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秦先生情難自控簡介
秦先生情難自控簡介 連載中

秦先生情難自控簡介

來源:外網 作者:林嫿秦硯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林嫿秦硯 都市言情

林嫿被秦硯養在身邊的時候,圈裡的人笑話她是給秦硯打牙祭的,因為她長得勾人,對男人來說,就是一場盛宴。 他們都說秦硯不會娶林嫿這種身份的女人,跌身份。 後來,秦硯跪在林嫿的面前,幫我穿好鞋,握住她纖細的腳踝,聲聲顫抖的說:「嫿嫿,我捨不得,這輩子我沒機會了,你許我來世成吧?」 「嫿嫿,我,但求來世。」 展開

《秦先生情難自控簡介》章節試讀:

秦硯跟小明星的緋聞被爆出來的時候,林嫿正守在林父的病床前。

一個電話,她就得拋下醫院裏的事,打車往酒店趕。

跟往常一樣,她得幫秦硯解決外面的那些女人,好在這種事做多了,自然也就得心應手了。

林嫿從網約車上下來的時候,天空已經下起了毛毛雨,她沒帶傘,只能用包包遮住頭頂,不讓雨水淋在臉上。

用秦硯的話說,女人的臉就是男人的門面,所以無論什麼時候,林嫿在秦硯面前,都得保持最漂亮的一面,尤其是在「捉小三」的時候。

林嫿進了酒店後,沒有急着去樓上的總統套房「捉姦」,而是先去衛生間把身上的雨水擦乾淨,然後又仔仔細細的補了個妝。

林嫿長相屬於勾人心魄那種類型,只是眼角微微上挑,不笑時會透出一股威嚴,秦硯的爺爺說她是富貴人家的長相,所以才會同意她留在秦硯的身旁。

房號秦硯的助理早就發給她了,她站在門前敲了幾聲後,一位二十齣頭的小姑娘從裏面把門打開。

正是那位新晉小花,最近的流量本來就很猛,現在跟秦硯的緋聞又被爆出來,咖位怕是又可以往上爬一爬了。

對方不認識她,但卻因為她出眾的長相愣了一下,「你找誰?」

林嫿沒理她,推開房門徑直往裏面走。

小姑娘頓時就急了,一把扯住她,惱怒的問,「你誰啊?怎麼隨便進別人的房間?」

林嫿垂眸看了一眼小姑娘扯着她的手,「不是隨便,這是我老公的房間。」

就在這個時候,秦硯圍着一條浴巾從浴室走了出來。

男人寬肩窄腰,是標準的倒三角身材,哪怕是世界頂級男模,在他面前怕是都自愧不如。

他看了林嫿一眼,漫不經心的問:「你怎麼才來?」

林嫿抽出被小姑娘扯着的胳膊,笑着說,「怕來的太早,你們還沒結束,畢竟我自己老公是什麼能力,我是知道的。」

小姑娘的眼圈頓時就紅了。

林嫿從包里抽出一張卡,遞到小姑娘面前,「拿着,以後找男人之前,先擦亮自己的眼睛。」

小姑娘不甘心,她沒接,她要的可不是一張卡,她紅着眼看向秦硯,吸了吸鼻子,聲音柔柔弱弱的,「秦總······」

秦硯隨手撈起衣架上的睡袍,披在身上,額頭髮絲的水順着他輪廓分明的臉頰匯成水珠,滾落到鎖骨,延至若隱若現的胸膛,慵懶與性感渾然天成。

他點了根煙,隨意的說道,「沒看見我老婆來捉姦了嗎?」

小姑娘怎麼會不知道秦硯的身份,一個隨便玩玩的女人罷了,怎麼可能成為秦硯的妻子,她聲音嬌軟,「可是秦總您又沒結婚。」

秦硯坐在藤椅上,吐出一口煙,臉色冷了幾分,他說:「張導那部戲女主角你來,出去。」

小姑娘驚愕,雖然不甘心,但到底不敢惹怒面前的男人,畢竟她的身價跟前途,全部拿捏在這個男人的手上,咬了咬唇,只能三步兩回頭的拿着自己的東西走了。

房門被關上的同時,秦硯朝林嫿伸出了手,「過來。」

林嫿握住他伸過來的手,腳下一個蹌踉,人已經被秦硯單手抱住,圈進了懷裡,坐在了他的腿上。

男人用夾着煙的手,勾起了林嫿的下巴,靜靜端詳片刻後,說,「今天晚上的妝化的不錯。」

林嫿:「畢竟對方是新晉小花,不能被她比下去。」

秦硯鬆開她的下巴,吸了一口煙後問她,「明天老爺子跟二房的人問起來,你要怎麼說?」

林嫿神情乖巧,「跟以前一樣,只說秦總是逢場作戲,我也要檢討,是我魅力不夠,沒能好好拴住秦總的心。」

聽她這麼說,秦硯玩味的笑了聲,他掐滅手上的煙,掐在她細腰上的大掌緊了緊,薄唇貼到她耳邊啞聲道,「誰說你魅力不夠?現在,我就想要你了。」

他說完,不等林嫿反應過來,已經抱着她從藤椅上起來,大步朝床上走去。

林嫿窩在他的懷裡,聞到的,卻是整個房間里充斥着另外一個女人的香味。

那個女人就在片刻前,被他壓在這張大床上。

林嫿突然開始犯噁心。

秦硯將她放在床上壓上來的時候,林嫿第一次做出了拒絕他的動作。

她雙手用力的推開了秦硯。

秦硯眸光沉了一下,「不想給?」

不過是短短的一瞬間,理智最終戰勝了情感,她不能拒絕秦硯,更不能惹怒他,她需要秦硯的錢給她的整個家續命。

林嫿:「我懷孕了,醫生說前三個月是危險期,不能同房。」

林嫿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秦硯,她知道她的身份沒資格懷上秦硯的孩子,秦硯也從來沒想過讓她懷上他的孩子。

「懷孕?」

秦硯隨意的重複了一遍,回想着是哪一次那麼不小心沒做措施。

秦硯的反應越是平靜,林嫿就越是心驚膽戰,她先一步解釋,「是上次安全期,你沒戴。」

「哦。」

秦硯像是想起了這件事,他翻身坐在林嫿的身旁,拉起林嫿的手親了一下,就像是在玩弄自己的寵物,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墮了。」

《秦先生情難自控簡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