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念生
念生 連載中

念生

來源:外網 作者:江揚劉念念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江揚劉念念

大學剛畢業的時候,我媽生病,我辭職照顧了她兩個月。 出院後,我正在給她做飯,她突然說:「你以後有了孩子可不要指望我給你帶哈。」 我愣住了。 她訕訕解釋道:「人家都說憨家婆帶外孫,帶得再好,還是別人家的孩子。」 我炒着菜,一句話都沒回她。 後來我結婚生了孩子,她真的只在出月子時來看了我一眼,當天就回了家。 她說家裡有事走不開。 我知道,家裡屁事沒有,是有我的表妹。 而那個時候為了給她治病,我幾乎花光了我大學的所有存款。 ...展開

《念生》章節試讀:

推薦愛情精彩小說,這本《念生》小說主人公江揚劉念念的故事非常好看,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表妹是我小姨的女兒,比我小兩歲。她十二歲那年,小姨夫打傷了人,表妹暫時被送到我家寄養。一住就是十多年。我們一家三口,原本是兩室一廳。我一間,爸媽一間。... 表妹是我小姨的女兒,比我小兩歲。 她十二歲那年,小姨夫打傷了人,表妹暫時被送到我家寄養。 一住就是十多年。 我們一家三口,原本是兩室一廳。 我一間,爸媽一間。 表妹搬過來後,我媽把客廳隔出來。 是一個狹窄的房間,靠着陽台。 我在心裏一萬個覺得應該是表妹去住那個隔出來的房間。 可是我媽看着我極其失望地說:「劉念念,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私。妹妹已經那麼可憐了,你馬上就要讀高中了,你還能在家待幾天。」 我把目光朝向我爸,他只是內疚地看了我一眼。 便裝作不知道,然後就轉向了電視機。 最後我不僅讓出了房間,還背上了自私的一個名頭。 我們家就這一個陽台,平時要晾晒衣服。 因此這個房間是沒有什麼隱私的。 我就向我媽祈求要一張床罩子。 她說:「你當錢是大風刮過來的呀!你當我是撿錢嗎?你就不能為我想想嗎?」 看着她聲嘶力竭的樣子,我沒敢再說話。 可是沒多久,我看見表妹換了新窗帘。 高二的時候,我數學成績不好。 眼看就要高三了,很多同學都在補課。 我也想去補下這門課。 想了很久,終於鼓足勇氣和我媽說。 她先是愣了一下,後又問我多少錢。 我說一學期兩千塊,我們班的老師私下不補課。 其他班有老師弄這個,兩千一學期,每周補兩次,已經很划算了。 「划算」這兩個字像是一下子觸動了她敏感的神經。 「你覺得兩千塊很划算嗎?你是掙錢了嗎?你可以說這話。」 最終她還是沒有給我掏那個補課費,我也結結實實的挨說了一頓。 後來我才知道,我表妹中考沒考好。 我媽給她花了很大一筆擇校費,那個時候我爸工作有些不順。 家裡經濟緊張,自然要開源節流。 我媽開始給我算每一筆花銷,她說你們學校的飯菜。 早飯兩三塊就搞定了,午飯六元,晚飯四元,一天不到十五塊。 一月26天待學校,一月吃飯就給你打390塊,再給你添一些給你四百五,完全夠了。 你之前六百一月,都沒剩下錢你以為我們家是有錢人家嘛。 就這樣輕飄飄一句話,我的生活費從600變成了450。 其實吃飯也夠,但是我不可能完全不買其他東西。 那個時候我開始意識到了錢的重要性。 我基本晚飯不吃,午飯和一個家境貧困的室友合買一份飯。 這樣午飯可以省三塊出來,晚飯可以省四塊。 一天可以省七塊。 就這樣直到高三,無意間被教數學的宋老師知道了。 她開始每天下午幫我補課,還不收我的錢。 雖然我當時兜里沒錢,但是我想我以後能掙的。 我給她寫了一張借條,約定高考後打暑假工還她。 她犟不過我,收了那張條子。 每次還總是帶很多飯,美其名曰說她吃不完,讓我幫她。 甚至偶爾給我遞上一盒牛奶,也是喝不完。 我知道她是維護我那可憐的自尊心 我們家的牛奶大多是給我表妹喝了多,我媽總是說她年紀小,你和她爭什麼爭。 她在長身體。 我都這麼大了,沒什麼長頭了。 因為宋老師的存在,我整個高三過得挺好的。 我那個時候,就在心裏發誓我以後一定要報答她。 整個高三我和我媽的接觸只是買幾本複習資料找她要額外的費用,還有放假回家。 表妹的媽媽回來住了兩天,表妹和她不對付。 於是她住了我的房間,這下好了。 我連小隔間都沒有了,我曾為了這個和我媽爭論過。 她只會罵我:「你連忍幾天都不行嗎?你覺得這個家是你說了算?」 我非常憤怒得想要衝出去。 卻突然可悲的發現,我連一個可以去的地方都沒有。 爺爺奶奶早就死了,最疼我的人早就沒了。 去外婆那兒,他們不過是再重申一遍我的小氣。 我只能站在那兒任我媽發泄。 夜裡表妹起來,我蜷縮在客廳的沙發上。 四目相對,我們誰也沒說話。 她怨恨地看了一眼小隔間的方向,然後突然說道:「我有時可真羨慕你!」 我直視着她的目光道:「我每天都很討厭你們!」 到底還是年紀小,她在我的目光下,落荒而逃。 很快高考結束了,我如願以償考上了心儀的大學。 我在外面打暑假工,白天發傳單,晚上去火鍋店幫忙。 有天晚上已經是半夜了,我才忙完回到家裡。 那個時候我表妹已經是初三了,不小心將她吵醒。

《念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