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明末:我才不要做亡國太子!
明末:我才不要做亡國太子! 連載中

明末:我才不要做亡國太子!

來源:google 作者:星辰大海51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星辰大海51 朱慈爝

戰略管理碩士朱慈爝,穿越到明未1644年,成為永曆帝朱由榔同名同姓剛出生的長子誰料,身處亂世,明朝將亡,朱由榔剛登基稱帝,就被清軍一路追殺,三歲的朱慈爝流落深山,他能絕地逢生、絕境逆襲嗎?「我絕不做亡國太子!」父皇走投無路、覆亡在即,失蹤四年的朱慈爝從天而降,前來救駕,全面覺醒護龍系統,絕地反擊、逆天改命、重振河山,成為歷史上最強太子……展開

《明末:我才不要做亡國太子!》章節試讀:

朱慈爝回到卧室,因心裏想着如何護駕父王,躺在床上一直難以入眠。

穿越而來他,知道父王一登基就面臨逃亡,也知道逃亡路上有幾次危險。

輾轉反側,他終於想出了一個辦法,就是給登基的父皇送一份特殊的禮物,讓這份禮物在今後逃亡路上危險來臨時啟發父皇。

明天朱由榔就要啟程前去登基稱帝了,朱慈爝爬起來,連夜將登基禮物趕製出來,裝進信封,將信封密封好,在信封正面寫上「父皇密存」四個字。

冬月十七,清晨。寒風呼呼地吹來,刮在臉上有些剌骨。

但是,桂王府的家丁家眷已經忙着收拾衣物了。

朱由榔也起了個大早,在書房裡收拾重要物件。

大家都忙碌着,沒有人陪朱慈爝玩,他只能在府里轉來轉去。

朱慈爝轉到朱由榔的書房前,看到父王這裡翻翻,那裡看看。

他便蹦跳着跑進書房。

「父王也在收東西呀,大家都要去哪裡呢?」

「去肇慶。」

「父王去肇慶登基稱帝呀?」

「是呀,父王明天就要當皇帝了。」

「父王當了皇帝,那爝兒就成皇子啦?」

「對的,爝兒聰明。」

「父王當皇帝,可喜可貨,爝兒送您什麼禮物呢?」

朱慈爝假裝用小手撓了撓腦袋,做出一副小大人沉思的樣子。

「爝兒要送父王禮物呀?」朱由榔睜大眼睛問。

「是呀!兒臣送父王一樣東西,稍等,爝兒馬上就來。」

朱慈爝歡快地跑出書房。

片刻,手裡拿着一個信封又跑了進來。

「爝兒,送父王什麼禮物呀?」朱由榔望著兒子好奇地問。

「兒臣不能告訴父王,父王可否答應爝兒,別當著爝兒和他人的面打開信封。」朱慈爝眼巴巴地望着朱由榔,等待父王的回答。

「好的,父王答應你。」

「父王,可要說話算啊!我們還是拉鉤吧!」朱慈爝說著,伸出小手指。

朱由榔也伸出了小手指,父子的小手指鉤在了一起:「拉鉤,拉鉤,一百年,不反悔。」

拉完鉤,朱慈爝向前一步,恭敬地給朱由榔鞠躬。

「祝父王登基順利,旗開得勝。」說著,雙手將信封呈上。

這一刻,朱慈爝在心裏默默地祈禱,祈望這份特殊的禮物能助父王逃過清軍的追殺。

「謝謝爝兒!」朱由榔接過信封,看了一眼。

信封中間寫着「父皇密存」,下邊落款簽上「爝」和日期:1646年11月18日。

朱由榔將信封連同收拾好的文件一併裝進公文包里。

這時,妻子王氏走了進來:「王爺,東西都收拾好了嗎?需要臣妾幫忙不?」

「收拾好了,就一些重要物件而已。「爝兒很懂事,還給我送了登基禮物呢。」朱由榔摸了摸朱慈爝的頭,對爝兒誇獎一番。

「爝兒兩三歲的孩子,能給您送什麼禮物呀?」

「密秘,爝兒要求保密。」

「哦,你們父子也有密秘呀,那我不知為好,臣妾給王爺更衣吧。」王氏說著從衣架上取下官服,給朱由榔穿上。

「王爺,此去風雲不測,可否再思量思量?」王氏一邊為朱由榔扣扣子一邊勸道。

王氏所言即是,朱由榔現年雖說二十三歲,但是養尊處優,歷練較少。

此前曾封為永明王,封地在湖南南部,可他從未去過封地,一直生活在廣西,未離開過父親桂端王朱常瀛的庇佑。

二十多年來,朱由榔幾乎沒有經過什麼大風大浪,現在卻要登基稱帝,與強大的清軍抗衡,這簡值不是一般的危險。

「拯救大明,本王乃皇室正統血脈,豈能袖手旁觀。」朱由榔大義稟然,擲地有聲。

聽了朱由榔這句充滿血性的話,朱慈爝對父親的敬畏油然而生。

朱由榔作為大明最後的藩王,登基稱帝,拯救大明於水火之中,光復大明王朝,是職責所在。

再說,每個有血性的藩王都應該這樣選擇。

朱由榔登基稱帝,朱慈爝作為大明皇室血脈、朱由榔之子,護駕父皇、助父皇收復失地、光明大明也是自己的使命。

他向父王提出:「父王,請允許爝兒隨您前往。」

上陣離不了父子兵,朱由榔雖說此去是稱帝,但跟上陣殺敵沒有多大區別。

「父王同意。」兒臣有此心意,朱由榔心中切喜。但也生出一番感慨,你三歲不到,何時才能助父一臂之力呀?

「謝謝父王。」朱慈爝也格外歡欣。

「時辰已到,請王爺啟駕。」瞿式耜巡撫大人前來催促。

「通知下去,本王啟駕。」朱由榔一手提着公文包,一手牽着朱慈爝,坐上了自己的專屬座駕。

妻子王氏及家眷尾隨其後,分別上了各自的馬車,駛出桂王府。

馬車咯嘎咯嘎地前行了六七個小時。朱慈爝看到父王伸了伸懶腰,很睏倦的樣子。

「我給父王錘錘背。」朱慈爝說著,移動到朱由榔的一側,用兩個小拳頭在朱由榔的腰背上均勻地錘着。

「爝兒,到了肇慶,一定要聽你母親的話,好好念書,長大了才能幫助父王治理國家。」

朱由榔一邊享受着爝兒的孝心,一邊給兒子交待到肇慶後的事。

「父王,我還是想先習武,才能為朝廷出力,也才能護駕父王和母后。」

……

朱慈爝從會說話開始就善言辭,朱由榔喜歡他嘰嘰喳喳可愛的樣子,父子在一起,非常親近融洽。

從梧州到肇慶,也就百多公里,還屬於桂王撐控之地,行軍快速通達。

傍晚,朱由榔及其家眷、萬名官兵順利抵達了肇慶府。

雖是多事之秋,但肇慶府卻盛況空前。

通往府邸道路兩旁站滿了夾道歡迎的民眾。

「歡迎桂王駕到。」

「歡迎桂王駕到。」

……

這歡呼聲,足以看出官民對朱由榔登基稱帝的急切期盼,朱由榔來肇慶稱帝,就是為了贏得這份民心。

隨行而來的八千步兵、千餘騎兵,在肇慶府附近的空地上搭起臨時兵營。

朱由榔、朱慈爝和文武官員、家眷家丁續續駐進肇慶府。

大家雖然一路奔波的勞累,但臉上流露出興奮與喜悅。

朱慈爝恰恰相反,沉靜的臉上隱埋着深深的擔憂,他實在擔心眨眼之間,清軍就追殺而來。

《明末:我才不要做亡國太子!》章節目錄: