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方令
神方令 連載中

神方令

來源:google 作者:長河流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離 都市小說 長河流墨

天降七彩祥瑞雨,全民開智,地球進入修行紀元,又稱新紀元,開始了全民修真的發展走向在新紀元下,眾生是走向強大,還是留下悲涼?蒼穹下,輪迴當,順者苟,逆者亡,景悲空下獨留意,我化光耀何懼殤?!!秦離從萬千苦難中覺醒,憑藉心中神方,披荊斬棘,欲化極意,顛覆這片蒼茫!展開

《神方令》章節試讀:

「秦離。」

百興中學圖書館三層房間內,秦離身後傳來青澀而低微的女子聲響。

應聲回頭,秦離看到不遠處正走來一個飽含青春氣息的漂亮小姑娘。

這個女孩兒留着柔順的長髮,上面束着一個小巧的長耳兔髮飾,臉蛋兒白皙而不顯孱弱,五官精緻,尤其是雙眼,極為靈動。

她上身穿着卡通圖案點綴裝飾的休閑襯衣,下身穿着同樣破洞樣式的淺藍色牛仔長褲,腳上穿着一雙白色平底鞋。整體看起來充滿着清新與活力。

「白雅琪?你今天怎麼有空來圖書館啊?這個時候,你不應該是在教室里用功苦讀么?」秦離有些驚訝,走進來的這個女孩兒,正是他整個高三都在一起學習的同桌,白雅琪。

白雅琪的學習成績一直是班級里名列前茅的,即使是在整個高三年級里,她也能排進前一百,和奇才班裡的那些差生們也有的一比。她算是班級差生眼中,實打實的學霸。

不僅如此,白雅琪不但文化方面成績數一數二,就連武學修鍊方面,在班級里也是排在前十的。她雖入學時被檢測出根骨中等,然而入學後她卻異常刻苦,在武學修鍊方面下的功夫、花費的時間,都要比其他人多上兩倍不止。因此修行上取得的成就和進步也是十分驚人的。

這麼一個天賦不錯,又異常努力的學霸,在所有老師的眼中,都會是一個惹人喜愛的寶貝學生。

也正是因為白雅琪的突出與優秀,班主任葛艷玲才會將她安排在秦離的身邊。她既希望白雅琪的學習態度可以影響到秦離使其收心,又想着秦離若是有學習方面的困難,可以隨時請教白雅琪。

因為班主任的安排,在其他同學羨慕嫉妒許久的情境下,秦離和白雅琪漸漸熟絡起來。

秦離發現,白雅琪這位學霸雖然學習刻苦,但卻一點也不死板、無趣。恰恰相反,白雅琪平時很會玩鬧,也很有人緣。由於學習成績優異,很多人都想着各種辦法接近她,而她也沒有絲毫學霸的架子,對於同學的請教,全都詳細指點,解疑答惑,有時還會有點善意的打趣,引得眾人歡笑不已。

因此,白雅琪平時在同學之中的口碑十分不錯,名氣很高。

秦離自然也是對這位青春靚麗的小女孩兒很有好感。平時也經常和她開開玩笑,玩鬧逗趣。秦離心想,白雅琪應該是自己整個高中,唯一一位異性朋友了。

白雅琪走到切近,臉色看上去有些不自然,似乎在糾結什麼事情。

「怎麼了?」

秦離皺眉不解,這樣明顯的糾結表情,平時幾乎沒有在她身上看到過。

「我……我有話要跟你說。」白雅琪站在秦離身旁糾結數秒,最終輕聲開口。

「有話就直說啊,別著急,坐下來慢慢說。」秦離很隨意指了指前方的空位,示意白雅琪坐下。

白雅琪貝齒輕觸紅唇,最終點頭,拉開椅子坐在秦離對面。

「你是不是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還專門在這時候來圖書館找我?」秦離問道。

「是有件重要的事情我想跟你說。」白雅琪臉色越發不自然,甚至有些發紅,「我本來想中午放學時跟你細說的,但是上午最後兩節課你又不在,所以,我就現在過來了,我知道你這時候通常都在圖書館裏。」

「嗯,什麼事情,你說吧。」秦離看白雅琪雖糾結但又非常認真,他也就收起了平時玩笑之心,說道。

「我,我想問問你……那個……」支支吾吾說著話,白雅琪的表情越發不自然,臉蛋兒越發紅潤起來,像一個熟透的蘋果,與平時相比,有一種別樣的可愛。

「你怎麼了?平時你說話很流利來着,今天是咋地了?」秦離聽得頗為著急。

「我……其實是想問你,你……」

白雅琪銀牙一咬,聲調都高了幾分,但是話沒說完,就被身後的兩個男生的對話打斷。

「哎我說,你想複習文獻類的語文,別拿這本書,這本華夏語言文學已經過期了,你不知道,前些天咱學校剛剛收購了一版最新語言文學,把不少生僻的語言都更好匯總了。走,我帶你去找找。」

「真的假的?你怎麼知道?」

「我可是經常關注咱學校的大事的,所謂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

「你關心來關心去,最後也沒見你考試時有多少進步啊?」

「嘿?你還敢挖苦我?」

「……」

白雅琪立刻閉口不言,微微低頭,等待兩個說話的男同學路過自己身邊,臉上甚是複雜,既有些微怒意,又有幾分尷尬。

「那個……白雅琪,你是有什麼忙想要我幫一下么?」看白雅琪萬分糾結,秦離主動詢問,「咱倆關係這麼鐵,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助你儘管開口,只要我能辦到,我絕對……」

「不是,我不是要讓你幫我什麼。」白雅琪立刻搖頭。

「那你是……」

白雅琪回頭看看四周,雖然是在圖書館中,但周圍的人倒是不少,並且她還發現有不少男生在偷偷地看自己。

「白雅琪,你到底想說什麼啊?」秦離摸不着頭腦,越發著急。

「唉……秦離,馬上上課了,我先回去,不跟你說了。」白雅琪站起了身子。

秦離疑惑撓頭。

「今天晚上下晚自習,你來學校南樹林一下,我在那裡等你。」白雅琪的聲音比剛剛低了一倍,語速也快了不少,說完之後,她立刻動身,邁步離開秦離,走出圖書館,沒有給秦離絲毫說話的機會。

秦離瞪大雙眼,對於今天反常的同桌百思不得其解。

「這丫頭到底想幹嘛,最後那麼小聲的說要我去南樹林,要不是我耳朵好,還真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呢。」

忍不住吐槽一句,秦離忽然一愣。

「不對,晚自習之後,我答應老師要留在班裡補習的啊……」

秦離看向圖書館門口,此時哪還有白雅琪的身影?

「這下可難辦了,這小妮子可真會給我出難題。」無奈搖頭,秦離站起身來,將那本《世界歷史》書放回原處,略顯為難地離開了圖書館。

今天下午的課程,是兩節生物和兩節歷史,按照秦離的習慣,他絕對是會直接逃課的。但經中午白雅琪那麼一鬧,他很想知道,白雅琪到底想要幹嘛,而且他還要跟白雅琪解釋,自己晚自習之後沒法去南樹林,可能要在教室里呆很久。

下午上課時分,走進課堂的生物老師,課講了十多分鐘後突然愣住。因為他看到,平時自己的課程,絕對會缺席的那個差生,此時居然老老實實的坐在他的位置上聽講!

這可真算得上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生物老師要不是接手第十四班的時候記得有秦離這個人,現在就認不得這個學生是誰了。

「稀客啊。沒想到今天秦離同學居然這麼給我面子,還願意聽聽生物這門很有趣的課程啊。」

生物老師忍不住出言諷刺了一句,引得課堂中的眾人哈哈大笑。

對於老師的話和同學的大笑,秦離完全沒放在心上,他只是扭頭看着自己的同桌白雅琪。

白雅琪的臉色此時已經恢復正常,像一個沒事人一般認真聽着生物老師講課,即使是生物老師剛剛的諷刺引發哄堂大笑,她也沒有任何錶情變化。

這本就是特別奇怪的。若說不搭理自己是為了認真聽課,那剛剛同學大笑時她依然沒有任何錶情,就不那麼好解釋了。

秦離能夠察覺到,白雅琪的表現似乎是在刻意疏遠自己,並不想和他說任何話語。

更加不明所以的秦離也只能閉口不言,不再打擾白雅琪。他想也只能等下課的時候再問問白雅琪之前到底想說什麼,然後再跟她解釋一下晚自習之後的事情。

生物老師諷刺秦離一句後也不再過多為難秦離,繼續講課。時間緩緩流逝,下課鈴聲高聲響起。

「好了,剩下的複習知識點,下節課再講,下課。」生物老師看了秦離一眼,走出了教室。

「白雅琪,我……」

生物老師離開後,秦離直接開口想要問白雅琪事情,但是白雅琪立刻起身,逃跑似的離開了教室。

秦離莫名其妙,他實在是搞不清楚白雅琪葫蘆里賣的什麼葯。明明是她專門找上自己想要說什麼,結果丟下一句不着邊際的話就直接離開,也不給人說話機會。甚至自己專門忍了一節無聊的生物課要跟她談談,也被她唯恐避之不及的躲開了。

「這算什麼事兒啊?」秦離無奈低頭,內心思緒萬千。

「這麼看來,我晚上是非得去南樹林一游不可了,就算想等下節課再跟白雅琪解釋,也不可能了。看她的樣子,是完全不會給我說話的機會的。」

想到了這點,秦離也不再留在課堂了,反正也問不出什麼,也說不出什麼,自己待在課堂上說不定還會影響白雅琪的上課專註度,還不如繼續逃課呢。

打定主意,秦離離開教室,隨便找了個方向遠去。

「叮鈴……」

上課鈴聲響起時,一直待在外面的白雅琪才走回課堂,當看到同桌的位置沒有人影時,她深深吐了口氣,似乎一下子放鬆了下來。

同樣跟着鈴聲走進課堂的生物老師,也下意識看向了秦離的位置,當看到那裡沒人時,他心中不禁無名火起。

「哼!本以為是浪子回頭想要在高考之前好好踏實學習了,哪承想只是來意思意思。虧我還想着要是他真願意學,我就算費點時間給他補補課也算是盡了為師之責了。這個秦離,真是沒救了!」

生物老師內心重重嘆氣,開始接着上節課的內容繼續講解,不再想秦離的事情。而白雅琪也再次恢復了真正的認真,全神貫注學習起來。

《神方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