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裴北宸溫染小說
裴北宸溫染小說 連載中

裴北宸溫染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裴北宸溫染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裴北宸溫染

「聽說今年的圍獵,連太后長公主也去呢!怪不得這麼大陣仗,往年可不曾有過。」溫幼漁聽着路人們的議論聲,腦海中浮現出一個計劃,隨後目光盯着馬車消失的方向,呢喃着。「溫染,你的死期到了。」皇宮內,御花園。溫染手裡拿着把魚食拋進河裡,一手撐着手臂,表情淡漠。...展開

《裴北宸溫染小說》章節試讀:

小說《裴北宸溫染小說》非常好看,作者裴北宸,主要講述了裴北宸溫染之間的故事。劇情十分豐富:「保護長公主才是我的職責所在。」入夜後,裴府內院。溫幼漁端着葯碗進了裴玉屏的卧房,她今日剛發完瘋,情緒已經平穩了些。溫幼漁進了屋,裴玉屏的眼直勾勾盯着溫幼漁,冷聲問她:「你來做什麼?」「我來給你送葯。」溫幼漁將葯放在了桌上,眼裡閃過一絲精明:「順便,給你帶來一個好消息。」... 「走這麼快做什麼?」 溫染理了理裙擺,語氣頗為無奈。 「一早便被妃嬪們絆住腳堵在這打聽着狩獵的事,有些聽煩了。」 裴廷舟勾唇輕笑:「不愛聽走了便是,何須委屈了自己。」 溫染看着裴廷舟問道:「裴二哥狩獵的事準備的怎麼樣了?」 往年的秋日狩獵,朝中大小官員,皆可帶家眷前往,今年亦是如此,只是多了長公主和太后,皇上對此格外重視。 溫染知道,從前自己隨軍出征,引開賊人,失蹤三年,皇兄是擔心此類的事再次發生,現在雖朝局穩定,但仍不能掉以輕心。 「昨日已將禁軍調去了圍場,另外又調取了一支軍隊在獵宮外駐守,一切都以安排妥當。」 秋日狩獵要舉行三日,皇家的人晚上都會宿在獵宮之內,皇上擔心有心之人在獵宮內作亂,特意將平日的禁軍兵馬換成了裴廷舟手裡的軍隊。 溫染勾着嘴角,溫聲對裴廷舟說道:「辛苦裴二哥了。」 裴廷舟看着溫染,眼裡閃過一絲寵溺:「職責所在,不辛苦。」 溫染聞言,挑了挑眉頭,端着手看着裴廷舟:「調遣軍隊保護皇上太后,好像不是攝政王你的職責。」 御花園內微風輕拂,花瓣飄落下來,落在溫染的髮鬢上,裴廷舟抬手,輕輕撥下那枚花瓣。 裴廷舟的聲音清冷,又帶着溫和之色,對着溫染柔聲道。 「保護長公主才是我的職責所在。」 入夜後,裴府內院。 溫幼漁端着葯碗進了裴玉屏的卧房,她今日剛發完瘋,情緒已經平穩了些。 溫幼漁進了屋,裴玉屏的眼直勾勾盯着溫幼漁,冷聲問她:「你來做什麼?」 「我來給你送葯。」溫幼漁將葯放在了桌上,眼裡閃過一絲精明:「順便,給你帶來一個好消息。」 裴玉屏冷笑了一聲,摸着自己雜亂的髮鬢,語氣憤恨:「好消息?對我來說,最好的消息,就是溫染死。」 溫幼漁聞言一笑,挑着眉頭看着裴玉屏:「我有辦法,可以帶你去殺了溫染,這難道不算是一個好消息嗎?」 話音剛落,裴玉屏便從床上猛地坐起,疾步走到溫幼漁身前,手緊緊握住她的肩膀,瞪大了眼睛。 「你說什麼?你有辦法殺了那個賤人?快說!」 溫幼漁眼裡含着一絲嫌惡,推開裴玉屏,遮掩住臉上的厭煩,對裴玉屏說道。 「三日後,就是秋日狩獵,每年狩獵,滿朝官員皆可帶家眷一同前往。」 裴玉屏皺緊了眉頭:「我哥把我關在這,就是不讓我出門,他不可能帶我一起去。」 「屆時我會把你藏在馬車的暗槽里,到了圍場後,你再偷偷溜出來,你進過宮,參加過壽宴,禁軍都認識你,定然會放行。」 「那你呢?」裴玉屏眯着眼睛打量着溫幼漁,不相信她有那麼好心。 「皇上下旨我不能踏入皇宮,圍獵場上有獵宮,我不能介入,到時候我會偷偷跟在隊伍的後面接應你。」 裴玉屏聞言一拍手掌,眼裡是說不盡的陰毒狠辣:「溫染,我說過,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 溫幼漁看着眼前的裴玉屏,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勾起一絲冷笑。 她就是要借裴玉屏的手,殺了溫染,到時候,皇上太后便會將她尋回去,繼續做她的長公主。 不只是地位,裴廷舟,也只能是她的。

《裴北宸溫染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