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神醫贅婿秦浩
神醫贅婿秦浩 連載中

神醫贅婿秦浩

來源:外網 作者:不吃魚的貓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不吃魚的貓兒 都市言情

三年前,秦浩送外賣的時候,被豪車撞倒了,沒想到反被車主逼着跪在車前懺悔,被豪車大燈照了一個晚上,秦浩的雙眼就此瞎了。 從此,他悲慘的人生開始了; 為了替父還債,秦浩成了上門女婿,受盡歧視鄙夷,過着憋屈的生活; 三年之後,秦浩睜開雙眼,一道神芒閃過。展開

《神醫贅婿秦浩》章節試讀:

第10章學長?林冰婉精緻的臉上帶着歉意。
她本以為朱榮還會以各種理由勸酒,誰知道朱榮竟然笑了笑,道:「罷了,既然林總不喝酒,那我們改喝香檳吧。
」說著,他拿出一瓶香檳,倒了兩杯,分別給林冰婉和秦浩。
林冰婉內心一愣。
她還以為今晚會逼不得已要喝酒呢,所以才帶着秦浩來。
沒想到朱榮竟然不逼着她喝酒?不過,不用喝酒,她再高興不過了。
拿起香檳,林冰婉正準備喝。
「等一下。
」突然,秦浩阻止了她。
林冰婉眉頭微蹙,冷漠道:「秦浩,你幹嘛呢?」
秦浩看着她杯中的香檳,道:「這香檳你不能喝。
」「林總,你這司機怎麼回事?」
朱榮沉着臉,臉上帶着一絲不悅。
「秦浩,你給我坐下!」
林冰婉望着秦浩,眼中帶着厭惡。
你這個窩囊廢想幹嘛啊?秦浩撇了她一眼,道:「這香檳裏面有料。
」「什麼?」
林冰婉聞言,美眸一凝,她當然知道秦浩說的有料是什麼意思。
然而,這時,朱榮一臉的陰沉,道:「林總,你這司機什麼意思?難道是說,我想對林總圖謀不軌?」
說著,他滿臉的怒容,道:「我朱榮是誰?永朗的老總,資產上億,會用那麼卑鄙的手段?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林總,今晚這杯香檳,我也不逼着你喝,但是如果你真的不喝,只怕會寒了我的心。
」林冰婉聽了朱榮的話,沉吟了一會兒之後,她重新拿起香檳。
她也覺得朱榮不會做這麼可恥的事。
秦浩看到這冰山總裁竟然還真的相信朱榮的話,一陣無語,道:「你傻啊?我說了,不能喝!」
林冰婉厭惡的看秦浩一眼,怒道:「你馬上給我出去。
」這個窩囊廢是不是看電影看多了?秦浩臉色也是一沉,冷笑道:「出去可以,等下你別後悔!」
「好好好!」
這時,朱榮連說了三聲好,隨即一臉的陰沉,直接轉身就離去。
他帶來的那三人也跟了出去。
林冰婉見狀,臉色一慌,急忙追了出去。
「朱總,別生氣啊。
」「林總,我們的合作回頭再說。
」很快,林冰婉就回到包廂,滿臉怒容的看着秦浩,吼道:「秦浩,你個混蛋!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秦浩看着她,沉聲道:「我這是救你。
」「救你個混蛋!」
林冰婉嬌怒的罵道。
如果香檳中真的有料,朱榮為什麼不想盡辦法的讓自己喝下去,而是被你輕描淡寫的說了兩句,就直接離開了?「早知道我就不帶你這個窩囊廢出來,你知道我為了這一單,我辛苦了多久嗎?託了多少關係嗎?」
林冰婉大聲的對着秦浩吼道。
「那香檳真的有葯。
」秦浩看着她,解釋道:「不信,你可以拿去檢測。
」「夠了!」
林冰婉嫌棄的看了她一眼,怒氣沖沖的離開了包廂。
秦浩跟了上去,來到停車場的時候,林冰婉的寶馬車在他面前駛過,但是卻沒有停下。
「瑪德,好心被當驢肝肺了。
」秦浩暗罵了一句,正想出去搭車回家。
這時,一輛黑色的奔馳商務車停下,走出了幾個男子。
正是剛剛離開的朱榮等人。
「小子,你敢污衊我?」
朱榮看到秦浩,就一臉的陰沉。
秦浩撇了他一眼,淡淡道:「我污衊你?呵呵……」頓了頓,他繼續道:「醉神仙,無色無香,號稱連神仙都能迷-醉。
」「你……你怎麼知道?」
朱榮見到秦浩連藥名都說出來了,臉色大變。
秦浩淡淡一笑,道:「我自有我的辦法。
」「好,小子,算你牛,不過……你壞了我的好事,今天我就讓你後悔。
」朱榮一臉的陰沉。
秦浩搖頭一笑,道:「你想怎麼樣?」
「想怎麼樣?當然是收拾你了!」
朱榮冷笑一聲,望着秦浩,眼中充滿了陰沉。
如果不是這個小子,今晚大名鼎鼎的天海市冰山女神就成了他的床上之人了。
可惡!朱榮一個招手,他身後三個男子緩緩走了上前。
秦浩望着朱榮,臉上帶着譏笑,道:「你不是永朗公司的老總,姿態很高嗎?怎麼現在像個混混?」
「找死!」
朱榮沒想到秦浩竟然還敢嘲笑他,他一聲怒喝,三個男子面露猙獰,直接沖向秦浩。
三人瞬間來到秦浩面前,舉起拳頭就砸向秦浩。
秦浩看着三人,一臉的譏笑,道:「瑪德,一群穿着西裝,打領帶的所謂的精英,卻如小混混一樣。
」「找死!」
秦浩的話讓三人也是臉色一紅,眼中更是帶着兇狠之色。
砰!秦浩一腳踢在最前面的男子的肚子上。
哇!男子捂着肚子,跪在地上,把胃裡的東西全吐了出來。
隨後,秦浩右手一甩,啪的一聲,一個身穿西裝的男子摔到一邊去,半邊臉腫了。
「你……你……」剩下一個見到兩個到底地上哀嚎不已的同事,臉色驚恐。
「滾吧!」
秦浩一腳把他踢飛,撞在旁邊的商務車上。
不屑的看了三人一眼,秦浩轉身緩緩走向朱榮。
朱榮此時一臉的錯愕,他沒想到秦浩竟然這麼猛。
見到秦浩走來,他臉色驚慌,道:「你想幹嘛?」
秦浩每走一步,他都感覺心臟狠狠的一抽。
他神情一慌,撒腿就跑。
可是,秦浩一個箭步,攔在他面前。
在他驚愕的表情之下,掄起大巴掌,啪的一聲抽在他的臉上。
朱榮捂着發腫的臉,雙眼通紅的看着秦浩,怒道:「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啪啪啪!秦浩並沒有回話,而是又狠狠的抽了幾巴掌,特別是最後一巴掌,把朱榮直接甩在了地上。
秦浩來到他面前,怒道:「管你是誰,老子本來就不爽,你還敢出來囂張。
」秦浩又連續踢了幾腳,朱榮蜷縮着,渾身疼痛到顫抖。
此時的他就如一條死狗般,哪還有什麼老總的樣子?「老總?老總你麻痹!」
秦浩吐了一口唾沫,然後才施施然離去。
朱榮艱難的從身上爬起來,鼻青臉腫的,望着秦浩遠去的身影,他眼中充滿了惡毒。
秦浩回到家中,正準備開門進屋。
這時,門內傳來一道嬌笑聲。
「學長,你就別逗我了。
」秦浩瞳孔一縮。

《神醫贅婿秦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