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喬以寧傅瑾深小說免費閱讀
喬以寧傅瑾深小說免費閱讀 連載中

喬以寧傅瑾深小說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喬以寧傅瑾深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喬以寧傅瑾深 網遊動漫

她頓一頓,遲疑的道,「剛剛也是我想給張喻解釋,不是在說你小。你什麼樣,我又不是不知道。」 傅瑾深漫不經心的反問道:「我什麼樣?」 她愣了愣,然後用手比划出一個長度,又想起那天幾次的感受,把雙手間的距離又拉大了一點。...展開

《喬以寧傅瑾深小說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喬以寧傅瑾深》,大家可以在本站讀到這本主角為喬以寧傅瑾深的精彩小說,小說劇情精彩豐富。該書內容精彩豐富情節新穎:喬以寧眼疾手快的上去捂住了張喻的嘴,說:「你嗓門能不能不要那麼大。」「我只是太震驚了。」張喻撥開她的手,蹙眉說,「傅瑾深怎麼可能會小呢,之前他在學校游泳比賽穿緊身泳褲……」那會兒他才高中,就能看出他的本錢了。當時有女生打趣說,誰要跟了傅瑾深,恐怕得小死一趟。... 喬以寧眼疾手快的上去捂住了張喻的嘴,說:「你嗓門能不能不要那麼大。」 「我只是太震驚了。」張喻撥開她的手,蹙眉說,「傅瑾深怎麼可能會小呢,之前他在學校游泳比賽穿緊身泳褲……」 那會兒他才高中,就能看出他的本錢了。 當時有女生打趣說,誰要跟了傅瑾深,恐怕得小死一趟。 但畢竟喬以寧跟傅瑾深實踐過,張喻不可能比她還了解傅瑾深的發育狀況。 「寧寧,你確定看仔細了?」張喻的語氣有些複雜,不敢想像男神會毀在這點上。 喬以寧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解釋呢,就看見傅瑾深站在幾米開外,陰沉着臉看她。 張喻感覺到她的不對勁,回頭一看,這一看,尷尬至極。 傅瑾深瞥了張喻一眼,沒什麼語氣的說:「你先走。」 張喻聽出來了,這並不是在跟她商量。 比起洛之鶴,她其實更怕傅瑾深。 跟傅瑾深不太熟的人,對他的評價或許是,人有點冷,也有距離感,但是謙遜有禮很有教養。 張喻可不會這麼認為。 當初有人強迫周意,傅瑾深真的像是瘋了一樣,不顧肋骨折斷扎進肺里,也依舊狠戾的只往那人臉上揮拳,那人失去知覺,他也沒停。 後來還是傅父傅母攔下他。 傅家父母因為傅瑾深這冒失的行為,對周意相當不滿。 傅瑾深當時風輕雲淡的說:「你們要麼多她一個媳婦,要麼少我一個兒子。我這輩子就這樣了,生死隨她。」 張喻自此知道,傅瑾深才是最不好惹的那個。 可他對喬以寧似乎不太友善,她不敢把朋友留在這。 「傅瑾深,一夜夫妻百日恩,何況你們還兩回呢。」張喻在旁邊企圖勸服他。 「你想多了。」傅瑾深淡淡說,「我不為難她。」 張喻不太信,他往常什麼都是一副雷打不動的模樣,可這會兒臉色冷得明明想揍人。 傅瑾深睨了眼喬以寧。 喬以寧想着剛剛的聊天記錄,她是有證據解釋清楚的,也不想張喻因為自己得罪他,便讓她先走:「張喻,我會跟他說清楚的,你先走吧。」 張喻道:「傅瑾深,寧寧她只是喜歡你罷了。」 喜歡他轉頭就去追洛之鶴? 傅瑾深當然沒當真,臉上也沒有半分表情,依舊冷冷淡淡。 喬以寧好說歹說把張喻給送走了,然後把門關上。 「上鎖。」他言簡意賅道。 喬以寧老老實實的把門給鎖了,看見他扯了領帶坐在沙發上,估計是有功夫聽她耐心解釋了。 扯領帶的那雙手,實在是太好看了。 她理了一下裙子,坐在他身邊,把聊天內容翻出來給他看,心有餘悸的說:「傅醫生,當時那封信不是我寫的,我只是當時大冒險輸了,成了送信的那個。我不可能偷看你上廁所,也不可能說你小啊。」 她頓一頓,遲疑的道,「剛剛也是我想給張喻解釋,不是在說你小。你什麼樣,我又不是不知道。」 傅瑾深漫不經心的反問道:「我什麼樣?」 她愣了愣,然後用手比划出一個長度,又想起那天幾次的感受,把雙手間的距離又拉大了一點。 他不動聲色的盯着她微紅的耳尖看了一會兒。 「洛之鶴跟姜澤的關係很鐵,兩家關係也綁的緊,你去釣他,沒什麼用。」傅瑾深道。 喬以寧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釣洛之鶴了。 誠然她很吃洛之鶴那款的顏。 當然,傅瑾深她也吃,只不過她知道他這款以自己的實力,是拿不下的,也不會對他產生任何越矩的想法,當時也只是想對付姜澤不得已為之。 「傅醫生,我跟你解釋清楚了,希望你不要記恨我。」喬以寧這會兒也依舊跟往常溫和的態度差不多,說,「我也沒有釣洛之鶴,姜澤的事情我會自己想辦法,只希望您不要從中插我一刀,要是沒事,我就先走了。」 傅瑾深掃了她一眼,「你裙子拉鏈開了。」 喬以寧臉色微變,伸手去後背夠,只是手短實在是夠不着。 這時門外又有聲音響起:「今天洛之鶴旁邊那個穿黑禮裙的女人是誰?」 「不認識,長得倒是白凈,就是一看洛之鶴就是一副欲拒還迎的模樣,很騷。」 喬以寧心道,水汪汪的眼神害人,看誰都像在調-情。 「唉,你看看,這門怎麼鎖了,誰在裏面?」外頭的人用力的拍了拍門。 「走,去找張先生拿鑰匙。」外頭兩個人走了。 喬以寧轉頭去看傅瑾深,他並沒有理會。 她也只好不說話,但手還是慌忙的在拉拉鏈。 「過來。」傅瑾深似乎是看不下去了。 喬以寧連忙走過去,她得儘快走了,不然回來撞上那兩女人就尷尬了,畢竟人家說她壞話被她給聽見了。 她可以不記仇,可說她壞話的人可不一定這樣想,喬以寧並不想跟這些名媛們當對頭。 只不過,下一刻,她覺得有點不對勁了。 裙子在往下墜,很快輕飄飄的落在了地上。 傅瑾深沒給她拉拉鏈,反而把她的裙子拉鏈全部給拉開了。 她回頭看着他,沒了領帶,他顯得就沒有那麼一絲不苟了,眉目雖然清冷,整體看上去卻流里流氣。 「傅醫生……」 傅瑾深掃了眼自己的腿,不容置喙道:「坐過來。」 喬以寧皺起眉,咬唇說:「她們很快就會來開門,我也不能再跟你這樣。」 「張總不在,她們拿不到鑰匙。」傅瑾深道,「不想對付姜澤了?」 喬以寧心動了,說:「你肯定不會幫我對付他。」 傅瑾深有點不耐煩道:「機會擺在你面前,你自己選擇。」 她內心掙扎極了,可是還是不太相信他會幫自己,她還是想拒絕,傅瑾深卻直接伸手把她給拉進了懷裡。 她聞到了他身上的酒味兒。 她想起剛剛應酬,他確實喝了很多杯酒,幾乎是敬他的他都沒拒絕。 傅瑾深這顯然是被酒精給刺激了。 「傅瑾深,別……」 傅瑾深把她推倒在沙發上,隨手拿了領帶捆住她的手,淡然嘲道:「我讓你鎖門,什麼意思,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 張喻不放心喬以寧,走到門口時,就聽見裡頭一陣嬌滴滴的細微喊聲。 「傅醫生……」 張喻聽了,都覺得媚得人頭皮發麻。 她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又看見姜澤火氣沖沖的走了過來,他說:「喬以寧呢?」 張喻沒敢說話,只看着他臉上淺淺的疤,上次喬以寧砸的。 姜澤見她不說話,諷刺的說:「你敢護着她試試?這賤人,居然還撩我兄弟,他媽的看我弄不弄死她!」 不僅撩你兄弟,你表弟這會兒還使勁弄着她呢。 張喻想着,琢磨了一會兒,回過味來,姜澤哪回在意過洛之鶴的私生活。 又想起他這張臉被喬以寧那一板磚拍得進了醫院,也沒有找過喬以寧麻煩。 這恐怕,是醋意翻了天了。 休息室里,喬以寧覺得自己的腿都是軟的。 傅瑾深是弄到一半,瞥見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就突然撤走了。 喬以寧看着他臉色有點冷,死死的盯着手機,最後接起來,冷冷的說:「你打電話來幹什麼?」 她在旁邊聽到以後,愣了愣。 不知道是不是她理解錯,他的語氣除了冷,還有一絲不太能察覺出來的埋怨。 喬以寧一瞬間就想起了他追了很多年,那個讓他半死不活的前女友。 傅瑾深很快就把電話給掛了,然後坐在另一側沙發上,有些出神。 一直到喬以寧一言不發的起身穿禮服,他才抬手給她拉了拉鏈。 她什麼也沒有多問,只道:「你說在姜澤的事情上會幫我一把,不會反悔吧?」 傅瑾深有點心神不寧,「嗯」了一聲,道:「我今天,喝了點酒,做事有點衝動。」 最主要,她穿黑禮服的模樣,跟某人有幾分相似。 另外,喬以寧的詆毀,讓他覺得她不知天高地厚,也生出了教訓他的念頭。 所以傅瑾深衝動了。 他原本第二次就沒打算再跟她發生什麼,可眼下又這樣,這讓他皺起眉。 傅瑾深不太喜歡脫離他掌控的事情發生。 他有點厭煩起她。 「哦。」喬以寧看着他的表情,瞭然的說,「留個電話號碼吧,我看出來了,你以後不打算再接近我了。但姜澤的事情,你答應了幫我,我們以後肯定會聯繫的。」 不能見面,就電話聯繫。 傅瑾深揉着眉心,給她報了一串數字,「這是我秘書的號碼。」 這可真防着她,連他自己的電話號碼都不肯給。 喬以寧希望他捫心自問一下,今天到底是誰主動的,她可沒有勾-引他。 「嗯。」她點點頭,溫和的說,「傅醫生,希望你說到做到。我是個老實孩子,你說什麼我相信什麼,你要是騙我,我可能會因為太無助,跑去你辦公室自刎也說不定。」 傅瑾深眯了眯眼睛,冷冷的看着她。 被他掛斷的手機又在不停的響。 他不接,也不掛斷。 她在這一刻又覺得自己挺了解男人的,傅瑾深這看似煩那位,可實際上卻是在等着那位,不然拉黑就完事了。 傅瑾深這種男人,是最懂得怎麼一刀兩斷的。 比如他剛才一個沒遮掩的厭煩表情,就讓喬以寧自己主動識趣的不再靠近他了。 傅瑾深走了以後,喬以寧就發微信讓張喻過來了,讓她帶着化妝品來給自己補妝。 張喻見到她還是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道:「剛才姜澤就站在門口,這要被他知道了,還不曉得得鬧成什麼樣。」 「我跟誰睡都不關他的事。」喬以寧說,「哪怕我現在跟了他爸,他一個劈腿男也沒有資格指手畫腳。」 「姜澤他爹……那不是一般的丑啊,你下得去手啊?」張喻遲疑道。 喬以寧被她逗笑了,笑了一下,表情又變得有點難過。 「寧寧,你怎麼了?」張喻皺起眉,「傅瑾深……」 喬以寧其實是感慨,為什麼她就遇不到一個,能跟傅瑾深喜歡他前女友那樣,被甩了卻依舊放不下對方的男人。 但她沒跟張喻說這個,只說:「傅瑾深好混蛋。」 「我那會兒覺得他不會放過你,還真沒想到他會又對你那樣……」 「他弄到一半,也不弄完。」喬以寧說,「吊的人不上不下的。」 張喻:「……」 喬以寧哈哈笑了兩聲,臉上難過的情緒不見了,只是很認真的對着鏡子補着妝。 張喻湊到她身邊說:「你別是裝不難過的吧?」 喬以寧說了聲沒有,卻也沒有什麼多餘的話。 她為了躲開姜澤,選擇了從後門離開。 喬以寧本來要打車的,卻看見面前有車停下來,車窗搖下,她看見了洛之鶴。 「送你一程?」他挑眉反問她。 喬以寧遲疑了一會兒,還是坐上了副駕駛,又鄭重的為那次大冒險跟他道了歉。 洛之鶴似笑非笑道:「逗你而已,怎麼這麼放在心上?一個學校的校友,咱們也算是朋友。」 他對她的態度看似輕浮,其實一直都保持在一個適當的距離,不叫人反感。 同時,喬以寧也確定他對自己沒什麼男女方面的想法。 車子很快在一個紅綠燈口停下。 「你剛剛跟傅瑾深見面了?」他突然隨口問了一句。 她也沒有否認:「你怎麼知道?」 「他剛剛離開的時候,身上一股子跟你一樣的桔子香。」洛之鶴道,「你們應該,當時的距離比較近,他沾上了。」 喬以寧沒吭聲。 她覺得,他應該什麼都知道。 洛之鶴看了她一眼,委婉道:「大胸妹子,你今天這一身的風格,跟周意可太像了。周意就愛純黑色的禮服。」 「我叫喬以寧。」她鄭重的強調。 大胸妹子,成何體統。 洛之鶴一愣,然後笑得白牙都露出來了,他說:「我是想勸你,別喜歡傅瑾深,雖然你也算是難得可以接近他的女生,但他這人心已經給出去了。」 「我有自知之明,不會有那種心思的。」 喬以寧說。 「傅瑾深這人,挺渣的,就對周意死纏爛打。」洛之鶴評價道,「他們倆天生一對,適合相愛相殺。其他人攪和進去,那就是炮灰。」

《喬以寧傅瑾深小說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