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 連載中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

來源:google 作者:熱情的亞楠人 分類:都市

標籤: 李樂心 蘇皓 都市

G市醫科大實習中醫師蘇皓無意間進入一間名為振中堂的醫館實習誤打誤撞中捲入一場籠罩G市的陰謀風暴,這場紛爭中有異獸,有人心最終蘇皓能否全身而退?展開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章節試讀:

蘇皓轉頭一看。手的主人是一名鶴髮白須的老者。身着一套藏藍色中山裝,腳踩布鞋。如果不是老頭撐着一把魔法少女的周邊雨傘,提着一條塑料袋簡易裝着的魚。蘇皓一定會覺得老頭是一名大隱於市的世外高人。

「小夥子,雖然是細雨沒什麼大礙,不過還是得小心寒性收縮風邪侵肺啊。我看你在振中堂門口杵了半晌了,是看病也好多餘也罷。隨我進屋吧。」老者為了拍蘇皓,此刻正一隻手搭在蘇皓肩上,另一隻手拿着傘和魚,魚還不時地蹦躂一下。顯得有些滑稽。

蘇皓心中還是略感溫暖,趕緊轉身上前半步接過老者手中的傘和魚。「感謝李醫師的關心。」

「哦?你認識我?可我對你沒什麼印象啊。」老者饒有興緻的上下打量了一眼蘇皓。

「之前貴館的人事小姐姐來我們學院招過醫師,和我有過一面之緣,我記得她說過館主是一名姓李的老前輩,我看您氣度不凡。也知道風寒的特性。必是醫道中人,猜想八成您就是李醫師了,不瞞您說我這次是想來問問貴館是否招到了合適的人選。如果沒有的話我能否試一試?」蘇皓一手拿傘一手拎魚和李醫師步入醫館內。

「哈哈哈,原來如此,無妨。上次她也是無功而返,想不到你心思如此縝密。可以,那你更應該隨我入館喝上一杯茶仔細聊聊。」

叮鈴叮鈴叮鈴。隨着一陣風鈴的聲音,兩人進入到振中館一樓內。屋內裝潢古色古香,一看就是常規的中醫館的樣子。正門進入就是方方正正的廳堂,正堂上方同門口一般黑色牌匾,只不過這塊牌匾上書懸壺濟世四個大字。

中間有兩排木質的椅子,應該是用於候診。左邊是一張診桌,診桌旁邊有一面紗簾,診斷的同時拉上可以保護病人**。

背後一排紅的發黑的木質柜子散發出淡淡的清香。多半是用於醫師存放私人物品及診療用具的。診桌上整潔的放着紙張、毛筆、鋼筆及脈枕。

右邊及正面是一整面的葯櫃,和診桌後面的柜子一個顏色,整面葯櫃由一個個方正的小格子連結而成,每一個葯格中間是一枚精緻的赤銅拉環,右上角貼着櫃內藥物的名稱。與一般小醫館不同的是,一般醫館的葯櫃標籤是打印貼上去的,而振中堂的葯櫃標籤是一張六寸見方的小小宣紙粘貼而成,宣紙上用毛筆寫上櫃內藥品名稱,字體娟秀。宣紙微微泛黃,想必也是有些年頭了。

正面葯櫃偏短,葯櫃旁有一條通往二樓的樓梯,樓梯旁有一道門,應該是通往後院。右手邊的葯櫃面前為一張調劑台。有些格格不入的是調劑台上放着五隻魔法少女的Q版手辦。與整個醫館的氛圍顯得格格不入。蘇皓心想應該是他們的主人應該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吧。看這個擺放的位置如果自己今後來這工作的話搞不好是和自己搭班的護士。這種女孩子應該挺好相處的。蘇皓對振中堂的好感又多了幾分。

「小夥子,我還沒問你姓什麼呢?」李醫師和藹的聲音把蘇皓從走神狀態拉回了現實。李醫師進門後將魚和傘放在調劑台上轉身到診桌後面坐下。

「我姓蘇單名一個皓字,您叫我阿皓就行了」蘇皓連忙回應道,並在李醫師的示意下在診桌對面的患者椅處坐定。

「爺爺。菜買回來了嗎?你快把我傘放後院屋檐下晾着吧,你不知道這個周邊多難買」一陣脆生生的聲音傳來,隨着噔噔噔的歡快腳步,有人從二樓下來了。

蘇皓條件好奇的轉頭一看。

只見一名穿着藏藍色旗袍的妙齡女子一手扶着樓梯緩緩走下來。熟悉的打扮和及腰的長髮。

「是你?!」女子看見蘇皓,臉上立刻就蒙上了一層冰霜。

「樂心啊,蘇皓是來面試一樓醫師的,來者就是客。聽他說你們見過我就不多介紹了。蘇皓,這是我孫女李樂心。樂心,去給蘇皓沏杯茶。」李醫師看出來兩人之間有一些些不自然,趕緊上來打圓場。

蘇皓很需要這份工作,雖然尷尬卻也還是將手按在膝蓋上端正的坐着。心想雖然有心理準備會碰到李樂心,但是從沒想過會這麼快。現在只希望一樓的助手不是李樂心。不然自己未來的一年真的就是涼涼了。

李樂心很快端上兩杯熱茶,小心翼翼的端到二人面前輕輕放下。先面無表情地遞給李醫師,然後將第二杯茶遞給蘇皓。完事之後輕輕從喉嚨里發出哼的一聲,在李醫師看不見的角度狠狠地瞪了蘇皓一眼。轉身前往調劑台拿上魚往後院走去。

「果然是個記仇的女人」蘇皓無奈的心想,定了定心神還是正事要緊。

李醫師端起茶來淺嘗了一口。對蘇皓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蘇皓也端起茶來細細品味,不禁說道「好茶」。

隨着茶湯入喉,如蘭在舌,沁人心脾,芬芳甘冽,果然是好茶。雖然蘇皓家裡條件不好,平時也接觸不到這些東西。不過茶和中醫好歹也是有互通的地方。沒吃過豬肉還是見過豬跑。如果今天李樂心端上來的是一杯咖啡或者紅酒。估計就牛嚼牡丹暴殄天物了。

「那我們開始了」李醫師緩緩放下手中茶碗。

「脈有陰陽者,何謂也?」

「凡脈大、浮、數、動、滑,此名陽也,脈沉、澀、弱、弦、微,此名陰也。凡陰病見陽脈者生,陽病見陰脈者死。」蘇皓冷靜的回答道。

李醫師滿意的點了點頭,接着又問道「病有洒淅惡寒,而複發熱者何?」

蘇皓稍微低頭想了一下,抬頭回答道「陰脈不足,陽往從之,陽脈不足,陰往乘之。」

「何謂陽不足?」

「假令寸口脈微,名曰陽不足,陰氣上入陽中,則洒淅惡寒也。」

「何謂陰不足?」

「尺脈弱,名曰陰不足,陽氣下陷入陰中,則發熱也。陽脈浮,陰脈弱者,則血虛,血虛則筋急也。其脈沉者,榮氣微也。其脈浮,而汗出如流珠者,衛氣衰也。榮氣微者,加燒針,則血流不行,更發熱而躁煩也。」

面對李醫師的奪命三連問,蘇皓沉着冷靜的一一作答。聽完蘇皓的解答,李醫師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恭喜你,通過面試。我這就讓樂心去樓上打印實習合同。一年過後我會在你的三方就業協議上面蓋章的。」

「這就完啦?」蘇皓有些驚訝的問到。李醫師問他的問題,並不是什麼高深的問題,單純的問了一些常見脈象的解讀。蘇皓認為應該還有更難的考驗才對。

「我明白,你覺得我問的問題都是常見的脈象解讀對吧?其實你要知道,我振中館的一樓主要接診的都是街坊四鄰,通常不會有什麼疑難雜症,都是常見的風寒燥熱較多。其次這次招聘的也是實習醫師,雖然脈象解讀是基礎中的基礎。

不過你對答如流且自己見解獨到,且剛才在門口你第一時間幫我接過手中物品,看得出你是個善良的小夥子。醫者德為先。行醫可不是三年五年就能把握得住的。依我看你確實是個好苗子,配得上我振中堂的醫號。」說罷招呼一聲。李樂心從後院走出,聽說蘇皓通過面試後冷哼一聲。隨即默默上樓拿了一份實習合同下來給蘇皓。

蘇皓拿着合同認真查看。並無異樣,還特意數了數薪酬待遇上面的0,生怕自己搞錯了。這次的危機就這麼有驚無險的度過了,蘇皓不由得滿心歡喜。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