,揪着三堂伯母的頭髮把她甩開。

《蛇欲纏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