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第一善人
末世第一善人 連載中

末世第一善人

來源:google 作者:愛扣腳的說書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烏元亮 奇幻玄幻 顏健飛

從小被村裡人認為有病的顏健飛兄弟倆,誤入十六號拒難城疏通芭蕉山道路事件,捲入了第二次大災爆發腹黑無情的兄弟倆,逐漸被弟弟腦海里的金邊『善』書,折磨成末世第一大善人展開

《末世第一善人》章節試讀:

老田淚眼婆娑地想起了去年年末冬天。

這種冬季,蚣蟲都是要從林里回到山上,挖洞冬眠的,這種季節不但野獸餓極了,人也餓極了。

一**齊整裝備,沖向林子,只是無論去多少,便消失多少,芭蕉山下的林子就好像永遠也喂不飽的野獸一般。

直到有一個人,從林子里打了個來回,又掘到了大蚣蟲,這才讓村裡的人又燃起了希望。

那個人就是烏元亮,只是回來以後,便打死都不再進去,老田也是用了半袋糠米才撬開了他的嘴。

眼裡霧氣慢慢消散,老田看見劉宇將手槍又利落的**槍套里,這才露出了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諂媚地繼續說道。

「村裡有個挺厲害的小夥子,叫烏元亮,去年冬天去芭蕉山的人里,只有他回來了,不像是其他人,只敢在外圍轉悠。只是……」

臉色一厲,劉宇喝問道:「只是什麼?別吞吞吐吐的,這任務算是失敗了,要是沒點交代,我腦袋進了城就得摘下來,在那之前,我肯定先把你的腦袋摘了。」

臉上肥肉驚懼的抖動了起來,老田大叫着,不敢。

「只是那個人,有個弟弟,倆兄弟腦袋都不好使。」想到自己帶着人去找烏元亮,只怕要被那倆兄弟敲出天大的竹杠來,但也比被劉宇一槍崩了腦袋強。

「他們好像住在村外的屠狗場里。」就是從這兒一直往外走。

村裡人對奇怪的兄弟倆腦子有病,或多或少都知道些。哪怕是這年頭,橫的,狠的,不要命的,有病的鄙視鏈依然存在。

而且諸如掛屍門前這種事情,烏元亮以前也沒少干,此刻掛起的殘屍更是駭人。

不知是不是錯覺,還是大災過後,連腐生微生物都變異進化,待到要掛上架好的木架上,屍身就只剩下空蕩蕩的骨架,上面只留些筋結和碎肉,烏元亮滿意的拍了拍手,掛上自己的傑作。

村裡人看着從村外搬進來的烏元亮,都紛紛躲遠。

李小魚將隔來的草放在烈日下曝晒,到了晚上就可以用了。

新居大概便落成了,但一天已過了大半,烏元亮想起去了學堂的弟弟,簡單交代了李小魚看好家,便朝學堂走去。

路上和劉宇擦肩而過。

來到學堂,不知怎麼地,烏元亮心裏竟有些發虛,便躡手躡腳了起來,偷偷靠近牆角,只是這教室門窗關得緊密,只能模模糊糊傳出幾聲。

陳老師剛上完一段,放下炭筆,拿起桌上早就備好的溫水,潤了潤嗓子,開口說道:「下面,自習一會。」

說完便打開門,從口袋裡掏出抽了一半的煙,陳老師擦了下火柴,火光猛然大亮,又慢慢微弱下去。

心滿意足的吐了口煙霧,陳老師轉頭便看到蹲在牆腳邊,慢慢挪動的烏元亮,樣子窘迫。

偷聽?陳老師擺了擺手,示意烏元亮不用緊張,這才讓牆角的少年安了心。

又過了片刻,踩滅煙蒂,陳老師走回了教室,只是門卻沒關上,這下裡頭傳來的聲音便清晰在耳,烏元亮心裏對這老師湧起一陣好感。

顏健飛這時倚着牆,閉着眼,大概是昨晚睡過的緣故,此時不管怎麼努力,都沒法睡着。

陳老師沉穩有力的嗓音更是聲聲入耳:「現在很多人都會跟自己家長外出打獵,那麼我們便教些野外生存用的着的東西吧。」

說完從講台桌下拿出一頁書頁,上面畫著一條粗如水桶般的長條生物,陳老師將書頁發給學生,示意他們相互傳閱。

「大災前,這種生物叫做蟒蛇,輕易可以絞殺一個成年人,但是它也是有弱點的。那就它的七寸,距離蛇頭大概一個手臂的距離。」

睡不着的顏健飛,此時也來了興緻,瞥眼看向傳閱到附近的書頁,但只看了一眼,就反駁了:「先生,我哥說,大災以後,野外獸蟲體型都大了十倍不止,遇到體型大過自己的,可能跑都跑不掉,又怎麼打它的七寸。」

被自己的學生指出錯誤,有時候是件很丟臉的事,但陳老師好像並不惱怒。

這顏健飛的哥哥,陳老師也是知道一二的,年紀並不大就在山林里闖蕩冒險。生存方面的本領,比之村裡的一些大人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大災後大部分的野獸蛇蟲好像都染病似的有了冬眠,少部分不冬眠的野獸則更是強大兇惡,掘冬就是把冬眠藏身洞穴的野獸掘出來。

傳聞去年去芭蕉山掘冬里的人里,只有他一個活了下來。

想到這,陳老師開口道:「能不能請你哥明天來一趟學校。」

「啊?」顏健飛突然有些後悔,烏元亮每天都要出去打獵,自己頂撞了老師,還得讓他來學校替自己擦屁股。

看見顏健飛臉色變得難看,陳老師笑着開口道:「你放心,說到野外里的生存技巧,我這個常年在課堂上教書的老師,肯定是不如他這樣的獵人。」

略一頓,陳老師又繼續說道:「我想請他來上幾堂關於野外生存的課程。」

門口這時閃過一道人影,顏健飛脫口而出:「哥。」

「陳老師好。」

「你就是烏元亮。」

「我剛才的話想必你也聽到了,我們借一步說話。」陳老師雙手虛壓,示意同學們安靜,「大家自習會。」

說完領着烏元亮就走出了教室,到了門口遠一些的地方,這才開口:「孩子們還小,在城外,光學知識沒用,還得學些生存,我想請你做代課老師。」思慮片刻又繼續說道,「一個月兩袋糠米,扣了顏健飛的學費,你還能得一袋糠米,你看怎麼樣。」

「每天都來上課嗎?」烏元亮倒是有些心動了,這種不冒險,不費力就能得到糧食的活,放眼整個村落,估計只有學堂和醫館才有。

「倒不用特別久,每天來上一個鐘頭就可以,不過講的都得是真本事,得教孩子們怎麼活在山野里。」陳老師猶豫了半天,又從口袋裡掏了兩根整煙出來,拿出一根遞給烏元亮。

大災後各種物資都緊俏了起來,尤其是這煙,即便錯落里有賣也都是散裝的,包裝的一般人根本買不起,也就是學堂老師這樣每個月還有些餘糧能兌換,其他人也只能逢年過節或是下礦進廠賣力氣才能得上一兩隻。

開心的接過遞煙,烏元亮卻說:「我得想想,明天給你答覆,你看行么?」

「行,你不抽煙啊?」陳老師眼看着烏元亮邊說邊把煙放進口袋裡,着急問道,「你不抽煙你拿我煙做什麼?還我。」

「謝謝陳老師。」烏元亮卻好像沒聽到似的,走出了學堂,準備得空去了田記換些糠米棒子。

「哈秋。」

教室里的顏健飛忽然聽到旁邊的二狗打了個又大又響的噴嚏,臉頰還微微發紅,忽然想到,秋天要來了。

每到秋季,村裡的人就要開始儲糧過冬。夏季是最危險的,但卻餓不死人,但凡去野地里挖挖刨刨,總能得些野草野菜。

但冬季就不一樣了,冬季里萬物凋敝,作為食物來源的芭蕉山,外圍林子都會成為禁區。

《末世第一善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