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棄女歸來,大殺四方
棄女歸來,大殺四方 連載中

棄女歸來,大殺四方

來源:google 作者:南芽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北冥 古代言情 沐兮

她為人傀儡,被人驅使,受盡欺辱,為了脫離范家跳下懸崖,生死未卜生死徘徊之間,她覺醒絕世天賦,引天地之異象,山河暴動,萬獸同鳴!一朝歸來,修鍊五系靈技,契約神獸,醫毒雙絕,一路碾壓眾人!可她從未想過,有這麼一個人,他天資絕色,是神虛宗一眾女子的愛慕對象,他冷漠無情,是最難接近的存在,卻願意為她傾盡一切,給了她餘生的偏愛但她也萬萬沒料到,某人佔有慾極強,巴不得天天纏着她沐兮氣呼呼地吼他:「你不修鍊,我還要修鍊,別整天纏着我!」某男委屈巴巴….…展開

《棄女歸來,大殺四方》章節試讀:

巨大的靈力猛然炸開,升起一朵蘑菇雲。

然,那裡卻空無一人!

眾人鬨笑聲戛然而止,正是疑惑,忽見二人出現在歐長老身後。

歐長老也是一驚,忽覺身後,一股凌厲的殺意刺胸而來!他下意識調動靈力,長劍一揮。

「噗呲!」

長劍入體的聲音!

他轉眼看去,沐兮和顧允二人笑盈盈地望着他,毫髮無損。

范萱胸口中一劍,手捂胸口,滿臉不可置信地望着他,「歐長老?」

糟了,中計了!

歐長老臉色寒如冰,立即給范萱服用上品靈液,他有些肉疼,上品靈液城主一年才發放兩瓶,自己也所剩無幾。

范萱氣息漸漸穩定下來。

「無恥小兒,盡會耍些無恥手段!今日老夫定要讓你們命喪黃泉,才能解老夫心頭之恨!」說著,他一手凝聚靈力,一手提着靈劍。

「歐長老,何必如此動怒。我師弟不過是頑皮了些,小小的玩笑而已。」

顧允沖沐兮眨眨眼,攔下她蠢蠢欲動的手,這臭丫頭,打得過,往死里打,打不過,跑得比誰都快!

每次都讓自己收拾爛攤子。

「歐長老可認識這個?」顧允將腰牌扔了過去,「白流城城主請我師父幫忙,這便是你們白流城的待客之道?」

沐兮撇嘴,師兄這氣勢倒是足。

得了,這架打不成了,沒瞧對面那老頭臉色都變了,一臉的阿諛奉承!

不過,她也知自己和師兄加起來都打不過人家,實力差距太大,只能耍些小聰明。

若不是知道師兄有令牌,她早跑了,哪能用人家練手。

歐長老拱手:「城主令我前來迎接二位,是我有眼無珠,竟沒有認出……」

顧允擺擺手打斷他的話,這種話他聽得耳朵都要起繭子了,好生無趣,「好了,既然如此,咱們還是先去城主府,別在這兒浪費時間了。」

「是是是,二位請。」

顧允走在最前面,架子擺得十足。

沐兮回頭望了望范萱,揚起一個甜甜的微笑,那天真的笑容裡帶着無盡的殺機。

「啊!」

范萱嚇得跌倒在地,臉色又白了一分。因為害怕,她的聲音都變得尖銳了許多。

「鬼叫什麼!」歐長老怒聲訓斥,眉頭緊鎖,「來人,把她送回范家!」

轉身就變了張臉,語氣溫和,「公子請。」

沐兮撿起龍吟鞭,扣下一小塊真龍骨,大搖大擺地離開,一腳踩在要死不活的赤血蛇身上,「哦,抱歉,沒看見。」

她「手足無措」地提起腳,又狠狠踩下去!

歐長老抽了抽嘴角。

……

一輛華麗的馬車徐徐駛來,馬兒前蹄揚起,發出長長的嘶鳴聲。

一名身穿白色衣裙的少女踩着馬夫的背走下馬車,她膚若凝脂,仿若清晨出水的芙蓉。

范府門口,空無一人。

范若煙揚起的嘴角落了下來,一張臉遍布陰霾。

「你們都來看我笑話是吧?」

「滾,都給我滾出去!」

屋內一片丫鬟慘叫、求饒的聲音。

范家主聽說自己女兒慘遭毀容,又被重傷,匆匆從城主府趕來。剛進門,就見幾個丫鬟滿臉是血地跪在地上,瓷器碎了一地!

「萱兒,你在鬧什麼?」

「爹爹……」范萱仰起頭,眼淚嘩啦啦地落下,「我的臉毀了,毀了……」她嘴裏不停地呢喃着,像丟了魂一般。

她臉上,一條長長的疤,兩邊的皮肉外翻,露出模糊的血肉。傷疤貫穿了半張臉,異常的醜陋!

范家主第一時間竟不是憐惜,而是「完了」二字,再是憤怒湧上心頭。

這個女兒,自小就沒有大女兒優秀,又有些愚蠢,好在有一張好看的臉,最適合與城主府聯姻。

這下全完了,完了……

范家主臉色陰沉得嚇人!

「爹,爹?」范萱淚珠掛在臉上,往後退了幾步,捂住嘴,不敢發出抽泣的聲音。

就在這時,身後一道溫婉的聲音響起,「父親。」

范家主轉身,臉色頓時陰轉晴,「若煙?你回來了,怎麼不派人通知我,我好去接你。」

范若煙沒答話,反而看向范萱,臉色倏然一變,「萱兒妹妹,你這是怎麼了?是誰傷了你?這毀容了,往後可怎麼辦?」

范家主原本消下來的氣蹭地又冒了出來。

「這個孽障,成天出去惹事生非,本來天賦就不如你,還不好好修鍊!這下好了,這張臉毀了,拿什麼與城主府聯姻!」

聯姻!?

范萱臉色一變!立馬下跪,哀求道:「爹爹,你幫幫我,萱兒求你了。我的臉可以恢復,一定可以!」

「我以後再也不出去惹事了,我一定會好好修鍊!」

「聯姻不能取消,不能!歐哥哥喜歡我,他是喜歡我的!」

范若煙見狀,上前說道:「父親,妹妹已經知錯了,你就別生氣了。我聽聞長仙草有祛疤的良效,可治妹妹臉上的疤。」

「你是說玄參秘境?可,那長仙草據說有二階妖獸守護?」

范若煙難得的羞澀,手下一凝,一重靈者的靈力凝聚。

范家主面上大喜,「一重靈者?!太好了!我兒小小年紀就進階一重靈者,真是祖上顯靈。」

多少的憤怒都在此刻煙消雲散。

「女兒在不久前進階了一重靈者,已被神虛宗的明長老收為弟子。」

范家主此人最在乎范家的榮耀,聞言,徹底將范萱的事拋之腦後,滿心只有范若煙這一個女兒。

「還有,神虛宗聽說了白流城突生異象,派了不少弟子前來,此次的秘境之行,我便是同他們一起,不會有任何危險。」

「那……若煙是否有把握,奪得那秘境中的秘寶?」范家主期待地看着她。

若是得了那傳說中的秘寶,范家在白流城的地位便無人能替代,便是城主他也是不怕的。

范若煙點了點頭,「來之前,師父特意給我準備了上等靈器,還有各種保命的符,想來是沒什麼問題。」

「好!好!好!」范家主連說三個「好」,臉上都笑出了褶子,「若煙,你做事一向最穩妥,你說沒問題就一定沒問題。爹爹就等着你為范家光耀門楣!」

很快,范若煙進階一重靈者,被神虛宗長老收為弟子的消息像長了翅膀般迅速飛遍大街小巷,成為人人羨慕、稱讚的對象。

《棄女歸來,大殺四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