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棄婦翻身,前夫跪着求復婚
棄婦翻身,前夫跪着求復婚 連載中

棄婦翻身,前夫跪着求復婚

來源:外網 作者:容姝傅景庭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容姝傅景庭 都市言情

在臉上,讓剛下車的葉尋不由微微眯起了眼。他剛剛從天南市最受遊客歡迎的5a級景點夜鳴山上下來。回想剛才發生的一切,都似乎如夢幻一般不真實。短短一天內,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他,居然多出七個姐姐時間退回1小時前。一座建造在綠水湖畔旁的私人山莊內,裝修奢華的客廳中。五個各具特點的美女或站或坐,圍着葉尋饒有興趣的上下打量着他。葉尋第一次遇到這種場面,除了正對着他的兩個美女之外,沒過度關注其他人。但他只匆匆掃過一眼,便感覺自己白活了18年他敢跟老天爺打賭。自己從小到大在電視上見過的什麼明星超模,女優演員,連給展開

《棄婦翻身,前夫跪着求復婚》章節試讀: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葉尋冷冷看着葉佳琪。半晌,甩出一句「我就愛穿回力,你要覺得我給葉家丟人,那回歸家族一事就算了吧,今後你們走你們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說完,他轉身就走。葉佳琪傻了。她沒想到一句玩笑話會對葉尋刺激這麼大。然而,葉尋心中對家人親情的渴望,是她無法理解的。她頭頂上有六個姐姐,從小就是葉氏家族的小公主,被所有人當成掌上明珠。這種唾手可得的家人溫暖可葉尋卻缺失了整整10年之久。雖然,到頭來還是沒能找到父親下落,但一夜間多出七個姐姐,他內心是欣喜若狂的可對家人的幻想,都被葉佳琪一句話狠狠的擊碎「一雙破回力鞋,趕緊扔了吧,省得丟咱們老葉家的臉面」葉尋越想越氣,他聽過比這更侮辱人的話語,但無論哪一句都沒有從葉佳琪嘴裏說出來的刺耳欲聾「可惡」他不知是在罵葉佳琪言語傷人,還是在罵自己玻璃心。腦袋要炸了咔嚓一拳搗在操場旁的一株柳樹上,碗口粗的樹榦竟然直接被打斷柳樹直直倒了下去,壓倒了一片灌木叢。「呀啊」灌木叢中突然響起一聲尖叫。葉尋應聲看去。只見一男一女提着褲子從草叢裡爬起。男的狠狠瞪了一眼葉尋,罵道「神經病」「給爺滾」葉尋雙目通紅的吼道。兩人見他形容惡鬼,嚇得落荒而逃。臨走還不忘撂下一句,「傻比,有病就去看病,沒事在這裝什麼瘋」葉尋惡狠狠的瞪向他們。如果眼神能殺人,這兩人已經死了一百遍了。那男的見葉尋沒追趕,又停下腳步作弄他,「哈哈,翠花,你看那人沒親沒愛的,像不像一條狗啊要不你過去安慰安慰他」翠花拍打男人一下,故作羞態道「討厭,誰和你又親又愛了我才不去呢,他哪有你帥氣多金,人家只陪你」面對兩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葉尋出離憤怒了。泥人也有三分火可他能怎麼樣,追上去罵還是打罵人他不擅長,從小就是悶葫蘆。把人打傷打殘,想進局子不成人家是正兒八經的學生,又不是安平街那些沒人管的小混混。「狗還能吠兩句,難道我特么連一條狗都不如嗎」葉尋聲音沙啞,用最骯髒的話語作賤着自己。黑暗、迷茫、壓抑、折磨,種種負面感情纏繞着他。「你打算一輩子被人看不起嗎好好看我是怎麼做的」忽然,一句冷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那聲音冷若冰霜,但對現在的葉尋來說,不亞於世外仙音。接下來,他看到了自己畢生難忘的一幕。空洞的眼神逐漸聚焦,視線內出現了一個英姿颯爽的背影。她穿着一身藍色作戰迷彩服,筆挺的身姿如屹立不倒的寒松,只是站在那裡就有無盡的威嚴。她緩緩朝着辱罵葉尋的兩人走去那男的看見穿迷彩服女子的正臉,傻傻呆住。連翠花也像見到了天神似的,嘴巴張的可以塞下一顆雞蛋。男人滿面笑意,打算套近乎,「這位美女,請問」可他話還沒說完,就見女子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把寒光冷厲的反曲刀。噗女子手起刀落,將其乾淨利落的一刀梟首男人腦袋高高飛起,斷頸處濺射起一道血柱。站在他身旁的翠花被濺了一臉鮮血,驚恐至極的大叫「啊」但,她嗓門還未開女子又反手一刀,將她腦袋也割下頸椎骨切口平滑,毫無凸起。殺人者腕力及其恐怖。葉尋整個人已經傻掉了。他根本沒想到在現代社會,會有人如此毫不留情的犯下殺人重罪。在一連殺死兩人後,女子鎮定的開始清理現場。先從隨身攜帶的腰包中掏出白手套和口罩,用消毒水噴過後戴好。接着將二人衣物全部脫下,又並排將屍體放在草地上。最後她取出一瓶奇怪液體,將內容物傾倒在兩人屍體上。滋滋嗆鼻的氣味傳出。不到一刻鐘的功夫,地上的兩具屍體就消失得一乾二淨連骨頭渣子都沒有剩下。兩人躺過的草地也變成了一片黑土,但沒有留下任何痕迹和氣味在上面。葉尋心跳加速,這難道就是武俠小說中經常會出現的化屍水何等可怕的消除痕迹能力。在化屍水生效的這段時間,女子又把沾在四處的血跡擦拭乾凈,擦不掉的就全燒了,反正黑乎乎的看不出來顏色。葉尋看得如痴如醉。在做完這一切之後,女子走到他面前,摘下了口罩手套。葉尋呆住。女子生得一張閉月羞花的清麗臉蛋,寒眸點霜,冰肌玉骨。英挺的迷彩服也掩蓋不住她窈窕裊娜的身姿,曼妙至極。就是眼神有一股子冷意,盯得人發寒。「這幾件衣服,記得回家路上找個沒監控的地方,尋個垃圾桶扔了。」女子將帶血的衣衫交給葉尋。葉尋有些不能理解,問道「為什麼剛才不一起燒了」「華國的警官太敬業,不給他們留點誤導線索,早晚會查到你頭上。」葉尋恍然大悟。如果找不到這幾件衣服,那麼嫌疑就會被鎖定在觀海中學。但如果是在別的地方,比如在遍地污穢的安平街發現了呢魚兒本在一條小河游弋,卻瞬間逃進一片汪洋就是這個意思。見葉尋想通了,女子卻轉身要走。「等等你是誰,為什麼幫我」葉尋攔住她道。「我在家等你。」女子僅說完這一句,便快步離去,轉眼間消失在操場陰影處。「家呵呵,原來如此。」葉尋想到剛才發生的一切,不禁笑出了聲。為什麼,明明有兩個大活人剛剛在面前被人殘殺。自己卻絲毫不感到恐懼,反而有一絲興奮曾經崇尚的武道精神呢修身養性呢全被狗吃了去特么的管他呢,老子現在只覺得很爽

《棄婦翻身,前夫跪着求復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