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
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 連載中

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

來源:google 作者:唐默默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棉 蔚承安

姜棉死後,魂魄附入玉佩眼睜睜的看着她的丈夫與妹妹將她分屍,以她的血肉精氣,滋養祖墳這時,她才知道,她那情深意重的好夫君,體貼溫柔的好妹妹,早就勾搭成奸她的姻緣,從始至終,都不過是謀取她性命的陰謀滿腔的怨恨化為實質,震碎了她附身的玉佩,姜棉的魂魄也隨之四分五裂飄飄蕩蕩間,她闖入了一本書中……見到了與她現在截然不同的人生原來,她是個被搶走氣運的主角……展開

《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章節試讀:

第7章 大禮 「姐姐,蘇姨娘,父親和母親都等了你們好久了,特意讓我來接你們回家。」 姜月熱情而不過分諂媚,站在車邊單是看着就給人一種舒心安靜的感覺。 蔚承安的目光瞬間就被吸引了過去,哪裡還顧得上姜棉如何鬧事。 姜棉只恨自己眼瞎,這兩人如此明顯的**她都沒有看出來! 甚至還因為姜月對自己的關懷呵護而對她萬分感謝! 「見過世子爺。」 姜月垂首斂眉略行一禮,那模樣姜棉看了都覺得腿軟,更別說蔚承安了。 眼瞧着蔚承安眼裡心裏只剩下姜月,姜棉心裏密密麻麻地痛了起來。 她恨極了蔚承安,可無愛何來恨?正因愛之深,所以才責之切! 姜棉總以為自己已經能徹底放下了,可看見蔚承安和姜月在她面前便這樣眉目傳情,又好像回到了她做玉佩的那段時間。 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愛人和別的女人纏綿,眼睜睜看着自己被分屍,看着母親被下毒! 「這就是姜月妹妹吧,承安,沒想到你和月妹妹這麼熟悉啊。」 姜棉語調幽幽,蔚承安被驚出一身的冷汗。 轉頭瞧見姜棉不悅的臉色,頓時暗罵自己不知收斂,險些在姜棉面前露出端倪。 不過姜棉越是不悅,蔚承安心中越是高興。 果然這一路都是他多慮了,姜棉對他的感情做不得假。 「妹妹只與世子有過幾面之緣,聽聞姐姐與世子爺相識相知的過程,妹妹十分歆慕,不知妹妹未來會不會也有這樣一段感人肺腑姻緣。」 這話根本不是個大家閨秀能說出來的,在外男及這麼多僕從丫鬟面前公然談及婚事,換做旁的姑娘早就羞得跳井去了。 可姜月卻沒事人一樣,甚至還那眼神一下一下勾着蔚承安。 活像是生怕旁人看不出他們兩個的私情一樣! 真是那啥配狗,天長地久! 「姜月妹妹怎麼不在府上等着,倒是跑來這裡,大日頭下的別曬壞了妹妹。」 「父親見姐姐和姨娘這麼久都沒有到,特意叫我來迎接姐姐和姨娘。」 「姨娘?我娘十六歲就嫁給了父親為妻,十幾年來勤勤懇懇,何時成了姨娘了?」 姜棉靠在車轅上,居高臨下瞥着姜月,絲毫不顧姜月瞬間慘白的臉色。 蔚承安見不得心上人被人為難,側身擋住姜棉的視線,伸手就要去拉姜棉。 「姜小姐也是一番好心,棉棉你又何必與一個小姑娘計較,她可是你的親妹妹啊!」 「親妹妹就能不顧嫡庶尊卑了嗎?我娘為妻的時候父親如何承諾天地都是見證!今日莫說是我一個妹妹來,就算她娘來了,也要恭恭敬敬給我娘上茶,稱我娘一聲主母姐姐!」 蔚承安從沒見過這樣的姜棉,耀眼炫目傲氣凜然,脫開了在鄉下養出來的懦弱,鋒利尖銳得叫人不敢直視! 氣氛驟然凝固,蔚承安不敢置信地看着姜棉。 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姜棉嗎?怎麼會…… 突然兩行晶瑩的熱淚從姜棉臉上滑落,蔚承安這才注意到姜棉早就紅了的眼睛和微微顫抖的雙手。 憤怒足以改變一個人,姜棉這麼大的改變,儘是為了給母親打抱不平! 狐疑一瞬間又變成了釋然。 若換做是他,母親遭受這般待遇,大概也會不顧一切為母親討回公道。 想着,蔚承安故作感傷地嘆口氣,「當初姜大人也是逼不得已,況且上一輩的恩怨與姜小姐無關,棉棉你莫要再為難姜小姐了。」 「好啊!我不為難她,只要她把自己的話收回去,再給我娘見禮,我就不為難她!」 姜棉的思緒越過重重院牆最終停在曾經她與母親居住的小院子。 姜逸仁無情無義,怎麼配得上她母親的忠貞,怎麼配得上她的孺慕之情! 姜月身子承受不住一般晃了晃,藏在袖子下的手卻憤怒地攥了起來。 姜棉!她太惡毒了!讓她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給她那個卑賤的娘行禮!她也配! 「棉棉!你別太過分了!」 「世子!我是你的未婚妻,你為何偏幫一個沒名分的妹妹,任由她羞辱你未來的岳母!」 蔚承安不滿,姜棉更是得理不饒人,指着姜月怒吼出聲。 一條巷子里安安靜靜的,丫鬟婆子大氣不敢出一下,生怕哪位主子的怒火臨到自己頭上。 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姜月的臉色也越來越蒼白,看她樣子好像要昏過去似的,姜棉又開口道,「妹妹莫不是要昏過去了,姐姐車裡有清涼油和薄荷,想來這些東西用上,妹妹大概就不會暈過去了吧。」 「姐姐說笑了,妹妹身子還受得住。」 姜月咬着牙,姜棉卻不再看她,閉眼靠在車門邊上一副事不關己的惱人模樣。 「月兒,見過主母。」 「月兒!」 蔚承安大驚,頓時跳下車要把姜月扶起來。 「承安,男女授受不親,你莫要與姜小姐失了分寸,這麼多人前壞了姜小姐的清譽。」 姜棉的聲音幽靈一樣從身後飄來,蔚承安的手僵在了半空中,一時間對姜棉的惱怒到了極點。 姜月對着馬車行過大禮,被小丫鬟扶起來後推開丫鬟捂着臉就跑了。 真是無趣! 姜棉默默地翻了個白眼,轉頭看到蔚承安眼裡的憤怒,頓時覺得好笑。 「世子覺得讓姜月參拜我母親,是委屈了她?」 蔚承安沒有注意到姜棉稱呼的變化,滿心憤懣要為姜月抱不平。 「你也太過分了吧!她是個女孩子,你怎麼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此羞辱於她!」 「世子!你別忘了,我才是你要娶的世子妃,你為了別的女人這樣對我大呼小叫,莫不是看上我這個妹妹了?」 蔚承安啞口無言,張着嘴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姜棉問到了他的死穴上,自是知道他回答不了,嘲諷地咧咧嘴角,推開馬車門,把蘇氏扶了出來。 「娘,咱們到了。」 外面的動靜蘇氏聽得清楚,心中既感動於姜棉為她出頭,卻又不免擔心姜棉此舉會不會得罪了人。 「棉棉,你……」 「娘,咱們該回家了,有什麼話回家再說。」 姜棉按住蘇氏的手,挎着蘇氏的胳膊,繞過了僵在那的蔚承安,朝着姜家的大門走去。

《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