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沈煙賀景川
沈煙賀景川 連載中

沈煙賀景川

來源:外網 作者:沈煙賀景川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沈煙賀景川

《沈煙賀景川》是一部十分受讀者歡迎的小說,最近更是異常火熱。《沈煙賀景川》小說主要講述了沈煙賀景川的故事,同時,沈煙賀景川也就是這部小說裏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一直親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戰之中。不過一起經過許多的故事,最終還是得到了甜蜜的結局。...展開

《沈煙賀景川》章節試讀:

沈煙賀景川為主角的小說名字是《沈煙賀景川》,小說最新章節更是可以帶來不同的閱讀體驗,各種情節設定慢慢浮現:沈煙壓着聲音,紅着眼恨道:「賀景川,鎖好你家的看門狗,不要讓他出來亂吠吠。」管家站在旁邊神情一凜,似乎沒想到沈煙會打電話給賀景川。賀景川正要開口,就被沈煙掛了電話。她冷冷地看着管家:「怎麼?空調冷風沒吹夠,還要我送你出去?」... 沈煙視線緩緩移開,臉上沒有任何錶情,慢條斯理地繼續給手上的畫上色。 於曉曉可就沒她那麼淡定了,立刻開了京腔罵了回去!她從小跟着她哥混軍區大院,男人堆里長大的,那些粗話罵的群里小雞崽子們鴉雀無聲。 沈煙在旁邊發笑,給她倒水,「我都沒氣,你氣什麼?」 於曉曉見她真的一點都不生氣的樣子,琢磨不透她心裏是怎麼想的,擔憂:「你……真的準備逼婚呀?」 沈煙抬頭看了她一眼:「你覺得呢?」 於曉曉思考了一番,實話實說:「也不是不可能。」 沈煙冷笑了一聲。 這聲冷笑給於曉曉激的腦瓜子一蕩漾,賤兮兮:「你想不想打她們的臉?」 沈煙:「打什麼臉呀?」 於曉曉此刻的腦袋裡冒出了無數偶像劇橋段:「他們都說你被賀景川甩了,如果你這時候有了一個新男朋友,比賀景川帥,比他還有魅力。」 於曉曉光想想就覺得好刺激:「修羅場有沒有!!!」 沈煙一盆冷水無情地地澆在她頭上:「突然冒出個男朋友,賀景川要是知道了,你猜是我死還是那男的死?」 於曉曉想了想,如果賀景川知道他出國期間被沈煙戴了綠帽,她縮了縮腦袋,突然想起大學時的一件事。 大學時,沈煙曾經被她的一個追求者跟蹤過,後來那人被賀景川打斷了三根肋骨。 「大概……都活不了。」 沈煙隨口一道:「知道就好,我惹誰不好,要去惹他!」 沈煙心裏是明白的,其實她什麼都不做,就能順利分手。 那天她罵管家的那句話,恐怕把賀景川對她的厭惡程度拔高到了新的高度。 ―― 晚上在公司加了會兒班,很晚才回去。工作室離公寓不遠,兩站地鐵。 沈煙從賀家搬出來後,便沒再開過車。 說來也是叫人同情,她是這個圈裡口口相傳有名的「拜金女」,可從賀家搬出來,她除了換洗衣服,什麼都沒拿。 就連賀景川以前送給她的那些禮物,都留在了賀家。就像八年前那樣,她拎着一個行沈箱住進賀家,現在又拎着一個行沈箱搬出來。 除了留下那些和景川相處點點滴滴的記憶,這八年她居然一無所有。 其實,她和賀景川相處並不是一開始就是這麼生硬。賀景川十八歲,剛接手賀家生意的那幾年並不順暢。 他如今的成熟穩重,深不可測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的。 剛接管賀家家業那幾年,他經常被股東會裡那幫固執己見的人惹得大發雷霆,他有想法有規劃,年紀輕輕但有雄韜大略,可股東會不認他這個毛頭小子,每次賀景川對公司戰略經營結構做出調整時,股東會經常通不過。 年輕時的賀景川脾氣很暴躁,經常三言不合就跟人談崩了,公司轉型的計劃再美好都實施不下去。 沈煙那會兒剛住進賀家沒多久,性格也比現在軟,但整個賀家,包括賀母在內的所有人都不敢在賀景川發脾氣時靠近他。 只有沈煙敢。 那時賀老爺子跟她說過一句話,他們是夫妻,以後是要攜手走一輩子的人,無論賀景川變成什麼的樣子,沈煙都不能嫌棄他,不能拋棄他。無論什麼時候,她都不能縱容賀景川做出會後悔的決定。 沈煙聽信了這句話,當沈鼓起莫大的勇氣,第一次敲開他緊閉着的書房門開始,賀景川就再也沒在公司的會議場合發過脾氣。 因為不論在外面受到再大的氣,碰了再大的釘子,只要回到家,沈煙都會陪着他。 一開始,她懂得的道理不多,很多時候都是賀老爺子慢慢地教她如何去開解他。 後來她漸漸摸清了賀景川的脾氣,總能在他最需要冷靜的時候安撫他的脾氣。 再後來,賀景川能力越來越強,能讓他失控發怒的場合越來越少。 而沈煙的作用也漸漸被人忘了。 所有人都不記得,當沈賀景川出國談判,被歐洲代表團刁難時,沈煙是如何操着不熟練的英語,在偌大的法國找到他。 所有人都不記得,當沈賀景川跟歐洲代表團談崩了數次,最後是沈煙及時趕到,勸說他再談最後一次,這才成功的。 ―― 從地鐵站出來,已經晚上九點。 小區里沒什麼人,挨家挨戶的亮着燈,把外面的路照的十分明亮。她低着頭趕路,到樓下時冷不丁地被人叫住。 「沈小姐。」 「沈小姐」這個稱呼是賀家人才會說的,沈煙回頭,看見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來的人是賀景川身邊的特助,名叫王穩。 王穩見到她,十分客氣:「賀先生回來了。」 沈煙沒說話,心中波瀾不驚。 她沒想到賀景川會在這個時候回來,距離兩人上一次打電話已經過去一個月,那次他說可能還有兩三個月才能結束工作。 不曾想一個月就回來了,她眼神帶着不言而喻的意思,賀景川回來了,所以呢? 王穩見她不動,於是輕輕上前一步:「賀先生已經到家了,您是不是該回去了?」 沈煙終於明白王穩的意思,賀景川回來了,所以她這個離家出走的小遊戲也該結束了,應該乖乖地回去,像以往一樣,回到那個賀家,回到未婚妻的位置上,然後繼續對賀景川一往情深。 其實沈煙離家出走這件事,賀景川知道的不算及時,還是前幾天許明朗跟他打電話時,邀功似的提了這麼一句。 當時他在電話里說,沈煙最近不太安分,在家裡鬧騰。 賀景川的原話是,隨她。 許明朗陰陽怪氣的一句:「她現在離家出走了。」 賀景川打電話回國內問情況,管家把當日她和賀母頂嘴,以及辱罵許明月把她氣的卧床不起的事情添油加醋說了一遍。 賀景川聽完,只說一句,去接她回來。 之後便發生管家過來找她,沈煙罵回去的事情。 沈煙站在路燈下,看不出有什麼表情,抿着嘴角一直不說話。 王穩摸不准她的意思。 「我加班剛回來。」她淡淡道。 王穩會意,立刻道:「我回去會和先生說,調高您的零用錢額度。」 沈煙盯着王穩,眼中閃過複雜的情緒,她只說了一句她今天加班,意思是她現在很累。 這個助理卻理解成,她又在變相要錢。 沈煙笑出聲,可又覺得自己很悲哀。 對着一個助理髮脾氣並沒有什麼意思,她又添了一句:「我今天加班,很累。不去賀家了。」 她說的是「不去賀家」,而不是「回家」。 王穩也覺得沈煙是在發小脾氣,他是見過眼前這個美麗女人是多麼痴迷他老闆的。 以往只要賀景川一回家,第一個來見他的一定是沈煙。每次出差,沈煙都會提前打聽賀景川回來的日子,然後精心打扮,出現在他的面前。 見面時,她喜歡踮起腳尖,親着他的下巴訴說思念。 這種小女生的做法,賀景川包括他身邊的特助,秘書,大家都不太能瞧得上,沈煙表現出的愛意過於直率,過於坦白,就像是一隻黏人的貓。 ――給人一種,無腦的感覺。 王穩將手裡的袋子遞過來:「這是先生特地買給您禮物。」 沈煙掃了一眼,表情並沒有很興奮的樣子。 王穩當著她的面,打開了盒子。 裏面是一套法國堡獅龍,伊麗莎白泰勒同款的一套紅寶石項鏈,幽色的紅寶石配大溪地黑珍珠,淺黃色的路燈下,透出醉人的光澤,美得叫人移不開眼。 見她盯着發獃,王穩含蓄一笑:「這是先生在法國買的。」 上周,法國。 被無數收藏家盯梢的伊麗莎白泰勒同款的寶石項鏈,以成交價四百萬美金被一位神秘買家拍走。 一周後,這套紅寶石項鏈,出現在沈煙的面前。 其實賀景川對沈煙的了解,大致相當於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了解。 女人都愛珠寶,所以賀景川以為她也喜歡。 她伸手,王穩以為她喜歡,將盒子遞過去。 沈煙沒接,而是把盒子蓋起來:「這麼貴重的東西,留給他喜歡的人吧。」 說完頭也不回,上了樓梯。 ―― 早在傍晚時,賀景川的班機就已經到達國內。 他這一年幾乎沒有休假,將公司原本三年的海外市場拓展計劃,縮短成一年完成。 歐洲市場開拓的很好,一回國就帶着幾個大訂單。 集團總部從他一下飛機,便緊急召集所有部門開會。會議上公布過去一年公司的成就――海外市場拓展成功,國內生產線擴張了一倍。 而今年,只一個季度,完成了去年一年的利潤。 賀景川是這個行業的神話,沒有他創造不出的奇蹟。 全公司沉浸在這個好消息里,各個部門加班的員工直接定了酒店KTV,約定今晚不醉不歸。 鬧哄哄的會議室里,賀景川撐着額頭,思緒卻落在別處。 時間不早了,王穩應該把沈煙接回來了。 他從沙發椅上站起來,披上西裝。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望向他。 許明朗:「言哥,今晚慶功宴。」 賀景川應了一聲,聲音有點心不在焉:「你們慶祝。」 話音落下,他沒等司機,自己就開車回家。 賀家別墅早已經張燈結綵布置上,他將近半年沒回家,賀母還有屋內一應管家保姆,全都在盼着。 車一回來,所有人全都湧進院子里。 賀景川從車裡下來,目光一應掃去。 望了望,沒有沈煙。 眼神落下,落在賀母的視線上:「沈煙呢?」 其實沈煙搬出賀家這件事,七分是她自己想明白要放手。 那麼還有三分,則是被賀母明裡暗裡欺壓,「逼」出去的。 賀母也是千年狐狸修鍊成精,她當然不會承認是她把沈煙趕出去。 換着一種關心的語氣,頗為寵溺道:「她呀,又耍性子了。」 說著,也沒有多說沈煙什麼壞話,她墊腳仔細看兒子:「又瘦了。」 賀家祖籍是北方,賀景川高大,身材勻稱,骨架十分硬挺,端是這麼看着,就讓人有種被壓迫的氣勢。 他年輕時,品相端正,長得十分好看,每一處都是沈煙喜歡的樣子。 後來在商界呆久了,練就一身處事不驚,穩如泰山的樣子。 年輕時那張俊朗的臉,現在也變得愈發深邃分明。 隔着人群,他視線淡淡地掃了王穩一眼,而王穩則是一臉心虛地垂眉。 賀景川叫他把沈煙接回來,可他沒辦好。 許明朗他們幾個富二代原本準備出去通宵玩樂,但一瞧見賀景川回去,於是也沒什麼心思再去KTV,乾脆幾個人一合計,抬了幾箱酒來賀家,紅的白的黃的,皆是價格不菲。 晚上九點多了,可賀家的客廳廚房,皆是燈火高照。 賀景川一進門便被賀母拉着說話,他沉下心,極力應付着。 賀母:「這次回來還走嗎?」 從一進來,賀景川似乎就有點走神,他眼神掃了一圈這個家,敏銳地發現這個家裡有關沈煙的一切都不見了。 客廳原本掛着和擺着的兩人合照,玄關她平時會掛着的鑰匙包,還有她的畫,她吃飯時喜歡坐的軟布凳子,還有沙發上她喜歡躺靠的枕頭。 賀景川看了一圈後收回視線。 不動神色地問:「沈煙怎麼突然出去住。」 賀母愣了一下,隨後和顏悅色道:「耍小性子罷了。」 說著,似乎不想讓賀景川看出她的刻薄:「等你空了去哄哄她,自然就回來了。」 賀景川心思放在別處:「我上去換件衣服。」 他前腳上樓,後腳王穩就跟上去。 二樓的書房,賀景川坐在椅子上,望着那套他輾轉得手,特地買給她的項鏈。 現在又原封不動地返還回來。 「怎麼回事?」 王穩吱吱唔唔:「沈小姐說……讓你把項鏈送給你喜歡的人。」 賀景川皺眉:「幼稚。」 王穩欲言又止,他總覺得這次沈煙說話怪怪的,不太像鬧小脾氣。 她以往離家出走,賀景川一個電話就能哄回來,而這次帶了禮物,又讓身邊的特助過去,卻沒把人帶回來。 賀景川:「她現在住哪?」 王穩:「郎溪的一個小公寓。」 賀景川眉頭壓的更低,以往她出去,最多開兩晚五星級酒店。 這次居然連房都租好了? 這麼多年,他幾乎習慣不在沈煙身上費什麼心思。除了工作繁忙外,沈煙一直很乖順,即使偶爾鬧脾氣,也好哄。 「手機拿給我?」 王穩把手機遞過來,賀景川撥過去電話。 電話里是忙音,關機狀態。 他盯着手機愣了片刻,於是重新撥過去,依舊是關機。 王穩小心:「可能換手機號了?」 賀景川想要重新再打電話,卻不知道打什麼,打開微信準備撥過去。 發現沈煙把他刪了。 賀景川臉黑了:「把孟叔叫過來。」 孟管家見王穩來找他,大約猜到是什麼事情。 上樓前與賀母對了個眼色,兩人心中算計成一片。 到了書房,賀景川還在找沈煙的聯繫方式,轉了一圈,發現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沈煙的朋友,不知道沈煙會去哪裡,不知道沈父的聯繫方式,除了那個永遠只會主動打過來的手機號和微信,他不知道沈煙的一切。 管家立在一旁,「少爺。」 賀景川還在擺弄手機,低聲問:「沈煙搬去哪裡了?」 管家早已經和賀母對好口供,那套說辭也是滴水不漏。 「郎溪附近。」 賀景川心裏大概有了了解:「她新的手機號是多少?」 管家眼中有片刻迷茫,隨即道:「我馬上去查。」 賀景川點點頭,隨後讓他出去。 他隻身一人在書房坐了一會兒,總覺得有什麼不適。 想起剛才電話里的關機,賀景川眯了眯眼,盯着手機一言不發。 八年,只要賀景川從外面回來,沈煙都是形影不離的粘着他。 他認認真真地想了片刻,心裏無比確定,此時此刻,他想見到她 賀景川向來是行動派,當他確定自己現在想要見到沈煙,便從沙發上起身。 離開書房前,他的視線突然落在那一大片白牆上,發現書房裡好像少了點什麼。 「有人動過我書房?」 負責清潔的阿姨被找來,喏喏道:「是……沈小姐動過,她那天突然進來,待一會兒,拿走了不少東西。」 賀景川:「什麼東西?」 阿姨想了想:「好像是畫。」 這時,賀景川也終於想起來,他書房裡,沈煙給他畫的那些畫全都不見了。 他盯着空蕩蕩的牆壁,心裏陡然生出一股煩躁。 跟在他身後的王穩,內心一直惴惴不安,他有一個大膽的猜測―― 或許沈煙在他老闆心裏,並不是那麼可有可無。

《沈煙賀景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