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農醫女還缺個相公
農醫女還缺個相公 連載中

農醫女還缺個相公

來源:google 作者:金十三釵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辛月蘿 陳川

穿越前,她是農科院的女博士,穿越後她面對破屋爛瓦,還有幾塊荒地,內心一片平靜!這展開

《農醫女還缺個相公》章節試讀:

悶悶雷聲在遠處的山脊轟隆作響,不一會兒狂風夾雜着濕熱的水汽猛地拍打在木窗上,將木桌上本就搖曳的油燈徹底吹滅。
床上原本沉沉睡着的人忽然驚坐起,窗外炸亮的閃電明明暗暗地映在一張白慘慘的臉上,在這夏日的夜晚顯得格外詭魅。
阿蘿就是在這樣一個雨夜穿越而來的。
剛從夢中醒過來的她下意識地環顧四周,屋內黑漆漆一片,除了窗棱一下下敲在框上的聲音,四下都是靜悄悄的。
夏末的天並未完全褪去暑熱,只這風吹在汗濕的衣服上,還是讓阿蘿冷得打了個哆嗦。
她並未多想,順勢躺了回去,闔上眼睛,心裏卻想着:這又是發的什麼夢,怪嚇人的......最近噩夢頻頻,總是心裏不安穩,許是明天就要博士論文答辯了,過了明天就好了......如此思索着,再次沉沉睡去。
翌日天光大亮,屋外的母雞咯噠咯噠地叫喚着,許是剛下了蛋,正四處炫耀,好不驕傲。
雞鳴聲,犬吠聲,還有路上來往行人的招呼聲漸漸入耳。
阿蘿悠悠睜開眼,心下念叨,這雞未免忒勤快了些,一大早的就叫人不得安睡,明兒就宰了它燉湯,權當博士畢業給自己的犒勞。
正要翻個身繼續睡,忽然察覺似乎哪裡不太對。
她閉目思索了片刻,忽然再睜開眼,朦朧睡意頃刻間便跑得無影無蹤。
雞!

哪兒來的雞!

她住在小區十五樓啊!
一個翻身坐起,身底下木架床吱嘎吱嘎地響得歡快。
映入眼帘的景象讓她瞬間怔愣住。
灰白的牆,三兩張凳,一張舊木桌上面放着一盞滅了的油燈,一個笸籮中針線些許,還有個沒綉完的荷包。
窗邊立着一個臉盆架,一架半舊的紅漆妝台,床邊摞着三個大木箱。
再低頭一瞥,一身舊棉布衣裳,洗得泛了白,袖口還打了個補丁,包裹着纖瘦的腰身。
阿蘿就這麼坐在床上發著呆,連屋裡進來個人都沒有察覺。
陳大娘向來早起,昨兒下了一夜的雨,將院中的柴火淋濕大半,眼見着雨過天晴了,她忙活了大半個時辰將柴火晾開鋪在院里等着太陽烤乾。
又折身進了廚房做好了早飯,一家人吃過,陳大爺帶著兒子下地忙活了,陳大娘這才揣了個籃子出門,準備去鄰村賴寡婦家打一斤燒鍋子。
路過隔壁院門,卻發現一點動靜也沒有,母雞還被關在籠里餓得直叫喚,廚房也不見有炊煙升起,她心下納悶兒,喊了聲阿蘿,等了半晌也不見屋內有人應。
她這才有些急了,莫不是阿蘿出了事兒?
她推開籬笆直直朝着屋子走去,也沒再叫門,一把推開便邁了進去。
看見床上臉色發白的人,陳大娘卻沒多想什麼,阿蘿從小便是這模樣,斯斯文文,乖巧白嫩,卻瘦的很,比不得村裡的那些皮實孩子,追貓逗狗,上房揭瓦。
於是她這大嗓門兒一進門就嚷上了。
「阿蘿啊,這都什麼時辰了,你咋還坐床上呢?
院里的母雞都要掀籠蓋啦!」
阿蘿這才回過神,怔怔望着陳大娘也不答話。
「這是咋的了,不認識大娘啦?
別是撞上什麼髒東西了吧?
我就說那後山不能隨便去的,早先可埋着不少趙大戶家的人哩,都是冤魂吶,要是撞上一個兩個的可怎生是好......」 陳大娘念念叨叨地把揣着的籃子往桌上一擱,上來便一把摸上了阿蘿的額頭。
要說這趙大戶在若干年前也算得上是鎮上數一數二的殷實人家,早年間的趙老爺還是個挑着擔子走街串巷的貨郎,只他幼時在李員外家當過幾年少爺身邊的小廝,遞水傳話,勤快又機靈,也見識過不少稀罕物什,短短几年便練就出了好眼力。
贖身出來當了貨郎後,他擔的貨物中除了些絹絲手帕,胭脂香粉這類的尋常物件,時不時能有一兩件從往來客商手中收來的好東西,西域來的米粒兒大小的紅瑪瑙串兒,小小的西洋鏡,通透五彩的琉璃碗...... 有的賣與了鎮上的博古行,有些更為精巧的,為了能賣個好價錢,不惜挑着擔子去往十幾里外的大城鎮。
這來來往往,風裡來雨里去的,也攢下了不少銀錢。
於是在二里鋪鎮剛通漕運的時候,趙貨郎眼見着商機在前,時不我待,硬是頂着家中老母和妻子的埋怨,咬緊牙關,幾乎花盡了積蓄才堪堪買了艘大船,開始做往來販運商貨的營生。
十來年間,他漸漸攢下了豐厚的家底,當年的貨郎小趙,也慢慢變成了眾人口中的趙老爺。
趙老爺為人憨厚,樂善好施,災年施粥,幫助貧窮學子,鎮上誰見了都得給幾分面子。
再說這趙夫人,她是趙老爺的糟糠之妻,進門後連生三子,在後宅說一不二,地位可見一斑。
老大老二雖未有大出息,卻也能識得幾個字,大兒跟着趙老爺跑碼頭生意,二兒在城西李員外鋪子中謀了個掌柜的差事。
可這膝下小兒卻是個遊手好閒的,成日里不學無術,吃喝嫖賭。
有道是皇上愛長子,百姓愛幺兒,再者這年頭,富貴人家的家中養出個把紈絝子弟也屬正常,趙老爺和趙夫人索性便沒多約束,可誰知這一縱,便把趙家小兒縱得沒了王法。

《農醫女還缺個相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